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福遊戲》=鴻夏之戀?

《羅斯福遊戲》第8話,果然不出我所料,專務真是無間道!

《羅斯福遊戲》=鴻夏之戀?

五輪=鴻海/富士康?

青島製作所=夏普?

toyo=三星?

糾纏一年的鴻夏戀,破局與否,各說各話。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為何對夏普窮追不捨?列強割據夏普,它們各有何盤算?

三月二十六日,上演一年的鴻夏戀最終回,卻仍「峰迴路轉」,到不了終點。

當天下午,夏普總部先發出聲明,表示鴻海未在截止日前付款,夏普將檢討投資金額及條款,包括檢視其他融資辦法。日本NHK傍晚報導,鴻夏合作計劃,「已經變成一張白紙」,正式破局。

但鴻海在晚間七點多,隨即發出重大訊息,強調協商未破局。兩天前,雙方高層才進行五小時的「誠意」會談。鴻海將以協議實價的方式,履行九.九%的投資,目標在三個月內完成投資。

糾纏一年,為什麼強勢的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對夏普仍窮追不捨?

這其實是科技典範移轉下的戰略一棋,非下不可。郭台銘要用夏普的面板,綁住蘋果。

麥格理資本證券總經理張博淇觀察,鴻海帝國的成形,就是用零件組裝綁訂單。在個人電腦的時代,電腦零件鴻海幾乎都做了,就差面板。但因其他零件的掌握度及總量仍足,郭台銘並不急。

用夏普綁蘋果

可是到了行動裝置時代,大客戶蘋果的平板和智慧手機,幾乎都是上游的零件,像是記憶體、晶片、面板。

鴻海能做的零件種類和數量驟減。對零件的掌控度大減,利潤也跟著大減。「要把客戶綁得更死,鴻海無法做晶片,就做面板,這是策略,」張博淇分析。

因此,郭台銘無論如何,都想獲得夏普獨步全球的高解析度面板技術,來綁住佔鴻海營收五成的蘋果。

二十八日,帶著鴻夏戀尚未圓滿的心情,郭台銘一身輕裝,親自飛往祖籍山西的運城,準備將當地一尊五百年歷史的明朝關公神像,迎來台灣繞境。

郭台銘一出現,媒體一擁而上,追問鴻夏合作這步棋,到底走不走得下去?

「說穿了就是,我不願意做一個投資者。你不讓我進去插手管理,公司怎麼救活呢?他們銀行團也來找我,不是我來找他,因為我進去才能把他們帶起來。問題就是這麼簡單,現在就是他們的人,怕我去管太多,」面對鏡頭,郭台銘直率地說。

一席話,透露鴻夏戀不平順的主因。有財務黑洞的夏普,只要郭台銘當單純投資者,但以郭台銘過去每個投資案掌握控制權的紀錄,不可能甘願當「銀行」的被動角色。

但夏普沒有說出口的理由是,蘋果iPhone5、iPad下滑的銷售量,讓面板訂單驟減。夏普用來生產iPhone5的「蘋果專用面板工廠」夏普龜山一廠,做iPad的龜山二廠,總不能停擺在那燒錢,夏普急著另闢出海口。

過去就是夏普面板客戶的三星,浮上檯面。智慧手機量已超越蘋果,又是液晶電視龍頭,三星當然是夏普的好選擇。

研究三星多年,野村總合研究所韓國分所所長崔創喜指出,三星看上夏普大尺寸電視面板,是因為三星在智慧手機獨步全球的AMOLED面板,一直無法量產用在大尺寸電視。

如果只出三十三億台幣,省下至少一千億台幣的蓋廠成本,取得現成面板,對三星絕對是划算的投資。

根據顯示器市調機構DisplaySearch統計,夏普是三星四十吋和六十吋液晶電視面板的主要供應商。今年夏普液晶電視面板主要客戶佔比,三星以四一%排名第一,甚至高過夏普自己的品牌。

曾在日本慶應大學念MBA、熟悉日本文化的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相較於郭台銘的強勢,他身段柔軟地赴夏普表達,只是單純投資,確保夏普的面板能穩定供應給三星。此舉,讓夏普經營層安心買單。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48227

日媒警告:夏普要小心郭台銘

夏普3月27日宣佈了與全球最大的EMS(電子產品代工服務)企業——台灣鴻海精密工業開展資本業務合作的消息,這一決定給日本的產業界帶來了巨大的衝擊。鴻海究竟是幫助身負鉅額有息負債的夏普的「朋友」,還是有意吞掉夏普、奪走尖端技術的「野心家」集團?

在6月26日召開的夏普股東大會上,夏普就雙方的合作關係進行了說明,聽取了說明的股東會如何判斷夏普未來的價值呢?

合作還將涉及智慧手機領域

此前公開的資本業務合作內容為,鴻海集團向夏普投資669億日元,取得9.88%的股份,成為其最大股東。而且,鴻海的創始人——CEO兼董事長郭台銘向經營最尖端大型液晶面板製造工廠——堺工廠的夏普顯示器產品公司(Sharp Display Products,SDP)投資660億日元,取得其46.5%的股份。

夏普於6月8日召開了2012財年的經營戰略說明會,社長奧田隆司談到了包括與鴻海集團的資本業務合作在內的今後的戰略。奧田表示,「夏普現在面臨的課題是(1)在大眾化數位商品領域的競爭力低下、(2)堺工廠開工率過低導致收益惡化」。

關於強化數位商品領域的競爭力方面,夏普有意在針對中國市場的智慧手機領域與鴻海展開合作,計劃由鴻海負責大眾化暢銷價位的產品,夏普則負責高端機型。

提高堺工廠的開工率方面,鴻海將比預定提前3個月,從2012年第二季度開始採用堺工廠生產的液晶面板。這樣一來,如今已經跌至50%以下的開工率將會從第三季度起回升到90%左右。

「提高開工率真的不要緊?」

然而,對堺工廠提高開工率持懷疑態度的市場人士不在少數。「日經商務在線」上登載的報導《夏普,抹不掉的液晶風險》中提到,有外資證券公司認為,「沒聽說夏普獲得大客戶的確定消息,在這種情況下提高開工率真的不要緊嗎?」在過去,夏普管理層曾多次在大型液晶面板需求預測上出現過失誤,因此,市場人士對夏普的判斷將信將疑。

《夏普,抹不掉的液晶風險》中指出:「假設以90%的開工率生產60吋面板,按照簡單的計算,到2012財年(截至13年3月)底,產量將超過450萬台。而2012年60吋以上的消費需求約為160萬台,即使加上鴻海的客戶,也很難完全消化450萬台這一產能。」

鴻海雖然決定接收大型液晶面板,但僅憑鴻海的客戶能否消耗掉這450萬台?關於這一點,目前還沒有可靠的證據。

奧田社長強調,夏普將把虧損的大型液晶業務與主體剝離,借此「克服最大的經營風險」。大型液晶業務將從2012年7月起轉移到郭台銘掌控的夏普顯示器產品公司,預計將有約1300人調往該公司。

在展開上述改革的同時,夏普還準備把氧化物半導體IGZO技術運用到醫療器械和商用產品之中,全力開發高精度圖像診斷用監視器等高附加值產品。

「以朋友的身份展開合作,共渡難關」

夏普將從鴻海集團及郭台銘那裏得到共計超過1300億日元的資金。對於有息負債超過1.1兆日元的夏普而言,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其實,鴻海與夏普在企業規模上存在著超乎想像的差距。

銷售額方面,夏普約為2.55兆日元,鴻海約為9.7兆日元;獲利部分,夏普為凈虧損2900億日元,而鴻海則擁有2100億日元以上的凈利潤。

大前研一指出,「從這些經營指標上也能夠看出,此次第三方定向增發的結果與其說是『資本業務合作』,其實更像是『收購』」。

那麼,郭台銘是如何看待夏普鴻海的此次合作?本站的專訪對此做了詳細報導。在採訪的開頭,郭台銘說道:「我在前幾天參加夏普的經營會議時作了40分鐘左右的發言,向夏普的經營高層傳遞了『與其說是投資者或者業務夥伴,不如說更希望作為朋友大家一起工作、共渡難關』的想法。」

另外,郭台銘在採訪中還說道,堺工廠「未來3年內絕對不裁員」,這也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採訪即將結束之時,郭台銘充滿自信地表示,「我將全力以赴使富士康與夏普的合作獲得成功。這不是為了金錢。我希望能夠驗證自己的信念,那就是如果夏普、大阪、富士康、台灣聯手合作的話,會產生非常好的結果。Sakai International Corp.會成為大阪經濟復興的窗口」。

「郭台銘是非常難對付的人物」

然而,這些話真的可以照單全收嗎?自3月宣佈合作以來,日本眾多媒體都報導了郭台銘的種種「真面目」。

其中令人頗感興趣的一則報導是6月25日《日本經濟新聞》電子版登載的《「全盤收購」,鴻海的壓力令夏普顫抖》。這篇報導生動地描寫了郭台銘通過各種手段令夏普動搖、夏普在期待之餘又心存不安的情形。

文中表現出的郭台銘的另一個側面在其他報導中也可見一斑。大前在其撰寫的《鴻海實為「『收購」,夏普是否甘打下手》一文中寫道:「眾所週知,郭台銘是一位個性強烈的經營者,他與蘋果公司已故的創辦人Steve Jobs意氣相投,並不是一個會唯夏普是從的簡單人物。」

其他知情人士也表示,「作為能夠讓鴻海如此快速發展的人物,郭台銘非常難對付。留給夏普的估計只有兩條路,或是被吞併,或是失去作用後被拋棄」。

郭台銘一直說「鴻海與日本企業聯手就能戰勝三星」,發言總是把矛頭指向南韓三星電子,令人覺得郭台銘的野心其實是「打敗三星」。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1655

延續閱讀︰

郭台銘:夏普騙了我

 

《羅斯福遊戲》的Q版周邊商品

epochyakyu3
很可惜的是一點都不像沖原啦!
epochyakyu2 epochyakyu5 epochyakyu4 epochyakyu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