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紀實︰針灸救命 加白人患者喊讚

針灸救命 加白人患者喊讚

中醫師曹寶琪表示,中醫在加拿大的發展居國際領先地位,本地人士對中醫接受度相當高。未來要持續發展,業界除不斷提升專業技能外,也應與西醫溝通,讓他們了解中西醫是平行、互補關係。有白人患者對中醫讚不絕口,強調是中醫救了他一命。

三病兼治

西醫大嘆不可思議

擔任卑詩中醫針灸管理局(CTCMA)主席的高級中醫師曹寶琪表示,傳統中醫在加拿大發展已逾百年,19世紀華工將中醫、針灸與草藥帶進加拿大,但並不為本地人所認可。直到上世紀70年代中國針刺麻醉技術震驚世界,才讓國際間對中醫有深一層認識,但僅將中醫局限在針灸的鎮痛功能。

1996年在本地中醫針灸業者積極推動下,卑詩省率先規管中醫及針灸行業,讓中醫在北美首度取得合法地位,十幾年來中醫針灸在卑詩省的發展已居於國際領先地位。

他以在本地行醫20年的經驗指出,本地人士對中醫的接受度愈來愈高,一開始可能因為身體某些部位的疼痛或扭傷,抱著估且一試的心態來看中醫,但在實際見證療效後開始向親友推介,並擴及其他科別。

曹寶琪反對將中醫視為「另類療法」,他認為中醫與西醫應是平行、互補關係,中醫講求宏觀的「整體醫學」,西醫則是著重微觀的「還原醫學」,兩者雖是截然不同的醫療體系,但各有擅場,一定可共存並發揮中西合璧效用,沒有誰取代誰的問題。

但他強調,中醫要在本地持續發展,業界除了自律並不斷提升專業技能外,也應設法與西醫界多做溝通,讓他們對中醫有更深入了解,不會因陌生而排斥。可行做法是將中醫基本課程納入本地西醫養成教育中,如同中醫師必須修讀西醫基本理論一般。

溫哥華市民柯西理斯(Louis Cotsiris)去年12月罹患「顏面神經麻痺」,整張臉歪了一邊,西醫束手無策,加上本身有糖尿病,去年5月、7月連續動過兩次會陰部膿瘡手術,但傷口遲遲無法癒合,血水流個不停。西醫告訴他,如果再動第三次手術,重複感染MRSA超級病毒,他必死無疑。

在無計可施下,只好聽從妻子建議改看中醫,第一次遇到曹寶琪醫師時,曹醫師告訴他有辦法治好其顏面神經麻痺,並幫助他控制血糖,設法讓傷口癒合。

當時他心中竊笑,認為這位中醫的說法實在誇張,能治好其中一項就很難了,更遑論三種病情兼顧。

但短短不到兩周,經過幾次針灸治療,他的「顏面神經麻痺」已痊癒,每次針灸後回家照鏡子,都覺得原本歪斜逐漸恢復正常。不僅如此,原本無法癒合的傷口也在改用中藥膏後,逐漸縮小,到醫院回診時,連負責操刀的西醫都覺得不可思議,現已完全復元。

最後是他的糖尿病,過去都服用西醫所開的藥物控制,但體內血糖值仍經常高低起伏,加上藥物的副作用,讓他苦不堪言,但自從改吃中藥後,血糖一直穩定。不久前,專科醫師看過他的血糖紀錄表後指出,只要繼續維持,根本不必再看專科醫師了。

短短半年,讓他對中醫療效佩服得五體投地,現在不僅是相信,而是全盤接受。儘管身體已完全復元,但他仍持續看中醫,希望能達到減肥目的,幾個月來周遭的朋友都說他已明顯變瘦,且更有活力。

柯西理斯強調,現在他逢人就介紹中醫的好處,並感謝傳統中醫救了他一命。

認同療效

華裔感嘆費用太高

來自中國,家有過敏兒的胡太太表示,女兒在中國時皮膚就不好,常出紅疹子,抓得皮破血流,經診斷患有異位性皮膚炎,原以為搬到加拿大後情況會改善,豈料反而更嚴重。

一年多來,胡太太帶女兒看了多次家庭醫師,嘗試不同藥物,但症狀反覆,時好時壞,於是年初在朋友介紹下改看中醫。

根據該名中醫師說法,女兒的皮膚病需長期調養,才能改善體質,加上長期使用西醫所開的類固醇藥物,體內積存的毒素頗多,就算使用其獨創的內服與外敷中藥,最快也要半年到一年時間才能獲得改善。

她相信中醫在某些慢性病與養生調理方面的功效,儘管每次掛號費、診療費,外加半個月藥錢就要500多元,還是忍痛看了幾次。

但女兒每次擦了藥膏後就一直喊疼,反而抓得更兇,二、三個月下來症狀絲毫未見改善。由於費用實在太高,最後決定放棄,重新看西醫,或許西醫「治標不治本」,至少可以改善症狀。

 

針灸大餅 德國西醫也來搶

精深的中醫理論和奧妙的針灸術,是中華文化璀璨篇章。中醫論述陰陽五行經絡氣血,針灸是通過刺激穴位促進人體新陳代謝的技術,不只流行於東方、印度等文明古國,也進入歐美的西醫體系,成為流通於世界的醫術。

歐美國家許多健康或疾病保險,現已將中國針灸納入病保給付範圍。歐美西醫赴中國學中醫者絡繹於途,短期進修後即返國執業;中國的中醫教授也赴歐陸授課。但看似興旺的中醫行遍天涯前景,竟預伏了量多質遜的危機。

中醫哲思

歸入順勢自然療法

1970年代,我在台灣念大學時,中國大陸正值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打倒孔家店,老中醫挨批鬥,一度危及傳承。但另方面,北京當局仍肯定中醫,組織人力調查、保存各地的驗方草藥;並曾廣泛宣傳針灸的麻醉效果,治闌尾炎,下針後動手術開刀,可以不必注射麻藥。

上世紀美國總統尼克森、卡特先後訪中,掀起中國熱,西方對中國醫術好奇;台灣也有黨國大老陳立夫提倡中醫,藉中國醫藥學院發揚國粹。當年台北有好幾家針灸補習班,我算是珍惜祖宗遺產的「有志青年」,1980年離開台灣到德國定居前,曾花錢補習一年針灸學,背過湯頭歌,也參加過中醫師檢定考試。

年輕時想法是有一技在身,不愁前路艱難;可是想學成一技,並非易事。在台北開課的名師習慣留一手,不會傾囊相授,學生想方設法親近老師,希望老師私下多教點秘技。在台灣和德國,我前後花了近九年時間學習針灸,在台灣時實習下針,誦讀古籍,腦袋裡裝的是陰陽五行、氣血循環等哲學式中醫理論。

但德國不採信這套未經化學、物理驗證的哲思,我得從頭學習基礎西醫知識。他們鼓勵多元技職教育,設立「順勢自然療法」學校,學制兩年半。1985年我取得德國籍就去報名上課,學費很貴,近1萬歐元(1萬3500美元),採月付制,一周上課四天,先學拉丁醫學用語,字尾有tis是炎症,字頭hyper是亢進、過高,hypo是不足或過低等等。

德國人偏信自己的醫理,名為自然療法學校,其實教的是西醫知識,包括泌尿、神經、血管、腸胃、心血循環、肺科、骨科、婦科、解剖、生理、病理、新陳代謝、荷爾蒙、食品營養、傳染病、急救、性病,等於速成濃縮式的類西醫教育。他們這樣設計課程,是訓練學生具備全科的西醫「常識」,以備未來執行順勢自然療法時,至少能「辨病」,減少誤判。

我大學念英文系,改讀德文醫書當然辛苦;幸好台灣的家人有醫師有護士,他們寄給我中文醫書,幫助我快速吸收。在德國求學和考照期間,我曾回台灣進中國醫藥大學中醫進修班學習;也向開業針灸師請教,見識過多位中醫先進問診及下針技巧,他們的經驗幫助我成長。

德國學制入學不難,畢業卻是窄門,得通過考試。我順利畢業,接著報名考行醫執照,單次報名費換算現值近700歐元,真的很貴;筆試是多選題,全考西醫知識,沒有中醫理論題,通過筆試,口試時得面對多名考官反覆提問。好在台灣人從小就大考小考不斷,記得口試那天,我單刀赴會,另一名德裔白人全家陪考,我幸運過關。

體驗有效

20世紀末掀起熱潮

德國法律規定,考取順勢自然療法執照者,年滿25歲,德國籍(現已不限國籍)沒有犯過法,都可開業行醫,執行針灸、草藥、推拿、按摩腳底等業務,還可以打補針、維他命針,只要是不含化學成分的藥劑,沒有副作用的治療術,有照者都可執行。

德國法律還規定自然療法師,不能治療傳染病、性病,不能開化學藥劑,不能使用麻醉劑,也不能檢查性器官,細項規定很多,有些與針灸搭不上關係,但開業醫師必須了解。

以生物學、化學、物理學為基礎的驗證式西方醫學,發展歷史200餘年;和2000餘年中華文化孕育的傳統醫學陰陽、氣血等理論,並不接軌。德國人自然相信西醫,會尋求中醫針灸的人,通常是西醫治療罔效,怕再吞抗生素、類固醇、止痛劑造成腸胃不適;甚至是西醫言明必須上手術檯,而當事病患不想挨刀,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來尋求自然療法的解方。

我行醫的第一項領悟是要有聆聽的耐心,初診病人都會攜帶德國醫師的診斷書、X光片、MRT電腦斷層立體透視片等資料上門,向我解釋所受的折磨。病人通常進出西醫診所已很多趟,治不好,也不知道是什麼毛病,心裡窩著疑慮,又怕繼續吃化學藥傷腎傷肝,肉體精神都在受罪。我不趕時間,願意豎起耳朵聆聽病訴,發覺很多肉體的不適來自心靈鬱結,身心不合才會久病不癒。

我的第二項領悟是慢工出細活,開業地點就在我家,採小診間預約制,病人上門不必排隊久等。我對自己下針的手感有信心,下針不痛、入穴痠麻、起針不出血,且配穴用心,留針30分鐘,這段時間醫病可以無所不聊。我等於是進行身心靈三合一式治療,很多頸項僵直的患者,和婦女下腰部疼痛的患者,經過針刺調經理絡後,就不藥而癒了。

德國人是實證主義者,我的治療能緩解他們的痛苦,他們會轉告親友,幫我宣傳。1980和1990年代是針灸在德國的熱潮期,也是我開業的黃金歲月,一方面,針灸師物以稀為貴。二方面,德國西醫拿中國經絡與西醫神經系統對比,雖找不出其中奧妙,但抽針灸完病人的血液化驗,檢出Endophin分泌物,出自大腦皮層,有鎮痛作用;病患體驗,也證明針灸有效。第三,那時病保不給付針灸費用,我能以價制量,追求好的醫療品質。

醫技服人

針灸開課叫好叫座

1988年我從自然療法學校畢業,一舉考取執照,可能校長看我是中國人,還算靈光,有招生賣點,就聘我擔任講師。第一天上課,面對台下許多年輕學生,多半是女生,不免有點緊張;我的德語能聽讀說寫,不過東方人入德授課,還是靠醫技服人。

德國人形容自己是又粗又直的橡木,直來直往,上學是交易,老師要傳授本事。第一堂課我即言明不是來教語言,而是教中國傳統醫學(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TCM)針灸,不懂的地方多問。隨即照前兩個月備課時構想的教案,搬出針灸銅人、經絡圖片細部講解,用自己的手、腳示範穴位,輔以中醫五色、五味、五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剋等理論介紹。

學生對木生火、火生土、木(肝)剋土(脾)、土(脾)剋水(腎)、心腎不交等哲學式理論,顯然不甚了解;但是講到針灸內關、神門穴,有鎮靜效果,使人內心平靜保健身體,學生就立刻興趣濃厚,還活體實驗。有人因而改善了睡眠品質,睡飽之後上課,活力十足,上課不打瞌睡,下課還圍上來問東問西。

我常舉診所裡看診的實例與學生討論如何配穴,如何觀察病人,要做一名善於聆聽的醫者。中醫講究望聞問切,看診不真,後續的判斷處方就難準確。其實,這就是傳授他們未來行醫技巧,來上課的德國學生,多半想學門手藝賴以維生。我常提醒自己和學生討論時,要從病患的角度出發,要有中國儒醫的氣質;有次學生問中國老子思想,我趕快請妹妹寄一本老子的書來惡補。

教學可以促進師生相互刺激成長,順勢自然療法學校的學費很貴,學程2.5年,有的試讀生先旁聽,才決心簽約繳費。有一位媽媽級護士,立志考取執照以針灸師為業,問我如何學好針灸?我回答,要讀通課堂理論、背熟14條經絡穴位、勤練至取穴準、下針狠;她說下針沒問題。等到實習課,她怎麼下針都針不入皮、針身會歪,和她熟悉的西式打針很不一樣;因為打針的針身粗硬,針灸的針身細軟,中醫就在於以柔克剛,軟針也能進皮。

我在德國教針灸20多年,還算叫座,不停地開特別班、進階班,為校長賺進不少學費,學生口耳相傳,也幫我介紹了很多病人,我們可說互蒙其利。

納病保給付 量多質遜藏危機

德國人重實證,35年前針灸風吹入德國,初期以為是耳針戒菸減肥而已,後經人體實證有療效,至上世紀末蔚為流行。進入21世紀後,針灸在德國更普及,醫療品質卻不升反降,有醫師上電視倡言針灸沒效,也有病患印證這種說法。針灸還是針灸,為什麼上世紀有效的醫術,現在失效?

追究原因,竟和醫病保險給付制度有關。原本德國的病保公司不給付針灸費用,病患須自掏腰包看診,針灸門診量少,慢工出細活,醫療品質卻佳。

德國加入歐盟,針灸納入病保給付,每遇保險公司虧損就開源節流;開源是向投保者加保費,節流是砍醫師給付。德國制度允許西醫短期進修後執行針灸治療,西醫就把腦筋動到針灸頭上,紛紛掛針灸牌,分食自然療法這塊餅。

西醫未必都精研中醫和針灸手藝,他們參加周末進修班,從周五下午上課到周日中午,幾個回合,學會幾個模型穴,如膝下的三里、手拇指食指間的合谷、頭頂正中的百匯、腳拇二指間的太沖,就敢下針;兼以配穴固定,留針五分鐘,診間變生產俥間。如此短針淺刺,甚至由助理起針,既無聞問,亦缺下針後的痠麻感,起針會出血,皮膚留瘀青,被譏無效不足為怪。

中醫針灸須參酌古方思考配穴,觀察病患反應,衡量留針時間,是門精緻產業。一旦醫者要考慮診間翻轉效率,那時間就是金錢,容許超車。於是針灸品質下降,打壞聲譽;有些自稱專家級醫師一邊討論針灸無效,一邊繼續下針賺錢。

這些年,中國改革開放,中西醫交流頻繁,德國西醫去中國短期進修,回來即開科看病。德國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紛紛開設傳統中國醫學(TCM)中心,從中國請教授指導;可是這種表面風華,無補於西醫對中國醫術的掉以輕心,市場已供過於求,中國來的草藥又大部分被驗出有農藥等異物,量多而質不精,壞了口碑,真是可惜。

我至今不向保險給付低頭,收費貴,求質不求量,來請我看診的多是老主顧和他們介紹的患者。

(本文作者錢惠春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英文系,定居德國近35年,現居杜易斯堡(Duisburg),通過考試領有德國自然療法開業執照)

 

 

中醫抗癌 台灣研究躍國際期刊
罹癌民眾除尋求西醫治療外,生死交關之際也會嘗試中草藥!近年台灣中醫界投入不少心力研究中藥抗癌機轉,已有許多成果登上國際期刊,不過他們對中藥抗癌的態度仍屬保守,強調有幾分證據,才說幾分話。

★吃珍珠草 真能讓鼠腫瘤變小

大家好奇,中醫到底能不能治療腫瘤?從坊間中醫診所到大型醫學中心,答案是從「保證」,趨於「保留」。不過據民間非正式調查,台灣中藥產業產值達57億(約1.8億美元),傳統中藥廠資本額逾5000萬的並不多,反倒生物科技公司投入新藥開發的金額,最多的已超過30億,且不少藥方已進入臨床試驗。主力中藥廠像勝昌、順天堂、港香蘭就占中藥市場八成,進出口值也在增長中。

特別的是,台灣經濟部技術處近年斥資數百億投資開發中草藥,盼建造亞洲中草藥研發中心,這已逐漸跳脫中醫理論的框架,朝中藥生技保健的路子發展。

「我們都希望找出治癌藥方,但成效需實話實說」高雄長庚醫院中醫部主任黃升騰說,他的博士論文研究珍珠草,已完成細胞及動物實驗,結果發現吃珍珠草的實驗鼠腫瘤確有縮小,探討原因主要是控制了腫瘤血管新生、阻斷粒腺體、呼吸鍊製造細胞所需的能量,進而讓癌細胞凋亡,但儘管相關研究已看見中藥效能,不到人體試驗,還是不足。

★喝二陳湯 能誘導癌細胞凋亡

有關中醫治癌,義大醫院中醫部部長蔡金川指早期就有很多文獻記載,部分中藥可以消癰、軟堅散結,像抗氧化的「厚朴」即能保護神經及心血管、清除癌幹細胞,阻斷腫瘤表皮細胞與間質細胞的轉換,誘導癌細胞凋亡,二陳湯就有這成分。

至於治便秘、腹火的「大黃」在抑制乳癌細胞的基因表現上,能增加乳癌細胞對標靶治療的敏感性,抑止癌細胞酵素活性。而早期用來治腹瀉的「黃蓮」則可以誘導細胞往好的方面分化。「黃芩」可抑制鈣離子的通透,阻斷癌細胞繼續複製。近年較耳熟的樟芝則能抑制血管新生、避免癌細胞轉移侵犯血管層及肌肉層。

近年不少醫院逐步檢驗中醫介入抗癌的作用,義大醫院蔡金川部長指出,有醫院取健保資料庫2001年起十年內的樣本,研究女性乳癌患者使用紫杉醇情形,結果發現使用的人死亡率確有降低,她們使用的藥方依序是加味逍遙散與蒲公英與白花蛇舌草,不過個別的療效與安全性,還需更多臨床研究佐證。

★蘆薈凝膠 效果不亞於類固醇

另有醫院針對頭頸部腫瘤患者接受放療後產生口乾、嘴破的症狀分組研究,發現使用白芷蘆薈凝膠的患者,效果不亞於使用西藥類固醇藥膏,這對使用類固醇有疑慮的病患,無異提供另種選擇。黃升騰主任的研究也有相同的發現,他說,頭頸部腫瘤患者在電療或化療中大量破壞腺體,多會口乾、咽乾,極度不適,不過這類病人電療前如果就施以中醫,副作用確實較低。

他另舉肺癌患者為例,指吃艾瑞莎、得舒緩等肺癌標靶藥物的患者,常會腹瀉、長疹,肝指數升高,但經中醫介入後,疹子狀況好很多,肝指數也下降。而有名肺癌患者初期大量咳血,只能坐著睡,西醫不敢繼續療程,經中藥介入後,患者咳症大幅改善,更有力量再接受西醫治療。根據臨床經驗,黃升騰也發現,乳癌病患化療期間肝指數多半會升高,服中藥的病患指數下來得較快,下次再接受化療療程時,肝指數也不會飆升。

「中藥在抑制腫瘤,是可扮演角色的。」兩位名醫都不諱言,台灣醫界對抗腫瘤仍以西醫為主、中醫為輔,但倘若中醫藥的介入,能讓西藥的用量更減,且不減損抗癌效能,不失為一個可以發展的方向。

 

簡單又實用的天星十二穴

《黃帝內經》中記載,說人身上有十二經絡,以應十二個月,有三百六十五節,以應一歲,其實就是說人的穴道有三百六十個。穴道數量在歷代的發展中,慢慢地累積,到明朝的《針灸大成》,就已經記載了有三百六十一穴。

人身上有三百六十一個穴道,分佈在十二條「正經」和任、督兩條脈上;每一個經絡上的穴道數量不一,例如膀胱經上最多,有六十七個穴道,心經、心包經最少,各有九個穴道。穴道的數量那麼多,臨床上究竟有哪些穴道可以選用?

明朝的一位醫生因為用穴的方便性,以及有效性,發展了十二個穴道,在《針灸大成》中稱之為「馬丹陽天星十二穴」。十二個穴道都是在「正經」上面,而且都是屬於重要穴道,例如五俞穴、原穴、絡穴或大關節上的穴道等,臨床應用上非常好使,很有效;幾乎這十二個穴道,已經可用以治療全身所有的疾病。《針灸大成》 裏面收錄編成為「馬丹陽天星十二穴治雜病歌」, 它的總訣是這樣寫的,「三里內庭穴,曲池合谷接,委中配承山,太沖崑崙穴,環跳與陽陵,通里並列缺;合擔用法擔,合截用法截,三百六十穴,不出十二訣。治病如神靈,渾如湯潑雪,北斗降真機,金鎖教開徹。至人可傳授,匪人莫浪說。」就是說雖然有三百六十個穴之多,不出這十二個穴,只要補瀉的處方正確,就什麼病都能治了。而且還說治病有如神靈,應手即愈,就像用熱水潑在雪地上,一下子就溶化了。還說這些穴道是北方之神所傳授的。因此,針一紮進穴道,連金鎖都可以打開。在這個歌訣裏面還有:古人傳授任何一種技藝都是師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師父的,所以歌訣說:至人可傳授,匪人莫浪說,就是說,只能夠教給那些好的弟子,不是好弟子,就不能教他。

       這十二個穴道中,有八個是在腳上的,四個在手上。

三里穴:屬於足陽明胃經的合穴,只要對針灸有一點概念的,幾乎每個人都知道,因為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穴道,可用以保養,也可用以治病的重要穴道。歌訣里說 「三里膝眼下,三寸兩筋間」就是說三里穴的位置,膝眼又叫「犢鼻」,在膝蓋上有兩個相當大的洞,長得有點像牛鼻子,外側的叫「外犢鼻」,內側的叫「內犢鼻」。足三里就在外犢鼻之下三寸,離脛骨棱一個拇指寸遠,也就是在兩筋之中。主要功用治「胃中寒」,也可用以治療心腹脹。胃中寒的癥狀,例如腸鳴,有 「幽幽……」似水走動的聲音,並且腹瀉。《四總穴歌》有「肚腹三里留」,就是說只要是胃腸的病都可以找三里穴。外科方面,可以用治腿腫、膝軟、脛骨酸。內科方面,傷寒型的感冒,以及羸瘦、勞損,都是因為慢性病,而腸胃功能已經很差了,變得羸瘦,還有「氣蠱」,氣蠱就是腹部因為消化不良以及水份不能良好地排泄而發生鼓脹的樣子。還有,它還是一個很好的養老用穴道,三十歲以上的人,針灸三里穴眼睛變寬,會看得清楚;因為大部分的人在四十歲以後,就開始形成所謂的「老花眼」了,眼睛可以看遠,不能看近。常扎這個穴就會變得很好,但是取穴要精確。針入八分或艾灸三壯。依據我自己的經驗,假如經常地針灸這個穴道,不但可以養老,而且假如要走遠路,或要爬山,步行的能力也會好得多。還有這麼一句話「若要安,三里常不幹」,就是說三里要經常用艾灸,燒出灸疤來,甚至於讓它經常都是濕淋淋的,讓它常有出膿的現象,可以治療老年性的病,例如血壓高之類的毛病,經常灸它,可獲得很好的血液循環,血壓就不會升得太高。

內庭穴:是足陽明胃經的滎穴,它在腳的第二指、第三指的中間的這個腳丫子上五分,最主要可用以治療四肢冰冷的現象,可以用治喜愛安靜而不喜歡聲音的「胃經熱象」,長風疹塊的癮疹現象,咽喉痛,呵欠頻數及牙疼。其實頻頻呵欠就是缺氧了,牙疼在中醫的概念上面,認為牙屬於陽明,下牙屬手陽明大腸經,上牙屬足陽明胃經,這裏的牙疼就是上牙疼。另外虛極而不能吃東西,針這個穴立刻就好了。

曲池穴:是在手肘上面的手陽明大腸經的合穴,找尋的方法是:手臂稍微彎曲起來,把手掌對著自己的心臟,手臂上最高的這一條經絡線就稱之為「手陽明大腸經」,在這個經絡上面的手肘彎彎處的穴道就叫做「曲池穴」。曲池穴:是在手肘上面的手陽明大腸經的合穴,找尋的方法是:手臂稍微彎曲起來,把手掌對著自己的心臟,手臂上最高的這一條經絡線就稱之為「手陽明大腸經」,在這個經絡上面的手肘彎彎處的穴道就叫做「曲池穴」,馬丹陽天星十二穴歌說「曲池拱手取」,拱著手找尋;「屈指骨邊求」,在骨頭的邊緣可以找到它;它的作用是「善治肘中痛」,可用以治療肘的疼痛。又能治療「偏風」,也就是中風半身不遂癥狀,還有手不能彎曲、不能收回來,表示這個手已經沒有力,神經功能差了,不能拉弓射箭了,因此丹陽天星十二穴歌說「偏風手不收,挽弓開不得」,要拉弓射箭,必須要用到這條大腸經的肌肉的勁,卻使不上力了。大腸經發生問題時也會「筋緩莫梳頭」,扎曲池穴也有治療的能力,還可以用治「喉痹促欲死」,就是喉頭的血液循環差了,好像不能吸到氣了,又治療發熱、全身性麻疹、癮疹,由這點來看曲池穴還有改善免疫系統的功能。

合谷穴:手陽明大腸經的原穴,原氣駐留的穴道,是在身體上的一個非常大的穴道,位置在大拇指跟食指的中間這個虎口,虎口開叉的上面一寸。它可以治療「頭疼並面腫」,在《四總穴歌》裡頭,有這麼一句「面口合谷收」,就是顏面以及口部的毛病都可以找合谷治療;合谷還可以治療「瘧病熱還寒」,就是瘧疾先熱而後冷的打擺子癥狀。也可治齒齟及鼻衄,就是蛀牙和流鼻血;「口噤不開言」,牙齒咬得很緊,不能張口說話,可以在此穴針入五分深,「令人即便安」,可是要注意,合谷跟另一個叫三陰交的穴道,在孕婦身上要小心,有可能導致流產。在宋朝的時候有一位太子,他很喜歡醫學,有一次看到一位孕婦,把了脈后,希望證實自己的判斷,要剖腹看一看到底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或者是雙胞胎,跟他同行的醫師徐文伯說不可以這樣,用針剌合谷及三陰交這個胎就可以順利產出;所以合谷、三陰交在孕婦身上不可以隨便扎針,要非常小心的。

委中穴

委中穴:是足太陽膀胱經的合穴,位於膝蓋的後面,大腿與小腿交會的腿彎彎處,又叫做膕的橫紋正中央。可以用來治療腰痛不能站直起來,而且引到背脊樑都沉重不堪,筋也不能夠舒展開來,「腰痛不能舉,沉沉引脊樑,酸痛筋莫展」《四總穴歌》也有「腰背委中求」的用法。又可以治療 「風痹復無常」,什麼叫風痹呢?痹就是血液不通,古時候把痹病分為三大類叫做風、寒、濕三痹,風痹是會走動的又叫做「行痹」,寒痹是會很痛的所以又叫做「 痛痹」,濕痹是重著而不動的所以又叫「著痹」,風痹是于風所引起的血液脈絡的不通,因此叫它做「風痹」或叫做「行痹」,為什麼講「無常」?就是因為它痛不固定一處,到處跑著痛。「膝頭難屈伸」也可用這個穴治療,不能夠彎屈、也不能夠伸展,那麼「針入即安康」,可是必須注意這個穴道不可以使用艾灸,因為它底下有一個很大的血管。

承山穴:也是足太陽膀胱經的穴道,在現代醫學稱之為腓腸肌的下方,古人叫做臁,也就是小腿肚,這個地方長得像魚的腹部,所以在馬丹陽天星十二穴歌裡頭,就叫它「魚腹」,它位於腓腸肌分肉間,善於治療腰痛,又可以通大便,用來治療痔疾、大便難,又能治「腳氣並膝腫」。如果肢體的「展轉戰疼酸,霍亂及轉筋,穴中剌便安」,扎了針就會痊癒了。

  太沖穴:足厥陰肝經的俞穴,也是肝經的原穴,在足大趾二指之間的腳丫子直上大約二寸的地方,這個穴道最主要的作用,可用以判斷以及了解人的生死,在這個穴下方有一個動脈經過,如果量測發現這兒的血脈不動了,這個人生命就垂危了。這個穴也能醫「驚癇風」,驚癇是什麼呢?就是被驚嚇而發生抽筋、口吐白沫、眼睛向上翻等等這種現象,中醫把突發的病叫做風,所以稱之為「驚癇風」。太沖也可以治療咽喉的毛病以及心臟病,由於肝經主筋,所以它還能治兩足走路不方便。並且還可用以治七種疝氣中的「偏腫墜」現象,也就是從一邊的陰囊或者從大陰唇穿出來,太沖穴就是個很好用的穴道。除了用太沖穴以外,還有一個穴叫做「三角灸」,在肚臍的下方,而左偏墜可以灸右邊,右偏墜可以灸左邊,再加上太沖穴,效果非常的好。另外太沖也可以治療眼目似雲朦,就是眼睛前面朦朦的,好像蓋了個東西似的。它又能夠治療腰痛,而且還「針下有神功」。

崑崙穴:屬於足太陽膀胱經的經穴,「馬丹陽天星十二穴」當中有3個膀胱經的穴道,委中、承山還有崑崙,位置在足外踝的後方與足跟筋的中間,它可以用來治療足抽筋,腰和臀部疼痛。也被用來治暴喘滿衝心,也就是突然的發喘,心區滿脹;又可以用來治療舉步行不得,一動就疼得呻吟,如果想要求得安樂,可考慮用崑崙穴治療。崑崙加委中用來治療腰背痛效果非常的確實。

環跳穴:是在膽經的穴道,在臀部腰下頭胯的樞紐上側邊,是一個滿大的穴道,環跳穴上面的肌肉非常的肥厚,要用很長的針才能扎到穴位,有的時候甚至要用到六寸長的針。取穴的方法比較特殊:側卧,底下的腿彎曲,上面的腿伸直。它可以治療「折腰莫能顧」,就是腰像是被折了似的,不能夠彎腰也不能回頭。對風、寒、 濕三痹都有效;又可治從胯部連到小腿肚的疼痛;轉身的時候又重又痛,根本就難以忍受的,扎環跳穴也很快就可以好了。

陽陵泉:足少陽膽經的合穴,膝的前下方有一條骨叫脛骨,脛骨後面的一條骨,現代醫學叫做「腓骨」而中醫學叫做「輔骨」,輔骨的莖突也就是一個小骨頭,這個小骨頭的前下方,有個洞,就稱之為陽陵泉。《難經》有所謂的「八會穴」,其中有一個叫「筋會」,就是陽陵泉穴,筋就是肌腱或者是比較粗的肌肉束,陽陵泉就主治筋痛。馬丹陽天星十二穴講,「陽陵居膝下,外廉一寸中」,就是在膝的下方外側一寸的地方,可治「膝腫並麻木,冷痹及偏風」,膝腫、麻木、疼痛,以及叫 做偏風的半身不遂、而「舉足不能起」,只要扎針深入六分,極其神妙。凡是扭傷了足踝、膝,或扭傷了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筋之會,陽陵泉」來治療。

通里穴:是心經的絡穴,在手腕上方一寸,也就是神門上一寸的位置,此穴可以治療「欲言聲不出」以及懊惱怔忡這一類的心理層面的毛病。假如病人體質實,就有四肢重以及頭、腮、面頰紅的情況;如果病人虛就不能吃東西,暴瘖,突然地啞了,或臉面沒有顏色而且不光澤;都可以使用此穴治療。

列缺穴:是肺經的絡穴,叉交大拇指與食指,而食指指到在手腕的上側的撓骨邊緣就是這個穴,可用以治偏頭痛,還可以治療遍身麻痹,痰涎向上湧出,牙齒咬緊的口噤,如果能補瀉得宜,應手就可以好了。《四總穴歌》有「頭項尋列缺」,就是說只要頭部的與頸項的病都能用此穴治療。

 

非洲剛果伊波拉病毒 證實已失控蔓延

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證實,在非洲剛果東北部的伊波拉(Ebola)病毒疫情已經失控,正在迅速的擴散蔓延,過去1週內至少有31人因感染而病發死亡。

WHO位於首都金夏沙辦公室發言人卡班比(Eugene Kabambi)表示,伊波拉病毒的疫情已經完全失控,且情況將會愈來愈嚴重。感染病患幾乎全是居住在歐瑞塔爾省的貧苦居民。

在剛果第1次爆發這種疾病是發生在伊波拉河附近,所以取名為伊波拉病毒,感染的人類會出現病毒性出血熱症狀,由於是人畜共通病毒,當時的死亡率高達88%。

1976年第1次爆發之後,30多年來在剛果與烏干達邊境部落地區至少爆發15次疫情,造成上千人死亡,目前仍然沒有任何疫苗證實有效。

中醫觀點:
這種傳染病的可怕之處在於發病快、致死率高;但是也因為如此,反而不容易大規模感染。
萬一以後病毒變異,產生潛伏期長、傳染時間長的病毒,那將是一場浩劫。
參考維基百科的資料來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F%83%E5%8D%9A%E6%8B%89%E7%97%85%E6%AF%92
這種傳染病有一般感冒的症狀的高燒、頭痛、關節痛、肌肉痛,但是很重要的,有腹痛腹瀉與嚴重乏力,
熟悉傷寒論、金匱經方的中醫師應該知道,這是病情很快的由太陽而直入少陰,所以很快發展到類似霍亂的嘔吐同時腹瀉;
如果只有如此,那此病的危險性頂多等同霍亂,但是此病棘手的是會伴隨血熱出血或被退燒後的陽虛出血,這次是一般急性傳染病很少見的。
而病情的發展很快,所以用藥必定需要大劑量才能見效。

我沒有實際接觸的經驗、而且病情變化快速,只能推測可能會用到附子理中湯、葛芩連湯、黃土湯、丹皮、生地、黃連、白芍、側柏葉等加減。
這些方藥必須是適應病情的快速變化而大劑量應用;祈願此病不會大規模傳染,但是如果發生,大概也只有熟悉經方的中醫同道能有所作為了。

西醫因為一開始碰到高燒症狀,一定是先退燒再說,反而會讓此病情更快進入少陰而更快導致心腎衰竭。
所以此病往往在第二週,退燒了之後就發生多重器官衰竭。

對於已經學過中醫基礎與診斷學的同學來說,可以練習看看,從以下的症狀描述,你是否能應用六經辨證、八綱辨證來診斷 ?

症狀
症狀因人而異,會突然出現。最初的症狀包括:發高燒 (最少攝氏38.8度或華氏101度)、嚴重頭痛、肌肉、關節或腹部疼痛、嚴重乏力和疲倦、咽炎喉嚨痛、作嘔和頭暈。懷疑疫症爆發前,早期症狀會被錯誤診斷為瘧疾、傷寒、痢疾、感冒或其他細菌感染,這些病都較常見。

伊波拉病毒進而引致腹瀉、深色或帶血的糞便、咖啡樣吐血、因血管脹大而眼睛變紅、因皮下出血而皮膚出現紅斑、斑丘疹、紫斑和內出血。身體任何孔都會出血,包括鼻、口、肛門、生殖器官或針孔。

其他症狀包括低血壓 (低於90毫米汞)、低血容量、心悸、體內器官嚴重受損 (尤其是腎、脾和肝) 並引致 彌散性全身壞死, 及 蛋白尿。由病發開始到死亡 (通常因為低血容量性休克 和/或臟器衰竭) 通常為7至14日。染病後第二個星期,病人一是退燒,一是出現多個器官衰竭。

http://loveheal.org/phpbb3/viewtopic.php?f=31&t=304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