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紀實: 3大徵兆 明年全球經濟動盪

當前世界經濟情勢有許多與1990年末期亞洲金融危機時相似之處,其中,美國經濟加速成長、德日經濟低迷及新興市場面臨危險等三個因素,可能使2015年全球經濟再度出現動盪。

當前世界經濟情勢有許多與1990年末期亞洲金融危機時相似之處,可能使2015年全球經濟再度出現動盪。(圖:法新社)
與1990年末期狀況雷同
根據《經濟學人》指出,俄羅斯金融危機,國際油價重挫,美元強勢,矽谷投資熱潮,美國經濟走強,德、日經濟疲軟,新興市場貨幣貶值等現象,都與1990年代末期的狀況高度雷同。
其中有三項相同之處最為堪憂。
第一,美國經濟成長正在加速,但幾乎所有其他地區卻在減緩。《經濟學人》預測,2015年美國經濟將成長3%,日本及歐元區僅成長1.1%,中國可能降到7%上下。美國本身雖有就業快速增加、油價跌帶動消費支出,及企業投資上升等優勢,但油價下跌也可能使許多頁岩石油業者明年破產,而強勢美元與國外經濟疲軟將傷害美國出口。
第二,德、日兩國經濟展望低迷。德國成長率已經降至約1%,還承受投資不足、能源政策挫敗、政府堅持撙節支出的壓力。日本也重蹈1997年的錯誤,太早提高消費稅率而使經濟再陷衰退。
第三,新興市場面臨危險,尤其是俄羅斯,其他原料產國也相當脆弱,特別是非洲,部份國家的企業界也承受沈重的美元債務負擔。這次企業倒債或許不如當時嚴重,但仍將使投資人恐慌,並推動美元繼續升值。

 

 

中國出招 貪官外逃路愈來愈窄

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峰會前夕閉幕的APEC第26屆部長級會議,通過由東道主中國推動、並獲美國支持「北京反腐敗宣言」,送交各國領袖簽署,包括成立APEC反腐執法合作網路,在亞太協助追回被非法轉移境外的資產等。即將在澳洲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也將討論類似反腐敗協定。可以說,APEC已成中國海外追緝貪官的突破口,以後中國貪官外逃的路將愈來愈窄。

中國能在APEC取得追逃和追贓的突破,美國態度至為關鍵。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由於與中國無引渡條約,一向被中國逃亡海外的貪官視為「避罪天堂」,在外國一些地方甚至出現「貪官一條街」。中國逃亡到美的貪官究竟多少,從來沒有準確數字。不過官方「中國日報」曾援引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說,美國已成「中國逃犯逍遙法外的頭號目的地」。更有報導指中國已向美國開出要求遣返的1000名貪官名單。

一些中國人也把加拿大視作「貪官樂園」。「華爾街日報」指出,無論合法或非法,中國人喜歡把財產存放加拿大,有時甚至帶著一箱箱現金到加拿大。澳洲警方最近已和中國達成協議,協助緝捕貪官,近期將查封沒收七名被中方通緝的貪官,涉案金額達10億美元。北京粗略估計,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約有1萬6000至1萬8000名腐敗官員及國營企業雇員出逃或失蹤,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美國過去對中方追緝外逃貪官的要求一直敷衍了事,北京對此頗有微詞。但出席北京APEC會議的美國國務卿柯瑞明確表示,美方願與中方開展追逃和追贓相關領域的執法合作,只要證據確鑿,美國絕不會成為貪腐分子的避難所。

美國態度出現180度大轉彎,主要有兩方面考量:一,美國今年7月1日生效、旨在追查美國居民海外逃稅的「外國帳戶稅收遵從法」(FATCA,肥咖條款) 需要中國的積極配合,美國協助中國追逃,可謂投桃報李;二,中國向美國提出涉及中國貪官被沒收海外資產的最後處置,可按比例分享的建議,讓美國有利可圖。據中國媒體披露,美國具體分享比例為:「重大協助」分享,可得五至八成,「較大協助」分享,可得四至五成;「提供便利」分享,可得四成以下,「利潤」頗豐。

儘管分享比例披露後,在中國輿論掀起軒然大波,當局被批評為抓貪官,把人民血汗錢拱手讓給美、加、澳等國家。然而現實情況是,中國如不採取「讓利」步驟,就難以換取這些國家全力配合,逃亡海外的貪官可能永遠逍遙法外,繼續享受榮華富貴。因此,北京出此下策,與其說是「懲前」(追逃),毋寧說是「毖後」,斷絕其他貪官出逃的邪念。

中國過去在海外追逃追贓多年,收效甚微,有其苦衷:一是貪官狡兔三窟,一人多本護照,他們躲藏在哪裡很難搞清楚;二是非法錢財經洗錢後,使調查取證不易;三是法律差異,國際通行死刑犯、政治犯不引渡原則等,都給引渡作業帶來困難,貪官若向所在國提供機密文件,換取政治庇護,則所在國難以拒絕;四是程序運作上,中國須向國外提供足夠罪證,證明請求引渡的犯罪嫌疑人職務或經濟犯罪事實,才能向外國提起訴訟,並要求引渡。

APEC峰會簽署「北京反腐敗宣言」後,中國貪官們的外逃「後路」將愈來愈窄。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等國參與宣言簽署釋放重要信號,即整個亞太地區將攜手反腐敗、反賄賂,並制訂具體措施,讓海外的「反腐盲點」豁然開朗。過去中國部分外逃貪官喜歡選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和一些太平洋島國作為出逃第一站,獲取假身分後再以那裡為「跳板」前往美、澳、加和西歐等與中國未簽訂引渡條約的第三國,如今「反腐宣言」一旦落實,「跳板」可能因此成「斷崖」。

 

 

美國股市頻創新高 為何多數人財富未增?

2014年即將抵達終點線,投資人可能感到這場競賽表現不錯。至少表面成績如此。

根據MarketWatch分析報導,今年至周一為止,S&P 500上漲了12%,道瓊收高近8%,Nasdaq報酬率約達14%。

若評估過去二年的漲勢,績效應更加顯眼。至於過去五年,S&P 500大漲了87%,道瓊亦上漲73%,Nasdaq漲幅更達115%。

美國股市投資人的表現,勝過了新興市場,匯市,商品市場與債券市場的投資人。2014年加入了贏家行列,美股投資人少有輾轉難眠的困擾。

然而,近一年來,卻有越來越少的美國人投資股市,具體而言,不足半數。直接持有股票的美國人僅佔16%,創1960年代初期以來低點。

這意味許多美國人的財富被綁在房屋,汽車等資產上。

美國聯準會(Fed)近來的數據讓人鼓舞。第二季結束,家庭財富達81.5兆美元,創新高。這較2009年一季大衰退的谷底,大增了46.5%。這財富的增加係反應持股的增加(主要在401K或退休基金)與房價上漲。

但根據Fed資料顯示,儘管大多美國人因這些趨勢而獲利,但財富真正的增加,多集中於富人。例如,股市上漲的財富,主要流向了前10%的家庭中。

所以最終,中間家庭的淨財富(最富與最貧的中間,非平均財富)實際僅有81200美元,較2010年還下降了2%。今年家庭債務每季均上升約2.3%至3.4%之間,創2007年以來最高。

根據Nerdwallet.com公司統計,包含信用卡,房貸與學生貸款,美國家庭目前的平均債務為203067美元。

這顯示大多美國人財富陷入了停滯。儘管就業成長良好,勞工力參與率仍僅62.8%,創1978年以來低點。過去12個月,薪資成長2.1%,但僅小幅高於1.7%的通貨膨脹率。其財富增加效果細微。

大多美國人並未因股市上漲而獲利,其故為何?在2008至09年的跌勢之後,他們並未返回股市。

 

 

強勢美元有利於美國核心競爭力

1406041111082483--ss1

綜合來看,強勢美元更符合美國利益,當然強勢美元不代表美元匯率一定要多高
2014年5~11月,美元指數累計升值已超10%,市場一致預期美元進入了升值週期。 經濟學的基本知識告訴我們,一國貨幣走強會增加本國進口、抑制出口,降低本國產品競爭力,拖累本國經濟增長。 那麼,在美元已經確定進入升值週期的情況下,是否可以簡單推斷出美元升值對美國經濟復甦不利呢? 美國為什麼不對匯率進行干預? 在歷史上美國不止一次干預過美元匯率。
美元升值週期往往美國經濟強勁美元走強或許一定程度上會惡化美國的經常項目赤字,但美元強弱對美國經濟金融的綜合影響遠遠不是那麼簡單,美元和美元匯率也遠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問題,還涉及到國際關係、地緣政治等方方面面。 從更寬泛的角度來講,正如美國前財政部長羅伯特·魯賓(RobertRubin)所言:“強勢美元政策符合美國的利益。”
進入牙買加體系之後,美元走勢呈現出五個清晰的貶值和升值週期:(1)1972~1980年貶值週期:美元氾濫,金本位瓦解,美國經濟陷入滯脹;(2)1980~1985年升值週期:高利率帶美國走出滯脹,美元大幅升值帶來拉美債務危機;(3)1985~1995年貶值週期:廣場協議帶動美元走向貶值;(4)1995~2002年升值週期:發生互聯網經濟、亞洲金融危機,資本大量流入美國;(5)2002~2011年貶值週期:互聯網泡沫破裂,新興市場高增長。
我們可以看到,美元升值週期往往都是美國經濟改善或者表現更好的時期,相反,在美元貶值週期,美國經濟表現基本並不令人滿意。 在1980~1985年美元升值週期,時任美聯儲主席的保羅·沃克爾,連續提高聯邦基金利率,一度達到20%。 高利率政策下,美國貨幣供應量增速開始大幅下滑,投資者信心恢復,裡根政府也實施大規模減稅政策以刺激經濟,並推動製造業向高端發展,最終美國經濟走出滯脹,恢復活力。
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美國網絡科技時代來臨,由此帶來的互聯網繁榮成為新的增長動力,美國迎來黃金時期​​。 在該時期,克林頓總統大幅減赤使得財政轉為盈餘,美聯儲進入漫長加息過程,網絡科技發展推動經濟走強,美國資產吸引力大增,資本大量流向美國,引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 當然,不能說美元升值使得美國經濟走強,但是美元走強意味著美國經濟表現良好或相對外部世界更好、財政改善,意味著美國的整體實力的相對走強。
弱勢美元對美國經濟的作用值得商榷單從貿易角度來講,疲軟的美元確實能對促進出口、抑制進口起到一定作用,這一點毋庸置疑,但綜合來看弱勢美元對美國經濟的作用值得商榷。
首先,美元貶值並不一定能在多大程度上促進美國出口。 2000~2012年間,美國累計原油和汽油產品的貿易逆差為2.87萬億美元,占同期貿易赤字的40.5%,到2013年,這一比例更是高達51%。 對石油的需求相當缺乏彈性,不會因為價格的變化而產生太大的變動。 美元與石油價格通常是相反的,美元疲軟往往意味著能源價格上升,在需求缺乏彈性的情況下,能源逆差就會惡化。 美國出口和進口的商品的結構有很大差別。 出口商品中資本品佔比達33.8%,進口商品中資本品只佔24.5%;出口商品中高科技產品佔20.2%,而在進口商品中佔17.7%。 美國進口更多的是對價格敏感的消費品,而出口更多的是對價格不那麼敏感的資本品和高科技產品。 這種出口產品結構特徵決定了美國商品的需求更多取決於貿易夥伴的收入水平而非美元的價值。
其次,貿易赤字對美國並沒有那麼重要,美國抓住不放,更多是為了政治目的。 淨出口對美國經濟的貢獻並不大,相對私人部門投資和消費來說要小得多。 美元升值降低了進口品的價格,會抑制美國消費價格上升,這有利於提高居民的財富,進而增加本土需求和消費支出。 經常賬戶收支水平不是衡量美國經濟實力的好指標,因為事實上這顯示了這個國家如此富裕和具有特殊地位,可以長期保持巨額赤字而不發生問題。 美國的跨國公司通過開設海外子公司來進行國際競爭。
從金融角度來看,過分關注貿易逆差實際上是誇大了貿易流的重要性,而忽視了當今世界中起到更重要作用的資本流。2013年外匯市場的日交易量達到5.3萬億美元,而2013年全球貿易總額也不過37.66萬億美元。 美國的核心競爭力在於其金融服務能力和跨國公司的投資能力,而不是出口的競爭能力,儘管美國出口能力並不弱。
由於美國擁有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債市場,其深度、廣度、流動性都是無可比擬的,這使得中、日、石油輸出國以及全球尋求避險的資本流向美國國債市場避險,美國的利率因此被壓低,而美國跨國公司又反過來在全球開展投資,跨國公司投資收益率遠遠高於美國國債收益率,這使得美國成為了全球銀行。
這樣有利於美國的循環在美元走向弱勢的情況下是會被破壞的,如果美元貶值,外國投資者必然要求更高的收益率來補償可能出現的匯率損失,這對美國巨額債務利息也不利,也對當前美國退出QE和加息不利。
疲軟的美元讓美國跨國公司所擅長的全球投資的美元成本實際上變得更加昂貴。 當前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的跨國公司改變原來的競爭模式,開始通過直接投資在各地參與市場競爭,強勢美元使得美國跨國公司的投資成本更加低廉。 如果為了促進出口而認為應使美元貶值,實際上是在傷害美國的核心競爭力。
強勢美元對美國有利強美元對美國之利,絕對大於丟失的一點出口份額。
1995~2001年,克林頓執政後期,美國轉向實施強勢美元政策,這一時期美元地位大幅回升。 1992年,各國央行的外匯儲備僅有46%是美元,而在2000年,這一比例上升到了70%。
1995年,克林頓政府對美國的對內對外政策進行了一輪較為全面的反思與評估。 這期間,一個關鍵人物魯賓被任命為財政部長。 魯賓曾擔任過高盛的總裁,有著華爾街式的思維。 魯賓的觀點可以濃縮為一句話:強勢美元政策符合美國的利益。
他憑藉財長權利和個人魅力,成功推動美國轉向強勢美元政策。 強勢美元政策的核心內容是運用貨幣政策工具遏止美元的頹勢,容許美元匯率的適度高估,解決美國經濟中面臨的問題,促進美國經濟增長。 通過強勢美元政策,美國成功鞏固了美元的國際地位。
強勢美元政策也是美國國內利益集團博弈的一個結果。 製造業和農業偏好弱勢美元,而服務業和金融業偏好強勢美元。製造業和農業往往對應的是貨物貿易的出口競爭力,而服務和金融業則代表著美國最有優勢的產業。
從總體來看,淨出口對美國經濟的貢獻並不大,遠小於私人投資對美國經濟的作用,並且貶值實際上增加了商品進口的成本,並不能削減多少貿易赤字。 相反,會抑制消費。 通過強勢美元政策,美國可以吸引全世界的剩餘資金流入美國,從而促進美國投資。 強勢美元可以保證為了配合促進投資戰略而採取寬鬆的貨幣措施不帶來高通脹。 通過強勢美元政策吸引外資流入,降低銀行利率,刺激消費和投資,利用快速發展的證券市場,引導資金流向高新產業,鼓勵企業重組和調整,增強在全球的競爭力,以此來支持美元的強勢地位,從而形成一個正反饋的良性循環。
“強勢美元”當然不是簡單意義上的匯率強勢,而是維持美元在國際結算、國際資本市場以及各國外匯儲備中的絕對主導強勢,這才是“強勢美元”的真正含義。
強勢貨幣的含義為具有較高的國際儲備地位、處於國際匯兌中心、在國際貿易和金融交易中佔據主要計價結算位置的貨幣。 布雷頓森林體係後,美元與黃金脫鉤,轉而與石油與國際大宗商品相捆綁,特別是石油,只要需要石油買賣,就需要儲備美元,因為石油是用美元計價的。 作為國際儲備、記價、結算貨幣的發行國,美國一直是國際資本的最後安全陣地,這是支撐強勢美元的重要因素。
長期來看,美元作為美國國力的集中表現,實際上反映了美國與其他國家經濟實力的此消彼長,以及美國各個領域一系列政策變化帶來的美國與世界其他國家力量對比的變化。
美元強弱還是美國外部世界的穩定程度的反向指標。 當前支撐美元走強的是美國經濟復甦良好、美國財政的整固、世界其他地區的相對衰落。 在美元貶值週期,美元的地位都受到極大傷害,美國所得市場份額並沒有增加,所以,美國是不會自廢武功來促使美元貶值的。
總之,綜合來看,強勢美元更符合美國利益,當然強勢美元不代表美元匯率一定要多高,美國當然希望美元匯率較低的情況下美元地位能不斷鞏固增強,但這是矛盾的。 強勢美元政策的發起人魯賓在任財長期間,從未就代表美元強勢或弱勢的具體價位做出暗示,“強勢美元政策”的內容從來未被明確定義,具體的實施手段和工具也沒有。 自魯賓之後,薩默斯、奧尼爾、斯諾乃至蓋特納等,沒有任何一位美國財長願意而且能夠提供一個前後連貫的解釋。 美國政府通常在美元出現貶值而令市場懷疑時,拋出“強勢美元政策”,以此向公眾表明政府態度,增強人們對美元的信心,但實際上並未採取實際的手段。 但不論如何,從美國政府官員的表態中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基本信息,美元走強並不會傷害美國。

 

 

南亞海嘯10週年

528035

震驚全球的南亞大海嘯自2004年發生至今,即將滿10年,仍令人記憶猶新,這場世紀災難超過30萬人罹難。而一名當時在沙灘上的8歲的小女童,卻因為小象「寧農」機警預感天災的能力,帶她提早離開海灘奇蹟逃過劫難。

2004年12月26日印尼外海發生的強震引發大海嘯,由於適逢聖誕節假期,泰國的熱門景點普吉島海灘上充滿的度假人潮,突如其來的巨大海嘯,讓許多人就此葬身海中。海嘯當天,8歲小女孩安柏一如往常前往海灘與「寧農」玩耍,海灘上的遊客全然不知自己即將身陷險境,而大象「寧農」卻早已極度不安,硬拖著安柏和訓象師往內陸走。

大象無疑是數一數二聰明的動物,牠們有相當複雜的社交與情緒生活,而且能夠建立長久的情誼。地震和海嘯會產生人耳聽不見的超低頻音,野生大象溝通最重要的方式是透過可以遠傳的超低頻預知危險。科學家表示:「不確定大象如何理解比海嘯早傳到的超低頻音,它可能只是很巨大的怪聲,而動物的天生本能就是先跑為快!」

海嘯發生後泰國證實有5千多人罹難,要是安柏待在海灘,幾乎就難逃一死,是大象寧農帶著安柏戲劇性地逃過劫難。回憶起海嘯發生時尋找安柏的情境,安柏的媽媽說:「我差點以為會失去她。」歷劫歸來後,安柏現在是大象信託基金會的大使,她說:「我愛大象,現在大象是我最喜歡的動物,是寧農救了我一命。」內向的她意外地和4歲的大象寧農成為好朋友。
印尼夫婦繼與女重逢 再找回海嘯失散兒子

印尼一對夫婦在十年前的南亞大海嘯中和一雙年幼子女失散,繼早前尋回女兒後,近日再奇迹找回失蹤的兒子,終於可以一家團聚。

  居於亞齊省的夫婦朗卡庫蒂和賈馬利亞,於本周一和失散十年的兒子阿里夫重逢。阿里夫現年十七歲,○四年南亞大海嘯時只有七歲,偕同四歲的妹妹詹娜,跟父母失散。

兩兄妹當年靠抓着一塊木板逃命,被巨浪沖至巴尼亞群島附近,被漁民救起。之後詹娜獲一個家庭收養,住在距離家鄉只有一百二十公里的布蘭格皮迪。阿里夫就下落不明。

今年六月,詹娜的舅父在街上發現一名十四歲的女孩長得跟失蹤的外甥女很相似,最終令詹娜和父母團聚。

至於阿里夫得以尋獲,全靠一對在帕亞孔布開網吧的夫婦發現一名少年在店外露宿街頭,其後得悉他無家可歸,在街頭露宿多年。夫婦見他可憐,便收留他。他們後來在電視上看到阿里夫童年的照片,於是通知其親生父母。

海嘯失蹤十年女童與家人團聚

2004年南亞海嘯被沖走的印尼女童贊娜,十年後終於回到亞齊省同家人團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