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博覽系列之西班牙人懶得有理

e8b2f4b25147cc54411c920108f7e269

文/唐筠改写:@暖羊羊宝

約瑟夫•科林是一位比利時商人,也是精簡營業時間協會的成員。在他剛來到西班牙讀MBA時,就注意到了當地人奇怪的作息時間和一些讓外人難以忍受的生活習慣:西班牙的大城市,早上一般9點半上班,下午1點半到4點半午休,然後開始下午班,一直上到晚上8點。西班牙小城市的商店常常要到上午10點乃至11點才開門營業,下午1點半午休,午休時間長達3、4個小時。 “剛來的時候,我實在受不了下午2點才吃午飯的習慣,”他抱怨說,“我問身邊的所有人,為什麼這麼晚吃飯?他們的回答總是沒有意義”。
無獨有偶,德國人常常抱怨每次給西班牙的生意夥伴打電話時,對方不是在午睡就是在吃飯。一家大型金融企業的人力主管弗蘭西娜•瓦爾斯告訴世界博覽特約記者,她發現,“如果在西班牙辦公事,你必須在早晨9點到下午1點之間去,否則就找不到人。很多西班牙人甚至下午5點才吃完午餐、姍姍回到工作崗位,而同一時刻德國人已經收拾東西準備下班了。”

西班牙選錯了時區?
約瑟夫•科林漸漸發現,西班牙人晚起晚睡的生活習慣根源在於“選錯了時區”。
直到1942年,西班牙都在採用格林威治標準時間。後來獨裁者弗朗哥為了向希特勒表達忠心,宣布西班牙將把時間調快一小時,同德國保持一致。但戰後,同樣更改時區的法國和英國又調回了原時區,而西班牙仍然不變。
實際上,本初子午線穿過西班牙最東部,馬德里和倫敦幾乎位於同樣的經度,天亮的時間也幾乎相同,但因為西班牙採取的計時方式要快一小時,所以如果在天亮的同時看看表,馬德里人看到的是7點半,而倫敦人看到的只是6點半。於是西班牙人看到的是這樣一幅景象:除了盛夏白晝最長的幾天之外,早晨7點的時候,外面還是一片漆黑;晚上七八點鐘,太陽還沒有落山,讓人無心回家;到了冬季,太陽要到早晨9點才遲遲出現在地平線上。這也許能說明:為何西班牙電視台的黃金時段是從晚上十點開始的;為何習慣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西班牙人,生活習慣看起來如此古怪。
改時區有什麼好處嗎?
從幾年前開始,精簡營業時間協會中來自商業、媒體、工會和學術界的人士都希望西班牙採取更合理的工作時間,提高生產效率。根據經合組織的報告,西班牙人每年的勞動時間比法國和德國同行都多,但生產效率卻低很多。一份報告顯示,西班牙的人均睡眠時間比其他歐洲國家少將近一個小時。因為他們要到9點或10點才吃晚飯,夜生活一直持續到凌晨。精簡營業時間協會指出,這種不合理的安排不僅會影響睡眠健康和工作效率,甚至還威脅到了家庭的和睦——這種作息時間會讓勞動者把更多時間浪費在辦公室,陪家人和孩子的時間就減少了。
另一個改時區的有利佐證是,西班牙的近鄰葡萄牙,上世紀90年代曾經宣布採取和西班牙一致的計時方式,結果發現學校裡孩子睡眠嚴重不足、能源消耗增加、交通事故飆升,甚至安眠藥都賣斷貨了,於是只能停止這項危險的實驗。

回到格林威治標準時間有多難?
從3月31日開始,西班牙進入了夏令時,全國所有的鐘錶都要調快一個小時,這讓很多西班牙人的生活習慣會變得更晚。
從幾年前開始,精簡營業時間協會就每年都向政府進言,希望調整時區。今年3月,該協會在馬德里著名的太陽門廣場舉行了集會。會上,經濟學家巴奎拉斯呼籲總理拉霍伊在今年取消實行夏令時:“讓西班牙回到格林威治標準時間是一個最簡單、零投入的好辦法。”
儘管巴奎拉斯的努力已經得到了官方的重視,西班牙眾議院成立了專門小組來研究更改工作作息時間的問題,衛生、社會公平和保障部也聲援他的提議。但目前依然看不到官方准備變革的任何跡象。
“政治家們關心的只是能讓他們在競選中獲得選票的議題,”巴奎拉斯說,“他們要做很多容易引起公眾注意但實際上沒有任何意義的事,同時任由真正的危機繼續下去。”
過去十年來,更改時區的議案不斷被提出,又不斷被否決。巴奎拉斯清楚地意識到改變一個國家的習慣有多艱難。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6754654.html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