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生物攝影年賽2013:生命的光與影

一年一度的“野生生物攝影年賽”(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2013年獲獎作品出爐了。

“野生生物攝影年賽”(官方名稱:年度野生生物攝影師大賽)是由英國BBC worldwide(原先為BBC 《野生動物雜誌》)與英國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原大英博物館自然歷史部)聯合舉辦的、全球規模最大的、最有影響的野生生物攝影比賽。 比賽的宗旨是鼓勵全球的專業和業餘攝影師記錄自然的奇觀和多樣性,並以此來強調自然的美及其重要性。 自1964年創辦以來,該比賽已經成為世界野生生物攝影領域一項頂尖的賽事,吸引了一大批專業和業餘的攝影師參加,每年十月在英國倫敦舉辦規模盛大的頒獎典禮。 彼得·斯科特是這個比賽獎杯的設計者(北極探險家羅伯特·斯科特之子,BBC自然歷史部創始​​人之一,也是世界自然基金會著名的熊貓LOGO的設計者),著名的大衛·愛丁堡爵士曾是這個比賽的頒獎人。

這項比賽每年會選出年度野生生物攝影師和年度青少年野生生物攝影師兩項頭銜,分享3萬英鎊的獎金。 除了兩個總冠軍頭銜,該比賽還會分15個成年組和3個青少年組,每個組都會有冠軍、亞軍和提名作品,每年進入提名的作品共有100張,這一百張照片會在接下來的一年中在全世界進行巡展。

我們也在此選出一些今年有趣的優秀作品與大家共享:


《Essence of Elephant》(大象的精華)是今年的總冠軍年度野生生物攝影師頭銜的作品。 攝影師是南非的格雷格·杜·陶伊特。 他藏身在博茨瓦納北部的Tuli狩獵保護區的水坑旁的一個集裝箱裡,等待來喝水的象群。 在日出後象群來臨時,他應用低角度,小光圈和慢門拍攝了這張作品。 一隻小象就在他面前走過,而小光圈保證了後面幾隻成年非洲象的清晰。 藍色的色調給作品增加了幾分神秘的感覺。 這張照片同時是動物肖像組的冠軍。


獲得青少年年野生動物攝影師稱號的獲得者是14歲的印度攝影師烏丹然·勞·帕瓦爾,他的獲獎作品是《Mother’s little headful》(爬滿媽媽頭頂)。 群體中雌性恒河鱷“首領”的頭上爬滿了剛孵化不久的小鱷魚,她負責照顧這裡所有的小鱷魚。 有限的水塘無法容納太多的鱷魚媽媽,於是就有一隻“首領”留下來照顧大家的孩子。 這位年輕的攝影師也非常關心這個物種的命運,他說:“昌巴爾河是恒河鱷最後的據點,而非法採砂和漁業還在威脅著它們。”


動物肖像組的冠軍即是今年的總冠軍《Essence of Elephant》,而今年該組有一張提名作品《Travelling companions》(旅伴)非常有趣。 這張作品由美國攝影師道格拉斯·賽弗特拍攝,兩隻無齒鰺的幼魚游在一隻儒艮的前面。 儒艮是溫和安靜的海洋哺乳動物,無齒鰺的幼魚游在這樣的大型哺乳動物附近可以躲避捕食者,也可以吃被儒艮驚擾起來的其他小型海洋生物。 與儒艮親緣關係最近的巨儒艮在18世紀就已經捕殺至滅絕。 現今儒艮也遭受它們所依賴的海草生境的喪失以及漁船拖網的威脅。


行為:鳥類組的亞軍作品是英國攝影師查理·漢密爾頓·詹姆斯拍攝的《Light path》(光軌)。 這張照片拍攝於作者家附近,位於英國西南部的一條河上。 作者自十多歲的時候就開始拍攝翠鳥,經過努力嘗試,獲得了這張照片:一隻翠鳥向它的巢中飛去,留下一道美麗的軌跡。 而仔細看圖片可以發現這對翠鳥的另外一隻,在不遠處準備挖掘第二個洞巢。

翠鳥是最常見的野生動物攝影主題之一,而不僅僅將作品的重心放在翠鳥本身的靚麗身上,而是將翠鳥的行為、環境結合在一起表現出一個更豐富的內容,這張作品給拍攝翠鳥的愛好者一個很好的範例。


行為:冷血動物組的提名作品《Battle Colours》(戰鬥的色彩)由匈牙利攝影師格爾蓋里·比羅拍攝,這張作品記錄了在哥斯達黎加聖卡洛斯河河堤灌叢中的兩隻雄性綠鬣蜥(Iguana iguana )的激烈爭鬥。 這種蜥蜴長度可以達到2米。 在光線較暗的環境中拍兩隻巨大蜥蜴的激烈動作是一個挑戰。 另外這張作品也展現了野生綠鬣蜥的鮮豔色彩。


行為:哺乳動物組的提名作品,巴西攝影師齊格·科赫的《Race of Life》(生命的賽跑),記錄了一幅特別的“貓抓老鼠”的場景:最大的囓齒動物水豚在拼命的向河中逃命,而一隻美洲豹很快就要衝過來了,兩者的身後都揚起塵土讓大家能夠感受那種緊張的氣氛。


自然環境中的動物組中值得一提的是這張提名作品《On the top of the world》(世界之巔):在阿爾卑斯山頂,一隻雄性羱羊( Alpine ibex )的剪影在壯麗的雲海之上,體現出這個物種與它所在的自然環境的氣勢。 作者是法國攝影師傑雷米·維萊。


植物王國組曾經被叫做“植物禮讚”,近幾年的作品都以特別的拍攝方式和角度展示出一種圖案美,但每年也會有幾張反映植物的生命力或其壯觀的氣勢。 而今年該組的冠軍就集合了特別的拍攝手法和植物氣勢。 這張《The President’s crown》(總統之冠)由著名的國家地理攝影師邁克爾·尼古拉斯拍攝,他的巨杉的作品自09年至今已經不止一次登上《國家地理》的封面。 這張《The President’s crown》是由126張照片拼合成的世界上第二大樹木——一株名為“總統”的巨杉,這棵樹有3200歲,75米高。 (第一大樹木是名為“謝爾曼將軍”的巨杉,83.3米高。)


原生景觀組的提名作品往往都是地質景觀或者極光之類,但今年這張提名作品《Flowerbow》(花虹)卻是以花為主角。 愛沙尼亞攝影師歐勒·巴恩多克在意大利Sibillini山地國家公園一個開滿罌粟、矢車菊和牛眼菊的山谷拍攝了這張照片。 在日出後,薄霧升起,陽光在薄霧中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彩虹”。
城市野生生物組是非常有趣,也最有生命力的一組。 這一組作品的主題經常圍繞著野生生物對人造物的適應乃至利用,生命在看起來不可能的地方完全生活著。 今年進入該組的提名作品有三幅,每一幅都非常值得一說。


這一組的冠軍作品《Life after rust》(鐵鏽後面的生命)由挪威攝影師帕爾·赫曼森在瑞典一個汽車墓地拍攝——這個汽車墓地停滿了上個世紀40年代至70年代的報廢汽車。 這裡目前是一個景點,許多人來這裡拍攝這些舊汽車。 而帕爾·赫曼森注意到了這裡的自然:苔蘚佈滿很多地方、種子在這裡生根發芽,各種植物包括樹木從車窗中生長出來,許多鳥在這裡繁殖且已經習慣了遊客,如圖中的這巢歐歌鶇( Turdus philomelos )。 樹干將畫面一分為二,左邊是溫馨的自然,而右邊的人類的廢鐵。 今年這張冠軍作品與去年該組的冠軍凱·法格斯多姆拍攝的一組郊區廢棄的房屋中的動物們有異曲同工之處。


本組的亞軍作品《Dam difficult》(大壩的艱難)由意大利攝影師斯塔尼斯勞·巴西利奧在都靈Gran Paradiso國家公園拍攝。 他看到對 ​​面大壩上,一隻羱羊在幾乎垂直的大壩上行走,山羊屬( Gapra spp.)的攀爬能力在巨大的人工建築上得到了展現。 吸引羱羊來這裡的是大壩表面塗料中的礦物質。


本組還有一張提名作品非常有趣:《Primate moments》(靈長動物的時光)。 葡萄牙攝影師馬科斯·索布拉爾拍攝。 在印度北部的城市,獼猴適應了在人類建築中的生活。 攝影師選擇了一個俯瞰下面屋頂的角度:猴子在小屋頂上照顧小猴,而一牆之外,一位人類的媽媽舉起了孩子。 兩種靈長類動物都在享受親子的時光。


野生生物攝影年賽保留了黑白照片的評選: 黑白大自然組 。 因為在彩色照片中,一些獨特的畫面質感與美容易被忽略,如上面這張今年該組的冠軍作品《The Greeting》(問候)。 這裡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湖(按容積),湖中間還有恩多被淹沒的樹。 湖的北面是安置原先在這裡的生活的大型動物的國家公園。 攝影師理查德·帕克伍德透過加裝了1.4×增倍鏡的500毫米鏡頭看到對岸兩隻水邊嬉戲的大象,並記錄了下來。 在黑白照片中,只有大象與樹木和它們的倒影被突出出來,也只有這樣,才能感受到這一場景的意境。


黑白照片除了突出主體,還能表現出特殊的層次和質感。 比如改組這張提名作品《Grand raven》(大渡鴉)。 在北美洲渡鴉是原住民的尊重的神靈之一。 攝影師克里斯·艾德利特拍攝的這只以大峽谷為背景的渡鴉,背景的層次感突出了主體的羽毛和喙的光澤。 這張照片給人感覺好像是從《獨行俠》中出來的。


日本獼猴是年賽中喜聞樂見的主題,在去年的年賽中荷蘭攝影師賈斯珀·多伊塞特以一張泡溫泉的日本獼猴作品獲得動物肖像組的提名,今年他又帶來一張日本獼猴的作品《Snow Moment》(雪中時刻)並獲得創意視角組的冠軍。 由於使用了偏振鏡,使溫泉水面作為黑色的背景,而日本獼猴、風、雪與,蒸汽組成了這幅夢幻的畫面。
成年組裡有四個特別組,其中有一組是為了鼓勵18歲到26歲的年輕攝影師: 埃里克·霍斯金組照獎,這個獎曾經被一名叫本司·梅特的匈牙利攝影天(guài)才(w​​ù)以奇特的拍攝手法蟬聯了好幾年,人們說,如果他不滿26歲,其他人都沒有希望得這個獎了。 終於,這個小伙子在2011年得了最後一年的埃里克·霍斯金組照獎。 2012年和今年這一組的獲得者又回歸了傳統的自然攝影風格。

今年的獲得者是加拿大的年輕攝影師科諾爾·斯蒂法尼森,他的作品有很明顯的國家地理的感覺。 我們從他今年提交的6張作品中選出3張分享:


《The Flight Path》(飛行路徑)的感覺很像是在向國家地理一張著名的作品的致敬——那張照片是由著名攝影家邁克爾·尼古拉斯所拍攝的。

兩張照片的背景都是北美的森林,都是設置老鼠作為誘餌的方法吸引貓頭鷹(邁克爾·尼古拉斯的照片中是珍貴的斑林鴞,而上面這張照片中是對斑林鴞構成威脅的橫斑林鴞)。 很多人或許質疑這種放置誘餌拍攝的方法,但在西方的自然​​攝影中,對於特別的物種,比如這種夜間活動的貓頭鷹來說,適當的使用誘餌等方法來獲得照片是不違反攝影道德的。 畢竟無論是邁克爾·尼古拉斯還是科諾爾·斯蒂法尼森的作品反映的都是貓頭鷹在自然中的真實狀態,偶爾使用誘餌也不會造成該個體的行為的改變,但這樣的一張照片對於科學和保護的價值是很大的。 另外,或許有人對於閃光燈的使用也有質疑,不過貓頭鷹在熟悉的環境中主要是依靠聽力捕捉食物的,它們一般對所在棲息地的環境非常熟悉,即使閃光燈對於這隻貓頭鷹的視力有暫時的影響,它們也還是可以憑記憶繞開障礙物。


《Evening peace》(傍晚的平靜)很像上個世紀的自然繪畫,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一個湖中,普通潛鳥在巢中安靜的孵卵,與背景中平靜的湖面構成美好的畫面。 和上面的作品一樣,在典型的棲息地中的物種是國家地理野生動物照片最經典的構成。 這種作品常常需要攝影師距離動物的距離很近,這樣才能用一個大廣角鏡頭進行拍攝——比如上面這張照片裡用的是一支16mm的鏡頭。 科諾爾·斯蒂法尼森用了很多天慢慢接近這窩潛鳥的巢,贏得了它的信任,並設置了隱蔽相機,這個過程是最不容易的。


《Camouflage》(偽裝)拍攝的是雪地中的白尾雷鳥,雖然我們在照片中可以看到它,但是如果身臨其境的話,我們會發現通過肉眼很發現雪地中的三個黑點:它們是雷鳥的眼睛和喙。 科諾爾·斯蒂法尼森並沒有像大部分我們看過的作品一樣,把主體置於畫面中央(這是為什麼那些“捉迷藏”的照片很容易就能看到拍攝主體),而是用雪地中露出的植物構圖,白尾雷鳥只是巧妙的躲在其中。
杰拉德·杜雷爾瀕危物種獎是為了紀念著名的英國動物保育學家杰拉德·杜雷爾而設立的,這個特別獎始於2001年。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獎項的第一個冠軍作品的是奚志農所拍攝的名為《倖存者》的滇金絲猴的照片,這也是中國人第一次在這個年賽中獲獎。


今年該組作品中另外三張都是大型貓科動物,唯有這一張《Twin Hope》(兩個希望)記錄的是大猿。 山地大猩猩是我們最瀕危的近親之一,這張照片是由女攝影師迪亞娜·萊布曼在盧旺達火山國家公園拍攝。 兩隻六個月大的幼年大猩猩在母親的懷抱中露出純真的表情,而​​對於這個物種來說,棲息地喪失、盜獵和疾病讓它們前途未卜。 由於叛軍也在山地大猩猩的範圍內活動,這使得研究者、護林員和為籌措保護基金而開展的旅遊項目都面臨威脅。


我們手中的世界特別獎是最令人感到憂傷的一個獎項,展示自然世界在人類的過度開(pò)發(huài)下的命運多舛。 今年該獎項的冠軍作品是邁克·維奇拍攝的《The Fish Trap》。

在印度尼西亞,一隻鯨鯊從人類的漁網中吸取一點小魚作為食物,當地的漁民對這種行為已經習以為常。 漁民和潛水公司也意識到了這是發展當地旅遊的好機會。 但邁克·維奇拍攝這張作品想展示鯨鯊後天習得的這一行為。 雖然不清楚鯨鯊對於這樣的食物來源有依賴性,但是說明人類已經影響了野生動物的行為,而這也給鯨鯊帶來了被網纏住的危險。


最近幾年, 野生生物記者獎經常和中國的關係很近:從老虎、犀角到魚翅。 今年這一獎項的冠軍是《神的象牙》,這又一次少不了中國人出鏡。

雖然自從1989年起就已經禁止了國際象牙貿易,但是依然有成千上萬隻大象遭到殺害,數百萬美元的非法貿易依然在進行。 象牙一市場的重要的刺激者卻很少遭到批評:宗教。 象牙常常是被雕刻成宗教用品。 而這些帶著宗教的祝福的象牙製品又被上層社會作為禮物互相贈送。 每年有25,000只非洲像被殺害,而鮮有走私象牙的頭目被抓到過。

在右側中間的小圖展示了位於北京的世界最大象牙雕刻工廠。 這家工廠40名全職雕刻師每年雕刻750公斤象牙原料,當然這750公斤只是工廠聲稱的。 工廠創立於2009年,在此之前,中國完成了最後一筆合法從非洲進口象牙的交易。 象牙雕刻在中國被視為一項重要的傳統藝術,雕刻的技巧是值得稱道的。 圖片中,一位雕刻師在雕刻一件佛教作品。 目前,中國仍然是最大的非法像牙進口國。 (但圖中展示的可能是不受貿易限制的猛獁牙)

當然不僅僅是中國。 在下面中間的小圖中,菲律賓一位雕刻大師在雕刻天主教形象的象牙作品。 他已經雕刻象牙45年了,但在菲律賓沒有合法進口象牙的記錄。
最後,是青少年組 ,青少年組的獎項又分為三組,10歲及以下組,11-14歲組,15-17歲組。 青少年組的作品每年都會讓很多攝影愛好者感到驚訝:我還沒有小孩子拍得好……

今年的青少年組的總冠軍是11-14歲組的冠軍。 我們再展示兩張輕鬆的作品:


《Peacock at sunrise》(日出時分的孔雀)是10歲及以下組的冠軍,作者是比利時的路易斯·帕廷,他和家人去印度度假的時候捕捉了日出時分在樹上棲息的一隻雄孔雀的剪影,仔細看,左上方的樹枝上還有一隻蜂虎。 這張照片是用佳能G12拍攝的。

以上是挑選了今年進入提名的100張作品的一部分作了簡要介紹,如果感興趣,可以到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官網觀看今年進入提名的所有作品 

今年的獲獎作品也將在明年五一之前由野性中國引入中國,在北京動物園、成都熊貓基地和浙江自然博物館等地巡展,歡迎大家關注野性中國的微博 。

因為獲獎照片中包括誘拍的作品,因此不得不著重提一下攝影道德方面的問題。 目前,野生生物攝影年賽選出的作品一定符合2010年由Wild Photos倡導的野生動物攝影師的“四項基本原則”,即:

1. 我們任何時候都要將拍攝對象的福祉及對環境的保護置於我們的拍攝目標之上;
2. 我們任何時候都不會使用活誘餌或者進行可能對動物的行為產生不良影響的誘拍;
3. 我們任何時候都要誠實說明一張照片是何種情況下拍攝的;
4. 我們任何時候都不可以用數碼技術篡改照片來歪曲我們的拍攝主題或者誤導照片的觀看者。

http://www.guokr.com/article/437500/

果殼網在去年向大家介紹這個比賽的獲獎作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