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心病與中醫治療

冠心病心絞痛(以下簡稱心絞痛)指因冠狀動脈供血不足,心肌急劇的、暫時的缺血缺氧所引起的臨床證候。主要表現為突然發作的胸骨後和左胸前疼痛,呈壓榨性或窒息性,可向左肩、左臂直至無名指與小指放射。疼痛持續1~5分鐘,很少超過10~15分鐘,休息或含用硝酸甘油可緩解。心絞痛多因勞累、飽餐、情緒激動誘發,發作時,患者面色蒼白,表情焦慮,甚至可出冷汗。

真心痛(急性心肌梗塞)辨證論治
1.寒滯心脈證:
心痛劇烈,胸悶短氣,心悸,惡寒肢冷,面色蒼白,唇紫,舌淡紫,苔白,脈弦緊或沉伏,或結代。治以溫通血脈。烏頭赤石脂丸(《金貴要略》方。藥物組成:烏頭、附子、乾薑、赤石脂、蜀椒)改為煎劑,送服冠心蘇合丸。
2.心脈瘀阻證:
心痛如刺,劇烈難忍,胸悶心悸,面唇青紫,舌暗或有瘀點,脈弦澀或結代。化瘀寬心。活絡效靈丹(《醫學衷中參西錄》方。組成:當歸、丹參、乳香、沒藥)加瓜蔞、三七、水蛭、九香蟲、肉桂等。
3.痰熱擾心證:
胸悶如窒,心痛不休,口苦口乾,或體胖痰多而稠,舌紅,苔黃膩,脈弦滑。清熱化痰寬胸。小陷胸湯(《傷寒論》方。組成:黃連、半夏、瓜蔞)加浙貝、膽南星等。
4.心氣陰兩虛證:
胸悶心痛,短氣,神疲乏力,心煩失眠,眩暈,汗出,便結,舌紅少苔,脈細數無力或促或代。補益心氣、滋補心陰。生脈散(《內外傷辨惑論》方。組成:人參、麥冬、五味子)加棗仁、棗皮、黃連等。
5.心陽虛脫證:
胸痛劇烈,胸悶氣短,面色蒼灰,焦慮不安,四肢厥冷,冷汗不止,口唇青紫,舌質紫暗,苔白滑,脈微細或結代。回陽固脫。參附湯(《婦人良方》方。組成:人參、熟附子、姜、棗)加桃仁、紅花等。
複方丹參滴丸的副作用

複方丹參滴丸簡介

【性狀】該品為棕色圓珠形滴丸;氣香、味稍苦。

【處方】 丹參 三七 冰片

【方歌】複方丹參治胸痺,丹參冰片與三七,胸悶胸痛皆可止,活血化瘀又理氣。

【檢查】 應符合滴丸劑項下有關的各項規定(附錄IK)。

【用法用量】口服或舌下含服,一次10粒,一日三次,療程28天或遵醫囑

【注意事項】孕婦慎用。

【功能主治】

複方丹參滴丸在臨床上廣泛用于冠心病、心絞痛的預防、治療、急救。

1.用於預防:長期服用可降低血脂、降低血黏度、抗動脈硬化、抗血小板聚集,其作用優於小劑量阿司匹林。

2.用於治療:擴張心腦血管,增加心臟供血,改善微循環。

3.用於急救:滴丸劑型起效、吸收快,3分鐘便可迅速緩解心絞痛

優點:複方丹參滴丸是在現代高科技條件下提取丹參、三七的有效成分再加入適量冰片而製成的新型純中藥滴丸劑,是中醫的傳統理論與現代藥學新技術相結合的結晶,具有劑量小、服用方便、溶出速度快、起效迅速、可直接經粘膜吸收入血、生物利用度高、療效高及無胃腸刺激、無明顯毒副作用的特點。長期以來用于冠心病、心絞痛等心血管疾病的治療,現已成為國內心血管市場上的主導品牌之一。

複方丹參滴丸長期服用可能引起低血鉀症

複方丹參滴丸主要用於心絞痛(冠心病)、高血壓、頸椎病以及胸中憋悶等病症。因其藥效可靠、副作用小,加之價格低廉,複方丹參片已成為使用頻率較高的中成藥之一。

但是,長期服用複方丹參片可能引起血鉀含量降低,產生低血鉀症。經研究發現,有的冠心病患者按常規量連續服用複方丹參片1個月,血鉀水平較治療前降低,病人可出現腹脹、乏力等缺鉀表現。雖然丹參降鉀作用緩慢,但長期用藥有可能誘發此症,況且服藥者絕大多數為老年患者,一旦發生低血鉀,對心臟、肌肉、中樞神經、消化及酸鹼平衡的影響將更為明顯,有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因此,在老人服此藥過程中應注意適當補鉀,一般可經常吃些富鉀食物,如香蕉、橘子汁、黃豆、花生、蘑菇、土豆、白薯等。當出現腹脹、乏力等缺鉀表現時,可加服鉀鹽。頸椎病骨質增生吃些骨刺消痛液和骨仙片會緩解症狀的,骨刺消痛液每次10ml,骨仙片每次6片,每日三次。

複方丹參滴丸因其藥效可靠、副作用小,加之價格低廉,已經成為針對心絞痛、冠心病等病使用頻率較高的中成藥之一。通過以上的描述希望編者提供的關於復方丹參滴丸的副作用信息可以幫助到廣大患者。

冠心病病人不宜長用的中成藥
冠心蘇合丸、複方丹參片是臨床上治療冠心病的常用中成藥,這類藥既能緩解心絞痛發作,又無西藥硝酸甘油引起頭痛、頭暈等不良反應,所以有些冠心病人長期服用這些藥物,以為這樣能有效地預防心絞痛發作和心肌梗死的發生。其實,這種作法並不科學。
祖國醫學認為,冠心病屬於胸痺、心痛等症的範疇,其病機在於氣血淤滯、閉阻胸陽,不通則痛。而使用冠心蘇合丸的目的在於芳香開竅以止痛,複方丹參片則有活血化淤的作用。在心絞痛急性發作時將冠心蘇合丸1~2粒放在舌面上含化或咬碎吞嚥,在​​半小時內會出現較好的效果,起效時間雖較硝酸甘油片遲些,但持續作用的時間較長。如果病人近來心絞痛發作較頻繁,也可每日3次連續使用冠心蘇合丸或複方丹參片(療程的長短視病情輕重而定),這對於控制心絞痛頻繁發作、減少心肌梗死的發生是有一定作用的。但冠心蘇合丸屬於急救藥物,當心絞痛發作的次數減少或消失後,則應改用其他藥物。症狀較輕的冠心病病人,不宜長期連續服用這些藥物。因為在冠心蘇合丸中含有乳香、冰片、檀香、青木香、蘇合香油等成分,複方丹參片則由丹參、三七、冰片組成,多用、久用會耗傷氣血,對病情不利。
冠心蘇合丸的藥性偏溫,屬“溫開”的芳香開竅藥,因此對冠心病病人最為合適。如屬熱痺型的病人,則需加服大補陰丸或知柏地黃丸等養陰藥,以免出現唇乾舌燥、心煩、口渴、喉痛、便秘等症狀。又因方中乳香、蘇合香、冰片對人體消化道有較強的刺激作用,因此冠心病合併食道炎及胃腸病人應慎用

再也不怕風燭殘年

 

文章轉載自 〜 中里巴人 ~ 求醫不如求己

我很理解老人的心情,讓他看見了一絲螢光,他便希望能看到月亮。誰不渴望光明呢?更何況是風燭殘年的老人?最怕眼前的黑暗,誰又知道那黑暗能有多久?

我的一位常年在京做生意的朋友,看過我的文章“孝敬父母的最好禮物”後,當晚就坐飛機飛往老家,將他76歲的老父親接到北京來,讓我幫忙診治。我當即推掉了下午所有的事情,急匆匆趕往他家為老爺子看病。

這是個臉色紅潤、看似硬朗的老人。見面時,老人還一個勁地說:“我說我不來,我沒病,他非得把我拉來,你們都挺忙……”

我為老人把脈,除兩腎脈沉澀無力外,餘脈皆弦緊有力。其舌質暗紅,有散在瘀斑。我抬起老人左臂,撥動其腋下極泉穴(此穴可查看冠狀動脈的供血),問他手有無電麻感,他說只痛不麻。再點按其左臂肱二頭肌天泉穴老人連連呼痛。又在他後背膀胱經左右厥陰俞點按,老人說這個地方一直又沉又痛,平常像背著石頭,而且老覺得背涼,特別怕風。我問老人:“夜裏是不是總覺得心裏憋悶呀?”他說:“夜裏總得把窗戶打開,不然就覺得屋裏的空氣不夠用,頭頂出汗,可身上還怕冷。”

我當即診斷為心包經瘀阻,相當於西醫的冠心病。老人說:“那年在醫院就查出有冠心病,大夫給開了一堆藥,我怕兒子擔心,沒告訴他。”我這朋友聽老人這樣一說當時就有些急,責怪老爸說:“有病您就得說,每次往家打電話,您都說身體挺好,這要不給您接來,不就耽誤了嗎……”老人笑著說:“我瞭解這病,沒啥好招,再重了,不是安支架就是搭橋,想著就怪嚇人的,我可不做手術。 鄭 老師,我現在是不是已經很嚴重了?”我故作輕鬆地說:“沒事兒,您放心,就是血液有點粘稠,經絡稍微有些堵塞,一會兒,咱們就給它打通。”其實,老人隨時都有發生心梗的危險。

我讓朋友先到他們樓下的藥店去買點藥——一盒人參生脈飲,一盒血府逐瘀口服液。朋友讓家裏的保姆去買,我笑著命令朋友:“這藥你得親自去買,效果才好。古人常說:‘藥必親煎,不用侍婢。’其意深刻呀!”朋友連忙說:“好,好,你說得對,我馬上去!”搶過藥方,他興沖沖地下樓去了。老爺子此時也顯得異常興奮,笑著問我:“還真有這些說道?”我神秘地說:“那當然了,‘兒子盡孝,勝服良藥’呀!”老人聽此一說,眉開眼笑。

其實治療並不複雜,當時是下午3點多鐘,膀胱經氣血正旺,我便先在後背膀胱經兩側厥陰俞附近進行刮痧,只刮了十幾下,便出了厚厚的黑紫痧。老人說刮這個地方太舒服了,都不想讓我停手,我於是在此穴附近刮了足有十幾分鐘,出了一層又一層的痧,老人形容刮過的地方像被太陽曬著,暖洋洋的。刮完後背,休息了幾分鐘,老人開始覺得左臂心包經發脹了。由此可見身體從來不會閑著,只要氣血充足它就會主動衝擊堵塞的經絡。就借著這股氣血的衝擊力,我便在他左側心包經從腋下開始刮起,輕輕一刮,痧便湧出,好像早就等在那裏要出來似的,而且全是疙疙瘩瘩的一個個青包。刮到曲澤穴時,刮不出痧了,老人說膻中穴附近忽然痛起來了。我說:“那太好了!就要打通那裏的堵塞了。”迅速讓他喝了兩支血府逐瘀口服液,然後便在膻中穴上下一刮,當即出來很多黑紫色的痧,胸痛馬上消失。老人說現在心裏太豁亮了,喘氣都覺得是一種享受。

醫治到此,可以暫告一段落。但老人很有點意猶未盡,想讓我幫他把心包經打通了。我摸了摸他的脈,平和有力,氣力還很足,就同意了。此時,他的曲澤穴有些發癢,這是告訴我們,新鮮的血液已經流向這裏了。我取出梅花針,在小臂郤門穴輕輕敲了幾下,然後再在上面拔上一個直徑1.5寸的真空罐。同時,我仍在曲池穴刮痧,此刻出痧已非常通暢。不一會兒,真空罐裏已經有了約10毫升的血,顏色紫黑粘稠。此時,老人說:“左手掌和5個手指發麻發涼,好酸呀!而且心裏略有些慌亂無力。”我讓老人馬上喝下早已準備好的生脈飲兩支。然後我用右手拇指按揉老人左手手心勞宮穴,不到一分鐘,老人又重新精神抖擻起來,並驚訝地說:“過去也老喝這生脈飲,從來也沒有今天這種感覺,好像這藥是直接倒進了心臟裏似的,當時心裏就舒服了。”我說:“您現在喝這藥,一支頂平常十支,能全部吸收。您最需要的時候它才最補。”10分鐘後當我取下刺血罐時,一股熱流隨即流向老人的整個手掌,手涼酸麻的感覺也瞬間消失了。

刺血可以加快打通經絡的進程,但通常會加大心臟的負擔,需及時培補才行。最後,揉老人雙腳的太沖至行間,為心臟及時補血,取五行中“木生火”之意。此時補血的效果事半功倍,“只有倒出髒茶,才能倒入新茶”,“陳血不去,新血不生”。到此,治療宣告結束。

老人欣喜若狂,和我也不再生疏客套,對我說他還有前列腺炎、耳聾、痛風、腰椎間盤突出,想讓我都給看看。我那朋友驚訝地說:“老爸,您怎麼一下冒出那麼多病呀,是想要累死 鄭 老師吧?”我很理解老人的心情,讓他看見了一絲螢光,他便希望能看到月亮,誰不渴望光明呢?更何況是風燭殘年的老人?最怕眼前的黑暗,誰又知道那黑暗能有多久?

我起身向老人告辭說:“伯父,別著急,病得慢慢治,您多住些日子,我把您的病都治好了,您再回去。”老人很激動,眼圈也有些濕潤。

送我回去的路上,我那朋友對我說:“今天是我這幾年來最開心的一天,比賺幾百萬都開心。”

我說:“我想把今天的事情寫到博客裏去,你沒意見吧?”他睜大眼睛,連連點頭說:“好呀,好呀,一定要把我的心情也寫進去。”

朋友的心情我無法非常準確地表達,我自己也是百感交集。能幫助老人擺脫病痛,能幫朋友達成夙願,能讓一個家庭在瞬間便充滿陽光和希望,真是件令人無比欣喜的事。但想到網上那麼多朋友的疑難困惑,那麼多沉屙頑疾,那麼多憂愁恐懼,我這蠅頭之火,在這漫漫長夜,又能照亮幾人?!

【治療】
體針(之一)
(一)取穴
主穴:分2組。 1、心俞(或第五胸椎棘不旁開的夾脊穴)、內關;2、厥陰俞(或第四胸椎棘突旁開的夾脊穴)、膻中。
配穴:通裡、間使、足三里、神門、巨闕。
(二)治法
主穴,二組交替;配穴,據症選1~2穴。
操作:背部穴,斜向脊柱椎體深刺,提插捻轉至有酸麻感串至前胸,刮針柄2分鐘;內關、間使等穴,以“氣至病所”手法激發針感向上傳導,能達側胸或前胸最佳,然後施平補平瀉法2分鐘。餘穴用瀉法。均留針15~20分鐘,每隔5分鐘運針一次,亦為2分鐘。每日1次,發作頻繁者日可2~3次。
(三)療效評價
以上法治療761例,總有效率84.62%~89.2%,心絞痛心電圖有效率53.2%~55.08%[3~4]。
體針(之二)
(一)取穴
主穴:神門、勞宮、後溪。
配穴:心俞、通裡、郄門、內關、大陵、厥陰俞、膻中、至陽、湧泉、素liao。
(二)治法
主穴必取,根據病情酌選3~5個配穴。用毫針,以平補平瀉法為主,急性期施瀉法。每日1次,15次為一療程。治療期間,一般停服擴血管藥。
(三)療效評價
療效標準:顯效:症狀完全消失,體徵恢復正常,心電圖恢復正常;有效:症狀改善,體徵有明顯好轉,心電圖有好轉;無效:症狀與體徵無改善,心電圖提示無好轉。
共治療1300例,顯效798例,有效430例,無效92例,總有效率為94.48%[5].
耳針
(一)取穴
主穴:分2組:1、心;2、小腸、交感、內分泌。
配穴:皮質下、腎、胸、神門、緣中。
(二)治法
一般取主穴,可二組穴位同時取,也可單取第一組。必要時酌加配穴。每次取3~5穴。症情較重時,心、小腸等主穴可刺二根針。
在穴區探得敏感點,毫針刺入作中等強度反复捻轉,留針1小時,隔5~10分鐘行針一次。亦可接通電脈衝治療儀,刺激1小時,用疏密波或密波,強度以病人能耐受為宜。另外,在應用耳針同時,要配合體針治療,以加強效果。體針的取穴與操作,同本病體針治療部分。
(三)療效評價
共觀察86例,單用電針,其總有效率83.7%,心電圖有效率50%~60%;電針配合體針,心絞痛顯效率64.3%,總有效率為96.4%[6~8]。
艾灸
(一)取穴
主穴:心俞、厥陰俞(或至陽)、膻中、內關。
配穴:心氣虛加足三里,氣陰兩虛加三陰交、太谿,氣滯血瘀加膈俞、三陰交。
(二)治法
包括灸器灸和艾卷灸。灸器灸法為:主穴每次取2~3穴,配穴據症而取。胸背部穴可用溫灸盒或固定式艾條溫灸器灸,四肢穴可用圓錐式溫灸器灸療。一般用補法,本虛標實者,施瀉法。具體操作為:補法,將燃著的艾條置於灸器內,使艾條與穴位的距離約3~5厘米,任其慢慢燃燒(如為溫盒灸,將蓋蓋上),火力和緩,溫灸20~30分鐘,以局部皮膚出現紅暈為度,停灸後,再用手指按壓施灸的穴位,至患者感覺酸脹。瀉法,施灸時,使艾條與穴位距離保持在2~3厘米左右,溫盒灸,宜揭開盒蓋,並用氣吹火,促其燃燒火力較猛,灸5~10分鐘,使局部皮膚出現紅潤潮濕並稍感灼燙,停灸後,不按其穴。每日或隔日1次,10次為一療程。
艾卷灸一般僅取主穴,效不顯時加配穴。患者取平臥位,充分暴露穴位。取市售藥艾卷(如無可用清艾條)一支,點燃一端后先施灸一側內關穴,灸火約距皮膚1.5~3厘米,採用溫和灸法,使患者局部有溫熱感而無灼痛為宜,然後灸另一側內關穴,再依次施灸膻中、心俞及至陽等,每穴均灸4分鐘,以局部出現紅暈為度。每日1次,6次為一療程,休灸1天后再繼續灸第2療程。
(三)療效評價
灸器灸治療44例,結果顯效13例,有效21例,無效10例,總有效率為77.39%[10],用艾卷治療76例,其中用清艾條灸治14例,8例顯效,5例有效,1例無效,其總有效率為92.9%[11],用藥艾卷灸治,其臨床症狀改善的總有效率為86.2%,心電圖改善率為63%~67.74%,降壓總有效率為82.4%,降血脂的總有效率為88.5%~88.7%[12,13]。
穴位敷貼
(一)取穴
主穴:分3組。 1、心俞、巨闕、內關、上巨虛;2、厥陰俞、中脘、間使、足三里;3、神闕、至陽。
配穴:氣滯加肺俞、氣海,血瘀加膻中、膈俞,痰濁加豐隆、太白,寒凝加關元、命門。
(二)治法
以主穴為主,前兩組交替使用,酌加配穴。將丹參等藥物製成粟粒大小之藥丸置於7×7毫米見方大之膠布上,再貼於穴位上。要求選穴準確,貼壓時以局部有酸、脹、麻、痛感,或向上、下傳導。每次貼敷6~12個.
第3組用寧心膏(丹參、當歸、川芎、紅花、羌活各10份,​​丁香5份,蘇合香0·5份,氮酮1份,蜂蜜適量。製成稠膏。)5g,塗於穴位,塗藥直徑2~4cm,厚3~5mm.每次敷貼1個穴位.
均隔日換貼1次,30次為一療程。
(三)療效評價
共以上法治療608例,其中有重度或中度心絞痛者418例。治療後,心絞痛療效為:顯效326例,有效206例,無效73例,其有效率為88.1%。心電圖療效為:有心電圖改變者465例,治療恢復正常192例,改善92例,無改善181例,有效率為61.1%[9,16]。
穴位埋線
(一)取穴
主穴:心俞(雙)、天池(左)、巨闕。
配穴:有慢性支氣管炎者加膻中。
(二)治法
皮膚常規消毒,在穴位上下方各1.5cm處用2%普魯卡因注射2個皮丘,然後用大三角針帶Ⅱ號羊腸線(雙),從一皮丘處進針,從另一皮丘處出針。用止血鉗夾住羊腸線兩末端,一手持止血鉗,另一手持持針器,來加上下拉動數次,之後,鬆開止血鉗,將​​羊腸線兩末端拉入皮下,再沿羊腸線縫合處沿皮膚剪斷。再用兩手指將穴位捏起,轉動一下,使羊腸線兩殘端均埋入皮下,然後無菌包紮。
(三)療效評價
共治療97例,半月內心絞痛消失者42例,心律失常消失者5例,心力衰竭得到控制者5例,有效率為54%。心電圖缺血性改變得到緩解者35例,佔總數的36%[14]。
腕踝針
(一)取穴
主穴:上2。
配穴:神門。
(二)治法
主配穴同用,取左側,均採用腕踝針剌法。進針點常規消毒,右手持針,左手拇、食指繃緊皮膚,針體與皮膚呈30度角,迅速刺破皮膚後,使針體與皮膚近於平行,緊貼真皮層,不能過深,進針要快,推針要慢,要表淺,要鬆弛,不引起酸、麻、脹、痛為宜,視病情進針深度為75~125mm。留針60~120分鐘,每日1次,10次為一療程,可連續針刺10個療程。
(三)療效評價
療程標準:顯效:臨床症狀消失,休息時心電圖恢復正常,或大致正常,其他各項相應改善;有效:臨床症狀基本消失,心絞痛次數減少,硝酸甘油用量減少一半以上,基本不用服硝酸甘油,休息時心電圖ST段回升0.05mV以上,但仍未能正常,胸前導聯置的T波變淺,或T波由平坦變直立;無效:10個療程後臨床症狀和心電圖治療前後基本相同。
共治療588例,其中陳舊性心肌梗塞106例,顯效38例,有效56例,無效12例;隱性冠心病57例,顯效22例,有效29例,無效6例,心絞痛274例,顯效183例,有效85例,無效6例。總有效率為91.54%[15]

引伸閱讀︰世界心臟病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