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悲劇的南非白人

曾幾何時,南非號稱非洲的美國。 但是現在,南非經濟隨著94年種族隔離解除後,經濟情況在迅速的下滑,而失業率卻在迅速的上升。 南非白人也是過的越來越艱難。 那些富有的南非白人早都離開的南非,移民歐美髮達國家了。 只剩下來了那些沒錢的,可憐的窮苦南非白人。 不想說這個世界上人種跟民族之間的素質差異有多大,但確實是南非在黑人全面掌權後,國家各方面都在落後。 路透社的記者曾經採訪了29歲的南非白人Lukas Gouws,他說:自己從小到大從沒有欺壓過那些黑人,自己也是一個窮苦的白人,但是沒有辦法。 在黑人掌權後,自己也失去了公務員的位置,現在靠賣水果為生。 但是,那些南非黑人卻三天兩頭搶劫他,黑人警察也不管。

隨著南非黑人的全面得勢,另一個情況讓人變得害怕。 23歲的南非白人Durant說:自己雖然拿到了大學的計算機文憑,但是在現在南非黑人掌權下,失業率既然高達40%。 他無法找到高科技工作,他也想要創業,但黑人掌握的銀行資源也不給白人貸款。 更為可怕的是,由於自己的父親曾經乾過南非白人民兵。 就是抓捕過南非黑人恐怖分子。 他也收到了很多南非黑人的威脅。 有南非黑人甚至揚言要讓他吃苦頭。 他也多次收到過南非黑人的毆打。 他說:我生活在一個窮苦的白人家庭,我現在也就是多掙點錢,然後離開這個該死的國家。

更為可怕的是,南非白人從種族隔離前的21%迅速下降到目前佔全國的9%。 大量的南非白人要離開這個國家。 從醫生,工程師,教授,會計,熟練的技術工人等等大量的技術崗位,等等大量的南非白人精英離開了這個國家。 而這些國家的支柱崗位,目前南非黑人很難跟上。 大量南非白人的離開,也讓白人之間通婚更加困難。 Anna Snyders是一個金發藍眼的漂亮的南非白人姑娘。Anna Snyders說:父親早逝,自己還要照顧老弱多病的母親,她不得不早點打算嫁人。 而她的那些白人鄰居,全部都搬走了。 隨後,大量南非的黑人住進了曾經的白人社區。 她們家成了這個社區的唯一一個白人家庭。 她現在在一個商場當營業員,她說有很多黑人青年追求她。 最後,她不得不嫁給了一個黑人。 確切的說,她是被那個黑人給強健的。 最後,她也只好忍受侮辱的嫁給了這個黑人。

社會巨變導致“黑白顛倒”。 這讓黑人也有怨言。 黑人們覺得:種族隔離時期,我們黑人們在一個地方生活,白人們在一個地方生活,各自很少井水犯河水。 雖然有種族歧視,但那時一切生活井然有序,就是我們黑人不能跟白人多接觸,現在一切亂套了,犯罪率更是迅速猛增。 1 9 9 4年黑人執政後社會環境惡化,南非政府腐敗非常嚴重,大學教育質量下降,白人的年輕人都出國了,專業人士移居澳洲加拿大,學生們都去英國和美國唸書去了。 黑人掌權後不顧一切的搞種族融合,黑人要上白人的好學校。可是這些黑人不好好學習,也不讓白人好好學習。

約翰內斯堡近郊有座衛星城叫克魯格斯多普,這里以斯德克方丹岩洞著稱,珍藏著古人類生活佐證,被稱為“人類文明搖籃”。2010年世界杯舉辦期間,這座城市卻以另一種方式聞名世界:路透社著名攝影師芬巴爾•奧雷利的“南非白人貧民窟”系列作品,讓全世界了解到在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後部分南非白人的悲慘生活。

2010年12月中旬的一個上午,克魯格斯多普加冕公園。 公園草地上,有成群的黑人在燒烤、野餐,孩子們則在踢足球。 筆者停車問路時,黑人青年庫魯指著公園一角的拖車和破鐵皮棚子,用不屑的口氣說,“那些窮白人就在那兒”。 在公園西南角,通往貧民窟的兩條路已經被擺上了廢舊輪胎,將其隔離成一個小村落。 2010世界杯前,政府部門曾通過斷水斷電等方式試圖強拆該貧民窟,然後將整座公園改造成“球迷公園”。 不料,這引發了255位白人村民的誓死抵抗,他們將道路用舊輪胎封閉,並表示要用流血方式抵制強拆。 最後,政府的行動不了了之。 這座貧民窟形成於6年前,當時只有不到10名無家可歸的白人在此搭建帳篷生活。 後來,隨著越來越多的白人失業,貧民窟規模迅速擴大。 目前,他們用“加冕公園村”來稱呼所在地,共有村民255人。 多數人沒工作,靠打零工和路邊乞討為生。

當前政府扶植黑人的政策,也讓“黑與白”在南非顛倒了一個個兒,黑白矛盾更加激化。 1999年,南非政府開始推行“公平就業法”、“黑人經濟振興法案”等,黑人開始逐漸擔任政府和大中型企業要職,很多公司擔心遭到政府部門製裁,宣布只招收黑人和混血人。 稍微受過教育的黑人,都能比較容易地找到工作。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白人開始失業,而在1994年之前,白人失業率基本為零。 “那些黑人甚至不知道如何啟動電腦,就能到政府部門任職,我們白人卻被統統趕了出來!越來越多的黑人進入政府,就更沒人幫助我們白人了!而那些黑人卻只知道踢球和跳舞。”60歲的白人女性安•盧克斯如此說道。

自種族隔離制度被廢除十多年來,南非出現過兩次白人移民浪潮。 一次發生在1994年前後,主要是一些前政府官員等擔心黑人上台後“反攻倒算”;另一次發生在2003年前後,“黑人經濟振興法案”實施得如火如荼,大批有技術、高學歷的白人或失業、或無法升職而選擇移民。 另一類白人既無特殊技能又沒錢,沒有能力離開南非,甚至最終無家可歸。 而一個國家的高科技行業,比如計算機,生物醫藥,航天科技,軍事科技,納米技術,工業製造等等。 目前的南非黑人根本玩不轉。 筆者比想說各個人種和民族之間差異有多大,但事實就是這樣。 也許用不了多久,南非這個曾經號稱彩虹之國,有非洲美國之稱的國家,將徹底沉淪下去,變得越開越平庸。

4113365_2

4113365_3

4113365_4

4113365_5

4113365_7

4113365_8

4113365_9

4113365_13

4113365_16

4113365_21

 

 

南非白人有未來嗎

南非白人有未来吗過去,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South Africa)格外照顧白人,對白人以外的種族則不甚客氣。 但如今,南非的一些白人全體卻面臨著權利在某程度上受到剝奪或是暴力侵犯,這使他們在南非的未來受到威脅。

在南非的每個人,無論他或她是什麼膚色,都會告訴你白人依舊得意揚揚,威風不減。

這些白人控制著國民經濟。 他們在政治圈和媒體界的影響巨大。 他們依舊佔據著最好的房子,在絕大多數最好的工作崗位上任職。

這些都千真萬確,但是並非全部如此。

透過表面深入觀察,你就會發現貧窮,一種越來越強的弱勢感。

來到南非,我需要回答的問題即是: 白人在這裡到底是否有未來?

而答案,和那麼多存在的相似問題的回答一樣,即為:“是的,但是···”

南非白人有未来吗英國廣播公司國際事務版編輯——約翰·辛普森(John Simpson )對南非白人所面臨的挑戰進行考察

在我看來,整個白人群體中,只有一部分人在這裡(南非)會擁有美好的未來:即,那些經濟情況較好,適應能力較強的白人。

大部分工薪階層的白人都講南非荷蘭語,他們正在經受一場嚴重的危機。 但是你在報紙上卻讀不到這些新聞,也看不到電視對他的報導。 因為他們的困境似乎是源於南非不堪回首的過去,而這段歷史卻是每個人都想要忘卻的。

如一位重要的政治活動家曼德拉·尼亞基拉(Mandla Nyaqela)所說,這是在種族隔離政策下,高度自私的利己主義和對黑人做出的殘忍暴行所造成的後果。

他說,“儘管白人依舊佔據著南非一份不成比例的財富,當初的惡行現在在白人身上卻正在施加著影響。”

這可能是確實如此。 但是,現在正遭受苦難的是在整個白人群體中最脆弱和最弱勢的白種人。

一位非洲論壇組織的南非白人(Afrikaans)領袖活動家厄恩斯特·羅伊特(Ernst Roets)帶我去了首都比勒陀利亞(Pretoria)之外的貧民窟。 這是一個白人聚集的貧民窟。

該寮屋營地是由一個富有同情心的白人農民出資建造的,人們樂觀地稱其為sonskyn hoekie—陽光角落。

這裡到處是破損車輛和廢棄的家具。 木棚那邊是下水道和骯髒的死水池,滋生大量蚊子。 整個貧民窟只有兩個基本的男女廁所可以使用。

羅伊特稱,單單在首都比勒陀利亞地區,就有80個白人聚集的貧民窟,許多貧民窟都要比這個大。他認為,在南非全國,有多達40萬白人也處於如此的困境。

Sonskyn Hoekie這個貧民窟沒有水電供應。 在那裡面的白人居民就靠每天兩頓當地志願者施捨的玉米粥過活。 他們沒有社會保障,也沒有救生索,——但已比實行種族隔離政策之時非白種人所享有的多得多。

南非白人有未来吗

南非1993年和2008年各個種族人口比例數據來源:南非種族關係協會(SAIRR , 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 Race Relations);

法蘭斯·德耶格(Frans de Jaeger)以前是一名磚匠,留著鬍鬚,臉上佈滿皺紋,看起來像極了一位開拓者,說道“我不想再住在這種地方了!”

“唉,可是出不去呀!”

德耶格的妻子幾年前由於癌症而突然去世,從此他便萎靡不振,開始酗酒,落得窮困潦倒,如此惡性循環。

當如此多的南非黑人失業時,半熟練的白人獲得工作的機率也很小。

在南非,有另外一群白人,他們居於社會等級的上層,卻依然受到了嚴重的威脅——表面上是這樣。 事實上儘管你在國外聽不到太多媒體對於謀殺白種農民的報導,南非的報刊卻每週都會報導此類事件。

在南非,雖然這裡的警察過著很危險的生活,但謀殺白人農民的概率卻是謀殺警察的兩倍。 對白人農民的殺戮尤其殘忍。

南非白人有未来吗

在幸福小鎮附近的一個墓地裡,有兩名遭殺害的農民剛剛下葬。

厄恩斯特·羅伊特所在的組織公佈了在過去20年裡死亡的2000多人的名單。 迄今為止,政府還是不願把解決和預防這類謀殺案作為第一要務。

我去了一個叫做Geluik(意為幸福)的小鎮。 就在那兒,幾週前持槍歹徒闖入農場商店,開火發射,徹底殺死了一個農民,並致使他的一個兒子和一個店員受傷。

這些槍手幾乎沒有偷東西。 這看起來像是蓄意有目標的謀殺。 不久,店主的兒子因傷勢過重而死。

店主的女兒比琳達·凡諾德(Belinda van Nord)告訴我,現在在鄉下,白人的生活變得非常危險。 而警察,她說道,卻對此熟視無睹,不甚感興趣。

在埋葬他父親和弟弟的墓地那裡還有兩個其他的墓,埋葬著最近遭謀殺的農民。 環繞著這片墓地的極好的風景卻成了謀殺的有利掩護。

過去,在南非有六萬白人農民。 20年內數量減半。

昔日,種族隔離體系格外照顧白人,幾乎不曾為其他種族做過什麼。 而現如今,在這的白人只能自力更生,靠自己了。

那些適應並成功的人一定會有前途。 至於剩下的人,對他們則沒有什麼保證。

(來源:中國日報網歐葉編輯:王旭泉)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zx/2013-06/17/content_16631174.htm

论南非白人之未来

廣告

3 則迴響 »

  1. Said:

    祇能說:天道還是很公平的,曾經先輩所犯下的罪過…祇能🈶他們的子子孫孫來頂罪!。

    • karlbrommann Said:

      Fair my ass,those niggers are only ruining their country~

      Whatever, be my guest. South Africa is fucked up.

  2. Asianer Said:

    所謂非洲的美國只是白人區而已,而白人的富裕就是榨取大多數黑人而維持的,大量掠奪土地和非人道待遇的廉價勞工讓少數的白人生活優越。但不要以為從前的南非就像白人區一樣富裕,現在的黑人南非很垃圾?對不起,全國而言南非從來就是那麼垃圾,只是現在貧窮蔓延到白人而已。而且所謂很慘的南非白人主要就是Afrikaaner,也就是波爾人。波爾就是農夫的意思,這群人就是靠掠奪黑人土地在鄉郊耕種(還要使用黑人廉工),無什知識又說孤立語言(Afrikaan)的低等白人,黑人當政後當然就走向貧窮。相對來說,英裔南非白人的處境就比他們好得多,最起碼有能力離開。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 TrackBack URI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