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紀實︰看空歐元 歐洲各國央行緊抱避險神器

photo

歐洲各國中央銀行正從美國搬回部分黃金儲備,主因是各國對歐元感到疑慮,並擔心美國遭到恐怖攻擊。

世界各國央行一直把黃金備存放在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的地下室金庫。2012年底時,共存放53萬根金條,總重量約6,700噸,比2012年全世界個人黃金總消費量多出一倍以上。

美國聯準會(Fed)前主席葛林斯班去年10月曾強調,黃金準備在政治上具有重要的功能,結果11月便有近50噸的金條從紐約聯準銀行的金庫搬出。紐約聯準銀行金庫的黃金存量從2014年開始減少,德國已經搬回85噸,並計劃在2020年之前共搬回300噸;一架飛機最多可以裝載3噸黃金,這表示要運回300噸黃金至少需飛100架次。

荷蘭已要求從美國搬回122噸黃金;奧地利也決定將存放在英國的280噸黃金,搬回110噸。

金融及貴金屬專家表示,歐洲國家由於對歐元的前途不確定,因此打算自行控管黃金;另外歐洲與中國的貿易擴張,也促使各國搬回黃金。

去年11月瑞士舉行一場與黃金儲備有關的全國性公投,最後並未通過。公投內容包括禁止瑞士央行出售更多黃金以及要求央行搬回儲存在其他國家的黃金。這場公投源自於瑞士民眾對歐元的不信任,瑞士雖非歐元區國家,但在外匯存底中持有相當數量的歐元。

此外,由於美國與伊斯蘭國的衝突升高,也使各國更擔心存放在美國的黃金。

不同情希臘-歐洲窮國「我們退休金更少」

紐約時報報導,希臘左派政府與國際債權人討價還價幾個月,一直形塑自己是受害者,遭德國為首的歐洲富國強加金融和政治秩序迫害,但希臘的歐洲窮鄰居並不同情希臘,甚至最堅決反對寬待希臘的就是歐盟最窮的保加利亞和飽受俄國威脅的波羅的海三小國。

希臘的北部鄰國保加利亞總統普列夫內利耶夫受訪時表示:「我們比希臘窮多了,但我們力行改革。當你碰到問題,就必須改正,而不是推到歐盟或其他人身上。」

希臘財長瓦魯法奇斯在布魯塞爾與債權人協商時,抱怨希臘的退休金已不能再砍,立陶宛的財長直接提醒他,立陶宛退休族拿的退休金比希臘少得多,也能過活。

根據歐洲統計局二○一二年的資料,立陶宛政府平均每人補助退休金四百七十二歐元,與希臘的一千六百二十五歐元相較,不到三分之一。保加利亞更少,只有兩百五十七歐元。

雖然希臘的退休金在二○一二年之後刪減了一些,但仍比保加利亞、立陶宛、拉脫維亞、克羅埃西亞優厚,也比幾乎所有東歐、中歐和東南歐國家都多。

這些統計數字讓希臘政府說希臘正遭遇「人道災難」的論點,難以獲得支持。保加利亞商業報紙「資本」的編輯喬吉維說:「希臘人沒那麼苦,他們擁有大海、大把退休金,生活比我們好多了。」

德國主張對希臘強硬,如今歐盟所有成員國都站在德國這一邊。希臘財長瓦魯法奇斯四月推文承認,希臘已沒有朋友。他引用美國已故總統小羅斯福一九三六年的名言:「他們一致恨我;而我歡迎之至。」

保加利亞總理鮑里索夫上周在歐盟峰會前表示,他已受夠了花這麼多時間在希臘的紓困案上,其他國家也有很多問題。「我們也要支出更多薪資和退休金,但我們遵守財政紀律。我反對拖延和妥協。」

德國財長蕭伯納說,齊普拉斯把是否接受紓困方案交付公投,但別把德國的納稅人也綁在一起。

 

 

美國千萬富翁=中產階級?

避險基金富豪特波(David Tepper)曾自稱是“困在富人體內的中產階級老爹”,而調查結果顯示,大多數百萬(美元,下同)富翁像他一樣,並不覺得自己很有錢。

國家廣播公司第三屆百萬富翁調查結果顯示,這些富翁雖屬於美國最有錢的10%階層,可是他們大多以中產階級或中上階級自居。

有44%的人自稱是中產階級,40%自認為是中上階層。只有4%自稱是富裕或富有階層,5%自稱是上層階級。

連擁有至少500萬元資產,屬於美國最富裕的5%階層的人,仍自認為比較像是中產階級而不是有錢人。這些人有49%自稱中上階級,23%自稱中產階級,只有11%認為自己是富有或富裕階層。

財富專家說,這種情況有部份來自當今富人的心態,有部份來自超級富豪與普通有錢人經濟鴻溝擴大。

研究顯示,現在的百萬富翁有四分之三以上出身中產階級,或來自中下或貧窮家庭,靠自己的努力攢聚財富。

專家說,這些自已打出天下的百萬富翁,雖然財富增加,卻仍自認為保有中產階級的勤奮工作、謙虛和注重家庭的價值。

 

 

別管希臘了-葡萄牙是歐元區的下-個危機

根據MarketWatch分析報導,歐元區真正的危機,並非東部的希臘,而是西部的葡萄牙。

因為葡萄牙的債務根本無法撐下去,大多債務係積欠外國人,由於其經濟依舊深陷困境,違約終將難免。今年稍後的選舉恐引發第二波葡萄牙危機,屆時將能突顯歐洲的問題,絕非僅只希臘。

回溯至2011與2012年,當時歐元危機初次爆發,三個國家出現了破產。

這三個國家中,希臘依舊廣獲關注,看來短期內,恐仍將如此。希臘人看來願意努力留在歐元區,歐元區其他國家則願意提供剛好夠用的資金,讓其留存歐元區,但卻難讓其經濟成長。

愛爾蘭總是三個破產國家中,最強勁的一個,目前正再度以合理的速度成長。

而後是葡萄牙,該國並未像希臘般,陷入永久性危機,然而似乎也無法持續復甦。

表面上,葡萄牙看來已遠優於三年前。葡萄牙在符合了歐洲央行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目標後,已於去年5月,退出了紓困計劃。其經濟已開始再度擴張,預估今年成長率為1.6%。

若葡萄牙真能復甦,歐盟與IMF都將是大贏家。

問題是,葡萄牙可能並未「獲救」。

其復甦看來並無法持久,因為推升的動能主要來自消費者支出與投資成長。但出口則持續下降,失業率持續上升,最新失業率達13.7%。

真正的問題則為債務。葡萄牙債務佔GDP比例上升到了130%,更讓人擔憂的是,70%債權係由外國人持有。

若加上家庭債務與公司債務,葡萄牙債務總額多過任何其他歐元區國家,包括希臘。

只要經濟穩定,且政府安全,這可能還不致構成問題。但葡萄牙似乎並沒有這些優點。政府的中間偏右派領導人Pedro Coelho必須於10月底前,舉行大選。在反撙節的情況下,由Antonio Costa所領導的社會黨可能贏得壓倒性勝利。屆時,他們可能減緩撙節的速度,引發歐洲央行與IMF的不悅。

若西班牙反對黨Podemos贏得國內選舉,將使得葡萄牙中間偏左政府大為鼓舞,繼而將拒絕債權機構所要求的削減支出。

目前為止,少有投資人感到緊張的證據。葡萄牙10年期政府債券殖利率上升至2.7%,今年稍早為1.6%,但仍大幅低於危機高峰期所創的高點14%。葡萄牙股市亦收復了大部份於國家破產時所遭遇的跌幅,但距2011年水準則仍遙遠。

所有證據顯示,一旦債務對GDP比例上升至130%,或更高,基本上,便難支撐下去。一個國家經濟成長必須達到3%以上,才能支撐此一債務水準,這明顯非葡萄牙力所能及。

到了某時,葡萄牙債務的外國持有人將會了解,他們必須註銷或減記債務。一旦發生,則賣壓必然沉重。今日稍後的選舉,可能就是引發危機的元凶。

目前,市場相信希臘問題將可獲得抑制。但葡萄牙問題也可獲得抑制?似乎不太可能。大多人認為歐元區危機的中心在雅典,其實可能在里斯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