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紀實︰超級富豪 擁抱股票現金

o93e552f88315ee5f4b980032163a8209

富豪們的投資理財行為有什麼特殊之處?瀚亞投資指出,目前超級富豪還是採取股票與現金並重的資產配置策略,顯示多數富豪在低利時代,還是鍾情於資產增值。此外,亞洲經濟成長高,已成為全球最富裕的地區,亞洲股債相關投資也是累積財富的好選擇。

根據凱捷財務顧問公司與RBC財富管理公司共同發布的「2015世界財富報告」(2015 World Wealth Report)顯示,全球高淨身價者共有1,465萬人,總財富價值高達56.4兆美元,美國雖然還是富豪人數最多的國家,但以區域來看,亞太已正式取代北美,成為全球高淨身價者人數最多的區域。

在這些高淨身價者的資產配置當中,有27%配置在股票,比現金的26%略高,在房地產則有18%,固定收益則有17%;而在借貸目的上,有40%目的在投資,22%在房地產增值,17%在企業併購。

美國主導全球利率走向,雖然計劃升息,也只是從超低率邁向利率正常化,富豪並沒有因此就滿手現金。

瀚亞投資解讀,從富豪的資產配置可知,富豪們對市場相當積極,在這些超級富豪的眼中,這種股票與現金並重的資產配置及借貸行為,對資產增值最具攻擊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在亞洲富豪中,日本富豪在房地產資產上的增值較多。

對此,瀚亞投資–日本動力股票基金經理人迪恩.凱許曼(Dean Cashman)表示,低利環境已讓東京商辦的空置率降到近年低點,租金上漲自然帶動房價增值,這也反映日本寬鬆的貨幣環境已經對民間財富的累積發揮效果,這也是市場評估日本經濟超過預期的關鍵指標。

瀚亞投資指出,無論是中產階級還是高淨身價者的人數,亞洲現在都已取代北美,成為全球最富裕的地區,且亞洲依舊享有全球最高的經濟成長率。

未來這樣成長的趨勢短期不會改變,建議投資人可長期布局亞太股票與債券資產

 

 

理財大不同‧中冒險‧日保守

宏利亞洲富裕市場調查:中國人投資風險高日本人理財太保守宏利金融(Manulife)上月杪針對亞洲5大最富裕的市場,發佈調查報告指出,中國市場投資人最願意承擔風險,日本投資人最厭惡風險,不過兩個國家的投資人仍需提高投資效率,以達成風險與長期報酬的平衡。

宏利針對台灣、中國、香港、新加坡及日本5個市場,調查投資人風險偏好指數,看待投資人對待風險的態度,特別是針對家庭資產運用於股票及基金投資的想法及做法。

調查顯示,這5個市場投資人態度上傾向穩定的投資,但行為上卻選擇投資高風險的投資工具。

調查顯示,中國與日本的投資行為差距最大,中國投資人願意承擔較高風險,在家庭資產負債表中有44%為相對高風險資產,日本僅32%,雖然有3分之1中國投資人擔心市場的波動性,但仍有27%投資風險較高的水餃股(penny stock),日本投資人僅12%這麼做。

日本的保守心態表現在投資行為,家庭持有41%的現金資產,即使投資股票,75%會放在績優的藍籌股,相較之下,中國投資人持藍籌股的比例為51%。

最終計算出的風險偏好指數,中國(7.5)排名居首,其後為香港(5.1)、台灣(4.3)、新加坡(3.8)及日本(3.2)。

宏利資產管理亞洲區(日本以外)股票投資部首席投資總監Ronald CC Chan表示,最近中國股市的急跌,正好是一個警世故事,說明投資人可能承擔過度風險。他說,很多評論者早在今年3月中就警告,中國股市存在太多泡沫,但投資人依然大量融資超過1兆元人民幣,進入A股淘金,結果股市自6月中高點後狂瀉,在三個星期的時間,就減損超過3.4兆美元的市值。

宏利資產管理亞洲執行副總裁Michael Dommermuth認為,這並不是說投資人要規避風險,像日本人那樣保守理財,可能讓退休金實質價值減損,不利維持生活水準。人們應該建立多元化的投資組合,符合風險承擔能力及潛在報酬預期。

但投資人對風險的態度和行為卻常存在衝突。例如,香港投資人有36%擔心決策錯誤,卻最愛投資股票,占資產63%。台灣投資人近半數(48%)表示,因考慮風險,而會延遲投資基金,但持有水餃股的比重,卻僅次於中國,佔22%。

整體而言,5個市場的投資人均表示,擔心錯誤決策,是延遲投資的最重要原因。

 

 

亞太貨幣:人民幣貶值驅使區域內貨幣重新定位

  • 中國人民銀行放棄了以美元為中心的匯率機制,以增加其靈活性。我們認為這一舉措帶動亞太貨幣兌美元下移。
  • 美元/人民幣匯率上行潛力很可能藉由兩個階段呈現:首先是人民幣在貿易加權基礎上找到新的均衡,其次是美元在未來六個月內普遍走強。
  • 鑒於中國央行的政策調整,我們下調了對於大部分亞太貨幣的預測值。平均而言,我們預計這些國家的貨幣兌美元在未來幾個月內將進一步貶值2-5%。
  • 鑒於亞太貨幣兌美元還可能繼續貶值,我們建議採用美元的投資者對不必要的匯率風險進行避險。

中國央行匯率政策轉變

中國央行在本月把以美元為中心的匯率機制轉為更加市場化,意外引導人民幣兌美元貶值。中國央行調整美元/人民幣匯率機制的動機很可能與近幾週中國疲軟的經濟數據、人民幣在貿易加權基礎上持續走強和10月份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評估相關。中國央行維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立場,導致過去12個月期間人民幣在貿易加權基礎上升值16%左右,這削弱了中國央行在中國經濟惡化背景下的寬鬆貨幣政策的效力。明確來講,採用更為市場化的匯率機制可以增加IMF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一籃子貨幣的機會,也能避免經濟受到人民幣進一步升值的影響並緩解通縮壓力。

為進一步貶值做好準備

我們認為,中國央行的政策轉變為人民幣帶來進一步貶值的空間。我們預計在未來3至6個月和12個月美元/人民幣的匯率將分別升至6.50和6.60。由於人民幣/美元中間價調整機制更加靈活,疲軟的中國經濟數據或是普遍走強的美元將讓中國央行有機會引導人民幣繼續貶值。

此外,如果中國央行今年稍晚將美元/人民幣每日交易區間從+/-2%擴大至+/-3%,從歷史來看,美元/人民幣匯率很可能暫時升向新區間上限。

但是,人民幣的貶值不太可能陷入無序狀態。中國央行已表明人民幣將貶值“10%”的市場傳言是“無稽之談”並明確表示匯率機制變革是目前改革工作的一部分,並不是為了促進出口。該行也向市場保證,人民幣沒有進一步貶值的基礎,中國同時具備穩定人民幣匯率所需的充足外匯存底、貿易順差和穩健的金融體系。

GetRptGif

我們的美元/人民幣匯率觀點

我們認為美元/人民幣匯率未來升值空間可能以兩階段呈現,首先是人民幣在貿易加權基礎上貶值,隨後會與其他貨幣走勢更加同步。因此,我們預計人民幣指數將以12個月移動平均進行正常化,使得美元/人民幣匯率穩定在6.6左右。但是,如果美元出現新一輪全面升勢,我們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很難不與其他貨幣同步走貶,甚至是跌破目前的預測水準。

亞洲(日本除外)貨幣頓失重心

我們認為,人民幣打破與美元之間的連結對於亞太貨幣有著直接的負面影響。中國經濟規模達到11兆美元,佔亞太區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高達44%(見圖2),其巨大的影響力讓其他貨幣很難不跟進貶值。此外,亞太區國家對中國有著大量出口,而這些國家在歐美的低端出口市場又面臨區域內相互競爭。我們認為地區內的各國央行不太可能阻止其貨幣兌美元貶值。亞洲大部分經濟體令人失望的成長數據和低迷的通膨壓力為這種做法提供了理由。

中國央行的舉措觸發了匯率參考點改變,促使我們調整了亞洲(日本除外)貨幣各個期間的匯率預測(見表1)。我們的匯率預測基於三個主要元素(見表2):

  • 對美聯準會升息的敏感度;
  • 對中國經濟的敏感度(透過貿易、匯率機制、大宗商品價格);
  • 實質有效匯率(REER)是否符合目前的國內經濟狀況。

根據這三個考慮因素,我們將亞洲(日本除外)貨幣歸類為三個風險類別。

GetRptGif (1)

低風險陣營: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

印度盧比(INR)和菲律賓披索(PHP)在未來數月內兌美元的貶值幅度很可能小於其他亞太貨幣。憑藉著經常帳順差與GDP佔比達到 6%,菲律賓應能從容應對美國升息週期。此外,該國經濟以內需為導向也不容易受到中國進口需求放緩的影響(在人民幣貶值的環境下)。不過,過去12個月菲律賓披索在貿易加權基礎上已經升值5%以上(見表3)。鑒於近期該國成長-通膨動態的惡化,我們認為菲國央行可能會傾向於讓貨幣小幅貶值以支撐經濟。

印度經濟也是以國內為導向,因此也不太容易受到人民幣貶值導致的中國進口需求下滑的影響。疲軟的中國經濟不利於大宗商品價格,但這有對印度有利,因為該國的貿易逆差將會收窄。但是,鑒於經常帳逆差僅佔GDP的0.2–0.5%,印度盧比仍會受到美聯準會升息的影響。同時,由於印度的通膨率高於美國,我們預計美元/印度盧比匯率將在我們的預測期內呈現結構性上行趨勢。

中等風險陣營:新臺幣、韓圜、坡幣、泰銖

臺灣、韓國、新加坡和泰國有著較為穩健的經常帳順差,使其能夠承受美國升息的影響。但是,這些貨幣對於人民幣進一步貶值有著很高的敏感度。鑒於其與中國直接貿易關係密切且貿易相似度高(見圖3),臺灣、韓國和泰國更可能讓貨幣與人民幣同步貶值。根據新加坡的貨幣加權管理機制,新加坡幣將同時受到人民幣貶值以及跟隨人民幣一同貶值的其他亞洲貨幣的影響。除了經濟連動以外,投資者還可能利用這些貨幣來作為人民幣貶值的替代避險標的,因為低息貨幣的作空成本較低。最後,鑒於通膨率數據遠低於官方目標,泰國和臺灣央行將樂見貨幣在貿易加權基礎上貶值。

全文網址: http://www.moneydj.com/KMDJ/Report/ReportViewer.aspx?a=9bc1d9b8-12de-4152-b687-0895ebe33219#ixzz3jpTp0S7i
MoneyDJ 財經知識庫

 

 

 

風險先生:股災橫行‧7年魔咒重現

(美國‧紐約26日訊)全球股災橫行,道富銀行有風險先生之稱的策略師古德溫提出金融市場7年之癢的理論,指出自1973年石油危機以來,全球每隔7年總會發生重大事件,引發市場大亂,今年正是與2008年金融風暴相隔7年之後,可能意味新一波的金融危機出現

金融市場7年之癢

古德溫日前提供一張表格,詳列自1973年石油危機以來每隔7年引發市場混亂的事件,包括1980年的美國經濟衰退、1987年的美股崩盤、1994年的債市大跌、2001年的911恐怖攻擊、2008年的美國房市泡沫與金融風暴。

照其說法,2015年金融市場再出現7年之癢,這一回由中國經濟成長減退與新興市場資金出走引發。

根據估計,過去6次風暴,美股修正期最短兩個月、最長兩年,平均跌幅是37%。不過現今美股才進入修正期,跌幅在一成左右。由此看也產生兩種說法,一種是美股才進入修正初期,還將繼續下跌。不過也可視為美股目前跌勢較之前風暴相對較輕,情勢沒有之前嚴重。

《華爾街日報》指出,當前股災新興市場最慘,但不致重演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因為新興市場體質已較之前大為改善,包括債市相對完善、通膨低、有經常賬盈餘與大規模的外匯儲備。

不過路透專欄作家羅素指出,商品價格已重挫到6年低點,重創新興市場。而這一回無法再像2008年,依賴中國旺盛需求走出困境。

 

 

美駐馬前大使: “納吉在國際和國內,表裡不一”

美駐馬前大使約翰馬洛特指出,大馬首相納吉以納稅人的錢支付國際公關公司安可顧問公司(Apco)和FBC媒體巨額費用,他們的任務是為納吉包裝,以便能擊敗反對黨。

他指出,納吉自2009年上台後,經常在國際舞台上談論如何改革馬來西亞的政治制度和經濟狀況,把大馬轉型,以便能成為國際楷模國家。他更提倡全球中庸運動,說大馬是一個寬容的國家,尊重所有宗教和種族。

“這是國際上的納吉,但在國內,他扼殺自由,讓警察使用催淚彈,對付要求自由和公正選舉的街頭集會者;也使用煽動法令逮捕反對黨人士和持有不同政見者。”

約翰馬洛特在“當今大馬”的評論專欄中,這麼指出。

他認為,納吉在國際和國內是表裡不一樣的人,講一套做一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