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周與名人

世界素食周的由來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9yjMvuamiNM]

世界素食周(World Vegetarian Week)的想法起源於2008年5月,幾個歐洲社團領導的非正式談話。自那時開始,由幾個素食組織的領導和活動者組建了一個團隊。這個團隊負責通過網站 http://www.vegetarianweek.org 提供材料和資源,這樣世界各地的素食組織和活動者可以使用這些材料和資源在當地組織素食活動,活動的日期為10月1日至7日,或一年的其他時間。2008年,自澳大利亞到加拿大,從巴西到德國,舉辦了許多活動。因此,2009年會有更多的活動在全球各地舉辦。

在世界素食周期間,10月1日是世界素食日(World Vegetarian Day),10月2日是世界農場動物日(World Farm Animal’s Day),10月4日是世界動物日(World Animal Day)。10月2日同時也是國際非暴力日。

以下是2009年9月6日世界素食周發佈的倡議新聞稿:

10月1日至7日是全世界的素食者、動物權益保護者、環保人士及其它團體宣導的世界素食周(WVW – World Vegetarian Week),其目的是減少與肉類,乳製品和其他動物性產品有關的環境、醫學和其他諸多的問題。

之所以選擇這個時間,是因為它包括幾個年度相關的慶祝活動。世界素食周組織者馬特烏斯·門德斯(Mateus Mendes)說:“這包括:10月1日的世界素食日,10月2日的世界農場動物日和國際非暴力日以及10月4日的世界動物日。”

這個倡議的目的,是強調每個人都可以採取簡單的方法來改善個人和環境的健康。由於其綜合利益,素食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人的選擇。

世界素食周的贊助人和著名作家約翰·羅賓斯(John Robbins)說,“沒有什麼比大量減少肉類消費更利於我們生存的環境了。這種改變對大氣中,氣體變化的影響將是非常明顯的。在減少全球暖化可怕威脅的過程中,也將邁出巨大的一步。”

素食氣候聯盟的理事長理查·施瓦茨博士(Dr. Richard Schwartz)說,“今天的素食周活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由於氣候變遷和其他環境威脅,世界正迅速接近一場空前的災難,這種趨勢已經變得越來越明顯。”

歐洲議會前議員詹斯·荷姆(Jens Holm)說,“聯合國2006年報導,以動物為基礎的農業排放的溫室氣體,比所有的汽車及世界上其他運輸方式排放的還要多(18%比13.5%)。”

聯合國氣候變遷專家委員會主席拉貞德拉·帕卓里博士(Dr. Rajendra Pachauri),“18%這個數字是被低估了,它是一個過低的估計,事實上要比這個數字高得多。”

康奈爾大學營養學名譽教授柯林·坎貝爾博士(Dr. Colin Campbell),“新的資料顯示,至少有一半的溫室氣體……,也許更多的排放是由於畜牧業生產造成的。”

安東尼派瓦醫生(António Paiva)說,“改為無動物飲食這一重大變化還會帶來許多其他的好處,其中包括減少患心臟病,多種類型的癌症,糖尿病和其他慢性病、退化性疾病,以及豬流感和其他傳染性疾病等,這些疾病很可能起源於動物養殖業和肉類行業。”

參與世界素食周的方式很多:舉辦素食講座、研討會、專題小組討論會和觀看影片;與社團的負責人、教育界人士以及其他人士舉辦各種會議;發起每週吃素一天的提議;請朋友和家人享用素餐;贈送素食禮品或折價出售素食產品;或採取散發傳單等簡便方式。
http://www.savetheplanet.org.cn/big5/day/wvw.html

古今中外名人素食多

科 學 界
0002.jpg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德國理論物理學家,1921諾貝爾年物理學獎獲得者。
0015.jpg 牛頓(Sir Isaac Newton) 
英國物理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煉金術師、發明家和自然哲學家,物理學之父。
0017.jpg 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
義大利文藝復興通才:建築學家、畫家、解剖學家、彫刻家、工程師、發明家、幾何學家、音樂家和畫家。
0018.jpg 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美國作家、記者、科學家、發明家和政治家
0019.jpg 愛迪生(Thomas Edison)
美國發明家和實業家
哲 學 家
0001.jpg
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
孟加拉詩人、婆羅門哲學家、視覺藝術家、戲劇作家、作曲家和小說家, 1913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
0005.jpg
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
德國神學家、音樂、哲學家和醫生, 1952諾貝爾年和平獎獲得者
0010.jpg
埃利‧維瑟爾(Elie Wiesel)
匈牙利小說家、哲學家、人道主義者、政治活動人士﹐在納粹德國種族滅絕的大屠殺大中幸存, 1986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
0015.jpg
牛頓(Sir Isaac Newton)
英國物理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煉金術師、發明家和自然哲學家, 物理學之父
0024.jpg
珍‧古德(Jane Goodall)
英國靈長類動物學家、習性學家和人類學家
0039.jpg
戴奧堅尼(Diogenes)
古希臘哲學家和宇宙學家
0041.jpg
柏拉圖(Plato)
古希臘聖人和哲學家
0042.jpg
畢達歌拉斯(Pythagoras)
古希臘數學家和哲學家
0043.jpg
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美國作家、詩人及哲學家
0044.jpg
蘇格拉底(Socrates)
希臘聖人和哲學家
0045.jpg
伏爾泰(Voltaire)
法國啟蒙思想作家和哲學家
0079.jpg
孔子(Confucius)
中國聖人和哲學家
0080.jpg
老子(Lao Tzu)
中國聖人和哲學家
企 業 界
0019.jpg
愛迪生(Thomas Edison)
美國發明家和實業家
0027.jpg
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
美國實業家﹐蘋果電腦創辦人和執行長
0037.jpg
約翰‧馬奇(John Mackey)
世界最大的有機超市美國「自然食品」(Whole Foods) 創立者
0088.jpg
亨利‧福特(Henry Ford)
美國福特汽車公司的創立者

除非人類能夠將愛心延伸到所有的生物上,否則人類將永遠無法找到和平。」
—史懷哲,德國醫學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會反對所有的殘酷行徑,無論這項行徑是否深植傳統,只要我們有選擇的機會,就應該避免造成其他動物受苦。」
—史懷哲,德國醫學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沒有什麼比素食更能改善人的健康,和增加在地球上的生存機會了。」
—愛因斯坦,德國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我認為素食者所產生性情上的改變和淨化,對人類都有相當好的利益,所以素食對人類很吉祥。」
—愛因斯坦,德國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獎得主

「我對人權和動物權益一樣重視,這也應是全體人類該有的共識。」
—林肯,美國總統

「當心靈發展到了某個階段時,我們將不再為了滿足食慾而殘殺動物。」
—甘地,印度國父

「一個國家偉不偉大、道德水準高不高,可以從它對待動物的方式評斷出來。」
—甘地,印度國父

「素食對我們的頭腦、行為、健康和體力都具有深遠的影響。除非我們停止殺生,否則我們還算是野蠻人。」
—愛迪生,美國發明家和科學家

「如果它們會說話,我們還敢殺它們嗎?」
—伏爾泰,法國哲學家、詩人

「吃素的行為應該會賦予那些一心想要將天國帶到地上的人很大的喜悅,因為吃素象徵了人類對完美道德的渴望是很真切的。」
—托爾斯泰,俄國大文豪、思想家

「動物是我的朋友,我不會去吃我的朋友。」
-蕭伯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我在年輕的時候便開始吃素,我相信有一天,所有的人類會以他們現在看待人們互相殘殺的心態,來看待謀殺動物的行為。」
-達文西,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建築師、數學家、發明家

「如果屠宰場有玻璃牆的话,大家就會開始吃素了。知道我們没有造成動物受苦,可以讓自己好過些,也會讓動物好過些。」
—保羅麥卡尼(英國披頭四合唱團成員)

「只要人們持續無情摧毀動物的生命,他就永遠不能體會健康或和平的真諦。播下謀殺及痛苦種子的人是不可能收成快樂及愛心的果實。」
—畢達哥拉斯(畢氏定理發現者),西方素食主義之父 

 

美國總統與素食結緣:克林頓奧巴馬

美國總統奧巴馬要求在巴西訪問逗留期間提供全素食食品

美國總統奧巴馬本週末(中國時間3月20日)將在巴西訪問。在他逗留期間,巴西方面被要求提供純素飲食。 總統不希望他們的飲食中含有任何動物源。 沒有肉,沒有牛奶,沒有雞蛋。

素食主義是一種從倫理學、哲學角度看待動物權利的信念,其支持者反對人類對待任何動物的剝削或虐待。

“我們已經正在計劃​​純素菜單。純素者不吃任何動物產品,包括不含蜂蜜、雞蛋或奶酪。” 美國總統訪問期間巴西方飲食負責人– 雷娜塔(Renata La Porta)如是說。奧巴馬的隨行人員中,包括政治家、商人、記者、情報和安全人員等,就有200多人。 當然,還有總統夫人和她的兩個女兒。

出處: http://www.anda.jor.br/


柯林頓吃中式素食成功甩肉10kg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告別肉​​類和奶製品,向中國人的飲食習慣取經,每餐幾乎只吃蔬果和豆類,短短2個月內甩肉10公斤,CNN主持人逼問他減肥的秘訣小柯透露,他其實是,看了美國營養學家坎貝爾撰寫的暢銷書《救命飲食》現在改吃中式素食,才成功甩肉,早上不喝牛奶,改喝杏仁茶,多吃豆類,不吃肉,不過在美國,要吃到這樣的健康食品,有時候真的很困難,因為滿街都是垃圾食物。 克林頓怎麼瘦了?

克林頓採用了“植物性飲食”,靠“豆類、莢果、蔬菜和水果”為食,每天早上飲用一些蛋白質補充劑,但“不吃乳製品”,此外,只食用少許魚肉。

據說,克林頓素來貪吃,尤喜歡漢堡和薄餅等快餐。 克林頓曾承認自己是“天吃星”,不太注意飲食。 作為美國歷屆總統中最聰明的一位,他的飲食習慣卻非常糟糕,根本談不上健康。 他一向酷愛高熱量食物,對快餐有狂熱的慾望。

1992年,時任總統的克林頓曾與記者一起到麥當勞,他點了漢堡、薯條、牛排——必須要超厚的。 當年的報導曾描述道,克林頓“吃東西的速度很驚人,兩口就吃掉一個蘋果”。 2004年,克林頓終於“出事”! 他因突發胸痛被送往醫院,後來接受了心臟搭橋手術。 克林頓曾在手術前說:“一部分原因是遺傳,或許還因為我在那些年裡太不在乎吃什麼。”

關於這個手術,插播一條花絮。 去年12月17日,CNN名嘴拉里·金(Larry King)在其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拉里·金現場》中,對克林頓進行採訪時稱他們同屬“拉鍊俱樂部”。 要知道,拉里·金有過數次婚姻,克林頓當年的韻事大家也很清楚。 在小小尷尬後,拉里·金巧妙圓話說:“我說的拉鍊是心臟搭橋手術的劈開胸骨。”

2010年2月11日,克林頓的心臟再次鬧“罷工”。 這一次,他因胸痛被送往哥倫比亞長老會醫院,於當日進行心臟介入手術。 據公開報導看,醫生在克林頓冠狀動脈置入兩個支架,以達到通暢血管的目的,治療心臟缺血導致的心肌梗死。 如果說,2004年的心臟搭橋手術是架設高架橋,繞過心肌缺血、梗死區,那麼這次的支架置入則相當於拓寬修補原有路面。 這兩種方法儘管有效,但只是對症治療,而非對因治療。 換句話說,若克林頓不能有效地控制血脂、膽固醇,不能最大限度地減少血管內脂肪堆積,他的心臟將有再度罷工的可能性。

除外服用降脂藥等,有沒有更恰當、自然的方式控制它們呢? 答案就是飲食。2010年夏天,當克林頓以苗條身段送愛女步入婚禮殿堂時,人們驚呆了。 在短短幾個月間,以往那個身軀略顯肥碩的克林頓去了哪裡? 他到底是怎麼瘦下來的?

去年9月21日, 克林頓在接受CNN主持人沃爾夫·布利策(Wolf Blitzer視頻)訪談時,曾專門談到他減肥背後的秘密。 按照電視畫面內容,克林頓採用了“植物性飲食”,靠“豆類、莢果、蔬菜和水果”為食,每天早上飲用一些蛋白質補充劑,但“不吃乳製品”,此外,只食用少許魚肉。 在嚴格的素食譜後,克林頓體重減輕約11公斤,回復到高中時水平。

在英文中,表示肥胖的詞彙有不少,最常用的是obese和fat。 前者多由醫生講出口,客觀形容肥胖這件事;後者則是普通人多用,包含明顯的感情色彩。 若對應到中文,obese是委婉的說法,將肥胖稱為體重嚴重超標,而fat則猶如直言不諱地喊“死胖子”。

去年,英國衛生大臣安妮·米爾頓建議說,人們應該用fat替代obese,來指稱肥胖人群。 理由是,fat雖具有攻擊性,也更傷人感情,卻能讓被稱呼者更有動力去主動減肥,讓他們意識到肥胖的害處。 儘管我們不知道克林頓的女兒是用什麼詞彙來形容父親的肥胖,但克林頓能堅持素食並減肥,倒的確頗值玩味。

此外,克林頓還提到了四位研究者的名字,分別是美國克里夫蘭醫學中心外科醫生考德威爾·埃塞爾斯廷(Caldwell B. Esselstyn)博士、加州大學臨床系教授迪安·歐尼斯(Dean Ornish)博士、《中國健康調查報告》(The China Study)一書作者坎貝爾父子,即柯林·坎貝爾(Colin Campbell)與托馬斯·坎貝爾(Thmoas Campbell)。正是這些人數十年的研究結果,成為克林頓堅持素食的基礎。

為何真相竟如此難得?讀《中國健康調查報告》

清華大學 蔣勁松教授

老實說,“以動物性食物為主的膳食會導致慢性疾病的發生,以植物性食物為主的膳食最有利於健康,也最能有效地預防和控制慢性疾病”,對我來說這並非什麼“石破天驚”的新觀念,不過是一些未被大眾普遍接受的常識而已。美國的相關研究表明,素食者的營養知識和意識都要比肉食者明顯高出許多。這再次印證了女性主義科學哲學家桑德拉·哈丁“立場認識論”的觀點:邊緣人群往往比主流群體更有反思批判能力,看問題更加全面,因而觀點往往也更加客觀。令我驚訝的是,大多數人群不假思索地接受的許多理念都沒有科學依據,僅僅體現了食品工業者的利益。
從1983到1989年,在美國康奈爾大學、英國牛津大學、中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以及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研究所等多家中外權威機構精誠合作,在中國24個省市區的65個縣開展了三次關於膳食、生活方式和疾病死亡率的流行病學研究。這項研究榮獲我國衛生部科技進步一等獎,並被《紐約時報》稱為“流行病學研究的巔峰之作”;然而它在國內的影響卻並不很大。反而是在國外,不僅發表了幾十篇廣為引證的研究論文,而且還被許多國家的電視和平面媒體作為專題廣泛報導。
該項研究的主要領導者T.柯林·坎貝爾教授,發表過350篇論文,榮獲包括1998年美國癌症研究所頒發的終身成就獎在內的無數獎勵,是世界營養學界的最重要權威之一。 《中國健康調查報告》就是他積一生營養學研究心得精心打造的科普傑作,出版之後好評如潮。諾貝爾獎得主羅伯特·C·理查森教授稱讚本書在營養學圖書中佔有重要地位。美國預防醫學研究所創始人及所長迪安·奧尼什教授稱之為迄今為止最為重要的營養學專著。
多少年來,動物蛋白意味著健康、強壯、進步乃至文明和希望,這一“迷思”早已深入人心,根深蒂固,成為不言自明、天經地義的常識。甚至有許多人將近代以來中國國勢不振、文化衰退,全都歸罪於中國人的飲食傳統。基於大量確鑿的科學事實,經過嚴謹的論證,本書得出了非常明確的結論:動物蛋白(包括甚至尤其是牛奶蛋白)能顯著地增加癌症、心髒病、糖尿病、腎結石、骨質疏鬆症、高血壓、多發性硬化病、白內障以及老年癡呆症的患病機率。尤其令人吃驚的是,所有這些疾病都可以通過調整飲食來進行控制和治療。中國以植物性食物為主的傳統飲食習慣,反而是更加“科學”、更加有利健康的。在西方文化的背景下,在當代中國飲食習慣日益西化的形勢下,這一顛覆性的結論無疑是振聾發聵令人深思的。
震驚之餘,我們不僅要問:長期以來我們視為天經地義的飲食觀念,多少人信誓旦旦地以科學的名義向我們灌輸的那些信條,怎麼一夜之間就變成了錯誤的理念,疾病的禍首? “科學”的食譜怎麼會如此不科學?難道過去的科學家和醫生們都沒有發現這些錯誤嗎?為什麼十幾年前在中國進行的研究結果,對我們的健康如此關係重大,我們自己卻都不知道?究竟是誰或者什麼機制在阻礙我們獲得正確的信息?
坎貝爾在書中講述了他是如何克服重重障礙才將這些珍貴的真理向大眾傳播的。他指出:“整個社會體系,政府、科學界、醫療界、工業界、媒體都將利益置於健康之上”,為了各自的利益,他們會非常默契地合作,試圖將真相隱藏起來。我們不能對學界過份相信,因為今天世界各國艷稱的產學研一體化,往往導致共謀分贓。 “經過無數艱難的考驗,我對學界內部有這樣的阻力的原因有了一個更深的體會。科學家得到的這些資助都是由像米德·約翰遜營養學實驗室、LEDERLE實驗室、BIOSERVE生物工程公司以及以前的寶潔公司,還有達能營養中心提供的。這些都是食品工業和藥物工業的衍生機構,他們代表的是科學界和產業界的一種畸形聯姻。你能相信這些所謂’科學界的朋友’真正致力於追求科學的真相,而不管結論對自己的影響是好還是壞嗎?”
醫學教育與藥品公司長期以來一直狼狽為奸。醫學院的學​​生、住院醫生長期受到藥品行業和醫藥代表的影響,對藥物和設備的依賴程度遠遠超出了必要。年輕的醫生學到的理念是對於每一種疾病都有一種合適的藥物。醫生越來越習慣於從製藥企業接受各種禮物和幫助,而製藥工業則利用這樣的小恩小惠來影響醫生們的繼續醫學教育。整個醫學學術界心甘情願地淪為了工業界的前沿陣地,將研究重點放在藥物和醫療設備的研究開發上。相比之下,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的研究,很難得到資助。正是這一原因,像基因工程、心臟移植手術這樣引起轟動而又花費巨大的治療手段,工業界因有利可圖就會大力支持,而營養學很難得到公平、公正的關注。無怪乎,像約翰·麥肯道格爾、埃塞爾斯汀這樣通過教給病人正確的生活方式,控制膳食,不用手術就能成功地治療心髒病的大夫,會受到醫學界的排擠。
因此,我們對於醫生的建議也要分析,不能迷信。 “你不應該先入為主地認為,醫生比你的鄰居或同事有更多的營養學知識,對食物與健康的關係懂得更多。現實情況是,醫生並沒有接受多少營養學培訓,他們向體重超重的糖尿病患者建議多攝入牛奶或是含糖的奶昔作為正餐替代品。也正是這些醫生,向那些想減輕體重的患者建議攝入高比例的肉製品和奶製品。也正是這樣的醫生,向骨質疏鬆症患者建議攝入更多牛奶。醫生對營養學的無知給病人帶來的惡果實際上是非常令人震驚的。”
至於工業界,他們為了商業利益,將營養的“科學”變成了商業營銷的工具。他們不僅不顧公眾的健康,而過度誇大宣傳其產品的營養價值,掩蓋其副作用,甚至於會派間諜密切監視相關科學研究人員的一舉一動,針對任何不利於其產品營銷的科學研究成果,及時組織對抗性的宣傳。他們毫無顧忌地收買科學家,以學術爭論的形式掩蓋其商業推銷真面目,破壞科學界的誠信原則。
近代科學技術和醫學的高速發展,不僅在社會運作層次上和資本主義追逐利潤的極端產業化緊密相聯,而且在自然觀層次上表現為對自然的全面征服和控制,在方法論上表現為還原論的大行其道。而《中國健康調查報告》所揭示的真相,不僅因推崇簡樸自然的消費觀念而受到鼓勵消費的資本主義產業的封鎖,而且因提倡順應自然的生活方式和整體綜合的研究方法,而與主流意識形態相衝突,因而受到打壓。
在有關蛋白質的問題上,存在著太多的文化偏見和神秘觀點。人們往往將蛋白質等同於肉食,等同於健康、強壯、甚至是先進文明。近代文明中將自然界的食物鏈與人類社會中的權勢、地位與健康簡單等同起來,所以植物蛋白往往被認為是低等的。但是,“有大量的研究表明,所謂低品質的植物蛋白,儘管用於合成新蛋白質的速度比較慢,但是很穩定,這種蛋白才是最健康的,也是身體最需要的蛋白。和動物來源的蛋白質相比,植物蛋白緩慢,但是能穩定地贏得’健康比賽’的勝利。”
在營養學的問題上,還原論的思路是錯誤認識佔統治地位的重要原因。 “現在我可以自信地說,公眾對膳食與營養缺乏清晰的認識,其主要原因之一在於某些科學家僅僅強調細節,而不談整體。科學家總是花大量時間去分析某個單獨的營養素的作用,例如維生素A是否能預防癌症,或者維生素E是否能夠預防心髒病,因此他們總是通過高度抽象化或簡單化的分析總結出結論。這種做法實際上低估了自然本身的複雜性。我們總是研究食物中極小的生物化學部分,試圖從中得到廣泛適用的結論,這就導致了研究結果的自相矛盾。而這種自相矛盾的結果導致科學家和決策者無所適從,並進而導致了公眾的困惑、不安和無所適從。”
長期以來,現代科學與歷史進步的觀念把臂而行。人們總是相信,科學在進步,現代的觀念意味著更加準確、真理和理性的發展,古老的信念意味著迷信、教條和可悲的謬誤。然而,坎貝爾教授通過研究相關歷史,驚訝地發現,在有關膳食與健康關係的觀念上,歷史更像是輪迴而非進步,許多情況下歷史是在退步的。當代耗費1億美元的“護士健康調查”項目,最後被證明對於預防乳腺癌沒有任何幫助。而畢達哥拉斯、柏拉圖、塞涅卡早就在批評肉食的危害,其主要思路與今天的認識並無二致。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把膳食作為預防和治療疾病的主要方式。一方面癌症等現代富貴病肆虐流行,另一方面大批關於膳食與癌症等疾病關係的研究著作卻塵封在圖書館中,無人問津。新潮的思想未必比得上傳統的智慧。
如此看來,《中國健康調查報告》不僅僅傳播了醫學和營養學的新知識,它還警示我們,只有掙脫當代社會流行的意識形態的束縛,只有始終帶著批判的眼光看待科學與工業以及其他當代社會的統治勢力的共謀,只有我們真正以理性來尊重一切傳統智慧,以毫無偏見的精神來對待世界各民族的多元文化,真相才不會被以科學的名義所蒙蔽。
後記你知道那些大型製藥公司、食品和保健品企業的運營策略嗎?在《中國健康調查報告》一書的第十五章“產業界的所謂科學”中T.柯林.坎貝爾教授寫道:“……各家公司爭相競爭你口袋裡的鈔票。這些公司竭盡所能,希望能賣出更多的產品。同時,還有很多行業組織致力於增加公眾對某類產品的總體需求。如全國奶製品推廣研究委員會、全國奶製品加工者聯合會、肉製品研究所、蛋製品生產商聯合會等都是非常典型的行業組織。這些食品公司和行業協會,在增加他們產品的吸引力、拓展產品市場方面,不惜採取任何手段。比如大肆宣揚他們的產品具有很高的營養價值;僱用、資助知名科學家、醫生和專業人士利用他們的科學、權威形象發表一些貌似有科學依據、有利於產品銷售的言論,並抨擊和消除所有傷害他們利益的舉止和信息,讓’科學’的光環變成商業營銷的利器;又如奶製品業者的工作目標是:1.以6-12歲的母親為營銷對象。2.將學校作為培養新一代顧客的渠道。3.挖掘對該行業有利的研究成果並傳遞給公眾。公共教育系統作為增加產品需求的主渠道,不但滲透有大量的營養學課程方案,還有各種各樣返利促銷手段。我們是否應對此感到擔心呢?答案是肯定的。他們投入巨額資金千方百計地對公眾施加有利於自己產品的影響。很明顯,不論是孩子還是他們的父母,沒有人知道牛奶和動物性蛋白(肉類)與癌症、糖尿病、骨質疏鬆、多發性硬化症、自身免疫病等疾病有關聯關係的事實真相。為了把它的營養學觀念灌輸給下一代,真是付出了超常的努力。他們堅持這樣的做法已數十年了,而且非常成功。當許多人聽說奶製品對健康有潛在威脅時,馬上會說:’牛奶不可能對身體有害。’通常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他們的觀點,他們只是有那麼一種感覺,認為牛奶是好的,並且喜歡這樣認為。這種觀點可以追溯到他們上學的時候,那時他們學的就是二加二等於四,還有牛奶對身體健康是有益的……”
學校的營養餐真的營養嗎? ! 1956年,美國政府公佈了一份全民飲食建議,建議美國人:飲食必須以高糖、高脂、高蛋白、低纖維為主,並以肉、奶、蛋為主食。事隔五年,1961年美國醫藥學會的會刊就報導說:素食至少可以預防90%到97%的心髒病。顯然這份報告已經在悄悄地修正先前錯誤的認知了。 1992年4月28日,美國政府再度公佈一份新的飲食建議:理想的飲食當中,應以蔬菜、水果、五穀、豆類、堅果為主,宜佔90%以上,而肉、奶、蛋的比例應小於10%。 1998年美國癌症研究所授予美國康奈爾大學T.柯林.坎貝爾博士“終身成就獎”,因其發現動物性蛋白是促發各類癌症的主要原因,是罹患心髒病、肝腎疾病、血管疾病、糖尿病、肥胖、過敏性疾病、自身免疫病、骨質疏鬆(缺鈣)、便秘、痛風、結石、老年癡呆、皮膚粗糙等各種富貴病、慢性病的罪魁禍首。坎貝爾博士是康奈爾大學終身教授、被譽為世界營養學界的愛因斯坦、二噁英的主要發現者。從認為正確到逐漸發現錯誤,美國這次用了約40年的時間來認知正確的飲食。同樣的問題,我們呢?在現代環境下,我們聽到和看到的多是“強者”的聲音,多是“有錢人”為了得到更多的金錢而發出的聲音,我們別無選擇地接受這些為情慾、利益服務的資訊影響,被潛移默化而認同,如果你沒有理智就無法辯別,也就意味著遠離科學、遠離真相。健康飲食理念的發展趨勢又帶給您怎樣的思考呢?何止是大眾的飲食習慣,嗚呼哀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