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紀實︰全中國都在等一架飛機

1家3代5口搭上失事班機

焦微微在圖片上寫上“gift”的英文,在她心裡,兒子是上蒼給她最好的禮物。

在8日失聯的馬航客機中,有小「王墨恆」和的父母、外公外婆一家五口,沒想到去馬來西亞度假後,一家人就這樣踏上了不歸路。

王家友人說,再過11個星期,王墨恆就該過兩歲生日了。家人喜歡叫他「墨」。墨的媽媽焦薇薇才32歲,在墨一歲多的時候回公司上班,因為捨不得墨,三個月後辭職做了全職媽媽。墨媽曾不止一次跟同事說,覺得每天出門上班,自己身上都是寶貝兒墨的味道。

墨媽從前的一個同事回憶說,薇薇人緣挺好,大家都喜歡她。她手頭有一張拼圖照,是清秀的墨媽與小萌墨。身穿卡通恐龍圖案短袖T恤的墨,或撓頭或吃手,還有一張是他趴在沙灘上露著一半小屁屁的。

墨媽的這位同事說,墨跟著爸爸媽媽、姥姥姥爺一起出國度假,8日搭乘馬航MH370航班回家。

他們因為一架飛機的消失而成為失聯者。

這個古怪的名詞,加在這些普通的乘客身上,讓人覺得他們的生活被撕裂了,被拋出了原來的軌跡。

他們成了被登出來的一個一個的名字。

我們尋找他們的故事,還原在上飛機之前,他們的生活,他們的情感,他們的人生。

對這些失聯者來說,我們希望他們早一點回到親人身邊,回到他們的人生裡,繼續他們的喜怒哀樂。

全中國都在等待著一架飛機的消息。

載有239人的MH370航班消失了。

“家裡除了你啥也不缺”

河北定州的薛亞蓮想著終於能見到丈夫王永輝了。

3月6日,王永輝打來越洋電話,“他說他要回來了,公司在新加坡沒活兒了。”

一年前,王永輝和老家的七八個人通過勞務公司前往新加坡打工,建築行業,每月八九千塊錢,包住不包吃。

QQ上問在哪沒回話

電話裡,王永輝除了告訴妻子回來搭乘的航班和到達時間外,還詢問妻子要不要帶啥東西。薛亞蓮覺得,家裡除了他,啥也不缺。

這通電話成了薛亞蓮和丈夫最後的雙向溝通,3月7日21時45分,丈夫登機前的幾個小時,她在QQ上問他在哪,他沒回話,“可能忙著登機呢。”薛亞蓮猜測。

昨日下午3時許,在等候消息的慌亂中,薛亞蓮再次打開手機QQ,發現老公的QQ頭像依然亮著,她抖著手打字。

“你在哪?”

“有信回答!”

“我們在北京!”

連發的3個問題像投入了深海一樣沒有任何回音。她不相信,盼了這麼久的丈夫就這麼消失了。

田軍偉梁旭陽沒回音

沒有回音的還有同在一家IT公司工作的田軍偉和梁旭陽。

30歲的梁旭陽完成了在馬來西亞的出差工作,踏上歸國之旅。

“他家寶寶才4個月大。”昨天,梁旭陽的一位朋友說,儘管同事們都看了新聞,但還是不停給梁旭陽打電話,希望電話那端能有聲音。

2010年碩士畢業後,田軍偉也到了這家公司,東南亞是他的主戰場。

他不是微博活躍用戶,僅有的157條微博中,只有17條是原創的,也大多寥寥數字。

最後一條原創微博是去年11月,定位顯示在泰國。有朋友問他為何去泰國,他回答“跑來放空下腦袋,好久沒發呆了。”

昨日,他的第一條微博下,多位網民在為他祈福。

“我們聯繫了他們的家屬。”昨天,該公司一位負責人說,經核實,公司有兩位員工在這趟航班上,公司在東南亞有很多員工,“兩人不一定認識。”

登歸國班機不知何時回來

張琪和岳桂菊是帶著未盡的任務,坐上MH370次航班的。

她們都是德龍控股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51歲的岳桂菊是公司投資委員會副主任,負責海外業務,31歲的張琪是助理,負責日常辦公室工作。

同事們介紹,公司在馬來西亞有合作項目,岳桂菊和張琪負責投資業務,此次去是辦理公司註冊的事宜。“印象裡是週一週二飛到馬來西亞的。”

雖然登上歸國的班機,但沒人知道她們何時能回來。

劉如生曾6次與死亡擦肩

劉如生77歲了。

他最常用的一方印章叫“上蒼厚我”。

他曾經在文章裡寫道,曾有6次與死亡擦肩的經歷。從抗日戰爭年代他剛出生後不久的奄奄一息,到少年時代游泳江心遇險,再到後來的幾次心臟病發作。

他說,“幾次死裡逃生,使我更珍惜生命,更熱愛生活,更豁達,更超脫”。

這一次,不知道那方印是否帶在身上。

13中書協會員在失聯名單

和他在一起的,是中國畫家組成的藝術代表團。幾天前,這個藝術團赴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參加“中國夢‧丹青頌”書畫交流筆會,團裡24位畫家來自北京、上海、山東、江蘇、四川、新疆等地。

昨天下午,中國書法藝術家協會主席馬永安表示,目前確認有13名中書協會員在失聯飛機乘客名單上。但他表示,24人代表團中的其他人員是否在乘客名單上還不能確定,“因為沒有全部(24人)名單。”

能確認的是,劉如生和老伴鮑媛華在一起。

失聯名單中也有鮑媛華的名字。

有認識夫妻倆的人說,劉如生和鮑媛華感情深厚,很多場合都在一起。

鮑媛華小劉如生14歲,曾任南京市社會與科技統計處處長。“她是我的賢內助。”劉如生在他回憶錄中說道。朋友們常戲稱:“你把處長當司機,又把太太當小秘。”

劉如生熱愛旅遊,曾多次表示要在有生之年多出國看看,幾乎每次都會帶上這位已退休的處長妻子。

聽到飛機失聯,他的老上司朱道平難過而震驚。劉如生在南京書法界頗得眾望,2007年,劉的墨寶曾作為官方禮物,被南京市政府帶往台北送給連戰。

他的印象裡,出身劇團的劉如生性格開朗,身體也好。每次“老傢伙們”出國旅遊,他總會自願做服務人員,拍照錄像,買當地紀念品分發,給大家拍合照。

朱道平覺得,按劉如生的性格,在馬來西亞期間,他一定還會是最熱心拍照錄像的那個,只是這些照片可能無法和朋友們分享了。

戴喬其則用自己昨天寫的一幅字祭奠老朋友,“緣起珍惜,緣落留香”。

從新疆去隆好興奮

對老人來說,出國總是讓他們有更多的興奮和驚喜。

3月2號,安文蘭最後一次和丈夫通話,能從新疆去吉隆坡,讓她興奮不已。

她的手機到國外就不能用了,昨晚,安文蘭的丈夫王先生說,儘管一週沒通話。王先生說,他能想像得到安文蘭過得開心。

安文蘭是個不服輸的人。她60歲開始學畫,卻進步很快。

最難畫的梅花也被她畫得惟妙惟肖,被人稱為“梅花奶奶”。

9老人堅持坐馬航

同樣不服輸的還有9名赴尼泊爾自由行的老人。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退休老師王東成說,這9位老人放棄了從廣州更為舒適的轉機,堅持乘坐馬航MH370航班。

他在微博裡說,這9個老人是為了照顧年齡更大的老人,“這樣一想,是他們把生留給了我們”。

王東成乘坐的航班落地,才知道乘坐馬航的同伴飛機出事了。

他回憶一起在尼泊爾的行程,同伴們患難與共,還相約著今年五月再去英國和愛爾蘭。

沒敢告訴父母姐姐出事

53歲的韓靜也在飛機上。

她的妹妹韓晶(音)說,姐姐和一群朋友去馬來西亞。對於生活節儉的韓靜來說,這是一次幾近奢侈的旅行。

為了省錢,韓靜沒有開通境外通話和網絡服務。

3月4號,韓晶接到姐姐的短信。要去馬來西亞玩,一切ok,讓爸媽放心。這成了姐倆最後一次短信。

騙父親姐姐去泰國

韓晶沒敢告訴父母姐姐出事的事情。中午出門,她的父親看了電視還問了一句,你姐去哪裡了。韓晶說去泰國了。

韓晶不知該怎麼面對父母。

她也想姐姐。她說,韓靜早年離異,一個人拉扯孩子長大,“真的沒享過甚麼福”。

韓晶一直守在麗都飯店家屬區,甚至連廁所都不敢去,她覺得就這麼守著,也許她的虔誠能感動上天,“就有消息了,就有奇跡了”。

老兩口名字相隔48人

同樣也是這個團裡的還有一對夫妻。湖南畫家張四明和老伴蘇強國。侄女張萌(化名)在機場等伯父和伯母的消息。

她說,小時候常去伯父伯母家玩。印象中,老兩口形影不離,非常相愛,而在此次MH370乘客的名單中,張四明和老伴的名字之間,相隔了48人。

印度夫妻默默等消息

微博圖片裡,他們輪流抱著盼盼,對著鏡頭微笑。

還有個更小的孩子,王墨恆。他還不到兩週歲。陪在他身邊的,有爸爸王睿,媽媽焦微微,以及外公外婆。王睿的清華同學不願多談。他們昨晚去機場接王睿的父母。

誰也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這兩個老人。

同樣是一家人的還有3名印度乘客,姓Kolekar。

近60歲的父母親和他們21歲的兒子。在機場等待的是哥哥。他在中國工作,妻子和他一起住在北京。

哥哥說,一家人來看他,前一晚還發消息說,他們安全到達馬來西亞機場。

他按照飛機著陸的時間到了機場,但沒看到家人。因為不通中文,這位印度人和他的妻子得不到最新的消息。休息室的家屬不時聚集到一起,每當人群聚集時,他們會詢問周圍懂得英語的家屬,發生了甚麼,沒有聽到找到飛機的消息,他們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妻子挽著丈夫的胳膊,頭靠在上面,默默等待。

“你們答應的,一定要回來”

胡偲婠,3週歲。

她和媽媽張娜,爸爸胡效寧一起出現在MH370航班的乘客名單上。

她的一個朋友出事之後,在微博裡說,“你們答應我的,一定要回來”。

張娜的博客和微博裡幾乎所有的都和她的女兒有關。她回憶生女兒時的經歷,起的標題是“兒奔生,娘奔死”。聽起來慘烈,她的文字卻充滿著用疼痛迎接女兒降生的驕傲。

她在博客裡說,“媽媽告訴你名字的含義:”偲——多才,婠——體態美好,現在知道爸爸媽媽對你的期望了吧。”

胡偲婠小名叫盼盼,她在微博裡有時也戲謔地叫她盼妞,或者我的大寶貝。

在微博裡,她時不時地向胡效寧撒嬌。

“爸爸,盼盼有你真幸福”。“你注定一輩子在我們母女手上,那就讓我們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吧”。

80後網絡留下很多痕跡

這趟飛機上的中國乘客約三分之一為80後。

他們輕鬆有趣,在網絡上留下了很多痕跡。

31歲的張建武幽默,喜歡吐槽。

“準備起飛,guanguan,tuantuan,聽到這個語言我笑瘋了。”這條微博是張建武在3月4日發出的。

張建武是工信部信息安全中心工作人員,4日到達馬來西亞後,他發了一條吐槽微博,“專家顧問多得讓我喘不過氣來。”

張建武的同學說,他這次去馬來西亞是參加一個會議。這位北郵的博士喜歡爬山、魔獸世界和哥特金屬。微博裡,他把女友的照片設成了頭像。情人節那天,他曬出女友給他做的巧克力,他說有非常濃的朗姆酒味。然後惡作劇地說,回贈了女友一桶洗衣液,希望她再接再厲。

對於26歲的岳文超來說,去馬來西亞是他的幸福之旅。在英國留學,去馬來西亞看女友。

回京前,他將與女朋友分別,在朋友圈裡拍下她笑著的照片說:“seeu in beijing”。

他期待著下一次相聚。

失聯乘客最後的印跡

“去哪裡?”“nicai(你猜)。”

3月7日凌晨,北京郵電大學2011級信息安全博士張建武,在微博裡略帶俏皮地回復著好友的詢問,這是他最近一次在微博上留言。

“老公,我上飛機了。”

3月7日,有著栗色長髮的女孩李潔最後一次聯繫丈夫張志亮。李潔,27歲,天津人,公司職員,3月5日和4名同事一起前往吉隆坡做辦公展會。

“每次出差,總有一些東西忘了帶……”

3月4日7點49分,德龍控股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張琪最近的一條微博。

“不要緊張,好好準備,一定沒問題。”

3月4日,維吾爾族畫家買買提江.阿布拉在馬來西亞打電話給表弟,表弟兩天后就要參加美術生特長考試了。他做了表弟5年的美術老師。

3月3日,奔赴馬來西亞前,南京某俱樂部邀請中國書法藝術家協會副主席劉如生題字,短短一句話,劉如生寫了6遍,最後才把最滿意的一篇留下。

600x450_9MQV29LC00AO0001

3 月8日消息,一個中國畫家組成的藝術代表團結束活動後返京,
該團蒙高生、王林詩、劉如生的名字出現在馬航官方發布的失聯航班乘客名單上。

機上乘客3美國公民-2華裔

美國國務院8日證實,在中國南海上空失蹤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航班上有三名美國人。航班乘客名單顯示,三人中一人為現年50歲的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BM)長期主管伍德(Philip Wood),另外兩名持美國護照的幼兒是四歲的孟妮可(Nicole Meng,音譯)及兩歲的張嚴(Yan Zhang,音譯)。

國務院發言人薩琪(Jen Psaki)說,國務院還在進一步確認是否有其他美國公民在此航班上,並表示正與乘客家屬聯絡。

德州媒體報導,伍德一向與家人住在德州北部,後來遷居東亞。他的前妻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貼文,提及此事。她說:「伍德是一個了不起的男人,雖然我們不再是夫妻,但他仍是家人,他的孩子和我現在只希望能夠平靜。」

伍德的父親說,美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曾與他聯絡,告知他兒子的遭遇。但他表示,除了媒體報導,家人對此事件所知不多。

IBM職員拒絕發表評論,但伍德的長期老友達爾(Craig Dahl)證實,伍德曾在IBM的北京辦事處工作數年,然後遷居馬來西亞吉隆坡。他說,IBM向希望獲得全球經驗的員工提供海外工作,富有冒險精神的伍德欣然前往北京工作,主要是銷售儲存資訊方面的科技。他說,伍德不在乎接觸其他文化,樂於沉浸其中。

達爾說,獲悉這個壞消息,他覺得受到重創,內心極為難過。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機上乘客3美國公民 2華裔

3月8日凌晨2點40分,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370航班最後1次與越南空管聯繫後從雷達中消失。現在,MH370客機已失聯近30個小時。
現在,全中國、全世界都在等待著馬航MH370航班的波音777,它去了哪裡?它遭遇了什麼?機上239人的命運是兇是吉?所有一切都在猜疑、推測、分析之中,不過,內心最為煎熬當然是機上所有239人的親屬。毫無疑問,只要知道MH370航班失聯消息的人也都在為機上的239人,包括154名中國同胞祈禱。
MH370航班不可能出現神話,更不可能穿越和失踪,只是現在人們並不知道它的消息而已。對此,也給人們留下一絲希望。也許,這正是馬來西亞政府和航空公司值得稱道的地方。馬航工作組表示,現在所有搜尋和營救人員還沒能確定MH370航班下落,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和美國的海軍從3月8日下午已經啟動了搜救,但到目前為止馬航還沒有得到飛機失事證據。
正因為如此,馬航工作組代表一直堅稱,由於未收到飛機失事的證據,因此不能斷定飛機失事。
只有失聯,尚不能稱失事,這就存在希望,就有一些慰籍,因此,值得我們為239條生命守望和祈福。
不過,另一方面,失聯飛機又似乎在慢慢呈現一些蛛絲馬跡。現在,越南空軍飛機在越南南部發現兩條大油跡帶,這兩條油跡帶長度在10-15公里之間。發現的浮油與失聯的MH370航班燃油種類一致。因此,越南政府懷疑這些浮油與8日凌晨失去聯繫的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有關。
當然,這也僅僅是懷疑,還不是確鑿證據。還要等待和積極行動,也許奇蹟會發生。不過,航空史和空難史為人們提供了某種相似的解讀。由於相關專家大多排除了恐怖襲擊,因此,歷史上與此次MH370航班最相似的是2009年6月1日凌晨法國航空公司的空客A330的失事。
該飛​​機是從巴西里約熱內盧起飛,目的地是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起飛3到3個半小時後在大西洋上失聯。失聯逾24小時,巴西空軍在巴西沿岸尋找到一些飛機殘骸。 3年後出爐的最終報告認定技術故障和人為因素導致空客A330自由落體式砸向海面墜毀。
儘管如此,人們也還有理由祈盼,此次的MH370航班還有歸來的可能,因為,接近30小時後,全世界都還不知道它去了哪裡。不過,這也從另一個方面體現了馬來西亞航空公司和政府對飛機事件的處理存在著難以理解之處。
3月8日1:20越南空管發現飛機不見了,1:30馬來西亞也發現飛機失聯,但是,直到3月8日早晨7點,馬來西亞航空公司才公佈飛機失聯。從飛機失聯到發布消息,中間有5個多小時,馬亞西亞航空公司稱,政府當局和航空公司一直在追踪飛機失去聯繫的地點。飛機失去聯繫後,首要工作是經所有當局部門確認信息,之後才能發布飛機失聯的消息。
由此看出,在飛機失聯後,馬亞西亞航空公司和當局只是在確認信息,沒有採取其他進一步的措施,如聯繫相關國家進行搜查、搜索,甚至救援等。也許,這已經讓我們已經失去了最佳救援時間。
不過,從好處著眼,從壞處著手。 3月8日下午多個國家已經開始救援和搜查,這是一個讓人鼓舞的消息和行動。現在再動員動員全球相關的更多國家進行海空搜索和救援也不算遲,畢竟還有一個救援的黃金72小時。如果所有人和飛機都能找到,這固然是一個奇蹟,但是,哪怕能找到一個人或者有一個人生還,也代表著我們對生命的積極態度和對人道的執著守護。
無論是歸來還是出現,人們希望MH370航班出現奇蹟!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8_93518.html

馬航失聯航班乘客名單中,第84號乘客信息打了馬賽克,
而網絡新聞聯播發布的名單顯示,該乘客姓名為買買提江·阿布拉。 經查詢,買買提江·阿布拉 是一位維吾爾族青年畫家,1979年出生於新疆喀什疏附縣。他於2001年畢業於新疆師範大學美術學院美術教育專業,被分配到喀什師範學校任教。
3月5日,他與另外23名中國畫家一起,組成藝術代表團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舉辦“ 中國夢?丹青頌”書畫交流筆會。 據悉,買買提江·阿布拉之前剛剛在微博慶祝在馬來西亞拿了獎。但有網民質疑,買買提江.阿布拉或者有恐怖分子嫌疑,呼籲相關部門盡快查明他的底細,盡早排除恐怖分子自殺式襲擊的可能。中國人權民運訊息中心指在○○年二月,新疆師範大學有六名大學生遭當局以「分裂國家罪」拘捕,其中一人是買買提江.阿布拉在美術系的同學。

20140309003082

圖為twitter網友曝馬航失聯飛機機長,今年53歲,馬來西亞籍,飛行時長為18365小時。

六國出動船艦飛機搜救

a2003a

根據新加坡新聞,除了空軍一架C-130已前往事發地點外,新加坡海軍的隱形戰艦已經前往地點,艦上的S-70B反潛艇直升機,備有聲納系統,可以偵察水下是否有飛機殘骸,隱形軍艦本身也有聲納系統。

另外,新加坡海軍也加派一艘護衛艦,該艦擁有無人駕駛偵察機,可以進行海面大範圍搜索。

而新加坡海軍的深海救援艦,也在星期天抵達。


救援艦雖然有醫療設備和病床,不過恐怕是用不上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