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紀實︰人民幣入籃效應 明年Q4再說

國際貨幣基金(IMF)週一於美國華府的總部召開執行董事會,廿四位執董決定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授予國際儲備貨幣地位;不過,現行由美元、英鎊、歐元和日圓組成的SDR將維持到明年九月,人民幣新納入此貨幣籃子的直接影響要到明年第四季才會出現。

執行理事會由24名理事召開“限制級”會議,幕僚人員不得參加。

理事會對各項議題通常採取“共識決”,而非正式表決。美國擁有17%的投票權,七大工業國家總共控制43%投票權;中國有3.8%投票權,由金中夏代表。

人民幣入籃後,預計中國將逐步減少干預,允許市場力量推動人民幣走勢。

分析師指出,預估2030年,人民幣將成為全球頂尖三大國際主要貨幣,另兩個貨幣是美元與歐元。

中國經濟學家分析,對IMF而言,人民幣入籃,不但將提高SDR代表的經濟體在世界經濟中的比重,降低SDR貨幣籃子匯率的波動性,且有利於提高其作為儲備資產的吸引力,減少儲備貨幣波動對經濟的影響。

IMF會後將公佈專家會議報告的細節,說明專家會議如何認定人民幣符合“入籃”的兩項標準,即中國貿易額占全球比率夠大,及人民幣已經成為“自由使用”貨幣,必須在全球交易支付及各大外匯市場中廣受使用。關鍵指標包括貨幣占官方準備、國際銀行負債比重和全球性負債證券的比重,以及在外匯市場的交易量。

IMF官員表示,中國已經解決了一些問題,承諾每周發行3個月期國庫券,並對外國中行開放境內公債及外匯市場。

IMF可能要求更多條件,包括中國進一步保證人民幣的基準匯率與利率更加可靠,使整個過渡期間更加平順;另外並可能要求中國承諾人民銀行節制匯市干預,使其他國家在政治上更容易接受人民幣“入籃”。

IMF經濟學家普拉薩表示:“基於IMF迫切需要中國,因此並沒有多少選擇,況且,以中國經濟規模之大,如果不讓人民幣“入籃”,將使IMF本身缺乏合法性。”

IMF官員及主要會員國都主張,中國為使人民幣“入籃”,已經落實多項重大改革。他們指出,此舉將增強中國內部改革派的聲勢,並進行多項重大改革。

中國媒體預期,“入籃”將吸引相當於1兆人民幣以上的外資進入中國債券市場,但前提是中國更加開放資本賬。

IMF官員表示“人民幣入籃,改革派將能繼續居於上風,保守派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

中經濟強權地位獲承認

拉加德稱,這項決定是中國經濟體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重要里程碑,這也等於承認,中國中國當局過去多年來在改革貨幣與金融制度方面,獲得了進展。

為符合IMF的標準,中國當局近數月來連番推動改革,包括對外開放中國貨幣市場、增加公債發行頻率和延長人民幣交易時間。

對中國有利有弊

中國專家分析,人民幣入籃提高人民幣的國際話語權,但作為被國際盯住的貨幣,人民幣不會大升大貶,國內貨幣政策會受到限制。

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丁劍平表示,人民幣加入SDR有利有弊。

正面的影響有3項:第一,各國官方儲備中可以納入人民幣,使人民幣取得國際貨幣話語權。第二,各國可以用人民幣干預外匯市場,帶動對人民幣的需求。第三,定價體系可以考慮人民幣權重,有助原油或礦石在內的國際商品以人民幣定價。

不過,作為各國貨幣盯住的對象,他認為人民幣不可能有大幅度升值或貶值的波動,面對中國國內通貨緊縮時,也不能靠貶值來改善問題。丁劍平說,最不利的,就是國內貨幣政策受到限制。

人民幣國際化的影響一體兩面,少了“懸崖式升貶”,變得相對安全,有利於國際投資人民幣資產或金融產品。

人民幣國際化挑戰才開始

分析指出,中國各項金融改革的艱困挑戰才要開始,關鍵在這一深化改革的推動力,北京能否一股作氣延續。

華府智庫皮特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羅迪認為,最關鍵在人民幣的自由使用上,中國金融體系下一步的改革能否真的符合國際現行標準。

羅迪說,人民幣的自由使用還須有更多財政改革,而一國貨幣的可兌換性並非衡量可否自由使用的標準。

羅迪提醒,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並不意味很快就成為國際儲備貨幣,改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需求至少在短期內不一定會顯著增加。

回看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分水嶺,到2001年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正是“以對外開放倒逼內部改革”,成功站上世界經濟舞台。

在當前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的嚴峻挑戰下、北京同步開啟以貨幣改革與經濟轉型發展的轉骨換血,承諾能否兌現,金融改革對經濟發展的牽一髮動全身,舉步維艱、邁向追求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小步後,前方漫漫長路,沒有捷徑可循。

人民幣理財黃金時代來了

市場預估,未來10年人民幣資產需求將快速成長,宣示人民幣理財的黃金時代來臨。但究竟該擁抱何種商品,投資機構認為,中國股、債、匯市都將非常搶手,積極投資者可將人民幣資產占整體資產配置比拉高到五成,保守投資者則建議平衡人民幣和美元資產。

根據司爾亞司數據公司(CEIE)和第一金投信統計,今年外國投資者持有中國股權約1千億美元,持有中國債權約600億美元,全球人民幣外匯儲備為6千700億美元。

人民幣順利納入SDR後,預期2020年外國投資者持有中國股權達3千億美元,債權達1千800億美元,外匯儲備則上看6.35兆億美元,股、債、匯市都齊步昂揚。

中股債市
長線看好

人民幣加入SDR,將為中國帶來諸多層面的影響,包括美中關係將出現變化、人民幣未來走勢、對股、債市的影響,以及可能將加速國內金融改革步調。

就政治面來看,儘管美國與中國因南海發生爭執,但IMF表示人民幣已符合可自由流通的標準,美國隨後也表態支持人民幣入籃,顯見經濟現實讓兩國將政治爭端擺一邊。

對人民幣來說,根據美銀美林全球利率與匯率研究部門主管吳至偉,由於入籃後的中國資本帳將更加開放,人民銀行無法既要降息,又要捍衛人民幣匯率,因此他預測人民幣勢將下滑。

全球股市指數可能將納入人民幣資產,因此全球資產管理業者也將必須在投資組合中納入人民幣資產。但人民幣入籃對全球投資組合所造成的立即衝擊,還不如中國A股直接被納入MSCI指數中來得明顯直接。

中國債市則將因入籃上演慶祝行情。中國10年期公債回酬率為3.3%,擊敗美國的2.27%和德國的0.56%。

流入中國資金
上看1兆美元

分析師表示,未來幾年全球對人民幣的需求將大增,渣打銀行預估5年後流入資金上看1兆美元。

匯銀人士預估,人民幣入籃後,未來5年將吸引5千億美元的資金流入。

渣打的中行與主權財富基金主管皮爾曼說,人民幣占全球儲備的比重將逐漸增加到雙位數,流入的資金最終上看1兆美元,但這需要多年時間。

據渣打預估,未來5年將有人民幣4兆到7兆元(6千260億至1.1兆美元)流入人民幣。這和德意志銀行預估的6千280億美元、以及AXA投資公司所估的6千億美元都十分接近。

不過天大和安本資產管理認為,中國經濟趨緩和人民幣匯率的走勢,依然才是左右投資決策的主要原因。

周小川
最完美的一役

促使人民幣成功被納入SDR,跨足國際社會最重要的台階,這是素有“人民幣先生”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以及他率領的人行幕僚,最重要的功蹟。

歷任人行11位行長中,周小川就任至今13年,跨越兩屆政府,更因肩負金改及人民幣國際化重任,在屆齡期間被拔擢為中國副國級高官,堪稱中國金融史任期最長、最具獨特性的中行行長。

周小川在人行期間,中國內外部金融環境都正發生急劇變化。面對內外交迫,周小川憑藉他穩健的步伐以及靈活的貨幣政策調度,帶領中國渡過危機,也扛起人民幣國際化重責。

早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大量熱錢從已開發市場流入新興經濟體,當時周小川提出“池子說”,他表示透過“池子”留住熱錢,除了將資金引導到不同投資方向,也代表人行的流動性管理,讓熱錢不至於危及中國金融市場的穩定,“小川池子”,同時顯露周小川語言及調控上的功力。

由於周小川出席任何場合總是笑眼瞇瞇,他除了算是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技術官僚之外,也一直是西方人最有好感的中國官員。

有意思的是,翻看周小川經歷,他曾是“激進”的青年改革學者。周小川於1985年獲清華大學博士學位,主修經濟系統工程專業,之後擔任中國國務院體制改革方案領導小組成員。後出任證監會主席,推動由審批制到核准制的改革、公佈下市令以及推動國有股減持,並犯了眾怒。

不過時至今日,人民幣被納入國際貨幣儲備籃子中,周小川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展,全世界有目共睹。

這也可能是他在中國官場最完美的一役。

權重10.92%
超越英鎊日圓

權重10.92%超越英鎊日圓人民幣如願以償加入IMF特別提款權(SDR)之列,IMF總裁拉加德於大馬時間週二凌晨1時宣佈,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成為第五種SDR貨幣,明年10月1日生效。

IMF執行董事會11月30日召開會議,會後宣佈同意把中國的人民幣納入SDR儲備貨幣籃子,繼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之後成為籃內第五種貨幣,符合市場預期。

photo

成SDR第三大貨幣

人民幣成為史上第一個被納入SDR的新興市場貨幣;人民幣在SDR的權重為10.92%,將加入成為第三大貨幣,超越英鎊和日圓。美元在SDR的權重為41.73%,歐元在SDR的權重為30.93%,英鎊在SDR的權重為8.09%,日圓為8.33%。

SDR雖然不是可自由交易的貨幣,但因為是國際儲備資產,且IMF撥出危機貸款時都以SRD計價,具有一定的重要性。

中國人民銀行表示,未來中國會繼續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加快推動金融改革和對外開放。

美國財政部也發表簡短聲明,表明有投贊成票,支持基金組織把人民幣納入SDR的提議。

但《華爾街日報》擔心,在經濟放緩下,中國可能擔心進一步開放資本賬,會導致資金加快外流,反而有機會放慢改革步伐,惟IMF總裁拉加德表明,日後仍然會繼續監察,確保人民幣符合留在SDR的條件。

華爾街大咖
推交易中心

為搶搭人民幣“入籃”的順風車,紐約前市長彭博正糾集諸多前任達官要員共同組團,積極推動人民幣在華爾街成立交易及清算中心。團員冠蓋雲集,包括前財長鮑森及蓋納將出任共同主席,證交會前主委夏皮蘿出任副主席;各大金融機構也紛紛加入。

彭博在聲明中指出:“推動人民幣在美國交易的新機制,將提昇美國企業的競爭力,並擴張美國金融業與經濟。”

該團體表示,在美國進行人民幣交易及清算,將降低美國企業從中國採購各項產品及服務的成本,也使美國金融業能夠為企業界提供人民幣避險操作及其他交易服務。

花旗、摩根大通、高盛及中國工商銀行等大型金融機構及美國商會都已加入。

人行:對中國和全球是雙贏

中國人行表示,歡迎IMF執董會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的決定,這是對中國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成果的肯定。

人行在網站發表的聲明稱,人民幣加入SDR有助於增強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完善現行國際貨幣體系,對中國和世界是雙贏的結果。

聲明還稱,人民幣加入SDR也意味國際社會對中國在國際經濟金融舞台上發揮積極作用有更多期許,中方將繼續推進全面深化改革,加快推動金融改革和對外開放,為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維護全球金融穩定和完善全球經濟治理做出積極貢獻。

香港金管局:國際化里程碑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說,IMF的決定確認了人民幣為可自由使用的貨幣,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里程碑。

他說,香港與中國有密切經貿聯繫,又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應把握這個歷史性機遇,不斷強化金融基礎建設,提昇市場人才和產品,在中國金融市場進一步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繼續發揮重要的橋頭堡和金融樞紐作用。

人民幣納SDR-別擔心貶值

在IMF宣布將人民幣納入SDR後,人行昨日發表聲明表示歡迎。新華社報導,易綱昨天在記者會上還用了「喜悅、平靜、謙虛」六個字,表示人民幣順利加入SDR後的心情。這也是大陸官方在人民幣加入後的首次表態。

 

SDR效應-人民幣當心完美風暴

華爾街紛紛悲觀看待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SDR)後的走勢,美銀美林銀行分析師更指出,人民幣「入籃」和美國升息,將對人民幣匯率形成「完美風暴」,預估明年跌幅可能多達10%,將創20多年來最大跌幅。

美銀美林全球利率與匯率研究部門主管吳至偉(David Woo)指出,面對美國即將升息,問題不在於美國經濟在利率及美元「雙升」之下能夠活下來;而是在於美元/人民幣「準釘住匯率」及中國逐漸開放資本帳下,中國能否挺住。因此該行認為15年來美元/人民幣的「釘住」匯率將結束,而8月人民幣的貶值只是第一小步。

人民幣貶值並非為了提升中國的出口競爭力,而是讓中國人民銀行有更大空間來操作寬鬆貨幣政策,以因應經濟成長減緩的壓力。由於中國資本帳將更加開放,人民銀行無法既要降息,同時又要捍衛人民幣匯率,因此他預測人民幣勢將下滑。

 

IMF特別提款權

自從1963年以來,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一直是IMF的“人工貨幣”,主要是用來計算IMF對會員國貸款的利息。

當初,這項國際外匯儲備資產是用來支持1947年簽訂的布列登森林協定所設定的固定匯率制度,當時的2種主要外匯儲備資產黃金和美元,被認為對支持世界貿易擴張和發展並不適當。

但1970年代初期,固定匯率制度的瓦解和美元放棄釘住黃金降低了SDR的需要,但SDR實質上已成為IMF的工具。

SDR並非實體貨幣,但可以用來交換能夠自由流通的貨幣。它的價值是被當作一籃子儲備貨幣的功能,目前這些貨幣包括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

IMF的188個會員國的每一種貨幣,不論是否包含在SDR籃子內,都是每日修正,以反映全球貨幣市場的變動。

因此,本月27日,美元的價值是0.782SDR,歐元是0.770,日圓0.114。

除了計算貸款利率外,SDR也可以分配給會員國,作為他們的外匯儲備。目前IMF的貸款利率是0.05%。

 

 

匿名者「幫倒忙」Is地下化難追蹤

國際駭客組織「匿名者」(Anonymous)向「伊斯蘭國」(IS)宣戰,已經關閉了逾2萬個與IS有關的推特(Twitter)帳戶,但有網路安全公司指出,此舉反而會令IS趨向地下化,以後情報機關或網路安全公司要偵察他們的行動,將難上加難。

英國「都市報」報導,網路安全公司如「GhostSec」等,其實也早知道恐怖分子的帳戶及論壇,但他們並非如「匿名者」般直接將帳戶剷除,而是定期追蹤甚至滲透入內監視他們的活動,從而妨礙組織的招聘,以及限制恐怖分子策畫國際恐怖襲擊的能力。

因此,IS在推特的活動越活躍,越有助監控,「GhostSec」亦會將專家搜集的重大資訊,交予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等情報部門協助反恐。

不過,自從匿名者不斷關閉IS的推特帳戶後,IS已開始改用「Telegram」等加密通訊軟件。「Telegram」不只可保護用戶免受監控,用戶之間更可轉移資金,同時可設置定時「自毀」功能刪除訊息。結果令IS轉向地下化,令人更難追蹤IS聖戰士的行動。

「GhostSec」發言人稱,這些帳戶及論壇被關閉後,反而破壞當局監控恐怖分子的途徑,令民眾安全更受威脅,批評匿名者「傾向亂槍掃射後才會問問題」。

 

 

紐約驚現懷舊地鐵 穿越上世紀

20151206210303818_36545
車廂內張貼的「禁菸須知」。(記者尹英姿/攝影)
20151206210303989_36545
車廂廣告保存完好,圖中為悼念甘乃迪總統的廣告。(記者尹英姿/攝影)
20151206210304161_36545
老式車廂。(記者尹英姿/攝影)
20151206210304708_36545
「懷舊地鐵」駛入站台。(記者尹英姿/攝影)
20151206210304880_36545
手動式站牌提示器。(記者尹英姿/攝影)
40多年前的「乘客需知」。(記者尹英姿/攝影)
40多年前的「乘客需知」。(記者尹英姿/攝影)

地鐵也穿越?大都會運輸署(MTA)依往年傳統在12月假日季推出「懷舊地鐵」(Nostalgia Shoppers’ Special Train),6日起的每周日運行十趟車次往返於皇后區和曼哈坦下東城,帶通勤客穿越到上世紀的地鐵時光,訴說當年的點點滴滴。

昨日運行首日,四輛從上世紀30年代一直服務至70年代、1977年退役後被收藏於紐約交通博物館(New York Transit Museum)的老式地鐵啟程,每輛配備八節車廂,每節車廂的裝潢各具特色,不僅有皮質座椅,還有復古的藤條質地座椅,吊扇和檯扇也一應俱全。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老式裝潢,車廂上的「乘客需知」(Notice to Passengers)、廣告、手動站牌等都保存完好,供通勤客一窺老式廣告海報情調,包括甘乃迪總統遇刺身亡的悼念布告也穿越時空,講述當年震驚世界的重大政治事件。

http://www.worldjournal.co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