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大觀園︰受虐大象不哭了!新家有母象陪伴終於會笑了

受虐大象不哭了! 新家有母象陪伴 終於會笑了

raju7n-7-web

印度的大象拉朱(Raju),過去曾因為提供遊客觀賞,被長期受虐50年,先前在獲救時流下眼淚一事,在國際上造成轟動。如今,拉朱不僅重獲自由,牠也找到了新家,在5頭母象相伴之下,拉朱日漸開朗,甚至還會笑了。

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拉朱曾被不肖人士銬上腳鐐,長期囚禁約50年,期間遭受相當不人道的虐待,除了身軀滿布傷痕之外,為求一頓溫飽,牠甚至將紙張都吞下肚。而在救難人員的幫助下,牠終於卸下多年的腳鐐,重獲冀望已久的自由。

在野生慈善組織的安排下,拉朱目前找到了新家,並且還擁有了「家人」。起初,拉朱確實有些不適應,所幸5頭母象一見到這位新家人,便拍耳朵、高聲鳴叫,甚至輕碰拉朱的鼻子以示歡迎。

現在,拉朱在5頭母象的相伴之下,慢慢走出慘痛的陰霾,笑顏逐開。

 

 

太神了,大象通“人性”幫把汽車推

T13RJyXcXqXXaH.X6X

據外電27日報導,日前,在英國西米德蘭野生​​動物園,上演了令人驚奇而又溫馨的一幕:一頭大象幫助一輛汽車脫離困境。
鮑勃•勞倫斯是這家野生動物園的嚮導。報導稱,這天早晨,他正和同事開車在動物園巡視,汽車因為出現故障而突然停在了圍欄中,勞倫斯走下車,打開引擎罩並檢查了油箱。
他們試著推動汽車以讓它復燃,但無濟於事。勞倫斯說,車身還沾滿他們污黑的手印。
而就在他們一籌莫展時,動物園一頭名為“five”的18歲非洲像走了過來,它似乎剛喝完水。它用自己粗壯如樹的鼻子裡貯存的水噴向滿身污垢的車身,還捲起一塊海綿,煞是專業的“清洗”起汽車的窗戶。這一切,讓勞倫斯和他的同事們驚異不已。
在幾次嘗試發動汽車失敗之後,勞倫斯和他的同事不得不試著呼叫其他的車輛前來救援。然而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頭聰明的大象像是看懂了他們的困境,居然丟下“鼻中”的活,轉身走到車後,幫助勞倫斯他們一起推動汽車,並將汽車推出了圍欄。
勞倫斯說,他一生中都沒有看見過這樣的場景。
據悉,這家動物園一共有三頭非洲象,它們經常做出一些令人嘖嘖稱奇的舉動,如“創作”藝術作品、踢足球等。

 

 

 

聰明大象解癢有招 小轎車變"癢癢撓"

U3844P42DT20140808144358

 

MAIN201408071929000371551251043

2014年8月6日,南非的一名野外導遊拍到這樣的畫面,一頭大象利用一輛小轎車在撓痒癢。

這輛大眾保羅汽車內共有兩名乘客,他們​​駕車在當地一條野外公路上行駛時被一頭非洲象攔住了去路。大像在逼停了這輛車後便不停地用身子蹭用車輛的頂部和閥蓋來解癢。

車內的兩個人當時驚恐萬分,所幸的是有驚無險,事後二人成功逃離,毫髮無損。不過汽車卻沒有他們兩個這麼幸運了,在被大象蹭過一番後玻璃全碎、車頂凹陷、輪胎全爆、底盤斷裂,已經完全報廢了。

(每日郵報報導)

Sometimes you get an itch you just have to scratch。

And when this elephant’s case saw a car full of tourists approaching, he saw the perfect opportunity。

Two terrified occupants of a VW Polo found themselves in the wrong place at the wrong time as the giant animal stooped down to rub itself against the vehicle’s roof and bonnet。

The incredible scene was captured by field guide and lodge manager Armand Grobler, 21, at Pilanesburg National Park in South Africa。

He said: “I was doing ethology – the study of animal behaviour – at the time, so I had a basic understanding of what was going on。

“The elephant was presumably on Musth, which is a time that an elephant male has an excess amount of testosterone, turning even the calmest Dumbo into a raging bull。

“Yet even though it was in this condition, it displayed no signs of aggression or frustration and was in a more playful mood."

Elephants frequently use logs, small trees and rocks to relieve an itch or remove parasites – but with the car so close to hand, this was a chance too good to pass up。

Armand added: “We were unsure of what to do in the situation when the elephant made contact with the car, and when the car was being crushed, we feared for the lives of the driver and passenger but our efforts were very limited as to what we could do。

“The all-round emotion that was within our vehicle, as we watched in horror, was that we were rushed with adrenaline yet terrified and helpless。

“The two passengers in the car, male and female, both in late 20’s or early 30’s, were not harmed, only badly shaken up. They were both in shock but happy to be alive。

“The car was not so lucky. From what we could see and hear, all the windows were smashed, the roof was badly dented and the entire top part of the car smashed。

“All four tyres had been blown and the chassis broken."

As for the elephant, he soon continued on his way – oblivious to the destruction left behind。

 

 

世界最巨型大象慘死人性殘忍比鬼魔可怕

Untitled-1 copy

elep

肯亞證實,世界最巨型大象”薩陶”因象牙而招殺身之禍。近日,它的屍體被發現,整個面部被殘忍砍下。薩陶約45歲,因長度及地、每根超45公斤重的巨型象牙聞名。據聞薩陶生前有靈性,懂得以草叢遮掩象牙……沒有買賣,沒有殺害,一起對象牙製品說不。

中國人是象牙市場的最大買家

象鼻被砍下,半邊臉被割斷,象牙也被鋸走。
這是動物保護工作者凱斯·貝格(Keith·Begg)第一次看到被殺戮的大象慘劇。 2012年,這種場景每三天就會在非洲草原上演一次。 同年,保護區內3000頭大像被獵殺。
如同2/3的中國人不知道象牙是通過殺死大象來獲取的一樣,公眾也對非洲草原上的殺戮難以獲知。 然而,據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等多家機構調查顯示,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一大非法像牙消費市場。
最新的消息是,2013年11月5日,中國廈門海關公佈了近年來查獲的最大象牙走私案,兩起案件象牙總量達到11.88噸,價值6.03億元人民幣。 如果不是被查獲,這些來自非洲的象牙會流入中國的隱秘黑市,最終被重金售出,成為私家珍藏。
這並非偶然。 一些恐怖組織也瞄準了象牙,通過非法銷售象牙獲取活動資金。
2013年10月,南方周末記者回到中國象牙走私案的起點,歷時11天,探訪非洲肯尼亞、莫桑比克兩國的三個國家級保護區,最大限度地記錄非洲象的真實存在。

先槍擊,再刀砍

2013年6月,非洲莫桑比克北部的尼亞薩保護區。
“砰!砰!”槍聲驟然響起,巡護員箭似的紮進叢林,國際野生生物保護學會(WCS)博士達倫·波特吉特(Darren Potgieter)駕駛直升機開始搜尋。
“我見過無數大象的屍骸,那一次最令我震驚和難忘。”一頭成年公象蜷曲身軀,側躺在地,半張臉和象鼻被斧頭砍下,落在一旁,象牙已不知所踪。 失去臉和鼻子的大象依然在掙扎,不停地擺動四肢。
為節省子彈,獵手先射倒大象,再殘忍地用砍刀切下臉部,拿走象牙。 所有人都懵在那裡,直至這只龐然大物在令人窒息的掙扎後停止抽動。
而更多時候,殺戮伴隨著整個大象家族的毀滅。
5年前,2008年4月4日,乍得國家公園。
13_13855424897747
莫桑比克,馬羅默保護區,保護區靜謐柔美,象群在草原上悠閒的覓食,這是它們原本應該有的生活。

64頭大像被瘋狂的偷獵者在50分鐘內全部殺死。 它們的屍骸躺在僅小半個足球場大的林地上,可能由於數量過多,或怕被發現,只有一半的象牙被帶走了。 在現場,可以明顯地辨認出小象驚恐掙扎的痕跡。
盜獵者甚至記錄下了這一切。 達倫在現場發現了一隻錄音機:密集的槍聲中夾雜著一聲連著一聲的嚎叫,淒厲、悲壯,猶如無數巨型輪船的汽笛聲,足以震碎一方天空。
據說,這是當地獵手的一種習慣,盜獵者去遠方捕獵,帶回錄音只為和族人炫耀。
“這太瘋狂了!為像牙而殺死它們完全是沒有任何理由的。”達倫緊鎖雙眉,陷入回憶中。
在叢林裡的一間密室裡,南方周末記者看見了從1999年至今蒐集到的全部象牙,密密麻麻,難以統計數量。 巡護員隨手拿起一根,上面寫著時間、地點、重量及長度。 這是它們最後的生命記號。 眼前的尼亞薩保護區靜謐柔美,這片4萬多平方公里的叢林,是莫桑比克最大的國家保護區,一直以生存著體型巨大、象牙狹長的象群著稱。 但在這樣的詩情畫意下,卻是大象們的災難——2012年,保護區內有3000頭大像被殘忍獵殺。
國際象牙貿易被禁止已長達24年,大象偷獵卻愈演愈烈。 1979年非洲有大象130萬頭,2007年銳減到47萬頭,現在不足40萬頭。 專家們一致認可的是,“如果趨勢持續,非洲象將在10年到20年內滅絕。”

乍得,扎庫瑪國家公園,持槍的巡護員騎在馬背上巡視,即便是他們受過很好的訓練,任何一點失誤也可能導致受傷甚至死亡。 2012年,非洲數十名巡護員死在盜獵團伙槍下。

殺戮背後的中國買家一個公開的秘密是,中國人是象牙市場的最大買家。 根據《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調查顯示,中國市場是非法像牙貿易劇增的最重要因素。 而在非洲的象牙客無外乎兩種,一種是散客,一種是有組織的走私客。
成千上萬的中國工人在非洲修建公路、興建木材廠、開採石油和礦產。 2009年,中國人來到坦桑尼亞,在坦桑尼亞和莫桑比克之間建起了一座公路橋。 讓當地人想不到的是,中國人在橋的兩頭,分別建了兩根巨大的象牙雕塑。 這座為促進非洲國家經濟建設的橋樑,竟成為盜獵者跨境盜獵和運輸象牙的通道。 “這大概暗示著新一輪象牙貿易開始了。”凱斯很無奈。
每次回國前,不少在非洲的中國人都會在行李裡偷藏象牙製品,他們還會互相傳授防止被海關檢查出來的“小竅門”。 據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的調查數據:“在全球,平均每天有兩名中國人因為攜帶象牙而被捕。”IFAW的一項民意測試也表明,70%以上中國公眾並不知道需要殺死大象來獲取像牙。
在非洲一些國家,夾帶私貨的中國散客可以輕易過關,只需私下給海關人員一點錢。
我國海關總署一名人士稱,相比非洲國家,我國法律規定只要攜帶非法像牙就屬走私,“我們還抓過只帶了幾克象牙的人”。 他認為走私越來越猖獗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國人的不理性消費,以為是法不責眾。
據法新社報導,2013年8月,一名中國婦女在肯尼亞內羅畢機場被捕。 以往,走私犯只需交納少量罰款就不用坐牢。 但這次三十多家動物保護組織聯合抗議,最終這名中國人被判處2年7個月的監禁,引起轟動。 “這個判決是首例,顯示出司法當局的覺醒。”肯尼亞野生動物保護機構的發言人說。
除散客之外,更嚴重的則是有組織、有規模的走私。
莫桑比克的彭巴市,非洲著名的木材出口地,也是像牙走私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這裡匯聚著大量的中國木材商。 據國際環境調查署(EIA)2012年的調查報告,大量中國木材公司存在著非法開采和走私的現象。
莫桑比克旅遊局下屬的一位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借助成熟的木材運輸路線,有木材商會把象牙隱藏在大型集裝箱內運出海外。 “一些政府官員也會參與,但我不好評論這些。”
此次廈門象牙案正是如此。 據廈門海關透露,自2012年4月起,柳某、張某採購大量木板並將其有序堆放並固定,在部分木板堆中間挖出寬約1米、長約2米的空間,用以夾藏、走私7噸多的象牙。 為迷惑海關視線,他們還將該批“木板”轉運至馬來西亞再至中國。
惡果顯而易見。 2012年,全球共截獲34.7噸非法像牙,超過3萬頭大像被殺。 CIETS的執法官員稱,大宗截獲量劇增,清楚表明有組織的犯罪集團已經進入象牙黑市。

乍得,扎庫瑪國家公園,殺戮伴隨著家族毀滅。 (WCS/Darren Potgieter/圖)

象牙貿易成恐怖組織經費來源如同塞拉利昂的血鑽及剛果的礦藏一樣,象牙也成為了非洲的一種戰亂資源。
2013年9月21日,恐怖組織索馬里青年黨襲擊了肯尼亞首都內羅畢的一座購物中心,72人遇害,包括一名中國人。 難以置信的是,這個恐怖組織的大量資金來源是像牙貿易。
“兄弟,我有一些貨要交易,大約40千克。”在內羅畢的一間餐廳裡,一位索馬里年輕人收到這樣的短信,隨後他撥打了一名索馬里青年黨成員的電話,對方記下數量並約定好交易時間。
這是大象行動聯盟創始人安德烈·卡羅斯塔(Andrea Crosta)和麥莎安全諮詢公司創始人尼爾·卡榮(Nir Kalron)對恐怖組織參與象牙貿易的描述。 兩人對此進行了長達18個月的隱蔽臥底調查,證實“索馬里青年黨組織的40%資金來源於象牙貿易”。
“我們秘密接觸採訪了幾十人。”安德烈說。 一個由獵手、小經紀人、大經紀人組成的精密貿易網絡浮出水面。
交易是由一通電話開始的:電話一端的“大經紀人”,通常是來自亞洲、墨西哥灣或其它地區的終端貿易商。 另一端的“大經紀人”是居住在肯尼亞的索馬里人。 雙方談好價錢和交易噸數,後者再聯繫“小經紀人”,“小經紀人”再去聯繫獵手,或親自下手。
索馬里青年黨扮演的是倒賣者的角色,從中獲取恐怖活動經費。 在亞洲市場上,象牙已經瘋漲到1500美元/千克。
在安德烈、尼爾的線索里,交貨按月進行,恐怖組織買入價格約為50美元/千克。 象牙被運去索馬里港口,繼而被轉移到大船上,經墨西哥灣一路向東。 他們還得知,大船都是來自中國、阿拉伯、伊朗等國。
每月,索馬里青年黨會賣出1-3噸象牙,以售價200美元/千克計算,收益高達20萬-60萬美元。 “現在的交易更加瘋狂了,我們還在做另一項調查。”安德烈說。
“恐怖組織與象牙貿易的勾結帶來了令人震驚的一面,全世界都承擔不起忽視它的惡果。”尼爾憂心忡忡。
莫桑比克,尼亞薩保護區,一棵祭祀用的古樹下堆放著六十多具大像頭骨。 頭骨臉朝內,後腦朝外。 因為當地人在祭祀祈禱時也是背對外。 這裡已經成為當地的一個像徵,提醒著人們曾經的殺戮。

中國配額的灰色“保護傘”
反盜獵並不輕鬆。 對於保護區的執法員來說,寂遼無邊的叢林意味著凶險。
“因為人太少,追踪盜獵者簡直像大海撈針。”胡斯蒂諾·卡洛斯·蒂凡(Justino Carlos Davane)是尼亞薩保護區的執法負責人,分管近70名巡護員。
“我們和獵手之間就是一場戰爭。”胡斯蒂諾說。 有時候,他們只距獵手一兩百米,可以看著獵手拿著AK47,拖著象牙沿河逃跑。 2012年,非洲數十名巡護員死在盜獵團伙槍下。
就在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三聲槍聲響起在離河10米的地方。 “很可能又有大像被殺死了。”凱斯接到信號後,衝出門去。
除了 ​​猖狂的偷獵者,無力的政府管理和脆弱的法律體係都在加劇災難。
在莫桑比克以及非洲的很多國家,保護區由國家和私人共同持有管理權,政府佔比51%或以上,但不出錢,多由私人或駐當地的國際環保組織出資維護。
“這裡(監管問題)很嚴重。”讓莫桑比克一處保護區負責人沒想到的是,一切都很低效,他們營地的一些必需品,往往需要幾個月才能供應上,只因為政府部門在審批文件上還沒簽字。
法律體系更是脆弱不堪。 莫桑比克對盜獵者極為“寬容”,盜獵並不是犯法,巡護員也沒有權利向偷獵者開槍。
另一位年邁的大象保護者對此體會更深。 他在莫桑比克一處國家公園待了二十年。 最初,他會把盜獵者扭去警察局,但只要交些錢,警察就會把他們放掉。 “現在,我不會把他們送去警察局了,我會毀掉他們的帳篷,希望他們不再來。”
另一方面,國際社會也將矛頭指向中國的管理漏洞。 據國際象牙監控組織“大象貿易信息體系”(ETIS)數據,自2009年以來,查獲的大規模運往亞洲的象牙數量增長一倍以上。 其主管湯姆·米利肯(Tom Milliken)總結道,走私者“是總部在非洲,由亞洲人管理的犯罪集團,對執法干預有極強的適應能力,不斷變換貿易路線,並改變作案手法”。
頗多指責還認為,這是2009年象牙貿易再次開禁帶來的惡果。 2004年,中國向CITES申請希望放開象牙貿易。 2008年6月,CITES做出決定,允許非洲四國一次性出口近108噸庫存象牙。 其中,中國獲准進口了62噸象牙。 但不少專家都承認,“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將成為黑市存在永久性的保護傘”。
對此,中國瀕危物種進出口管理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孟憲林在近日解釋,中國象牙貿易主要用於象牙雕刻工藝的傳承,並非一般的貿易。 中國對象牙貿易一直採取了最為嚴格的監管措施。 他也提醒大家不能將大象盜獵僅僅歸結於需求是主要動因。
“NGO拯救大象(Save The Elephant)的CEO伊恩·道格拉斯·漢密爾頓博士持有不同的觀點,他相信通過禁止象牙貿易,中國就可以拯救非洲大象。“象牙的過度需求是大象盜獵危機的根源。 如果世界不停止購買象牙,那麼所有其他阻止獵殺大象的努力都是徒勞的。
是否應完全禁止象牙貿易尚需討論,但保護非洲象的時間越來越少。 2013年11月3日,坦桑尼亞當局在一名中國人住處發現超過700餘塊象牙,重達1800公斤,約來自200頭大象。
採訪結束,已是11月,雨季馬上就要到來。 “那時候會非常美,綠葉遮天蔽日,四處都有水源,大像不那麼容易被獵殺,反盜獵也更艱難了。”一名巡護員感嘆。
這是最後的干渴時間了。

 

 

雲南地震救災 搜救犬「豬豬」累癱

雲南地震最新消息:四川《華西都市報》8月8日報導,它是此次魯甸地震中,來到震中龍頭山鎮最早的一隻搜救犬。
它幾乎沒休息,在廢墟中找到7名遇難者遺體。
它就是來自我省瀘州山地救援隊的明星搜救犬“豬豬”,被網友們稱為魯甸廢墟上的白色精靈,有13次災難搜救經驗。由於持續搜救過度勞累,以及在廢墟中作業吸入太多粉塵,7日剛結束搜救工作返回瀘州,隊員們就發現,“豬豬”累病了。
5日下午4點,當經過龍頭山鎮觀音山社的一處倒塌民房時,搜救犬“豬豬”突然興奮起來,搖著尾巴鑽進了廢墟中。
“這里肯定有人!”瀘州山地救援隊隊長肖兵下意識地感到,民房下一定有人。因為“豬豬”歷經4·20蘆山地震、雲南彝良地震等搜救工作,經驗豐富。這種反應,肯定是它發現了什麼。
很快,“豬豬”站在一處垮塌的房樑上,不停地刨動著磚石。救援志願者立即上前搬運磚石。很快,一個小女孩的雙手出現在廢墟中。 3小時後,已經遇難的女孩遺體,被救援人員抬出廢墟。
而這,是“豬豬”在此次魯甸地震中發現的第7名遇難者。
作為本次四川山地救援隊攜帶的唯一搜救犬,5歲半的“豬豬”從3日至6日,連續4天進行高強度搜救工作。截至7日結束搜救返回瀘州前,“豬豬”共從廢墟中找到7名遇難者遺體。
每次搜救結束,“豬豬”都會趴在地上,大口喘氣。汗水將它的毛髮絞成一縷縷的,渾身是灰。這讓搜救隊員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但“豬豬”不管多累,只要到廢墟搜尋,立馬就會來精神。 “它是一隻責任心很強的狗狗。”肖兵說,不管我們還是其他搜救官兵,都十分看重它的作用。
7日,結束搜救回到瀘州,“豬豬”幾乎睡了整整一天。覺得不對勁的隊員,立即把它送到醫院,結果發現它是病倒了。 7日中午,搜救隊員陳志敏發微博:隊員們帶“豬豬”到寵物醫院全面體檢發現,多年的搜救以及本次現場的粉塵,導致“豬豬”患上咽炎和哮喘,​​瀘州當地獸醫已開了糖漿,“但治療哮喘的霧化劑(犬用)和其他藥品都沒有,不知道哪兒能找到……”

635431142848050714 635431142735886517 635431142608278293
新聞背景
出身英國價值17萬美元
“豬豬”是一條史賓格犬,是一位企業家花了17萬美元從英國購買的,隨後贈給了瀘州山地救援隊。為了提高山地救援隊的救援能力,瀘州山地救援隊隊長肖兵,還專門在四川警察學院組織了一個搜救犬興趣小組。
2010年剛到瀘州,“豬豬”就在搜救中找到了一個不幸溺水的女孩遺體。而在2012年9月雲南彝良地震後,“豬豬”連續搜尋40多公里,爪子都磨破了,仍堅持搜尋。
“以前隊裡有很多只搜救犬,到今年6月不少都死了,如今整個瀘州救援隊就只有豬豬一隻搜救犬了,它是我們救援隊的寶貝。”對於“豬豬”的現狀,肖兵憂心忡忡。

小獅子來陰的 狗嚇得屁滾尿流

南非西開普省動物訓練場「Cornellskop」日前上傳1隻頑皮幼獅偷偷嚇狗的影片,小獅崽手躡腳地從屋子旁邊偷偷接近,狗狗從頭到尾都沒發現,直到一轉頭,看見身旁有一張大「獅臉」,狗狗瞬間驚嚇到落荒而逃,惹得在場眾人哈哈大笑。

這間訓練場專門訓練動物拍電影或電視廣告,場方表示團隊照顧、訓練動物有超過20年的經驗,而動物們彼此之間也都很友愛對方,常常在一起玩耍。

猴子自拍照惹版權爭議

20140808bp07y

維基百科(Wikipedia)拒絕撤下一張著名的猴子自拍照,說猴子自拍照片著作權不屬於擁有並設定攝影器材的攝影師,攝影師斯萊特(David Slater)周四勃然大怒,揚言在美國提告。

  出身英國格洛斯特郡的攝影師斯萊特(David Slater),二○一一年在印尼蘇拉威西島拍攝瀕臨絕種的黑冠獼猴時,這些猴子開始研究他的器材。一隻猴子搶走他的攝影機,接着拍了好幾百張照片,多數照片都很模糊,但也有一些驚人照片,包括該隻猴子露齒微笑的自拍照,成為全球傳媒頭條。

維基百科未經允許在網站使用這張猴子自拍照,斯萊特打算對維基百科所屬的美國維基媒體(Wikimedia)採取法律行動。

斯萊特已多次抗議,但維基百科宣稱斯萊特沒有著作權,拒絕撤照,甚至免費提供下載原始檔案,並在網頁上說「這張照片屬於公有,因為它是非人類動物的作品」。

斯萊特說,維基的做法已影響到他的生計,導致他損失收入。他稱與維基百科的爭拗,在過去兩年令他損失一萬鎊(約十三萬港元)。斯萊特說:「我擁有這張照片,但因為是猴子按下快門,他們就說猴子擁有著作權。著作權遠不止是屬於按下快門的人,我設定攝影機,那張照片背後的所有構成要素都屬於我。」斯萊特可能求償三萬美元(約二十三萬港元)。

維基媒體則表示已要求由數十名用戶組成的協會成員,就誰擁有照片版權舉行投票,投票為期一星期。假如有共識,照片將被刪除或繼續刊登;如果沒有共識,照片將繼續上載。

負責將照片上載到維基媒體的科茲洛夫斯基承認有人支持他們的做法,也有人批評他們是「小偷」。他稱此案例將為公共網站的照片版權問題帶來「重要的先例」。自拍照的攝影師可能因此案例,失去照片的版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