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紀實︰驚人巧合! 17年前7‧17 MH17首航

驚人巧合! 17年前7‧17 MH17首航

出事日期 :7月17日
機號 :MH17
飛機型號 :波音777
機齡 :17年
導彈型號 :9K37
防空系統 :SA-17
* 首飛 : 1997年7月17號

馬航波音777客機MH17航班7月17日墜機出現驚人巧合,據紐約時報引述航空當局官員的話指出,馬航這個航班的首航日即是在17年前的1997年7月17日,此空難更有許多「17」和「7」的匯合,難怪引起數字命理學家(numerologist)和陰謀論者的注意。

例如,這一天也是1996年環球航空(TWA)800航班在紐約長島外海墜毀的18周年;如今仍有人懷疑TWA800航機是被美國海軍試飛飛彈誤擊或遭恐怖分子的飛彈或炸彈攻擊。

環航這架載有230人的波音747-100客機,於1996年7月17日在空中爆炸,墜毀於紐約市不遠的大西洋中,雖然調查人員認為,火花點燃油箱蒸氣是可能禍首,但陰謀論至今不曾稍歇。

由於馬航MH370航班今年3月失蹤,至今成謎,馬航MH17航班引人好奇的蛛絲馬跡都會被人放大檢視。另外,馬航653航班1977年12月4日據報被劫機後墜毀,也仍有許多謎團未解。

未來有關MH17的任何資訊浮現,預料將會為各種臆測加柴添薪。俄羅斯人氣網站RT.com17日即報導,MH17航班的飛行路線與俄羅斯總統普亭專機幾乎完全一樣,時間也相差無幾。普亭當天是由舉行金磚峰會的巴西飛返莫斯科。

雖然美國政府宣布,MH17是遭地對空飛彈擊落,但這類事件引發的各方質疑和臆測,可能在罹難者屍骨已寒之後許久仍難休止。

http://www.liveleak.com/ll_embed?f=37a33621ee6e

20140718_int.0012M

連遭馬航2事故 澳洲家庭損4人
澳洲1個家庭連續遭到馬來 西亞航空公司2次飛航事故衝擊,這個大家庭先後失去 的4名成員搭上了馬航失蹤的MH370和墜毀的MH17航班客 機。 澳洲媒體報導,馬瑞.黎茲克(Maree Rizk)和艾 柏特.黎茲克(Albert Rizk)夫婦是在歐洲渡假1個月 後,搭機返回澳洲墨爾本,結果因所乘MH17班次客機昨 天在烏克蘭東部遭擊落,而雙雙喪生。 馬瑞的父親娶了昆士蘭(Queensland)1個家庭的 成員,而這個家庭的兩夫妻羅德尼.巴羅斯(Rodney Brrows)和瑪麗.巴羅斯(Mary Burrows)則搭上了3 月8日由吉隆坡飛往北京途中失蹤的MH370班機。 羅德尼的手足葛瑞格.巴羅斯(Greg Burrows)說 ,他無意代表黎茲克家族發言,但表示,「我們對馬來 西亞航空公司並無惡感」。 他說:「沒有人能預測到這次空難,至於上1次事 故的情況不明,所以甚麼也談不上。」 「我們還在等待上次事故的答案。」

荷蘭單車手節儉保命

今次MH17客機被擊落,是馬航五個月內第二宗嚴重事故。有馬航空姐因休假躲了第一次MH370事故,卻在今次乘搭出事客機罹難;亦有外國單車手福大命大,兩次僥倖逃脫;有人禍不單行,兩次空難中失去至親。

0720-00407-036b2

荷蘭單車手迪揚則在MH370失蹤當日離開吉隆坡時,本打算乘搭該客機到北京再轉機到台灣參加比賽,但他最後選擇直飛航班。事隔四個月後,迪揚本打算乘坐MH17到吉隆坡,但終為節省約三千一百港元機票價錢,多留數天改乘另一班機。
搭馬航MH17愛滋專家 證實僅6人

國際愛滋學會( 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主席巴瑞-西諾希今天 表示,為了參加國際愛滋病研討會(International AIDS Conference)而搭上馬來西亞航空 MH17班機同仁證實僅6人,並非報導所稱的多達100人。 巴瑞-西諾希(Francoise Barre-Sinoussi)說: 「我們和澳洲、馬來西亞與荷蘭當局聯繫後,證實是6 人。人數可能會比6人再多一點,但不是如報導所稱的 人數。」確認遇難的包括世衛組織發言人格倫托馬斯,及前國際愛滋病協會會長、荷蘭知名愛滋病專家蘭格(Joep Lange)。蘭格是頂尖愛滋病專家,在業內享負盛名,蘭格是全球頂尖的愛滋病治療專家,過去幾十年致力協助亞洲及非洲貧窮國家,以較低廉方法,防治愛滋病,是愛滋病研究的先驅,從事研究超過三十年,他有份研發混合療法,以及預防母親將病毒傳染給胎兒的藥物。,亦是國際愛滋病專家之間聯繫的主要橋樑,更曾出版多份與愛滋病有關的醫學刊物。現年60歲的蘭格來自荷蘭,在80年代起曾負責多項重要的愛滋病藥物臨床測試,更是目前治療愛滋病的「雞尾酒」療法催生者之一。

乘客拍機艙黃卿政留最後鏡頭

在罹難者當中,至少有七名華裔,其中包括一名駕駛、兩名空服員,以及四名乘客,包括有在鹿特丹經營中國餐館的一對夫婦,一名香港人,還有一名在墨爾本大學唸書的女大學生。而目前在網路上也流傳,有乘客在起飛前,上傳14秒機艙內的畫面,馬航MH17起飛前廣播:「前往吉隆坡國際機場,目前我們正在做最後的登機以及行李托運,請確保你的手機維持在關機狀態。」其中來自大馬巴生的一名華裔男乘客與一名印裔女空姐,剛巧被其他乘客用手機錄影下登機後的畫面,並上載到社交媒體,成為他們留給家人的最後鏡頭!

這名男乘客證實是黃卿政(32歲),已婚,育有一名4歲兒子,其父親是巴生中華獨中董事總務黃國榮。媒體雖未聯絡上黃國榮,但也通過巴生中華獨中董事長拿督蔡崇偉,證實短片中的男子就是黃卿政本人。

蔡崇偉說,他已與黃國榮通過電話並慰問他,對方也向他簡述黃卿政的生活點滴,指黃卿政在一家荷蘭跨國公司擔任工程師,因工作表現出色,不久前剛獲公司宣佈即將晉升為經理。黃卿政因職務需要經常馬荷兩地飛,這次是與2名同事一起飛赴荷蘭公幹,2名同事是搭乘荷蘭航班,他則選擇搭乘馬航。

幸災樂禍的新加坡航空消遣 MH 17,被網民痛罵沒道德!

新加坡航空公司在這非常時期發表的一則聲明,引起馬新兩地Twitter網民的反感與憤怒,並群起讉責對這項不道德的操守。新航在其面子書網站發表的聲明說; 新航早已沒用烏克蘭領空,並把飛行路線改道,以避過飛趆烏克蘭領空。一名憤怒的網民指責新航撒謊,根據一個航班跟踪網站“飛行雷達24”所公佈的圖像,當馬航M17在雷迖失去踪蹟的時候,新航的客機卻在25公里外飛行。

《紐約時報》稱矛頭不應指向馬航

《紐約時報》指出,在MH17墜毀事件上,眾人的矛頭不應指向航空公司,而是擊落客機的罪犯。

該報的分析高指出,商務班機的運作存在許多現實考量,馬航和機上所有乘客及機組人員都是此次空難的受害者,眾人的矛頭不應指向航空公司,而是擊落客機的罪犯。

據報導,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自今年4月起就禁止美國所有航空飛機飛越烏克蘭克里米亞地區上空,但離該地區以北200英里(約320公里)的上空,即MH17客機被擊落的空域並不在禁區範圍內。

分析認為,如此明確的禁令對航空業界是關鍵且必要的,因為舉凡沒有被列為飛行禁區的空域,都將被假定為安全且合法的航線。航空公司一般會採取最有利於節能的飛行航線,盡可能減少成本。有人認為,像國際民航組織(ICAO)這樣的航空管制機構應當發揮領導角色,對航空業者提出警示。

不過,國際民航組織昨天表示,他們沒有義務對航空公司發出“導彈警告”,並稱這不在他們的職責範圍之內。

分析指出,馬航MH17客機機組人員17日從荷蘭阿姆斯特丹起飛前,應已獲知烏克蘭在數小時前就關閉了東部地區低於3.2萬英尺的領空。據烏克蘭發表的官方聲明,關閉該領空是“基於烏克蘭與俄羅斯邊界的戰鬥行動”,以及叛軍本周初射下一架烏克蘭軍機所帶來的安全隱患。

馬航MH17客機最後失聯的高度約為3萬3000英尺,按照飛行準則,這樣的高度是安全的。此外,除了軍用防空設備,這樣的飛行高度根本不在一般武器的射程範圍內。正因如此,民航客機並沒有伊拉克和阿富汗交戰期間避過其領空。

分析認為,馬航雖因MH370客機失踪事件而有一次不良紀錄,但這次空難錯不在馬航,MH17客機並沒有違禁。

俄提十大疑問反擊

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長安東諾夫就馬航客機被擊落一事,向基輔提出了“十問”:

1.為什麼基輔如此之快地斷定是烏克蘭東部勢力擊落客機的?有何根據?

2.基輔能否向世人公佈在衝突區內使用“山毛櫸”導彈的全部細節,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基輔要在東部部署這種型號的導彈,如果東部勢力沒有飛機?

3.為什麼基輔在組建國際調查委員會一事上無所作為?這個調查委員會到底何時進入工作狀態?

4.烏軍方是否準備向國際專家公佈其空對空和地對空導彈的所有數據?

5.為什麼烏空管部門允許客機從基輔確定的反恐行動地區上空通過?為何基輔不關閉這個區域的領空?

6.為什麼基輔在沒有國際代表參與的情況下就開始研究烏克蘭空管人員與MH17機組的通話記錄?

7.烏克蘭是否吸取了上次烏方在黑海上空擊毀俄圖154客機的教訓?

8.為什麼基輔在客機墜毀半小時內就分佈了東部勢力與俄軍方勾結打下客機的電話錄音?

9.為什麼烏軍方隱瞞兩架軍機在MH17被擊落空域附近出現的消息?

10.為什麼馬航墜機附近,烏邊防空軍的5個連預警雷達開機的時間恰好在馬航客機墜落前15分鐘?

 

馬航墜 民航機遭擊墜5案例

馬來西亞航空公司1架客機今天疑似遭飛彈攻擊,墜毀烏克蘭東部,機上298人全數罹難,下為死傷最慘重的5起民航機遭擊墜事故。
●1993年,喬治亞航空(Air Georgia)1架圖波列夫圖-154在喬治亞爭議領土阿柏克茲亞(Abkhazia)準備降落時,據傳遭熱追蹤飛彈擊落,墜毀跑道並起火燃燒,機上132名乘客和機組員中有108人身亡。
●1988年,伊朗航空1架空中巴士A-300,從伊朗飛往杜拜途中,被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的美國巡防艦誤當成戰鬥機,發射2枚飛彈擊墜,機上290名乘客全數身亡。
●1986年,蘇丹航空(Sudan Airways)1架福克F-27從南蘇丹起飛後不久,據傳遭蘇丹人民解放軍(People’s Liberation Army)擊墜,機上65名乘客和機組員全數身亡。
●1983年9月1日,南韓大韓航空1架波音747偏離航線後,在庫頁島(island of Sakhalin)遭蘇聯戰鬥機擊墜。機上約269名乘客及機組員身亡。事發5天後,蘇聯官員承認擊墜這架飛機。
●1973年2月21日,利比亞阿拉伯航空1架波音727從的黎波里(Tripoli)飛往開羅途中,在西奈沙漠上空遭以色列戰機擊墜,機上113人中有106人罹難。
這架飛機誤闖以色列領空,以色列空軍攔截並開火,飛機嘗試強行著陸時遭擊毀。

 

 

 

全球態度調查顯示中國是大馬最大盟友

最新的調查顯示,在馬來西亞人的心目中,在維護國家安全上,中國是大馬最重大的盟友。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其2014年春季的全球態度調查結果顯示,馬來西亞人與巴基斯坦人,都有相同的看法(中國為最大盟友),這與許多亞洲國家形成對比。

“巴基斯坦、中國及大馬人都把美國視為國家最大的威脅。除此之外,其他的亞洲國家都把美國的盟友位置放在最高位。”

調查顯示,受訪的大馬人中,有27%認為中國是大馬未來最可依靠的盟友,另19%則選擇美國。與此同時,有26%認為美國是未來最大的威脅,僅有5%認為是中國。皮尤研究中心是美國的一間獨立性民調機構,總部設於華盛頓特區。該中心對那些影響美國乃至世界的問題、態度與潮流提供信息資料。

這項調查是《全球反對美國監視和無人偵察機,但對美國的形象危害是有限的》報告中的一部分。

調查訪問了44個國家共4萬8643名18歲及以上的人士,其中包括1010名在大馬的人。

 

 

 

歐洲麻雀大賽日本選手奪冠 中國隊慘敗被轟國恥

麻雀向來被視為中國國粹,但中國人日前竟在竹戰比賽中慘敗,而且個人冠軍更落在日本人手中。日前落幕的第五屆歐洲麻雀錦標賽中,代表中國參賽的中國國花隊個人名次最好僅得第30名,團體名次更排第37。
世界麻雀組織秘書長助理姚曉雷昨日仍然死撐,稱雖然成績不好,但看到歐洲競技麻雀的發展非常迅速,對手用中國的規則打敗中國的選手,正好說明中國麻雀近年來在世界範圍內的普及工作初見成效。
去年在法國圖盧茲舉行的法國麻雀錦標賽中,中國高校聯隊獲得第4名,已引發全國民眾狠批。此番出征,中國國花隊再次鎩羽而歸。而另一支代表中國參賽的長安隊也僅獲得團體第39名。而在此次參賽的51支隊伍中,歐日聯隊獲團體冠軍,日本選手奪個人第1名,德國取得個人第2名。
有網民對於中國落敗,直言是「國恥」,並指「高手在民間」,要求調查參賽者背景,笑稱「可能都是甚麼二奶、小三、官太太之類的」,更有網民認為這樣一敗,「輸了感覺比國足輸了悲慘1萬倍」。

 

 

 

CNN公開亞洲城市7宗罪

七宗罪——七個生氣勃勃的亞洲城市。我們一次又一次偏離正道。
所以,如果你正因多吃了一塊臭豆腐而走向地獄,首先應該繞道去一下台北。如果你為你的賣淫活動感到驕傲,那麼你應該去馬尼拉(菲律賓)看看。

1. 貪食:台灣,台北

便宜的吃食隨處可見,無論晝夜。
台北有18條專門的小吃街。在這裡,公車站變成了燒烤店,​​人行道變成了小吃攤。空氣中瀰漫著臭豆腐的辛辣味。台北的夜市也因種類繁多的小吃而出名。食物的分量小,但價格便宜,大約1-2美元。

2. 懶惰:韓國,首爾

當韓國人不忙著加班時,他們就忙著上網。
韓國的網絡經過磨礪、雕蝕,已經變得非常流暢,速度快到你根本不需要移動;除非獸人部落墮入了“魔獸世界”或者需要快速雙擊。每日野獸網排布顯示,在全世界最懶惰的國家中,韓國排在第15位(亞洲第一)。有充分證據顯示,他們很可能變得更加懶惰。
最近提議的一份政策試圖改進首爾的數字技術,部分是為了滿足在線遊戲及視頻流的需要。而這也會促使網絡速度的提升。這樣,如果韓國人民想要趕上國民足球英雄的腳步,只要通過“國際足球聯盟”就可以了。

3. 驕傲:菲律賓,馬尼拉

菲律賓婦女有許多的可愛之處,但如果你沒有與菲律賓男性談論過,你就不會了解他們的魅力——他們常常色迷迷地盯著鏡子瞧。
根據思緯公司的調查,菲律賓男人是亞洲最自戀的的人。 48%的男人自認為非常性感。
一些讀到這篇文章的女性可能會覺得這樣的男人對自己有好處,很遺憾,百分之九十的菲律賓男人只希望自己好看,而不是其他人。
相比較而言,只有25%的新加坡男人自認為性感,中國和台灣只有17%,而香港只有12%。

4. 貪婪:中國,深圳

經融危機是由這些吸血者引起的。
當每個人都勒緊褲腰帶時,深圳仍然無所顧忌,繼續推出價值數以億計的高科技產品。
深圳是全世界增長最快的城市,全市的GDP為420億美元。比一些國家還多,例如危地馬拉和黎巴嫩;甚至是冰島的四倍。
同時,中國的百萬富翁繼續增加,不久深圳就會有一百萬個百萬美元富翁。深圳的理念是:如果你賺不了一百萬,就賺個十億。

5. 淫欲:日本,東京

日本的性產業值大約是2.5萬億(300億美元),僅次於其汽車產業。存在競爭關係嗎?
據“粉紅盒”作者Joan Sinclair 所說:“日本供應所有你能想到的東西。”
從免費的令人作惡(或更糟糕的)色情書刊到女僕咖啡廳,東京就像一個青少年體內的下流的糟老頭,與裸露癖患者共同滿足下流的性慾。
在這裡,你可以滿足你的戀物癖,或者將自己沐浴在製服下的漂亮女郎中。

6. 嫉妒:印度,新德里

根據《世界銀行2011年移民與匯款年鑑》,2010年,除了墨西哥外,移民的較多是印度人。
在一些事物的誘惑下,大約1140萬印度人移民到其他國家以求過得更好。
印度及其首都新德里患有史上最嚴重的嫉妒情節——草坪總是別人的綠。

7.憤怒:朝鮮,平壤

好鬥、好戰、好爭論…朝鮮首都就像是亞洲大陸上喜怒無常的青少年。但他們與大多數烏煙瘴氣的流氓不同,流氓通過打耳洞或染頭髮來發洩自己的憤怒,而他們擊沉船隻或貝殼島。
朝鮮的民族體育是跆拳道。如果糧食短缺,首先要餵飽​​的就是軍人.
宣傳片大肆宣揚朝鮮軍人的“無敵力量”,首都的海報宣揚“實現和平的方式就在刺刀的刀尖上”。
朝鮮人口總共24百萬,其中有一百萬呆在軍隊。
然而,朝鮮領導人金正日揚言已經達到世界最高的高爾夫球得分——在18洞的標準場地上打出令人驚異的低於標準桿數的38桿,還包括5個一桿進洞。他第一次嘗試就實現了目標。看來,他還不差。

 

Seven deadly sins — seven lively Asian cities. We all stray off the path of righteousness from time to time.
So if you’re going to end up in hell due to a temptation to eat more than your fair share of stinky tofu, take a detour to Taipei first. Or if pride’s your vice, take a turn toward Manila.
Click through the pages to see how these Asian cities take a sin and turn it into a raison d’être.
1.Gluttony: Taipei, Taiwan

Cheap eats, everywhere, day or night.

Taipei sports 18 streets dedicated to nothing other than food. Where you might usually expect a bus shelter, instead you’ll find a barbecue. Sidewalks become snack stalls. The pungent smell of stinky tofu fills the air.
Night markets in Taipei have become famous for their snack selections, or xiaochi, literally meaning “small eats."
The dishes may be little, but so are the prices, running around US$1-2 dollars. A fat gut never came so easily.
2.Sloth: Seoul, South Korea
When South Koreans are not racking up overtime, they’re collecting bandwidth fees.
Seoul’s Internet has been honed, sculpted, streamlined and sped up to such a degree that no one really needs to move, at all, ever, except maybe when the orc hordes descend in “World of Warcraft" and some rapid double-clicking is required.
South Korea has been ranked the 15th lazi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and the first in Asia) by The Daily Beast. And there’s every reason to assume they’ll get even lazier.
A recently proposed government policy seeks to advance digital technology in the capital, partly influenced by demand for online gaming and streaming video, and will take Internet speeds to 1,000 Mbps by 2012.
So if some of the 39 million connected South Koreans wanted to emulate their favourite national soccer heroes, they may as well just do it via “FIFA Manager."
3. Pride: Manila, PhilippinesMuch is made about the loveliness of the Filipino female. But you wouldn’t know it by talking to the Filipino men — they’re too busy gazing lustfully into the mirror.
According to a study from Synovate, Filipino men are the most narcissistic in Asia. A whopping 48 percent consider themselves sexually attractive.
And if the ladies reading this think the guys’ encounters with the brow tweezers are for your benefit, sorry — nine out of 10 Filipino men polled said they liked to look good for themselves, not anyone else.
By way of comparison, just 25 percent of men in Singapore considered themselves sexually attractive, 17 percent in China and Taiwan and a measly 12 percent of Hong Kong guys think the same.
4. Greed: Shenzhen, China
The financial crisis is for suckers.
When everyone else was tightening the belts, Shenzhen car ried on regardless, pumping out b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high-tech products.
Shenzhen is one of the fastest growing cities in the world, with a provincial GDP of US$42 billion — that’s more than some countries such as Guatemala and Lebanon, and four times more than Iceland.
Meanwhile, China’s millionaires keep millionairing — it won’t be long before there are 1 million U.S. dollar millionaires in the country, guided by Shenzhen’s philosophy: if you can’t make a million, make a billion.
5. Lust: Tokyo, JapanJapan’s sex industry is worth an estimated ¥2.5 trillion (US$30 billion), second only to the country’s automobile industry. Is there any competition?
According to “Pink Box” author Joan Sinclair, “Japan offers absolutely everything imaginable.”
From gratuitous puke porn (and worse) to the barely titillating maid cafes, Tokyo is like a dirty old man in a teenager’s body. But one who celebrates his lewd desires with the gusto of an exhibitionist poodle on heat.
Head here to indulge your fetishes or simply to have yourself bathed by a pretty young thing in a uniform.
6. Envy: New Delhi, IndiaMore Indians emigrated in 2010 than any other nationality in the world except for Mexicans, according to the World Bank’s Migration and Remittances Factbook 2011.
Some 11.4 million Indians headed elsewhere to find a better life, drawn by the lure of things done properly.
India, and its capital New Delhi, has the world’s worst case of grass-is-greener syndrome.

 

7. Wrath: Pyongyang, North Korea

Pugnacious, belligerent, quarrelsome … the North Korean capital is the moody adolescent of the continent. But unlike most spotty delinquents who express their angry insecurities by piercing body parts or coloring their hair, this one sinks ships and shells islands.

North Korea’s national sport is Taekwondo. If there’s a food shortage, the military get served first. Propaganda films talk of the “invincible power" of the North Korean army and posters in the capital state, “The way to peace is on the point of a bayonet."
Its army comprises nearly 1 million troops, out of a nation of 24 million.
Still, the Dear Leader Kim Jong Il does claim to have made the world’s best ever golf score — an astonishing 38 under par on a regulation 18-hole course incuding five holes-in-one. And that on his first ever attempt, too.
Perhaps he’s not so bad.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