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紀實︰中國與東盟之間的關係

東盟福音:泰國克拉地峽運河計劃啟動

2044308349792526816_11n

走過“黃金十年”的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正把打造自由貿易區升級版、推進多領域互聯互通合作、加強金融合作和開展海上合作作為“鑽石十年”的重點合作方向。

十年前,中國與東盟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迎來亞洲發展的“黃金十年”,堪稱全球區域合作實現多贏的典范。

中國已連續多年成為東盟最大的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從2002年的548億美元上升至2013年的4436億美元,年均增長21%以上,中國—東盟雙邊貿易額超越中日貿易額,成為中國在全球的第三大貿易夥伴。中國東盟的合作建成了發展中國家最大的自由貿易區,涵蓋19億人口,雙方互利共贏的經貿合作在全球經濟低迷情況下顯示出勃勃生機。

東盟國家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首選地之一,也是中國吸引外資的重要來源地。十年間,中國—東盟間的相互投資擴大了四倍,雙向投資金額累計已突破1000億美元,東盟成為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的第一大市場。

東盟各國高度重視增強自身的總體經濟實力,除了致力建設東盟自由貿易區以外,還在2002年的東盟首腦會議上達成了成立“東盟經濟共同體”(AEC)的共識,東盟黃金十年後,“東盟經濟共同體”的共識得到進一步強化,也將開創“鑽石十年”新輝煌。

泰國地處于中南半島中心的戰略地位,同時也是通往湄公河區域和南亞的重要門戶,歷史上,泰國便有在克拉地峽修建克拉運河的構想,限于人力物力,克拉運河計劃未能實施。

隨著中國—東盟自貿區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推進,克拉運河計劃有望成為現實。近日,由柳工集團、徐工、三一重工等中國企業牽頭的克拉運河籌建小組已經開始運作,東盟的“鑽石十年”也將收到最好的禮物。

克拉運河位于泰國中南半島的克拉地峽,根據工程計劃,這條100公裏的人工運河貫通印度洋和泰國灣,成為亞洲最大的一條人工運河。

克拉運河開通後,東盟貿易區和世界各國之間的貿易將不再通過馬六甲海峽,克拉運河相對原有的馬六甲航線,直線縮短一千多公裏的航程,這為東盟自貿區的物流貨運節約了大量的航運成本和時間成本。

屆時,東盟、中國和日本乃至世界的貿易體都因克拉運河的開通而受益。

隨著克拉運河的修建,東盟的“鑽石十年”將更加燦爛輝煌,克拉運河則成為皇冠上的明珠。

“泛亞鐵路”陸上“黃金走廊”

從中國西南的昆明出發,一條正在規劃和建設中的鐵路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它經越南、柬埔寨、緬甸、泰國、馬來西亞,最後抵達新加坡,將中國與整個東南亞國家緊密地聯結在一起,這條縱貫整個東南亞的大通道就是“汎亞鐵路”。
這一通道對中國的意義非凡,它為中國與周邊國家間的貿易往來、金融投資以及經濟技術合作創造了良好條件。用現任中國-東盟商務理事會中方常務副秘書長許寧寧的話形容:“這是一條便捷的’黃金走廊’”。
黃金走廊兵分三路
事實上,這條備受關注的鐵路從構想提出階段起就波折不斷。早在1995年, 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的馬哈蒂爾就曾提出修建一條從新加坡經馬來西亞、泰國、越南、緬甸、柬埔寨到中國昆明的“汎亞鐵路”的倡議。儘管在當時得到各國的廣泛認同,但在此後的數年內,該項目一直處於前期論證和準備階段。
當時很多媒體分析認為,主要問題在於,汎亞鐵路涉及七八個國家,需要復雜的國際合作和談判。由於關乎自身利益,“各國都會非常謹慎”。
雲南省社科院副院長賀聖達在新加坡訪問時就表示,並不是所有的國家都對汎亞鐵路有濃厚興趣。作為倡議國的馬來西亞非常重視,但新加坡似乎“反應冷淡”。據他分析,新加坡的主要貿易市場在歐美和日本,進出口貿易主要通過海路,國際陸路運輸所佔比重不大。而對於老撾、柬埔寨、緬甸和越南等較為落後的東盟成員國來說,儘管汎亞鐵路對於他們意義重大,但對於線路的選擇存在爭議,而且鐵路的改造需要大量國外資金和技術的援助。
“中國情況比較好,但如果其他國際鐵路不能同步建設,就談不上互相連接”,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東南亞室主任翟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候說。
直到2006年,“汎亞鐵路”的時間表才得以確定,在當年9月的“東盟- 湄公河流域開發合作第八次部長級會議”,東盟各國就加快“汎亞鐵路”東南亞走廊的建設問題達成了共識, 計劃在2015年完工。
最終,“汎亞鐵路”確定為東、中、西線3個方案:
一是東線方案,由新加坡經吉隆坡、曼谷、金邊、胡志明市、河內到昆明;
二是中線方案,由新加坡經吉隆坡、曼谷、萬象、尚勇、玉溪到昆明;
三是西線方案,由新加坡經吉隆坡、曼谷、仰光、瑞麗到昆明。
時至今日,汎亞鐵路的進展如何?雲南省社科院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陳鐵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汎亞鐵路在中國境內的進展比較順利。在雲南省境內,從昆明到河內這一條東線已經分段在實施,其中昆明到蒙自大概明年底就可以竣工,蒙自到雲南河口這條在今年能夠開工。
據悉,汎亞鐵路的東線在中國境內段主要是連接中越的鐵路線,目前該工程已列入中國國家2003-2020年“中長期鐵路路網規劃”中,鐵路設計為內燃機車牽引,最高時速可達120公里,計劃在2010年前建成通車。
“這條鐵路線如果全線貫通的話,我們就可以和越南的鐵路聯通了。”他說。 “另外一條就是西線到緬甸的鐵路,2007年底開始動工了。其中昆明到大理早就開通了,現在是大理到瑞麗這一段正在修建。今後還要進一步向緬甸延伸。”
“至於中線鐵路,是昆明到曼谷的鐵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正在開展一些前期的準備工作,大概是在“十一五”末期。”他補充道。
軌距不同傷腦筋
而在其它東南亞國家,汎亞鐵路也在逐步建設中。最新的進展來自泰國和老撾。據泰國《世界日報》3月16日報導,泰國和老撾間的第一條鐵路已正式通車,推動“汎亞鐵路”建設又邁出重要一步。
儘管時間表已大致確定,汎亞鐵路還要面對諸多技術問題。據了解汎亞鐵路所經的各國有三種不同的鐵路軌距,中國是1435毫米的標準軌,而其他國家還有1067毫米和1000毫米兩種規格。 “改造鐵軌肯定不現實, 耗時耗資,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列車上動腦筋。”一名專家表示,在他看來,研製出一種可變輪距的列車比較可行。
“汎亞鐵路應該說對中國戰略意義很大”,陳鐵軍說,“首先是溝通了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往來和經濟聯繫,而且對雲南省發展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認為,汎亞鐵路的建成,使得云南從一個比較封閉的環境變成對外開放的前沿。
目前,我國和東盟國家的運輸主要以水運和公路為主,到緬甸和老撾的貨物都通過公路運輸,到泰國則依賴“瀾滄江-湄公河”的航運通道,一旦汎亞鐵路建成,將極大地提高中國與東盟各國之間的陸路物流運輸能力。
據悉,汎亞鐵路建成後,僅雲南境內出口的化肥和鐵礦砂,就可從昆明經瑞麗-曼德勒-因帕爾-達卡-加爾各答一線進行運輸,全程只有2675公里,比繞道馬六甲海峽縮短了近5000多公里,運輸費用和時間也大大節省。
在最近才結束的第二屆南亞國家商品展新聞發布會上,雲南省副省長顧朝曦也表示:“如果第三亞歐大陸橋貫通,加上汎亞鐵路的完善,將會對中國對外開放形成一個新的格局。這個新的格局就是改變中國對外貿易中東向貿易一頭沉的格局”。
http://business.sohu.com/20090507/n263831215.shtml

 

《一位台灣朋友看MH370事件》

作者: 曹長青

链接:http://m.watchinese.com/article/2014/14265?page=show

對馬航失蹤事件,本來不想寫任何文字,因為沒這方面的專業知識,而且事態未明,正在調查,尚無結論。但看了幾天馬國的言行,實在氣壞了,氣到想罵人。

從上周六馬航失聯,至今已四天,已有11國的34架飛機和40艘軍艦在馬國宣布的飛機失聯海域搜索,馬國還出動1700艘漁船(近兩萬漁民)大撒網尋找,至今都未尋到絲毫飛機的蹤影。

結果呢,在馬航失聯70多個小時後,馬國報紙引述該國空軍司令的話說,空軍雷達顯示飛機失聯地點不在這個水域,而是在西部一百多海哩之外的麻六甲海峽。

這簡直是開天大的玩笑!且不說這11國的飛機軍艦等救援人員白白浪費了時間、精力、金錢,那些乘客家屬們更是都被耍了。如果馬國在第一時間公佈正確的飛機“失聯”地點,就可能及時找到飛機下落,甚至有可能營救機上的倖存者。

馬來西亞軍方和民航局為什麼要合伙隱瞞這麼重大的人命關天的信息?不管是什麼原因,這都是絕不可原諒的草菅人命、甚至屬有意犯罪的行為——因為它涉及239條生命!

本來業內專家就質疑,在飛機失去聯絡之後,為什麼馬來西亞民航局沒有按照國際慣例在第一時間報警,而是在飛機失聯後5小時(!)才向世界公佈/承認?

最初那個“隱瞞”就令人不解、憤怒。而現在又有這第二個更嚴重的隱瞞!馬來西亞是個什麼國家,什麼政府,什麼民航?敢拿二百多條生命和整個國際社會開玩笑!

在西方媒體對此紛紛報導,人們質疑之際,馬國空軍司令發表聲明說,他沒有這麼說過,他只是說那架馬航曾掉頭向西飛行。但是為什麼馬國現在的海上搜索範圍,擴大到了媒體原來報導的空軍司令說的那個他們雷達監控到的馬航最後失聯的西部麻六甲海峽?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名堂,真相是什麼?美國中國等都要求馬國提供詳細飛機通聯記錄,但該國至今沒有答應,他們在隱藏什麼?

而且,面對如此空難,馬來西亞的反應和處理更是一團亂麻,幾乎每小時一個說法,層出不窮,甚至一再出爾反爾。其民航主管曾數度說,該架航班有5名乘客托運了行李但沒登機,被廣泛報導後,現又改口,說只有4人,但只是訂了機票,並沒有從飛機上把行李卸下來之事。這麼重大的事情,就可以這樣隨口亂說。

馬國內政部長開始時說,兩名使用假護照登機的是亞洲面孔。於是媒體注意力轉向中國,轉向新疆人。過了一天,馬國民航局發言人又說不是亞裔,而是像意大利的球星巴洛特(他是黑人)那樣的面孔。且不說面對這麼重大的調查,隨便改變說法,已近兒戲化,而且指名道姓用意大利的一個足球明星做比喻,簡直是喪心病狂。

這就像說,如果哪個亞洲人涉嫌劫機,你說他的長相像中國那個導演張藝謀。張藝謀再老謀深算,也不會高興得意。在國家面對如此災難,乘客家屬驚恐、悲痛的情況下,馬航的發言人還有閑心逗樂子(當場記者哄笑),這簡直是一個鬧劇國家,小醜民航。

馬航失蹤的真正原因現在還無法得知,但人們已經清楚的是,馬來西亞的安全檢查就像篩子,什麼都可“漏”過去。媒體報道說,有乘客把瓶裝水安然帶上飛機;有乘客在安檢前忘了把打火機扔掉,結果也輕鬆“過關”。“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過安檢時,負責看電腦屏幕的安檢人員總是心不在焉,常常包裡的水和打火機都沒有被檢查出,就順利地帶上了飛機。而每當走過安檢門如果發出警報聲,負責手工安檢的人往往只是象徵性地摸幾下就放人通過,有的連手持安檢設備都沒有。”

更不要說,馬來西亞的腐敗是出名的,只要賄賂塞錢,什麼難事都能塞過去。一名中國留學生在網上寫道,他在馬國留學因故簽證過期無法延續,最後經“中介”賄賂了3000馬幣就沒經正常安檢通道(包括他的背包等等)而登機回國。他說當時什麼炸彈都能帶上飛機。

連馬國移民廳總監也承認,吉隆坡國際機場及廉價航站樓的移民廳官員,每月接受數十萬賄金,以讓使用假護照的外國人入境馬來西亞。

現在已證實的是,有兩人持假護照登機,而且票號連結(顯示兩人一同購票)。英國《每日電訊報》引述航空專家的話說,“一個人用一本偷來的白種人護照登上一架馬航飛機的幾率或許是千分之一,而同時有兩個人用這種方式登上同一架馬航飛機的幾率是百萬分之一。”馬航真是馬虎到兒戲生命!

而且根據馬來西亞警方的說法,“我們曾經阻止過持假護照或偷來的護照並攜帶炸藥的男子,他們試圖經過機場安檢,登上飛機。這樣的事件有過兩三起。”( 路透社引述)既然有過持假護照並攜帶炸藥試圖登機的前車之鑒,為什麼馬來西亞毫無記性,照樣沒有警惕、沒有準備、沒有嚴加防範?

《紐約時報》剛登出最新消息,這架失蹤的馬航的副機長,2011年曾把兩名澳洲金髮女郎帶進駕駛艙,跟主機長等嬉笑娛樂(是在飛機航行之中)。澳州女郎在電視上公開“往事”,還亮出多幅當時跟兩機長在駕駛艙的合影。馬國民航的反應卻是,“呼籲媒體和大眾尊重(該國民航)員工和乘客隱私”。如這屬實,兩個機長把200多條人命都“嬉笑”進去了,還談什麼隱私?

馬來西亞怎麼會變成這麼爛的國家?就在馬航出事前一天,馬國法院把在野黨領袖(前財長和副總理)安華以“雞奸罪”判處五年徒刑。且不說這明顯是要“終結安華的政治生涯”,打擊反對派,阻止這個國家的民主轉型,只是用“雞奸罪”這個詞本身,就表明馬國這個穆斯林社會是怎麼對待同性戀者——“性傾向”不同要去坐監獄!這就是馬來西亞。該國的穆斯林黨(巫統們)已經連續執政了近半個世紀,把那個美麗的島國完全巫住了。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在馬來西亞完全應驗。

同樣是穆斯林國家,馬來西亞鄰國印度尼西亞(穆斯林占印尼2.4億人口的88%)就不一樣,其中重要原因,不僅印尼有政黨輪替,民主轉型,更明顯的是,即使在蘇哈托專權時代,印尼也堅持世俗化、政教分離。而馬來西亞則把伊斯蘭立為“國教”,整天真主阿拉的,結果上上下下都被毛拉們拉到貧窮落後腐敗的泥沼。

這樣的國家你還敢去,吉隆坡就變成你人生的“雞籠坡”,關進黑洞,連影子都找不到。坐上馬航,那種馬虎安檢,等於跟恐怖分子同飛,“馬來西呀”起飛,就是“馬上去西天”!

2014年3月11日于美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