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世界大象日特輯

由於非洲象和亞洲象面對被屠殺的問題日益嚴重,因此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於2012年8月12日成立“世界大象日”,重點是呼籲人們關注身處迫切困境的非洲象和亞洲象。
《我的大象孤兒院》用小說式的敘述手法,道來大象孤兒院的故事,讓讀者看到作者對非洲大地和野生動物共同的深愛,生命交織的愛情故事。
強壯的大象,平均擁有60年至70年的壽命,然而,為獲取像牙謀取暴利而無情殺戮的盜獵行為,讓大象面臨滅絕的危機。讓人充滿憧憬和美麗想像的非洲,象群的消失速度和走私猖獗,已達難以置信的驚人地步。
生於斯長於斯的肯尼亞作家、保育人士兼野生動物飼育專家達芙妮,與丈夫為拯救大象和野生動物不遺餘力,並創辦了世上第二所“大象孤兒院”,為非洲野生動物奉獻愛與生命。
人性貪婪《我的大象孤兒院》(Love,Lifeand Elephants:An AfricanLove Story)沒有大量的數據、調查和一板一眼的科學式論述,而是採用小說式的敘述手法,娓娓道來大象孤兒院的故事,自己和第二任丈夫———察佛國家公園傳奇園長大衛謝德里克,因對非洲大地和野生動物共同的深愛,生命交織的愛情故事。
讀來像是達芙妮在肯尼亞創辦大象孤兒院的自傳及其愛情故事,真正核心其實是有關大像這馴良的龐然大物,因其長牙而無辜承受著人類的殘酷殺戮。人性貪婪,大象何辜?兩人攜手對抗盜獵、走私和復育野生動物的經歷,展現了人性中的大愛。雖然力量微薄,象群消失和復育的速度完全不成正比,但只要能拯救一隻大象孤兒,就能保育一條寶貴生命,為大自然保留生態平衡的命脈。
只有兩所大象孤兒院
國際組織數十年來積極保育,但大象的數目依然持續減少,陸續滅絕。世界很大,迄今卻只有兩所專門收容陷阱重傷、無家可歸、脫離群體迷途、因戰火負傷、患病及失怙幼象的“孤兒院”,第一所是斯里蘭卡野生動物局於1975年所創辦,另一所就是達芙妮在1977年創辦的肯尼亞大象孤兒院。
儘管管理和復育方式有所不同,但兩所孤兒院的目的都在於挽救瀕危的象群滅絕。創立30多年來,斯里蘭卡大象孤兒院收養了近百頭大象,而達芙​​妮也已養育了150頭孤兒小象和其他野生動物,讓它們重回大自然的懷抱。
每隻大象故事讓人心疼
在大衛和達芙妮哲學思維里,人類自以為是萬物之靈,實際上野生動物在許多方面比人類更錯綜複雜,經過千萬年的物競天擇,適應環境的能力遠超人類。經過兩人細心复育的大象和野生動物,都非常親近人,甚至產生跨物種的家族情感。達芙妮所描述的野生動物,不止感性,而且感知,多次救了夫妻,而每一隻大象的故事,更是讓人心疼。
人與人之間的了解,靠的是時間,人與動物之間,更是如此。在達芙妮和大衛長期的觀察和相處過程,親眼見證大象除了馴良個性,還有動人的靈性和細膩情感。年屆60歲的主角大象艾麗諾,有一天竟然沖向一位出現在孤兒院的陌生人,用象鼻熱情地磨蹭“打招呼”,經交流後才知對方在艾麗諾5歲時曾經照顧過“她”。
大像是母系社會,達芙妮在書中描述母像的母性之偉大和可愛,人類的世界有血緣之分,大象的世界卻是一視同仁。母像會幫忙照顧孤兒小象,當一些幼象活不成時,這些“養母”或“保姆”就像失去親生孩子一樣,駐守在墓前,哀傷不已。
以文明方式對待動物
大像是地球上極​​為古老的動物,憑靠驚人的記憶力,在自己的領土上往返遷徙,但在非法盜獵和走私活動猖獗的時代,難以隱蔽自己的大象,也注定了悲情和危機。野生動物保育組織按照目前象群消失的速度保守估計,非洲僅存的60萬頭大象,將在15年內滅絕!
非法盜獵和象牙交易,是大象慘死的主要原因,而人類的貪婪,則是這場浩劫的禍首。沒有交易就沒有傷害,沒有需求就沒有殺戮,但人們依然迷信於象牙神藥的傳說和辟邪的荒唐,更迷信於象牙的“裝飾美”,讓大自然的萬物生命,成為商業利益和迷信慾望的犧牲品!
盜獵和走私象牙猖獗
曾經,亞洲是非法盜獵大象最嚴重的區域,如今,非洲象群消失的速度,成為國際組織倍感憂慮的焦點。貧窮、疏於管理和象牙交易,是導致盜獵和走私象牙猖獗的3大元兇。
儘管在國際組織的努力下,世人對大象的生存危機略有所知,保育意識也稍微提高,但人類與大象之間的衝突依然沒有減少。曾是斯里蘭卡民族圖騰的大象,在16世後遭殖民者屠殺,到20世紀僅剩3000只;在非洲肯尼亞,大像被譽為國寶“五大動物”之一,然而每年卻有超過100頭大象死於盜獵、過度放牧和乾旱。
一份1979年的調查報告顯示,當時整個非洲的大象約有130萬頭,到2010年減少到只剩大約47萬頭,30年內減少超過60%!亞洲野象境況更加危險,全球種群僅剩不到4萬頭,中國野生亞洲象種群數量不到300頭!亞洲區域人口大量增長,象群棲息地被開發成種植區,象群被迫以莊稼為生,導致人像衝突加劇。
《瀕危野生動物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秘書處報告顯示,2013年整個非洲大陸共有超過2萬頭大象遭獵殺;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發表聲明指出,2011年是自1989年象牙交易被禁以來,緝獲最多走私象牙的一年,全年共查獲23噸象牙,代表有2500頭大像被獵殺;到了2013年在非洲所緝獲的走私象牙數量首次超越亞洲,其中80%是來自肯尼亞、坦桑尼亞和烏干達!
非洲五分之一大象滅絕
每一年,地球上有超過2萬頭大象死於非法獵殺,平均每天96頭大象死於非命,即每15分鐘就有一頭大象慘死。按照目前的盜獵速度,科學家估計不出10年,象群最多的非洲,有五分之一的大象將滅絕,原本能夠存活60年至70年的大象,如今卻經受著15分鐘的生命倒數。中非的最新數據顯示,2002年至2013年間,65%的叢林像被殺害,每年有9%的叢林象遭盜獵,從2002年至2011年,短短10年間減少了62%!
相比亞洲以像牙為藥和辟邪的迷信傳統,非洲的盜獵和象牙貿易更為血腥和黑暗,殘酷殺害大象獲取像牙,僅為了製成配飾、雕件、塑像等工藝品和紀念品。
印度聖雄甘地說過———國家的偉大和道德進步的程度,可以藉用人們對待動物的方式來衡量。今日人類對待動物的心態,足以揭破虛假的表面文明。

 

 

中國成象牙消費大國消費者間接殺死大象

解焱:非洲象從80年代的130萬頭,現在下降40到60萬頭,而且這20年也是我們人類一直在和偷獵大象非法活動做鬥爭的幾十年。曾經有的地方大像出現種群數量上升的局面,因為有了大量的保護才能維持40到60萬頭,因為這樣的工作在非洲仍然在繼續進行。絕大部分國家的象牙都是在列在CITES公約裡面的,就是《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在國際層面管理任何受到人類活動、或者人類貿易而對這些物種生存形成威脅的公約。這些物種貿易受到公約的管制。

主持人曹維:只要列入到這個公約裡面就不允許買賣。

解焱:因為有些國家的大象得到保護數量上升了,目前為止有四個國家——博茨瓦納,納米比亞,南非和津巴布韋,每年可以允許有一定數量的象牙出口到其他國家,對這些象牙是有非常嚴格的管理,比如說進入到中國的,2009年有60噸。這個像牙不允許再出口,只允許在國內範圍內銷售,而且是有許可證,沒有許可證是不允許購買和出售的。亞洲象狀況更糟糕,現在全世界亞洲像只有3到5萬頭,咱們國家只有250頭左右,所以亞洲象的危機狀況比非洲像要嚴重得多。

主持人曹維:更不容樂觀,您剛才說完以後,我稍微再解釋一下,有保護的條件下,這個物種損失已經超過50%,從100萬到50萬,我看過一個資料,當時泰國騎著像打仗,光泰國有三萬頭,據說現在泰國自身的野生像不超過一萬頭。

國人出國旅遊買回象牙屬違法三年來涉案金額過億

葛芮:國際間象牙貿易是禁止的,但是經常有很多的人,比如說遊客出去旅遊的時候,在非洲或者在亞洲的國家,當地市場上會有像牙製品出售,但是很多遊客並不知道這個象牙不能買,他在當地買了以後帶回國是違法的。所以經常有人這樣買了,那麼首都機場海關旅檢處自2008年以來的三年之中,查出瀕危野生動物案件由658 起,其中像牙案件就有603起,查獲原牙及製品2200餘公斤。

主持人曹維:如果按照國內正常的許可證下來,基本上一克在50塊錢,一公斤是在五萬,如果是2200公斤很了不得。而且象牙非法貿易被查獲的實際上只有整個發生貿易量的不到10%。

葛芮:對所有的違禁品來說,海關能查到一般只是總貿易量10%左右。而且海關查獲的只是一些旅遊者可能是不知道的情況下,他誤帶入過境的,但是還有就像您剛才說的利潤如此之大情況下很多人鋌而走險,大批的違法從非洲或者從亞洲進口象牙。就這個月,2011年4月份,就有兩起大的大宗象牙走私案件被查獲。一個是4月1號在泰國的野生動物保護機構查獲的一起象牙案件一共有247根原牙。還有一起是今年4月17號在廣西的南寧一條公路上警察查出707根象牙,從圖片上看那個像牙很小,據說每一根牙長度最長的好像達到1.8米。象牙貿易對象的存活起到極大的威脅。

解焱:對於中國大部分人來講還是沒有意識到他從國外帶進來任何象牙製品都是違法的。我有一次和一個朋友到老撾,他就特別高興地告訴我,我買了一個像牙,我告訴他這是違法的。有的種群可能在國內購買是合法的,但是你帶出國是違法的。在中國有許可證的象牙可以買,但是你要把這個帶到其他國家去就是違法。作為中國人去非洲,去任何一個國家,你買任何象牙製品,即使他有許可證,你也不許帶入境,這種意識他是不知道的。另外可能有很多人覺得僥倖的心理,我隨身帶一個,或者我過來不容易被查到。但現在實際上查貨象牙的技術是越來越先進,我們去年的“衛士獎”獲得的單位深圳海關皇崗海關旅檢一處,在廣東那邊。為什麼我們給他們這麼一個獎,其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他們就是通過長期的實踐,用那個一般的檢查行李的那些機器,就能夠看出來什麼是像牙。因為像牙的密度和其他的物品密度差很多。象牙製品檢出率非常高。

主持人曹維:還是能查到的,對於普通老百姓沒有意識到他是在做違法的事情。

解焱:廣東海關說最近幾年查獲了很多像牙製品,很多人就是覺得我少帶一點回來,然後給家里人可以掙點錢。但是沒想到就那麼幾公斤象牙帶回來,坐監獄十年,父親因此去世了,媽媽也因此病了,弄得有點家敗人亡。作為他們參與這個過程,看到人家家裡這種狀況,他們也是呼籲讓大家不要做這種事情。因為幾公斤象牙判得很重的。

中國成為象牙製品消費大國消費者不知買象牙=殺死大象

解焱:象牙涉及面非常廣,幾乎一個人到任何一個國家,特別去了非洲特別有衝動,看見象牙製品,覺得真是一個特別好的東西,就想買回來。當然有的就是送禮,其實很少人說買來拿去賣的,很多當作禮品送給別人的。但是有很多這種狀況被查獲了之後被判刑。海關象牙查獲量逐年在上升,涉及人的數量很多。另外中國確實成為象牙製品消費的最大國,應該引起重視。

主持人曹維:“衛士獎”主要從執法角度做了很多的工作,葛老師在CITES公約去堅守、去限制象牙非法貿易,這一方面有什麼做法?

葛芮:CITES 公約就非法像牙貿易來說,在貿易鏈上有幾個很重要的點。一個是大象棲息點有人獵殺大象,還有過境的非法走私,還有市場上的需求,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我們基金會其實在這三方面都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大象棲息地的反盜獵,同時也配合海關或者邊防來查走私販賣象牙的活動。中國是像牙市場的一個消費大國,尤其現在經濟發達了,手裡面有錢的人很多了,可能有買來送禮拿得出手這種想法。我們基金會2007年的時候做過一次調查,調查的時候我們就問大家,你知不知道你買象牙是要殺死大象,你才能夠拿到像牙的。結果70%的人並不知道這個事實真相,同一個調查我們又問他,如果你知道了大象會死了,你才能能夠拿到像牙的話,你還會不會買象牙,又有80%人說不會再買象牙。所以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就設計了這個小象長牙的宣傳畫。這個宣傳海報在得到了很多的企業、宣傳的機構來給我們的支持。比如像德高中國給我們全國很多城市的地鐵它的廣告位置,給我們免費提供廣告的位置,包括淘寶網,我們拿著這個跟淘寶網去宣傳的時候。淘寶網主動禁了象牙貿易,不僅禁了象牙貿易,還禁了其他很多野生動物的貿易。同時也收到了很多公眾給我們,甚至包括曾經做工牙雕藝品的藝人給我們說,他都不知道這個道理,他不知道事實的真相。

蕭瑋:大象的眼睛“含情脈脈”“所有物種的天敵當中,都應該包括人”

蕭瑋:意外的機會,讓我跟象待了一個月,這個可能大家不那麼容易做到的,正是因為這個你才能了解像,它們太可愛了。它智慧,強大,而且寬容,它優秀的品質特別打動我。我了解了這些以後,就想把這些東西告訴像我一樣以前不知道的人們,我拍的時候並沒有想做紀錄片。

主持人曹維:大象什麼東西讓你感動?

蕭瑋:它的智慧,它有超強的記憶力,完全不是你看到的笨笨的那種樣子,而且它有強大的力量,它可以和你交流。如果仔細盯著大象的眼睛,一分鐘就會感覺不一樣。

主持人曹維:我看到大象裡面很多拍到眼睛的特寫,眼睛睫毛長長的,眼睛是綠色的,亞洲泰國珍貴的白像是紅色的,你當時用了一句話,你說含情脈脈,我們很難想像一個陸地上最大的哺乳動物,一隻象體重在一噸到五噸之間體重,眼睛看人是​​那樣的。因為我看的你拍的片子,你跟它最近的時候,它眼睛注視著你的時候心裡怎麼想的。

蕭瑋:我第一感覺是害怕,恐懼,如果一個孩子的話,不知道什麼是害怕,你不用教他去愛什麼東西,親近一個東西,但是我作為成年人對於這種氣勢非常害怕,但是到後來完全沒有了。我再一次跟一個朋友看到亞洲像一看見就撲上去,很親近的那種。我朋友說你行不行,我說來啊,他不敢。第一次就會有這種感覺。我覺得就很簡單,不過我面對的不是野象,是經過訓練的大象。

主持人曹維:你見過野象嗎?

蕭瑋:沒有。

主持人曹維:我原來有一個同學北師大中文系,當時參加一個活動,當時做實習,開著吉普真的到版納去看到野象,它們不僅聰明,而且可以聽到次聲,是人聽不到的那種聲音,而且自己可以發出這種聲波。再一個它的鼻子有極為靈敏的嗅覺,只要你稍微偏一點上風處馬上知道你在哪。可能它的生存環境一直在遭到破壞,人們一直在迫害它,防範意識很強。現在問題又回來了,就是野象的需求我們不管,我看到影片中大量的篇幅闡述的是人和象之間的關係,從拍到剪,到成片,因為我也做過導演,我知道從拍它和最後剪出來,我看待一個事物的感覺完全是不一樣的,我的意識會變化的。我特別想知道片子做完之後你是怎麼看待人和象之間的關係。

蕭瑋:我不否定人和動物之間有關係,我覺得人和動物共同作為地球上一員,大家共同面對惡劣的環境也好挑戰也好,但是一方面我們從這個關係開始產生情感以後,到後來我們利用這個關係變成另外的,它會有一個轉變的過程,就像你說的轉變,這個關係就改變了。我們利用它在做一些破壞它的,就是破壞它棲息地的影響,就像我們馴服馬和狗一樣,我們是一個合作的關係,可能最初馴服任何動物都是帶有強迫意願的,但是就看這個度在哪。我們互相協作了,產生了一個關係以後,如果這個關係之後就變成不是為我生存了,而是為了我得到了這麼一個利益,這個很關鍵。

主持人曹維:稍微在這兒放大一點,就是因為人的利益我們在利用像給自己挖掘墳墓。

蕭瑋:如果說非洲像還有迴旋的棲息地,可以使得它們的種群上升,但是對於亞洲象來說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它已經沒有能力在給它留的這麼點地方的情況下讓它種群上升,這是不可逆的過程。而且它種群如果上升的話馬上就面臨吃的問題,人像衝突就又來了,亞洲象牙貿易比非洲小很多,因為首先母像不長牙,公像也不是都長牙,棲息地種橡膠以後,越來越小的地兒,還在這些地方邊上種棕櫚果,等於給它開了個巧克力商店,其實對它來講就像是零食,非要在它們的棲​​息地種很多東西,它們能不過來吃嗎?亞洲像其實面臨的是這個問題。

主持人曹維:我很欣賞你片子中的一句話:所有物種的天敵當中,都應該包括人。看完這個片子,我覺得我作為人是一個恥辱,我是所有動物的天敵。

解焱:不應該叫天敵,天敵是自然循環中的自然捕食者,但是人類已經超出自己需要在獲取,所以不能叫天敵。

蕭瑋:可以叫敵人,在這些動物的所有敵人當中人是剝離開的,所有動物一出生就要面臨這個危險。
主持人曹維:到最後真的跟所有周邊動物一起生存,一起生活的這些動物逐漸成為很敵對的關係,這種敵對關係真的發生某一天可能發生地震、海嘯所有東西都完蛋了,自然環境被破壞倒霉的還是人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很多人還是短視。有需求就有殺戮,殺戮完了最後還是要滿足需求。但是確確實實有需求存在,象牙製品從古至今都是搶手的東西,以像牙作為原料,成就偉大的商業品。我們不說需求本身,您剛才說合法不合法的問題,我想問象牙製品它存在,這是一個事實,什麼樣的是合法的,什麼樣的是不合法的,我想問這個問題?

解焱:現在咱們國家正在實施對象牙許可證的製度,所以從法律的角度來講,你到商店裡面看到像牙,首先看看有沒有許可證,這一點是可以做到的。有許可證你再考慮說買不買,另外當然從我們的角度來說,即使有許可證,也建議不要去買,因為確實背後還有一些說不清楚的事情。現在也有一種現象,有一些非法販子說許可證沒關係,你想要我給你造。所以對於象牙,如果是從國外帶的話,那是絕對非法的,千萬不要在國外買任何象牙製品進來。在國內要真是太想買的話,一定要保證那個證真的是合法的證,然後才可以走正常的合法的渠道購買。

葛芮:因為現在有一些國家是允許非洲象牙的進口,包括中國和日本,在中國和日本的有合法像牙的貿易,一旦有了合法像牙的貿易,你說你怎麼知道哪一個是合法不合法的?我也不知道,沒有人知道,消費者也不知道。所以一旦有了合法貿易的話,就會給非法貿易帶來一種掩護,因為如果我要是從非洲走私帶進象牙了,那麼我完全可以賣到加工廠,那就變成我走私進來的時候,這個像牙是非法的象牙,但是如果我進了加工廠,加工出來的話,那麼這個加工廠如果是允許加工合法像牙的加工廠,那麼就變成了這個像牙,非法進來的象牙出來的時候就變成了合法的象牙。就像洗錢似的,其實就把這個帶著罪惡的血腥的象牙一洗就洗成了一個合法的象牙,這一點是是非常糟糕的。而且剛才提到亞洲象,其實象牙貿易對亞洲像也還是一種威脅,正是因為它只有公像有牙,母像沒有牙,變成只有公像被盜獵者作為盜獵的對象。所以比如在印度有的保護區既然有四頭成年公象,有四百頭成年母像,你想想這個種群怎麼能夠繁衍呢?

主持人曹維:剛才一個例子特別合適,洗錢,對於象牙貿易來說就是“洗牙”,不管是通過洗的過程把一個不合法的東西變成合法的東西,這兩者放在天平上是一樣的,對於消費者來說你用了,就是對自然最和諧的東西踢了一腳,打了一拳,然後說是合理的。

全球只中國與日本允許進口象牙中方理由:傳承象牙雕刻藝術

蕭瑋:比如說我作為普通人買回來象牙,但是我們國家可以允許象牙進口嗎?

解焱:通過CITES公約給了那個進口許可。

蕭瑋:這個是國家自己說了算嗎?我們國家開放了可以,也有國家不開放。

葛芮:中國和日本在CITES公約爭取了很長時間,CITES公約現在190個國家都是締約國家,要由締約國的大會上來通過,允不允許這兩個國家進口。但是只是進口的一批能夠在國內貿易,那麼其他的進口就即便你去南非的四個國家,你在四個國家你很可能購買到,或者是大批的,都不能合法地在國內貿易。

主持人曹維:CITES公約分成兩個附錄,附錄I列的所有物種都不允許進行貿易。然後進入附錄I可以限量或者限批次,剛才提到四個國家,津巴布韋,博茨瓦納是有一批庫存的,可以賣,經過整個CITES公約締約國家認可,有許可證的,在190多個國家中有多少國家可以進口?

葛芮:只有中國和日本。

蕭瑋:是出於錢考慮,因為他們窮,他們出口一些象牙,他們可以得到一些黃金也好美金也好,如果大像生活在一些發達國家,這是打一個比方,是不是全球可以禁止這個象牙,不通過這個來獲得國家的利益。

葛芮:要求象牙貿易的國家並不是非洲最貧困的國家,有很多最貧困的國家反而立場非常的堅定,包括肯尼亞,肯尼亞這是在80年代末的時候,肯尼亞的大像被盜獵的,象牙貿易非常的猖狂非洲向130萬頭降到4、50萬頭的時候,肯尼亞決定把所有庫存象牙一把火燒掉,肯尼亞總統把所有像牙燒掉,寧肯不要,也不要流入市場。其實這種態度就像咱們國家藏羚羊保護的時候,藏羚羊皮也被燒掉過,燒掉也是一種態度。即便藏羚羊能夠換來外匯,但是這個外匯對比我們國家自然資源、自然環境來說,並不值得。

蕭瑋:但是並不是所有國家都這麼認為。

葛芮:而且這四個國家不是最窮的國家。

主持人曹維:1999年英國相關機構做了調查,全球所有像牙總收入不到1%最後到了非洲,99%象牙貿易款沒有進入這些國家國庫,到哪了?

蕭瑋:加工企業或者工廠反而得到更多的利潤。我一直不明白,比如說日本,用那種章,名章,要用象牙製作,他們有這種傳統,其實沒有任何工藝在裡面,就是一個普通章。不管你這種傳統,現在什麼高科技材料搞不定,我不理解為什麼非要用象牙。象牙真不是必需品,一不能治病……

主持人曹維:象牙可以治病,它不是必需品,而且可以找到很多替代品,為什麼大家還有這麼多渴望要得到。這是為什麼?

葛芮:現在市場上賣的很多不是必需品,一定要用象牙做筷子和手鐲、項鍊嗎?這些東西都有很多的替代品。

主持人曹維:象牙最後只能拿來做奢侈品,其他能幹嘛,不能吃,不能喝。

解焱:就是一種地位的象徵,就顯示自己有錢有地位。

主持人曹維:貪婪不是最終的目的,炫耀可能是最終的目的。日本人最牛在歐洲掏出現金來LV,普拉達,我在巴黎春天最熱鬧的地方聽到人們都在講中國話,然後最熱鬧的地方大家掏出信用卡刷的全是LV的包,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只不過巴黎春天不賣象牙,我估計要賣象牙肯定非常熱鬧。討論到這個問題,就說到一個現實的問題,為什麼日本和中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兩個像牙進口國,今後這些象牙又做什麼。象牙對於我們普通老百姓,就跟其他奢侈品一樣,我們怎麼看?

解焱:其實這四個國家申請允許賣象牙,和他們的種群上升還是有關係。這幾個國家的象牙的種群達到了一定的量,CITES公約批准他們允許他們出口,那個是他們資源,而且是很寶貴的資源,對於日本來講為什麼進口?我不是特別了解。對於中國來講,我知道中國一個很重要的考慮,中國的傳統象牙雕刻藝術是一個已經傳承了很多很多年,而且很多的象牙走私到中國,它雕刻了之後,再賣出去。中國的象牙雕刻藝術可以說這種手藝,中國想保存下來,這個是CITES公約辦公室向秘書處提出申請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理由。希望把象牙的雕刻藝術傳承下來。主持人曹維:也是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

解焱:對,相當於非物質文化遺產,當然其中也存在你在管理合法像牙的時候出現非法像牙。另外最近幾年,中國特別是去非洲的中國人,帶回象牙回來的量實在太大,這個量對目前全世界大象的生存是構成了威脅的。最近幾年,通過CITES公約保護幾十年之後,大像數量在上升。但是最近幾年發現大像數量在下降,是不是直接能夠把它和合法允許有一些象牙聯繫起來,但是確實跟中國人到國外購買大象製品有關。
主持人曹維:我們怎麼來影響世界,中國影響世界可能是儒家思想最好的東西,如果說你的觸角伸出去,把人家東西拿來,整個作為種群在世界上。因為我知道原來象所屬的長鼻目下有五個科,現在只剩下一個科,兩個屬兩個種了。

解焱:中國應該加強一些自己人員在國外無論是從事什麼行業,不僅僅是像牙問題,包括森林砍伐,包括修水壩,在國外吃野生動物。在航空公司把中國遊客送到非洲那個地方前應該更多做一些宣傳,出國之前就知道到非洲不要去買象牙。

主持人曹維:葛老師手裡拿到的東西給大家做一個展示。

葛芮:這個就是針對這個活動,為了向中國旅非的遊客或者是工作人員做介紹,介紹非洲的,其實這個東西是一個護照夾,可以把你的護照放在裡面,同時打開也是一個介紹非洲的野生物種,另外還有一些內容告訴大家一定要三思而購買,買了吃、買了用不僅破壞非洲自然環境,同時也犯了法,最後還得自己坐牢,給自己家裡帶來很大的不幸。同時後面介紹了中國駐非很多國家大使館的信息,遊客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去找駐非洲的大使館聯繫。這個活動我們第一次開始做的時候是和肯尼亞大使館一起做的,所以去肯尼亞旅遊的人,到大使館辦簽證的時候都會拿到一個這個的護照夾。但是我們希望和國家旅遊局以及更多的大使館,甚至如果商業部要是有這種渠道,因為很多的中國的企業到非洲去工作的話,商業部肯定會和他們有定期的聯繫,我們也希望能更多的渠道把這個發送到大家手中。

主持人曹維:希望今天節目被更多人看到,甚至有我們國家官員,有旅遊口或者商務口的官員,希望看到的時候和我們聯繫,把這個東西一起推出,來保護我們大象和保護我們自然環境。咱們時間差不多了,兩位老師是做野生動物保護的專家,蕭瑋現在算是公益大使,也是野生動物愛心大使。在節目快結束的時候,三位是不是給我們網友每個人說兩句心裡話,包括交心的話。

解焱:其實人對野生動物都是很熱愛的,所以你看到像牙,看到貝殼,你看到一些動物的角,你都很喜歡。那是人的一種天性,自然的一部分。但是因為你的這種喜歡而大量消費這些生物,給這些生物的生存造成破壞,那就不是作為一個人應該做的事情。所以我還是建議說我們應該熱愛生命,但是應該讓生命在它們自己的家園當中生存。

葛芮:因為大家剛才聽了以後,也知道大像是家族一起生活的,如果你考慮一下,你愛生命的話,你愛動物的話,你考慮一下小象,媽媽被殺了以後,這隻小像還有沒有機會成活?媽媽為什麼被殺呢?就是因為很多的時候是因為像牙貿易被殺。所以我非常贊成解焱老師剛才說的,大家一定要記住,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如果我們大家都能夠做到不吃、不用、不買、不帶野生動物製品,這個世界將會更加和諧美好,給我們大家都會帶來很大的平安和利益。

蕭瑋:我希望大家關注野生動物“衛士獎”,謝謝大家。

http://gongyi.sohu.com/20110421/n306208131.shtml

 

北京的大象墓場:中國是怎樣繼續驅動全球象牙市場的

有著亮眼窗戶和木製外飾的天雅古玩城是中國現代手工藝的一座神廟,裡面雖然​​只是一般像時裝銷售的攤位,但商販們所賣的玉,翡翠和珊瑚使它對於一個市場來說更像一個博物館。但它真正吸引顧客光臨的恰恰是它最具有爭議的一點——象牙。

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並對象牙有著極大的需求,因此,在查爾斯王儲和劍橋公爵(即威廉王子,譯者註)於週三在倫敦所舉行的關於打擊野生動物偷獵與走私的高層峰會上,轉變中國對象牙的態度將成為最為重要的目標之一。

傅君君(音)父親的象牙店在11樓,她也在那里工作。她斷言,轉變中國對象牙的態度絕非易事。儘管中國官方近期剛剛銷毀了六噸象牙,她說:“象牙價格持續走高,而政府下決心銷毀象牙存貨事實上對我們是有幫助的。小商舖現在不好找到好的供貨商,而像我們這些大商行則幾乎沒有半點影響,價格也自然水漲船高。”

在中國,象牙銷售商只需在政府註冊,其像牙便是合法的,而其需求也持續旺盛。象牙本身作為一件增值品是原因之一,而另一原因則是風水認為,象牙可以“驅災辟邪”。

天雅市場內部一位銷售商認為:“送禮的文化使象牙市場不會衰落。”而另一位儘管承認至少近兩年來象牙價格一直上升,“但大家也都更有錢了”。

2008年,國際社會批准納米比亞,津巴布韋,南非與博茨瓦納等非洲四國向中國與日本出售其總價值為1500萬美元的象牙儲備,而該四國則採取行動控制因象牙而對野生大象進行的屠殺。從原則上說,中國當前所有合法的象牙都應來自這次貿易,而每根象牙都有一張卡片大小的原產地證書。但環保人士警告稱,該貿易系統夾雜著猖獗的徇私舞弊,非法像牙很容易以類似洗錢的方式變得合法。

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於2011年進行的調查發現,在北京,上海,福州和廣州的158家象牙銷售店和加工廠中有101存在無證經營或銷售走私象牙的行為。在北京最大的珍品市場潘家園,商販都聲稱沒有像牙出售;但當被問到是否願意購買一根非法像牙市,很多人表示出了興趣。

25歲的雕刻行業者徐松(音)說:“我在網上買過便宜的象牙,我沒法確定的說它們是不是走私的,但既然很便宜,我覺得應該是。”“也許允許象牙買賣留下的最大好處就是讓中國人相信,象牙不再是什麼會很容易使大象滅絕的商品了。”“我倒不覺得像牙供應是個問題,我們還沒怎麼考慮過這個。”

週一,中方宣布已經首次從肯尼亞引渡回一名中國象牙走私商,中國是在一次與美國及其他亞洲國家舉行的代號為眼鏡蛇二號的聯合行動中將其抓獲的。

而在北方,中國人同樣找到了在需求度上可與象牙匹敵的商品——猛獁象牙。在夏天,成百上千的猛獁象牙在西伯利亞被挖出,送到南方的中國,以供雕刻。 “猛獁象牙作為一種投資而言更為靈活,現在和象牙價格差不多。”天雅古玩城的一位商販介紹到,“猛獁象牙是可以帶出國的,只要有手續就行,所以對有些買家來說就很有吸引力。”

這看起來注定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役,象牙雕刻工廠的工人曾逐漸轉行到稀有木材和珠寶,而現在,這些工廠又紅火了起來。

在北京象牙雕刻廠,郭晨(音)說道:“我08年畢業的時候,這廠都20年不招人了雕刻象牙了,聯合國有禁令。但後來,它便又開始招工了。”

http://select.yeeyan.org/view/284068/397042

With its sleek glass and wood exterior, the Tianya Antiques City is a temple to modern Chinese craftsmanship. Inside the traders sell their wares from boutique stalls more like museums than markets – jade, emerald and coral.

But the real draw for visitors to the Beijing centre is also its most controversial one: ivory.

As a high-level summit to combat wildlife trafficking and poaching opens in London on Wednesday, hosted by Prince Charles and the Duke of Cambridge, shifting Chinese attitudes towards ivory will b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goals, given that it is the world’s most populous nation with a strong appetite for elephant tusk.

“The price of ivory keeps going up, and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destroy that ivory stockpile actually helped us," she said, referring to the recent crushing of six tons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he smaller stores now find it harder to get a good supply, but bigger stores like us have hardly felt any impact and it helped put the price up."

Ivory is legal in China provided it comes from a government-registered dealer, and there continues to be a significant demand – partly as an increasingly valuable commodity and partly because,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s of feng shui, ivory can “disperse misfortune and drive out evil spirits".

“It is the culture of gift-giving that keeps the market going," said one dealer inside the Tianya market, while another admitted that prices have risen for the past two years at least. “People are getting richer," he said.

In 2008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llowed four African countries – Namibia, Zimbabwe, South Africa and Botswana – to sell their stockpiles of ivory to Japan and China for a total of $15 million (£9 million) in a bid to control the slaughter of elephants in the wild for their tusks.

All of the ivory available in China is technically supposed to have come from that auction, and each carving carries its own credit card-sized certificate of provenance.

But environmentalists warn that there is rampant cheating in the system and that illegal ivory is easily laundered. A survey by IFAW in 2011 found that out of 158 shops and carving factories in Beijing, Shanghai, Fuzhou and Guangzhou, 101 were not licensed, or were selling smuggled ivory.

At Panjiayuan, Beijing’s biggest curio market, dealers said they had no elephant tusk on offer. But when asked if they wanted to buy an unlicensed piece of ivory, several asked to take a look.

“I have bought cheap ivory online," said Xu Song, a 25-year-old carver. “I cannot say whether they were smuggled or not, but they are cheap, so I suppose so.

“Perhaps the biggest legacy of the decision to allow ivory auctions is that it has convinced the Chinese that ivory is no longer a desperately endangered commodity.

“I do not think the supply of ivory is a problem. We have not really thought about it."

On Monday, China announced it had extradited a Chinese ivory smuggler back from Kenya for the first time, having caught him during a joint operation with the US and other Asian countries dubbed Cobra II.

On the upside, the Chinese have also discovered a new commodity that is now rivalling elephant ivory in desirability: woolly mammoth ivory. Each summer, hundreds of tusks are dug up from Siberia and sent south for carving.

“It is now almost the same price because it is much more flexible as an investment," said one dealer at Tianya. “You can take the mammoth ivory out of China, with the right papers, which makes it an attractive option for some buyers."

It looks set to be a long battle. Ivory carving factories that were gradually shifting their skills to precious woods or jewels are now hiring again.

“When I graduated in 2008, this factory had not recruited anyone to carve ivory for 20 years – because of the United Nations ban," said Guo Chen, at the Beijing Ivory Carving factory. “But then it began taking on staff again."

 

 

從中國新動作看銷毀象牙兩面性

新年伊始,中國在廣東首次公開銷毀六噸多執法查沒的象牙和象牙製品。中國當局希望以此「警示世人、教育公眾」,顯示中國打擊象牙非法貿易的決心。作為非法象牙最大的消費市場之一,中國此舉被稱作具有「里程碑」意義,受到國際間不少讚許。不過,BBC環境事務記者麥格拉斯說,有活動人士擔心,銷毀象牙也有可能起到「反作用」。

最近,中國也加入了公開銷毀收繳走私象牙的國家行列。在廣東東莞舉行的一次儀式上,六噸多象牙原料、飾品和工藝品被中國林業和海關部門的工作人員送進了粉碎機。

就在去年11月,美國也搞過一次類似活動,銷毀了大約五噸查獲的象牙。另外,肯尼亞、加蓬、菲律賓等國家也都曾經公開銷毀大批象牙。

如此高調表述對象牙交易的反對,初衷是為了遏止非法交易。

根據「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組織的調查,2012年,非法象牙交易導致多達22,000頭大象慘遭殺戮。

響亮信號

中國是非法象牙交易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也是目前最大的非法象牙產品終端消費市場。

難怪,「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組織的秘書長約翰·斯坎倫(John Scanlon)認為,中國公開銷毀象牙的意義更加重大。

他說,中國這是在向國內、國際間發出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中國堅決不容忍非法象牙貿易。

斯坎倫還說,我們希望,所有那些參與這類破壞力極大的非法活動的人都清楚地聽到中國發出的「響亮而且明確」的信號。

活動人士也對中國的做法表示歡迎。他們說,銷毀有助於削減對象牙的市場需求。

部分批評人士擔心,銷毀象牙可能會此刺激偷獵者

部分批評人士擔心,銷毀象牙可能會此刺激偷獵者

黑市價格

但是,象牙買賣,是一種錯綜複雜的貿易活動。

雖然自從1990年國際間就已經頒布禁止象牙交易的規定,但是,中國和美國仍然允許合法象牙的買賣。

讓事態更加棘手的是,1999年和2008年,還曾經發生過兩起合法進口象牙的事。首先,日本1999年獲准從非洲合法購入50噸象牙;2008年,中國也獲CITES批准一次性從非洲購入60餘噸象牙原料。(譯者注:有批評人士說,這刺激了市場對象牙的追捧。)

有批評人士擔心,銷毀象牙,可能會成為刺激偷獵者追逐暴利的動力。

野生動植物交易監控組織「Traffic」的湯姆·米利津(Tom Miliken)認為,中國對合法進口象牙的處理方式也為盜獵助勢。

他說,合法購入的象牙掌握在「中國工藝美術協會」手中。雖然他們的收購價格不到每公斤150美元,但是,他們卻在中國以大幅度膨脹的價格銷售象牙。

米利津表示,他個人認為,黑市的產生,削弱了合法體制的約束力,由此造成一種非常不正當的「刺激」現象:生產商會從其他地方收購更加廉價的非法象牙。(譯者注:非法獲得的象牙走私進入中國,被「洗白」後流入市場。)

如果大象滅絕了,象牙豈不更珍貴?

如果大象滅絕了,象牙豈不更珍貴?

物以稀為貴

也有人擔心,僅僅銷毀象牙,反而會助長物以稀為貴,讓偷獵者相信,殺戮大象可能帶來更多的回報。

米利津認為,如果不能認清象牙交易當中投機者扮演的角色,從長遠來看,銷毀象牙反而可能起到反作用。

但是他還說,從目前的狀況來看,公開銷毀象牙這類活動具有公關價值,應該是一件「象徵性的好事」。

人們希望,中國對象牙的需求能夠出現轉機(改變國民對野生動物製品的喜好)。30年前,日本每年都要進口500噸象牙,相當於25,000頭大象喪命。現在,日本的需求量只相當於當年的5%。

但是,如果中產階層繼續擴大,教育計劃不能改善消費行為,米利津擔心,僅僅中國市場的需求,就有可能導致大象滅絕。

他說,問題是,現在僅存的大象不能滿足中國對象牙製品需求的持續增長。

但是,對於有些投機者來說,大象的末日將成為獲得暴利的絕好時機。

如果大象滅絕了,剩下的象牙,就將成為一種再也無法取代的珍稀物品。

如果大象滅絕了,象牙交易的禁令可能也將不復存在。

怎樣才能制止有人打這樣令人毛骨悚然的小算盤?這對確保大象的生存至關重要。

(編譯:蘇平 責編:李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