時事紀實︰聖嬰攻陷北極 寒冬才開始

今年北半球受寒冷天氣影響,中國、香港、台灣、日本、韓國以至傳統較熱地區如東南亞等,氣溫明顯較平時低。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也同受暴風雪吹襲,不少州都進入緊急狀態。氣象專家分析相信是由於聖嬰現象(El Nino)現象的暖空氣攻陷北極,迫使極地冷空氣南下。

聖嬰現象令全球各地出現反常天氣,美國太空總署(NASA)稱今年現象帶來的影響,或與1998年相似,為有紀錄以來最強。

寒流今年在北半球肆虐並非無跡可尋,自去年12月起,一股在美國和北歐形成的低氣壓,加上另一股在西伯利亞形成的高氣壓,兩者將帶來的暖空氣吹向北極。由於空氣在高氣壓內以順時針方向運行,而在低氣壓內以逆時針方向運行,兩者並排運行就有如吸塵機,將空氣吸向同一方向;加上兩個氣象系統威力強大,令暖空氣較平時吹向更北的地方,令北極氣溫較往年高。

北極氣溫平均在攝氏零下25度左右徘徊,但去年12月因受較平時更強和吹得更北的暖空氣影響,北極氣溫曾升越冰點,是1948年以來的第四次,凸顯今年暖空氣的威力。暖空氣吹襲北極,壓迫極地冷空氣南下,為北半球多處帶來較平時嚴寒的天氣。

美國東部首當其衝,十數個州迎來了暴風雪、龍捲風及強風等極端天氣。北半球中低緯度地區的和煦暖冬,霎時被朔風撲臉的嚴冬所取代,連一向四季和暖的沖繩群島都下雪。此時,真正的冬季才姍姍來遲。

聖嬰現象除帶來嚴寒天氣外,同時造成各地相繼出現反常天氣。去年聖誕節,南半球的南美多國暴雨肆虐,其中巴拉圭受災最嚴重,逾10萬人疏散。

 

 

輝瑞漲逾百種藥價-最高達兩成

威科全球資訊服務集團(Wolters Kluwer)編匯的統計資料顯示,輝瑞藥廠(Pfizer)今年元旦提高在美國的100多種藥價,有些漲幅高達兩成。

路透報導,輝瑞證實廣告打得很凶的止痛藥Lyrica(2014年在美國營收23億元)漲價9.4%,壯陽藥偉哥(Viagra,2014年在美國營收11億元)漲價12.9%,治療末期乳癌藥物Ibrance漲價5%。

Ibrance去年才推出,一個月藥費9850元,一年要11萬8200元。

輝瑞正計畫以1600億元併購總部設在愛爾蘭的愛力根藥廠(Allergan),藉此把輝瑞總部搬到愛爾蘭,以減少在美國的稅捐。這將是美國公司為了避稅把總部轉移到海外的迄今最大案例,而歐巴馬總統斥之為不愛國的作法,並試圖加以遏制。

美國藥價猛漲,有些公司收購學名藥後把價格提高幾十倍甚至幾百倍,已引起美國國會議員和總統參選人日益激烈批評。

Truveris研究公司發現,2014年美國處方藥價平均提高10.9%,品牌藥更平均漲價15%。

輝瑞發表聲明說,藥物是使用私人和公家健保經費最有效用和效率的方式之一,而且藥物訂價並未反映政府、管理式健保組織、商業健保計畫,以及一些限制藥費漲幅計畫獲得的相當大折扣。

瑞銀證券根據威科集團的資料說,輝瑞的抗痙攣藥物Dilantin、荷爾蒙補充治療劑Menest、治療心絞痛的Nitrostat、治療心律不整的Tykosyn、抗生素Tygacil,都漲價20%。

瑞銀證券的分析報告說,輝瑞在美國總共提高105種藥價。沒有任何降低藥價的報告。

 

 

彭博擬豪擲78億參選美國總統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美國傳媒報道,紐約前市長、傳媒大亨彭博正「認真考慮」加入戰團,以獨立身分參選今屆美國總統,並願意豪擲十億美元(近七十八億港元)打這場選戰。彭博的顧問和助手透露,他不滿共和黨極右候選人特朗普和民主黨極左候選人桑德斯的崛起,已指示部下評估選情及制定參選計畫,最遲在三月初作最後決定。
《紐約時報》周六率先披露此消息。報道引述彭博(Michael Bloomberg)的顧問說,已屆七十三歲高齡的彭博,指示下屬擬訂參選總統的計畫。他已在去年十二月委託民調機構調查,研究如果他參選,而對手是特朗普和希拉莉的話,他的勝算有多高。彭博將於二月九日新罕布什爾州初選結果出爐後再次評估形勢,最遲會在三月初決定是否去馬。
彭博向助手透露,願意自掏十億美元打選戰(估計彭博身家三百七十億美元)。報道指出,即使他在三月才決定去馬,仍有足夠時間巡迴全國展開宣傳運動,或者舉辦一系列演講詳細介紹其政綱,輔以廣告攻勢,讓全國人民了解他是一個解決問題的人,並營造白手興家、熟悉經濟、無黨派之見的形象。
彭博的顧問透露,彭博相信選民想要一個「非意識形態的、兩黨都支持的」的候選人,而今次民主共和兩黨都沒有這樣的人選。
歷史上從未有民主、共和兩黨以外的參選人奪得總統寶座。目前在共和黨內,言論偏激的特朗普一直遙遙領先,排名第二的克魯茲屬保守派;而民主黨大熱希拉莉開始受到挑戰,有機會被極左的桑德斯反超前,這樣的局面令彭博感到擔憂。若桑德斯取得民主黨提名,彭博有很大機會加入戰團;即使民主黨提名希拉莉,但她的人氣在初選嚴重受挫的話,彭博仍不排除會參選。
事實上,彭博對特朗普沒有敵意,兩人在紐約社交圈內認識,彭博任紐約市長時也曾與特郎普打交道。他相信特朗普「是個好人」,但堅決不同意其政治立場,特別是他對移民問題的強硬立場。
至於希拉莉,彭博與她關係不俗,有消息人士透露,希拉莉於去年四月正式宣布參選前數個月,曾到訪彭博的辦公室進行私人會面。不過,據悉彭博在去年秋天一次晚餐聚會,曾當着美國財政部前副部長奧特曼面前批評希拉莉,指她是「有缺陷的政治家」,因誠信問題和電郵風波而蒙上陰影。
Morning Consult公司在一月十四至十七日,訪問了四千零六十名登記選民,顯示若彭博與希拉莉和特朗普對戰,彭博支持率為百分之十三,另外兩人平分秋色,希拉莉和特朗普支持率分別為百分之三十六和三十七。
彭博在二○○八年也曾考慮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選總統,但在分析形勢後認為沒有勝算,遂放棄。

 

 

揭開人民幣重貶霧霾之因

當各界好不容易理解及適應中國大陸在去年8月進行的人民幣匯改手法後,今年一開春,人民幣出人意料地急貶,拖累亞股重挫,金融市場頓失對人民幣匯率價位預測的自信,猶如處於視野不清又頻頻引人重咳的霧霾中。

在無法為人民幣匯率貶值合理化的情況下,中國經濟減速程度遠較統計資料表現嚴重的說法,就成為合理的解釋,並加重市場長久以來對其經濟數據失真的疑慮。因此,2015年8月上旬與2016年開春以來的人民幣重貶,都使全球股市因擔憂中國經濟而陷入動盪。

雖然至今金融市場的反應某種程度坐實了人民幣貶值與中國經濟減速程度加大的關聯,但從去年8月至今的人民幣對美元走勢看來,另一個可能的解釋是中國人行正引導新的匯率形成機制。若真如此,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對風險性資產的負面衝擊會逐漸鈍化,各界將越來越習慣人民幣對美元的波動。

過去,當中國經濟快速成長且累積龐大外匯存底時,各國財金當局都希望人行能引導人民幣對美元走升,以化解中國龐大貿易順差所產生的國際經常帳失衡現象;反之,當國際與中國經濟欠佳時,各界則希望這個順差大國能承擔國際責任,不要如過往般促貶人民幣,可以盡量保持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穩定。而回顧2005年7月匯改以來,中國多半回應了國際的期待,2006~2007年及2011~2013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幾乎呈現「單向」升值的狀態,而2008~2009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則保持在6.83上下不到0.1%的超狹幅區間盤整,皆是實證。

然而,隨著中國經濟轉型及其國際角色愈形複雜,將人行匯率政策推入新的階段。走過人行透過高度干預,引導人民幣對美元以低度波動方式升值的匯改第一階段(2005年7月~2013年),並循序邁入允許匯率波動慢慢加大、採取管理式浮動政策的第二階段(2014年1月~2015年7月)後,市場化加速卻讓人行匯率政策面臨進退失據的窘境。

主要是因為美國並不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2015年1~11月中國進出口對美國的依存度僅有17.46%,以致於當美元對其他貨幣出現較大的波動時,美元本位制的管理式浮動匯率政策往往讓人民幣匯率偏離均衡水準。因此,2014年1月~2015年7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雖保持在6.1~6.3上下的橫向盤整區間,但根據中國外匯交易系統(CFETS)去年12月發布的人民幣一籃子貨幣匯率指數的權重反推,這段時間的人民幣CFETS匯率指數反而升值13%,顯見此一政策導致匯率偏離「合理價位」,並使中國經濟轉型之路更為艱困。於是,2015年8月人行一次性的引導人民幣對美元貶值,之後亦強調未來要更重視一籃子貨幣的走勢,力求擺脫美元本位的管理式浮動匯率政策對經濟的箝制,進入匯率政策「更靈活」的第三階段。

因此,無論是去年8月至今,人行刻意以匯改之名引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明顯貶值,還是今年甫開春又放手讓人民幣重貶,讓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舉貶回到2011年3月時的水準,都讓市場大感意外。畢竟,此輪中國景氣衰退仍未見谷底,且成長幅度還比多數國家快,加以近期經濟數據不如預期的程度已出現改善(中國花旗經濟驚奇指數已從2015年6月5日的-121.8好轉至2016年1月5日的-9.4),中國尚無必要加入貨幣戰爭陣營。遑論目前中國金融體系正處在資本帳改革開放的敏感時期,未來資金可更自由地進出中國。倘若去年8月起的人民幣兩波段重貶形成根深柢固的貶值預期,資金外逃將加速,中國貨幣環境將遭受難以承受的緊縮衝擊。

更何況從去年8月至今,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雖屢屢破底,但人民幣CFETS匯率指數卻持穩,大多保持在102~105間橫向盤整。即便今年前3個交易日人民幣對美元劇貶,人民幣CFETS匯率指數仍處在102之上。由此可知,這段時間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或可視為人行無意透過貨幣戰爭來刺激經濟,只是以人民幣CFETS匯率指數為本位的管理式浮動貨幣政策的具體操作,透過引導人民幣匯率指數穩定的方式,減少匯率波動對中國經濟的干擾。此一作法,相當類似目前台灣央行動態穩定的匯率操作手法。

如果接下來人民幣匯率指數波動持續保持穩定,便可確定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並未隱含太多中國經濟硬著陸的訊息。金融市場也會慢慢習慣所謂匯率的雙向波動,並不是指人民幣對美元雙向波動,而是人民幣匯率指數的雙向波動。中國匯率政策正進入更接近「國際化」與「市場化」的第四階段,未來人民幣匯率也將更經常的貼近「合理價位」。不過,倘若未來人民幣貶值伴隨著人民幣匯率指數跌破近期102~105的波動區間,甚至跌破100的基期,這時才是中國吹起貨幣戰爭集結號的關鍵時刻。

(工商時報)

 

 

 

犯人、球星、遊民-人人有個15億的夢

「紐約郵報」報導,勁球 (Powerball)彩票在紐約市的銷售速度急升,15億美元的中獎機會,使到家傭、遊民、甚至囚犯都希望賭一賭運氣,改變目前的生活。

來自布碌崙東弗萊布許的54歲家傭瑪麗亞‧布朗 (Maria Brown)說:「我買了許多彩票。」她夢想中了獎後,有自己的幫傭。

她說:「到時我會請一個女傭,但我會是一位酷屋主,就像 (處境喜劇)『傑佛遜一家 (The Jeffersons)』那位一樣。」並補充說,她把錢全花在樂透上,所以本周沒錢買菜和日用品。

即使是紐約市的職業運動員,也想分一杯羹。假如紐約市民中獎,獎金在除稅後是5.77億元。

NBA網隊 (Nets)的前鋒楊格 (Thaddeus Young)說:「我妻子買了100元彩票,如果我不給自己一個機會,便說不過去,於是我對妻子說,不如去挑選一些號碼。」

曼哈坦拘留所的消息人士說,該處的囚犯也在瘋彩券。

該人士說:「獄警整天聽到裡面數以百計囚犯在吩咐女友為他們買彩票,一旦中獎,他們便可聘請收費很高的名律師(幫他們打官司)。一名獄警甚至聽到一名囚犯對探監的人說:「不要再買那些該死的內衣和襪子給我,要買些獎券來,這樣你才有機會支付我的保釋金。」

樂透官員說,囚犯獲准在中獎後領取獎金,但要有親人或朋友幫他們購買彩票。

贏取九位數獎金的機會,對紐約市的遊民同樣也具有無可抗拒的吸引力。住在紐約市援助會 (New York City Rescue Mission)的52歲遊民瑪麗亞‧奧提茲(Maria Ortiz)說:「我們都想發財。」

她說:「我女兒買了(兩張彩票),我要求她為我繼續買,我好想拿到錢買一個地方住。」

住在曼哈坦下城包厘街救濟所 (The Bowery Mission)的60歲遊民韋斯利‧奧提茲 (Wesley Ortiz)說,假如他中獎,打算用這筆錢支付醫藥費,及改變生活。

他說:「我想改變生活,我要照顧好自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