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紀實︰普京幽默強硬回應美歐制裁威脅

普京記者會全文:幽默強硬回應美歐制裁威脅

“首先,我要對在基輔、對烏克蘭全境發生的事情做個評價。評價只可能有一個——這是違憲政變和武裝叛亂。這點不容任何人反對。有人反對這點嗎?"

“我們最擔心烏克蘭發生什麼?我們看到新納粹分子、種族主義者、反猶太主義者在烏克蘭的部分地區,包括基輔到處亂竄。你們,作為媒體的代表,肯定都看到過,一個合法的州長被用鐵鏈和手銬鎖在廣場上的一座建築,冬天,很冷的時候,他被澆上冷水,在此之后還被關到了地下室受到拷打。這是什麼事?這是什麼——民主嗎?這就是民主運動?说起來,他剛剛被任命,就在12月份。就算那裏的官員人人都是貪污犯,但這個還壓根沒來得及偷到一毛錢呢。

而當佔領“地區黨”總部大樓的時候呢?你們知道嗎,當時發生了什麼?那裏根本一個黨員都沒有。出來的是兩三個工作人員,技術職員,一個工程師對襲擊者说:“小伙子們,放了我們吧,放了女人吧,求你們了。我是工程師,我和政治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關係”。結果他就被人群開槍打中眼睛。第二個同樣的技術職員被趕到地下室,有人朝他扔“莫洛托夫鷄尾酒”(燃燒瓶),然后他活活燒死了。這難道也是民主的體現?

所以當我們看到這一切的時候,我們就理解了烏克蘭公民的憂慮——烏克蘭公民包括俄羅斯人,包括烏克蘭人,包括所有住在東部和南部的俄語居民。他們擔憂什麼?他們擔憂的就是無底線(行為)。所以如果我們看到這些無底線行為在東部區域蔓延,如果人們請求我們的幫助,那麼我們就會依照現任總統的合法求助,保留使用一切力量的權利,以保護這些居民。我們認為,這是合法的行動。當然這是最極端情況。"

“談到制裁。制裁造成的后果,首先要由那些發起制裁措施的人來考慮。我想,在現代世界裏,所有的(經濟)事件都互相聯繫在一起,並且互相依賴。制裁當然會相互造成一些損失。但是這種損失是相互的。這是他們需要考慮清楚的問題,這是其一。

其二,最重要的一點。我已經说過了我們行動的理由。那麼我們的(西方)伙伴們的制裁依據何在?他們支持違憲政變和武力奪權,宣佈這些人合法並且努力支持他們。说起來,就算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是耐心等待,甚至准備和僞政權合作。我們不想停止合作。就像你們知道的那樣,前幾天我甚至下令給政府部門研究如何與基輔僞政權保持聯絡,而我們其實並不認為這些人是合法代表。我的目的是保持經濟和工業領域的協作。我們認為我們師出有名,而各種針對俄羅斯的威脅——都是無效的和有害的。

说起G8,我不清楚到底會如何。我們在作G8會議的准備工作,准備在這裏招待我的同事。如果他們不想來,那就不用來。"

“我認同這樣的觀點:一個國家的居民,必須在擁有安全保證和自由決定權的情況下,才能決定自己的未來。不過,如果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享有這個權力,如果世界不同地點的人們都能享有這個權力,那麼沒有人能阻止其他國家自決的權力。據我所知,這是聯合國多項檔案所規定的。盡管如此,我們將不會煽動任何此類的決定,也不會鼓勵這種情緒。"

http://dailynews.sina.com/bg/new … 04/23475517890.html

普京顧問:若美國實施制裁俄羅斯將放棄使用美元

據俄新社報導,普京顧問Sergei Glazyev今日表示,若美國實施制裁,俄羅斯將放棄使用美元,創建自己的支付系統,俄羅斯銀行業和企業將不償還美國貸款。

Sergei Glazyev同時警告稱,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美國金融體系面臨崩潰。

俄政府經常通過Sergei Glazyev表露強勢立場,但不會實施政策,他稱如果美凍結俄公司和個人賬戶,俄或建議所有投資者清空美債。

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週一稱,正在準備立法支持烏克蘭,並與奧巴馬政府商議制裁俄羅斯個人的可能。討論的內容還包括,停發俄羅斯個人簽證和凍結資產、中斷軍事合作和銷售以及經濟制裁。

Glazyev稱:“一旦美國實施制裁,我們將宣布俄羅斯機構將不會償還美國銀行(16.3, -0.23, -1.39%)的貸款。我們將不得不轉向其它貨幣,創建我們自己的清算體系。” 他稱:“除了西方外,我們與世界其它地區有著極佳的經貿關係,我們能夠找到將對美依賴降至零的途徑,甚至還能在擺脫禁運影響的同時獲得巨大收益。

制裁俄干預烏克蘭 美招數有限

(路透華盛頓5日電)專家表示,不論俄羅斯干預烏克蘭的行動代表什麼意義,美國能對付俄國的辦法都有限。美方可能動用的最強有力武器,莫過於制裁俄國銀行、企業或個人,類似對伊朗的制裁措施。這些制裁已證明對伊朗經濟很有殺傷力。

記者問起是否正在考慮制裁措施時,歐巴馬政府高級官員不願多談。

這位官員說:「關於正在考慮採取什麼措施,我們不便再多談。」

他又說:「關於俄國銀行的弱點,各位說的絕對沒錯。我們正在檢視所有選項。」

要對俄國有效實施制裁,困難在於西歐國家,因為其中許多國家如今仰賴廉價的俄國天然氣,提供經濟所需能源。

淹沒在國際主流媒體報導的另一面

前言:作者不詳。身份是一名在烏克蘭工作的中國人。文章只是代表作者個人的經驗和觀點。

一、烏克蘭這次政治危機有其必然性。
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在沒有任何預兆的前提下,拒絕加入歐盟,這算是這次烏克蘭政治危機的一個導火索。但即使沒有這個導火索,也會有其他的導火索。因為烏克蘭政治危機爆發有其必然性,當然這個必然性與中國無關。

1、首先是兩個陣營的對決。
懂烏克蘭歷史的人都知道:基輔羅斯之後,特別是在蒙古軍隊蹂躪了歐洲之後,烏克蘭名義上市在立陶宛波蘭大公國的統治之下,實際上卻是屬於無政府狀態,所以出現了“哥薩克”。哥薩克一開始是一種職業,一種半軍事化,半農牧民華的組織。但立陶宛波蘭大公國卻在通過冊封正規哥薩克軍的手段,拉攏一群哥薩克貴族。這個策略看似當時不算成功,可是效果卻在幾百年後顯現出來了。

哥薩克大起義最後一次是有博格丹領導的,而且算是比較成功的一次。哥薩克起義是為了擺脫立陶宛波蘭大公國的統治,以獲得更大的自主權和獲得更多的正規可薩克冊封的名額,當然也有不干涉東正教的宗教要求(這個是次要的)。起義成功了,起義卻給哥薩克名族帶來了亡國滅種的危機。與立陶宛波蘭大公國的談判破裂、克里木汗國背信棄義、奧斯曼土耳其虎視眈眈、沙俄不懷好意,真的是四面楚歌,烏克蘭要存活下去,必選要選擇一個有力的後援。

烏克蘭何去何從,博格丹當時面臨抉擇。
起義的目的是指向立陶宛波蘭的,政治目的明確,所以不​​會倒向立陶宛波蘭。
克里木汗國和土耳其是和薩克的天敵,不能選。
最後就只有沙俄了。

臣服沙俄後,一部分哥薩克才反應了過來,他們失去了更大的自由,而且被冊封的哥薩克貴族也是去了自己的特權,所以有一部分烏克蘭人倒是更加還念之前的波瀾立陶宛公國,特別是在烏克蘭西部地區。而東部和南部因為沙俄長期影響,特別是跟沙俄一起並肩作戰趕走土耳其人,民族有了更多的融合,所以他們的政治傾向,更多的是偏向沙俄。

烏克蘭的分化走向了必然,集中表現在了一戰時期。烏克蘭兩派,分別加入了協約國和同盟國,並參戰。後來即使在蘇聯時期也有哥薩克騎兵進行反抗,在二戰事情甚至不惜加入了德國陣營。

即使在今天,烏克蘭的官方語言是烏克蘭語,但在烏克蘭東部和東南部民間使用最多的還是俄語;而在烏克蘭西部,幾乎全部使用烏克蘭語,甚至有人根本就不會說俄語,或者以說俄語為恥辱。

在這種大的歷史背景下,兩個陣營的人再次被調動起來,也是必然的事情。不需要調查基輔獨立廣場抗議者的背景,只需要站在人群中間聽聽他們說的話就知道—-很濃重的西部口音。

2、美國和西歐的思想滲透。
烏克蘭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國家之一。

自由程度大大超過美國、德國、英國、法國等主流發達國家。這是西方情報部門滲透最佳的場所,而烏克蘭人這種崇尚自由的性格也不在乎這種滲透,甚至明知道這是美國人的滲透,他們也樂於接受。

橙色革命和2013年末政治危機,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美國人在背後推動這場革命。如果這種情況在中國,基本可以定位為叛國了。明知道美國在後面搞鬼,你還拿錢去鬧,那不是叛國是什麼?

文化不一樣,也就意味著價值觀不一樣。

烏克蘭人樂於接受美金的資助去革命,每天200-400格里的烏克蘭貨幣,雖然現在貶值得厲害,但對於一個普通烏克蘭人來說,也算是高收入了。我們公司有幾個員工,天天鬧著跟我說,要給他們放假,他們要去革命,每天有額外收入。我問他們為什麼,因為我們公司工資不低啊。後來我知道了隱情,白天革命,晚上性派對。

如果天氣不惡劣,這種革命我也願意參加啊。還有性派對。

這種制度也真實只有在這種極度自由的國家才能出現的現象,但殊不知絕對自由就是沒有自由。遊行者是享受了遊行的權利,可是克里夏傑克大街的商店店主對你們恨之入骨嗎?你們享受了在克里下傑克大街散步的權利,把基輔交通搞得一團糟,所有的車都要繞道。

支持反政府的人,有工資、有性派對。支持政府的人,也有工資、也有性派對。可是反政府方面錢多、妞漂亮,所以當然佔上風啦。幾天以後,基本上就看不到支持政府的陣營了。從什麼時候沒有支持政府的陣營了呢?告訴大家,從亞努科維奇從中國回來以後,一個星期以內,這個陣營消失了。至於為什麼會在亞努科維奇訪華後,支持政府的陣營失敗,下文有解釋。

3、烏克蘭總統的陋習和亞努科維奇的政治失策。

烏克蘭總統的陋習眾人皆知。

我估計中國人在一定地位以後,還是希望有一定的歷史地位,最好流芳千古。

但要說烏克蘭人沒有流芳千古的想法,我也不信,但烏克蘭總統幹的事情,都是遺臭萬年的事情。

庫奇馬總統不與民爭利,那是因為他賣的是軍火,變賣軍隊現役部隊的裝備,甚至連一些國寶級別的武器也被變賣了。所以庫奇馬時期,烏克蘭的麵包大約0.5格里一個。

到尤先科時期好東西,基本上該賣的已經賣完了,不該賣的也賣了。所以愛是與民爭利,一上台就斂財,到後來權利被季莫申科架空,季莫申科也狠狠的賺了一把。特別是通過政治流感,讓背後的醫藥財團轉的盆滿缽滿。烏克蘭麵包價格大約3格里一個,漲了6倍。

到了亞努科維奇時代,亞努科維奇也是一點也不含糊。直接伸手問企業家要烏克蘭好的企業,基本上都被亞努科維奇家族霸占了。

當然在霸占的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硬茬。開口要烏克蘭某航空公司時,那家航空公司寧願倒閉,也不願意把公司送給亞努科維奇家族。所以大家都知道,基輔飛北京的直航不復存在了。

亞努科維奇把手伸到PRIVAT 銀行時,銀行總裁強硬的威脅到,家人都已經在國外了,如果強要銀行,那麼銀行立馬破產,烏克蘭大部分的貿易無法進行,烏克蘭經濟將會被癱瘓。所以PRIVAT 銀行並沒有易手,並且運行正常。

亞努科維奇及其家族的貪得無厭,算是得罪了整個烏克蘭的資產階級,讓資產階級人人自危。財團老闆們基本上都是家人出口,資產轉移,就把自己和生意留在了國內。

敖德薩是烏克蘭最大的港口,大部分的進出口貨物都是通過敖德薩,而敖德薩“七公里”市場理所當然就是商品集散地。而管理這個市場的,就是亞努科維奇的兒子。 2013年,敖德薩警察強搶七公里市場的華人商品,就算很大程度上得罪中國了。

徹徹底底得罪中國的,還有另外的原因。

其實在尤先科後期,總理是季莫申科。她雖然是親歐派,但並不影響跟中國搞好關係。俄羅斯不賣的關鍵武器,季莫申科不怕開罪俄羅斯,敢於賣給中國,引得俄羅斯抗議連連。

季莫申科很清楚,烏克蘭不管親俄,還是親歐,對中國都沒有根本的利益關係,中國需要的是技術,烏克蘭需要的是資金。兩者一拍即合,與中國簽訂了很多大型項目的合作,當然季莫申科是小人,她得到的好處也很多。

中國對烏克蘭的投資已經啟動,很多都是國企牽頭。但烏克蘭換總統了,季莫申科入獄,亞努科維奇雖然沒有直接拒絕承認季莫申科與中國簽訂的合同,但處處刁難。資金已經投出,收回不能,繼續投入受阻,以至於這些項目都是進退兩難。

這些大型投資受阻,算是亞努科維奇徹徹底底得罪中國政府了。

由於亞努科維奇過度的貪婪,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都已經是危機重重了。

就在這個時候,亞努科維奇在是否加入歐盟這個問題上,不管怎麼樣選擇都是錯誤的,都會把矛盾激化出來。然而亞努科維奇終究做出了選擇,也是唯一的選擇,拒絕加入歐盟。不能說一個選擇是錯誤的,那麼另外一個選擇就是錯誤的,因為如果他選擇加入歐盟,他會死得更慘。

兩條路都是危機重重,他選擇了一條不會死於非命的一條路,但這條路可能會結束他的政治生命。

二、兩條不歸路

由於烏克蘭與獨聯體國家的特殊性,烏克蘭最大的貿易夥伴是俄羅斯為主的獨聯體國家。這種特殊性短時間內無法改變。例如:莫斯科有一家大型機械廠,生產成套設備。而製造成套設備的各種零件,需要從烏克蘭生產。而烏克蘭所生產的零件僅僅適合於GOST標準(全蘇國家標準),所以也只有俄羅斯需要買他們的產品,除了俄羅斯為主的獨聯體國家,誰也不會買他的產品。

作為俄羅斯,只能從烏克蘭進口,作為烏克蘭,只能出口給俄羅斯,這是一種慣性,但作為一個有遠見的政治家當然要改變這種慣性。

俄羅斯和烏克蘭都在努力改變這種對雙方的依賴性。俄羅斯很幸運,他有一位偉大的政治家普京。普京把工業分成三類:
1.是一般的民用產品;
2.能源(天然氣為主);
3.是關係到國家安全和國家命脈的高科技產品。

1.對於民用產品,俄羅斯向烏克蘭打開自己的市場,加重烏克蘭經濟對俄羅斯市場的依賴。
2.對於能源,這是俄羅斯手裡的一跟大棒也隨時是一根胡蘿蔔。烏克蘭聽話時,能源降價,不聽話時,能源升價。
3.對於高科技產品,一方面俄羅斯盡量使其能國產化,另一方面即使在產品能國產化後,也繼續從烏克蘭進口,以達到讓烏克蘭繼續依靠俄羅斯市場的目的。當然,在俄羅斯能國產化後,也就有了壓價的資本。

烏克蘭比較倒霉,沒有普京一樣有遠見的政治強人。他的經濟在努力擺脫俄羅斯市場,但是很遺憾,沒有一個能夠得到延續的政策,國家的精力都消耗在內耗中。

除了一些沒有什麼科技含量的產品的標准開始歐化以外,其他的要么早苟延殘喘的等待著來自俄羅斯的訂單,要么就眼巴巴的等找中國來撒錢,買自己的看家寶貝。

從今天的情況看,烏克蘭的經濟似乎是離開俄羅斯便是死路一條的處境了。如果鐵心跟著俄羅斯走也不會有問題。問題在於在思想上,烏克蘭早就跟著美國和歐盟走了。

信息交流過於自由。各類信息可以影響一個人的價值觀,而歐盟的信息戰一直都比俄羅斯要厲害很多,這個我想不需要我多說了,看看我們的博論就知道。還好我們軍版的人,基本都是自乾五毛。但自乾五畢竟力量有限,沒有組織,沒有經濟支援,自然敵不過有組織,有預謀的狗糧的狂轟濫炸。如果不加以控制,時間一長,往往會出現一些自乾狗糧了。所以感謝我們軍版的版持之以恆地打擊狗糧。

蘇聯剛解體時,東南部的人民基本都希望跟俄羅斯走,西北的烏克蘭人民都想跟歐盟走。但現在呢?普通民眾和學生就不說了,基本都是希望加入歐盟的。他們幼稚的認為,歐盟,特別是德國會給他們錢,給他們免簽證。目前願意親俄的人,恐怕只有企業主了。企業主是跟著訂單走的,訂單就是一個工廠的方向,工廠和製造業才是一個國家的力量。能從這個層面看待烏克蘭政治問題的人,少之又少。

當然除了西方思想滲透的原因外,還有些歷史原因。烏克蘭人憎恨俄羅斯在烏克蘭搞種族滅絕政策,而且反复宣傳,讓每個烏克蘭人都知道這一點。甚至立法:否認蘇共在烏克蘭搞種族滅絕政策罪。當然歷史情感原因是次要原因,甚至歷史原因是在西方媒體反复宣傳下放大了的。

我身邊的烏克蘭普通學生,不管是東部還是西部的,基本都是希望加入歐盟的,我只能輕輕的說聲,你們的幼稚,也就是我們的優勢。

我接觸到的搞金融的人,也都是希望加入歐盟的。

第一美國給予了他們一部分資金的支持(我真的不明白,美國人給錢支持他們國家鬧革命,他們竟然高興)

第二他們只有建檔的金錢進入境的觀念,我不的不說精英誤國,在這裡我要舉個例子,說一下精英誤國在烏克蘭的情況。我認識兩個搞金融的人,算是社會精英了吧,跟他們分析了一下烏克蘭親俄親歐的選擇。

我問:因為烏克蘭拒絕加入歐盟,俄羅斯決​​定給烏克蘭天然氣降價,這樣不好嗎?

答曰: 不好!普通人只看到天然氣降價了,卻沒看到給俄羅斯開放了兩個免稅口岸。每年給俄羅斯商品免稅的錢差不多等於天然氣打折的價格。

我們先分析這一段信息,我給他四個字:自以為是。
他在大家只注意天然氣價格的時候,注意到了開放免稅口岸而沾沾自喜。但是作為一個社會精英卻不懂得1+1大於2。天然氣價格下降意味著整個烏克蘭製造業成本下降,烏克蘭貿易是面相全世界的,而開放的幾個口岸確實只針對俄羅斯的。這是一個共贏的合作,而烏克蘭獲利比俄羅斯還要大,算是俄羅斯給烏克蘭的一塊大蛋糕。

我問:如果加入歐盟,烏克蘭的最大貿易夥伴俄羅斯將不對烏克蘭開放自己的市場。烏克蘭工廠將破產並​​被國際大鱷給吞併。

答曰:我們依靠俄羅斯市場,所以我們只能生產低端產品。如果我們加入歐盟,我們將被迫生產高端產品。你看波蘭捷克都過渡得很好。

我只能“呵呵”他一臉。我不想跟他說什麼產業鏈升級需要多少年,中國至今還在為產業鏈升級繼續努力。我在這裡給大家擺出來另外一段對話,這是我與我的客戶—-文尼察一家食品工廠老闆的對話。

我問:2014年貴公司要擴大生產嗎?

答曰:如果親俄,我們要擴大生產,並從中國引進新的四旋蓋生產線。

我問:如果親歐,貴公司可以開發歐盟市場,我們將配合貴公司,給您推薦適合歐盟的原材料。我們公司的產品也賣往歐盟,符合歐標。

答曰:賣往歐盟,我們需要拿很多很多的證書,一份證書需要1年,一份證書需要上百萬歐元。我們是做食品的,歐盟需要衛生證明,我們可以配合歐盟做到我們所有能做到的,但如果

他們說我們的水不合格怎麼辦?難道我們要以一個公司的力量,改變整個城市的自來水系統嗎?即使我們能改造,需要多長時間呢?再拿到所有許可證之前,我們的貨物賣到什麼地方呢?

銀行精英的眼光還不如一個小企業企業主呢,企業主以非常務實的態度看待親俄、親歐的政治問題,比起滿口民主自由的學生不知道高明到哪裡去了。

可是巨大的革命浪潮中,幾個企業老闆的聲音誰有能聽得到呢?學生們,你們還是在學校好好讀書吧。經濟民生你們不懂,政治你們太幼稚,所以只能被西方的偽民主忽悠了。

烏克蘭全民推動加入歐盟的過程中,普京放出了狠話:如果烏克蘭加入歐盟,天然氣不降價,並不享受俄羅斯關稅聯盟優惠政策。

親俄,死!親歐,也是死!

親俄,被如浪潮般的革命給淹死。

親歐,經濟破產,被俄羅斯給制裁死。

三、2013年底這場革命目的何在?

如果說2013年底革命是為了抗議亞努科維奇拒加歐盟,那麼親,您又錯了。
最多說,這場革命的導火索是亞努科維奇拒歐盟。要說目的,那就要看是誰的目的了。

看看參與者是誰吧!

1.首先反對黨!

反對黨當然是要奪權,他們的背後領導人是季莫申科財團,季莫申科被捕入獄,這個最有應得。但是說季莫申科是政治迫害的宣傳從未停止。基輔克里下傑克大街的盡頭,有一個宣傳季莫申科被政治迫害的陣營從年歐洲杯開始就再那裡駐紮著,1年半來風雨無阻,在哪裡宣傳著這種信息。季莫申科家族勢力算是堅定的反對黨,他們與亞努科維奇的仇恨不共戴天。他們反對亞努科維奇,我覺得屬於正常。

2.被迫害資本家巨頭

他們是被亞努科維奇迫害的一批人了,他們巨額財富或財富來源被亞努科維奇家族佔有,這些資本家巨頭理所當然會不遺餘力的對亞努科維奇落井下石。對於他們的目的也很明顯,也能理解。

3、國外勢力

烏克蘭前總理說過,歐洲哪些外交官員們在遊行隊伍中推波助瀾,做與其身份不符合的事情。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話。信息量很大,也很耐人尋味。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讓烏克蘭加入歐盟?說得難聽點,如果烏克蘭真要加入歐盟,歐盟還未必接受呢,對吧。既然不是為了烏克蘭加入歐盟,那是為了什麼呢?我覺得有兩個目的:1、不要過分親俄,而遠離歐洲。 2、如果不能親歐,那就亂吧,越亂越好。

4、普通民眾

普通民眾分兩批:

1、無知而無畏的學生和市民。他們是被歐美洗腦的一代人,他們能想到加入歐盟能夠讓他們更方便廉價的旅遊歐洲,但他們想不到,工廠倒閉了,哪來什麼錢取旅遊呢?他們想加入歐盟能夠給他們經濟支援,讓他們的生活質量跟歐盟一樣,他們想不到,自己不努力勞動,永遠得不到財富的道理。他們能看到蘇聯對烏克蘭製造了巨大的飢荒,卻看不到如果沒有蘇聯,烏克蘭可能現在還四分五裂,根本不會有一個歐洲第二大國家的版圖,如此廣大的版圖,全拜蘇聯所賜。他們看到了推倒基輔最後一尊列寧雕塑後的歡呼,卻看不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每年撥款,來保護這尊雕塑,以後呢?對不起,這個撥款取消了。因為無知而無畏,因為無畏而更加無知。

2、被雇傭的水軍。 200格里-400格里一天的工資,對烏克蘭人還是很有誘惑力的。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俄羅斯、烏克蘭革命的高潮總是發生在冬天,2月革命、10月革命、 蘇聯解體、橙色革命、烏克蘭2013年年底政治危機,無一例外都是冬天。為什麼?因為冬天工廠不工作(這個跟中國不一樣),大量的工人閒置在家,有的是時間和精力,所以就被召集來鬧革命了。有專門的人從事這樣的生意,跟組織者談價格:鬧幾個小時,晚上可否離開,鬧到什麼程度,是否要見血,見火。他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要掙錢。給錢就鬧。

所以第一個星期過後,人民不再是單純的為了不加歐盟而聚會了,而是各有目的。

反對黨和資本家,是為了趕亞努科維奇下台而鬧。
國外勢力,為了烏克蘭亂而鬧,直到親俄勢力下台。
民眾要么無知而鬧,要么為錢而鬧。
所以說到底,就是為了讓亞努科維奇下台而鬧。

上文提到,至於為什麼會在亞努科維奇訪華後,支持政府的陣營失敗。

原因很簡單,中國沒有在​​經濟上支持亞努科維奇,只是在口頭上支持了一下他,說提供核保護。

沒有強大經濟支持,也就沒有沒有人為你鬧。 400格里一天,這個數字不小,1人400,100人就4000,如果需要10萬人分庭抗禮,就需要400 0000一天。沒錢,對不起,那就沒人。

四、中國如何應對。

親俄或者親歐,其實對中國影響都不是很大,中國需要的只是烏克蘭的技術、農副產品和少量的市場,其中最重要的是技術,而技術隨著中國自己的赶超,我們也越來越不稀罕他的那點家底了。

對於烏克蘭來說,烏克蘭更需要中國的經濟支援。也就是說,烏克蘭更需要中國,而不是中國更需要烏克蘭。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有一個非常好的優點—-政策的執行有延續性。

江政府到胡政府,再到習政府。國家的走向也許在改變,但與某個國家簽訂的協議基本沒有變過,不會因為某些事情而毀約。甚至在烏克蘭發生大規模排華後,中國依然在政治上沒有拋棄烏克蘭。反倒是烏克蘭因為政治人物的更迭,不斷的變更對中國的政策。

季莫申科作為親歐的領袖人物,在下台前與中國簽訂了很多經濟合作的具體合同,也賣了很多關鍵的技術給中國,甚至連俄羅斯都在抗議烏克蘭賣不該賣的武器給中國,損害了俄羅斯的利益。

亞努科維奇親俄的主要人物。與中國關係也不錯,繼續推動了於中國的各種合作。讓中國人在烏克蘭的生存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至少警察很少查中國人護照了(敖德薩除外)。

但是他徹徹底底得罪中國了,上文提到了,我這再复制一下:

“敖德薩是烏克蘭最大的港口,大部分的進出口貨物都是通過敖德薩,而敖德薩“七公里”市場理所當然就是商品集散地。而管理這個市場的,就是亞努科維奇的兒子。 2013年,敖德薩警察強搶七公里市場的華人商品,就算很大程度上得罪中國了。

徹徹底底得罪中國的,還有另外的原因。

其實在尤先科後期,總理是季莫申科。她雖然是親歐派,但並不影響跟中國搞好關係。俄羅斯不賣的關鍵武器,季莫申科不怕開罪俄羅斯,敢於賣給中國,引得俄羅斯抗議連連。

季莫申科很清楚,烏克蘭不管親俄,還是親歐,對中國都沒有根本的利益關係,中國需要的是技術,烏克蘭需要的是資金。兩者一拍即合,與中國簽訂了很多大型項目的合作,當然季莫申科是小人,她得到的好處也很多。

中國對烏克蘭的投資已經啟動,很多都是國企牽頭。但烏克蘭換總統了,季莫申科入獄,亞努科維奇雖然沒有直接拒絕承認季莫申科與中國簽訂的合同,但處處刁難。資金已經投出,收回不能,繼續投入受阻,以至於這些項目都是進退兩難。

這些大型投資受阻,算是亞努科維奇徹徹底底得罪中國政府了。 ”

中國政府這次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教訓。

證據能?有!

《中烏關於進一步深化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提到:擴大和支持兩國實業界開展相互投資,共同努力改善投資和經營環境。什麼意思?意識說,烏克蘭的投資和經營環境不好。既然不好,那對不起,我們不給什麼錢給你。

尤先科親歐派的一個爛人,但對中國大體上過得去,該賣的技術賣了,該執行的合同執行了,在關鍵時刻跑中國來要錢,開口就3個億。胡主席點頭,給了1.5億。當然這個錢給你也是有代價的,馬上又簽了很多投資合同。

中國要做什麼呢?

我不管你親俄或者親歐,只要你在維護中國再烏克蘭利益,賣中國所需要的技術,改善了華人在烏克蘭的生存環境,那麼我可以給你適當的經濟支援,在關鍵時刻,我也會給你一些政治支援。讓你在政治危機中有更大的籌碼。

如果你讓中國企業受損,讓中國利益受損,不管你親俄,還是親歐,對不起,在關鍵時刻,雖然中國不會落井下石,給你面子,但不會給你一分錢的實際利益。

還是那句話,親俄親歐跟中國沒有一毛錢關係。

甚至一個親歐的、貧窮的烏克蘭,對中國取得關鍵的技術,佔領更大的市場更有利。季莫申科就是典型的例子。

就隨手一寫,寫了些在烏克蘭的見聞,觀點如有錯誤,勿怪。有錯別字或文法錯誤,勿怪。

其實我見到的場面非常和​​諧,獨立廣場上炊煙裊裊,老頭們做著他們的民族特色食品(用柴火燒出來的),任何人都可以去吃,我也去吃了,紅菜湯味道很好。

 

 

貧富差距擴大 矽谷成「分裂谷」

科技搖籃加州矽谷地區的經濟今年連續第五年增長,家庭中位收入達9萬元,一家庭房屋平均售價100萬元,但為矽谷繁榮做出貢獻的成千上萬普通人員,如今許多人卻滿足不了日常生活的需要,貧富差距的鴻溝也日益擴大。

矽谷地區過去五年房價上漲兩倍,但中低收入階層的薪資卻停滯甚至下降,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在當地引起廣泛辯論,普通人極為憤怒,甚至爆發抗議。製冷設備企業的員工法凡說:「難以相信我們陷入貧困,遭到現實的沉重打擊。」

貧富差距懸殊促生了報復心理,矽谷小鎮Atherton是全國最昂貴的社區,有許多高科技企業老闆的豪宅,但很多豪宅上月遭到塗鴉。蘋果公司在Cupertino舉行股東大會時,保安人員舉行示威,要求提高薪資,他們的標語是「矽谷出了什麼問題?部分人發達,許多人貧困」。

44歲的保安巴迪頓說,他的時薪13元,過去四年一直住在姊姊家,矽谷工作的現實摧毀了他的美國夢,「我不再有夢想,很難夢想發展,只能勉強生活」。

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是全國和全球性的問題,30年前,美國各階層的收入基本是同步增長,但高收入者1980年以來的收入增速加快,20%最貧窮家庭的收入停止增長。

布魯金斯學院的研究指出,在全國50大城市,2007至2012年的收入不平等尤其以舊金山為最,最富的5%家庭增收逾2萬8000元,最窮的20%家庭減少收入4000元。

研究矽谷經濟走勢的矽谷聯合風險公司總裁韓考克說:「矽谷現在成了既有富人、也有窮人的分裂谷。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貧富差距擴大 矽谷成 分裂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