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之肺談環保意識

世界之肺不吸碳反排碳 亞馬遜雨林正變成世界最大污染排放源

數十年來人們對亞馬遜雨林的印象都是:“世界之肺”,每年吞噬全球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碳,又制造大量的氧氣。然而,科學家們說:“在說這話前,請再想一想。”一位對亞馬遜有20年研究經驗的美國生態學家丹尼爾麥普斯泰德(Daniel Nepstad)說:“它已不是‘世界之肺’,它現在可能燃用了比它呼出的還要多的氧氣。”據官方統計顯示:按平均數計算,自1979至2004年,巴西每年有7500平方公裏的雨林被砍伐和燒毀。

據《洛杉磯時報》報道,每年,由于火災侵襲叢林,巨龍一樣的煙霧在空中翻滾,遮蓋住太陽。動物紛紛逃散。方圓幾英裏內的居民呼吸困難,他們在哭泣,這個災難導致了當地居民嚴重的呼吸問題。還遺留了許多污染。

像奈普斯泰德這樣的科學家寧願將世界最大的熱帶雨林想像為一個地球的空調。他們稱:“地層的潮濕對于南美(可能更遠一些的歐洲)的氣候調整及冷卻是十分重要的。”

亞馬遜雨林現在更是一個主要的污染源。這與在過去的1/4世紀迅速上漲的土地的破壞率有直接關係。猖獗的火災和對森林的砍伐,導致每年有上億噸的二氧化碳排放到空氣中而這一切幾乎都是由非法樵夫和農場主造成的。

樵夫是首個破壞天然道路,砍伐他們所能找到的所有珍貴硬木的代表。權威人士說:“一夥伐木者,連通一些腐敗的環保官員,自1990年直到巴西破獲歷史上最大的盜伐亞馬遜雨林案,他們共砍掉了價值近3.71億美元的木材。”緊隨樵夫其後的是大牧場主及農場主,他們燒掉殘存的植物來為牲畜和植物(如大豆)種植清除出一片土地;更有甚者,巴西的新星公司聲稱曾出口大量的土地。

對原始土地如此的侵犯在理論上是非法或是受治于法律的,但巴西政府缺少資源執行環境保護法,雖然有些人已表達過這個意願。

亞馬遜雨林主要的燃燒期是從七月到一月,是旱季。2004年,政府的森林衛星監測圖像記錄了165,440個“熱點”,燃燒的火焰有十英尺高,溫度則高達2500度。

每年,大量的燃燒將2億噸的碳排放到空氣中,經過幾次化學反應轉換成實際二氧化碳排放量。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巴西的石油燃料消費,是世界溫室氣體的主要來源,它產生出低于燃燒一半的二氧化碳。

去年,火災期間,黑壓壓的煙霧長達幾天地覆蓋著叢林,以至于公路上行駛的兩輛汽車撞在了一起,致使兩人死亡。火災同樣也燒掉了工人和小部分移民者賴以生存的糧食。

一位這裏的居民,也是一位田園工人,指向土地上被燒焦的地域,布滿了樹樁和被砍倒的樹,看起來就像是很多的煙頭扔在那裏。他說:“去年,拖拉機每天工作24小時,在一個月內清理了1000英畝土地。卡車不斷地駛入駛出,將桃花心木材和雪松運到這裏。後來農民在墾荒過程中,把重型拖拉機開進森林,將樹木砍倒,再放火焚燒。兩個月後,第一場雨來的時候,又有小飛機飛旋在土地上空進行播種。”

即使雨林被大量燃燒,但巴西每年排放的碳污染物與美國相比還是很小量的,美國每年排放近60億噸碳污染物。

當然,巴西的排放量仍使其列于碳排放量前10名的名單上,並且列于如加拿大和意大利等工業化國家之上。

然而,在國際環境條約——《京都議定書》下,巴西和其他貧困國家並未被要求減少他們的溫室氣體排放。也許是協議包含了財政手段,從而鼓勵像巴西、印度尼西亞這樣的國家自行管理對熱帶雨林的破壞。

亞馬遜環境研究院的助研,保羅穆蒂尼奧(PauloMoutinho)說:“對于巴西和一些發展中國家來說,這是個非常敏感的問題。如果你想把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擁有大面積熱帶雨林的國家列入到某種機制下以減輕氣候變化,那麼你就需要對減少森林砍伐予以補償。”

巴西的聯邦政府曾對保留叢林的州予以獎勵的方法展開討論,但沒有結果。

2004年,巴西喪失了約10,000平方英裏的森林,是有記載以來第二嚴重的一次災難。與之前第一次災難的損失數量幾乎相同。環保主義者曾將希望寄于2002年的盧拉總統(巴西的第一任左派總統)的當選,希望他可以維持住現在的趨勢,而不要任由其肆意發展。

評論家稱:“盡管一再地重復著保護亞馬遜雨林的承諾,盧拉的政府受惠于巨大的農業利益,為維持巴西經濟增長,提高明年再度當選的機會,而助長了這種破壞行為。

研究員試圖決定亞馬遜河在保持地層冷卻及潮濕方面所起到的作用,諷刺的是,這同時會為他們在農業方面帶來巨大的利益影響,同樣是為了利益而砍伐森林。

亞馬遜河歷來是拉丁美洲人民的驕傲。它浩浩蕩蕩,蜿蜒流經秘魯、巴西、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等國,滋潤著800萬平方公裏的廣袤土地,孕育了世界最大的熱帶雨林。這裏自然資源豐富,物種繁多,生態環境紛繁復雜,生物多樣性保存完好,有“生物科學家的天堂”和“地球之肺”的美譽。

穆蒂尼奧說:“如果亞馬遜河消失,那麼巴西一半的降雨也將隨之消失。大家可以想像接下來將會發生的問題。”

一些學者認為,這裏的氣候變化會導致一種振蕩效應,破壞南極洲、美國東部甚至是西歐的氣候模式。

這也是生態學者們所擔心的持續破壞雨林所帶來的問題:這不僅僅是對地球大氣供應,更是對于氣候的未來影響的推測。

亞馬遜人類與環境研究院的研究員,保羅巴雷托(PauloBarreto)說:“現在關心森林砍伐方面的環境問題,遠比關心在氣候、碳排放抑或亞馬遜是否是‘世界之肺’這些問題重要得多!”

他還強調說:“可以肯定的是,亞馬遜河並不是‘世界之肺’,而且從來就不是!”

不影響生態 郊園可起樓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香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日前發表網誌,談及可考慮發展郊野公園用地,引起城中熱議。恒基地產(012)主席李兆基昨日就表態,認為該想法可行,他指出香港郊野公園佔地大,假設僅是將其中百分一鄰近市區的土地用作發展住宅,就足以滿足十萬人的住房需要,而這又不會對郊野公園環境及生態帶來不利影響,拔一毛以利天下,他認為社會應予以遷就。不過,他不贊成將高爾夫球場改建住宅,因大型高爾夫球場是一個大城市的必備元素。

http://hk.news.yahoo.com/%E4%B8%8D%E5%BD%B1%E9%9F%BF%E7%94%9F%E6%85%8B-%E9%83%8A%E5%9C%92%E5%8F%AF%E8%B5%B7%E6%A8%93-214626932.html?bcmt_s=m#ugccmt-container

一直以來我就覺得在兩岸三地中,網絡資訊發達的香港人環保意識卻最低,中國大陸的污染故然最大,但大陸人對自然生態的知識往往比香港人好,只是因為注重眼前的利益,很多時候都知而不行,可是香港人卻常對自然生態有錯誤的認知,例如差不多全球人都知道地球氣候暖化會引致極端天氣的當兒,但在香港還有不少人對地球暖化的認知卻是一定會有暖冬,所以當一旦出現寒冬時,他們就會說地球暖化之說騙人或地球已進入冰河時代,對於這些人,我往往只反駁一句︰"地球氣候暖化就是地球在發燒,你發燒的時候會不會發冷?"

從以上的新聞我也看到香港人可笑的反應,他們的爭論點竟是有多少市民會到郊野公園去玩?其實重點根本不在那裡,他們不想想為什麼亞馬遜雨林曾是世界之肺?又有多少人去那裡玩?既然很少人到那裡去,是不是可以把樹都砍燒光?

Sen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