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奇不有的世界XII

1)妙!不澆水 果樹反特甜

 開心男孩農場利用乾旱種植法種出來的「Early Girl番茄」。

普通人一個星期沒有水,可能已經死亡,但灣區一些農場,連月不加灌溉,卻長出更甜、更美味的蔬果,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商業種植者稱之為「乾旱種植法」(Dry Farming)。加州很多種植番茄、蘋果、葡萄、西瓜和馬鈴薯的小規模農場,都趕上這股利用非傳統種植技術的風潮。

南灣聖他克魯茲「開心男孩農場」(Happy Boy Farms)銷售總監林恩(Jen Lynne)相信,乾旱種植法是未來水資源減少時重要的農業措施。

該農場利用乾旱種植法種出來的「Early Girl番茄」味道很好,是全國各地的廚師、批發商和民眾訂購的主因。林恩發現,很多訂單都來自整個夏季降雨的地方,這些地方不可能實施乾旱種植法。

林恩說,人們一旦試過用乾旱種植法種出來的番茄,就不想要別的。如果十畝的番茄農地能滿足需求,她每天可以賣出數百箱14磅裝番茄。

舊金山以北約50哩的北灣賽巴斯托波市(Sebastopol)全食品超市農產品買手廷佩(Allan Timpe)說,乾旱種植法生產的番茄對消費者相當吸引。「很多人來買這種番茄,他們吃過後,會成為終身客戶。」

該超市同時出售本地乾旱種植的馬鈴薯。廷佩說,這些馬鈴薯肉質堅實,味道絕佳。

乾旱種植法的構思是,通過限制植物的攝水量,蔬果含水量減少,含糖量和口感更佳,但並非簡單的截斷水源便能取得成效。首先,乾旱種植法不適用於容易排水的沙質土壤。這些植物或樹木,必須在開始栽種時使用有關方法。

在北灣聖他路薩市(Santa Rosa)格查爾農場(Quetzal Farm)種植「Early Girl番茄」的麥克恩尼斯(Kevin McEnnis)說,他們最初用少量水,數周後把水源截斷,執行乾旱種植法,種出來的番茄大受歡迎。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不澆水 水果反特甜

2) 哈佛華女寫鬼小說 大賣

哈佛大學畢業生朱洋熹(Yangsze Choo)花三年時間寫成的英文小說「鬼新娘」(Ghost Bride),8月初上市,即獲得脫口秀名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USAToday等主流人士及媒體推薦。她指出,寫作是其嗜好,從中獲得許多樂趣,而所寫的書竟然能被主流書商出版,已是始料未及。但也鼓勵她寫下一本書。

13776757468093201308280032163_34014

13776757468093201308280032163_34014

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朱洋熹所寫的英文書「鬼新娘」一上市,即吸引各界矚目。(圖片由朱洋熹提供)
目前亞馬遜網站Amazon.com、Barnes & Noble書局、好市多(Costco)等主流商號都銷售她的新書。脫口秀女王歐普拉,更在網站www.oprah.com/book介紹「鬼新娘」是值得一看的新書。

在網上透過谷歌搜索引擎鍵入鬼新娘及作者,不少人推薦該書是本充滿新意及想像的好書。「這本書是探險加上愛情,希望娛樂別人」,朱洋熹則對該書如此註解。

鬼新娘背景設定在1890年的馬來西亞,這與朱洋熹成長背景有關。她是馬來西亞第四代華僑,因其母是中文教師,從小堅持教她中文,以致能說流利普通話。但笑稱中文程度馬馬虎虎,遠不如英文。她的英文帶著英國腔,原來其父是外交官,曾隨父母住過歐洲。

朱洋熹成績優異,大學時從馬來西亞申請到哈佛大學社會學系就讀,目前從事管理諮詢工作。

朱洋熹從小喜歡閱讀。尤其喜歡看用漫畫呈現的中國鬼故事。「當時我遇到看不懂的中文字,還會勤查字典」,更是蒲松齡聊齋志異的小說迷。

「中國其實有很多很棒的經典小說,但西方人完全不知道」,提及三年前開始創作,一開始寫的是與鬼新娘完全不相干的主題。但有一天在閱讀馬來西亞新聞時,提到華人冥婚式微,讓她萌生不如寫一本自己熟悉體材的小說。她感謝夫婿全力支持,讓她在照顧兩名就讀小學的孩子之餘,每天仍有時間寫作,夫婿並是她的最佳及第一個讀者。

她寫的鬼新娘,描述馬來西亞破產殷實商人的小女兒「李蘭」(Li Lan),嫁給有錢人家神祕逝世的兒子林田清(Lim Tian Ching),以便安撫亡魂。李蘭原來不介意過這種宛若寡婦的生活,直到遇見讓她墜入情網的林家姪子,卻也因此開始在晚間受到鬼魂騷擾。她雖計畫逃離卻適得其反,精神脫離肉體,開始她通過陰曹地府的奇異旅程。最後並走上揭開林氏家族陰暗歷史,及她自己家庭震驚的過去。該書以獨特手法呈現超自然的浪漫。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哈佛華女寫鬼小說 大賣

3) 海平面上升快紐市洪水威脅增

W020130828584004825323

《每日新聞》網站報道,根據國家氣象局和美國陸軍工程兵部隊的預測,如果2100年時紐約市再次發生強度相當於颶風「桑迪」的風暴的話,市內5區的大片土地將會被海水淹沒。

箇中原因十分簡單:預料到本世紀末時,海平面將比目前上升6呎,令低窪城市如紐約無法抵禦強大風暴。

不幸的是,在過去的10年內,由於氣候變化持續,科學預測的海平面上升速度愈來愈快。

6年前,政府之間的「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簡稱IPCC)估計,到2100年海平面將上升最多23吋。而在今年的報告之中,雖然目前仍未有最終版本,但IPCC已把預計修訂為上升最多6呎。

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的研究科學家霍頓(Radley Horton)在《國家地理雜誌》的9月刊(見圖)中表示:「在過去的幾年內,我們已經觀察到格陵蘭和南極洲西部冰原的加速融化。令人擔心的是,如果融化繼續加速的話,當我們到21世紀末時,海平面就不只上升2、3呎,而是最高可達6呎。」

市長彭博已提出,市府將花費195億元安裝海平面上升的抵禦設施——相當於造成紐約市43人死亡的颶風「桑迪」所導致的經濟損失金額。

但目前仍未知在彭博離任前能否實行計劃,而下任市長的取態也成未知之數。

石溪紐約州立大學物理海洋學家鮑曼(Malcolm Bowman)表示:「紐約市最終將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因為情況只會變得愈來愈糟。這可能需要5年時間去研究,政界人士再要花10年時間才會採取行動,但到那個時候,又會有另一場災難發生。因此,我們需要現在立即計劃,否則的話,我們只是在抵押未來,把問題留給下一代解決。」

如果沒有大膽的新措施,包括大規模的風暴屏障建設,海平面上升可能對紐約市造成的經濟損失令人擔憂。

根據自然氣候變化的新研究估計,至2050年,紐約市將面對每年20億元的洪水損失。

日本媒體報導,日本企業開始用臉書(FaceBook)篩選新人;就業專家說,盡量在臉書上給人事主管好印象,且建議用臉書「反情蒐」,查查想應徵的公司的員工打卡內容,便可了解實際工作情況。

「我看過你的臉書囉。」福島大學四年級的染谷佳佑去面試的時候,面試主管這麼對她說;一同去應徵的學生也說,「妳昨天去喝酒聚會了吧。」染谷簡直嚇壞了。現在臉書要求使用者以真名登錄,日企人事部門會找來應徵學生的網頁,看看他的人脈、信用程度等。比如,這個人一旦有「近況更新」,按讚的人數多不多,或者對朋友的留言會不會認真回覆。

大四的日出春來表示,在就業活動認識的IT公司人事主管,日前在臉書送出交友申請,她說,怕對方留下壞印象,就接受當了好友。就業情報網站社長兵頭秀一指出,「為找到好的人材,企業想『偷窺』學生的網頁是當然的。」兵頭在就職講座上,建議大學生要用正面、滿臉笑容的臉書大頭照,朋友人數超過五十人,留言內容要積極進取。

埼玉大學四年級的廣川貴史開始找工作後,對臉書的近況發布特別謹慎,「有一個學長確定被錄取後,在臉書上留言,『我本來想去的是另一家』。」內定被取消。

兵頭教大學生不妨「反情蒐」,從網路搜尋想進的企業的員工姓名,再找到員工臉書,透過打卡,「實際的加班情況、有沒有休假,一目了然。」大四學生真田敏宏真的試過,「員工打卡常是喝酒聚會,代表這家公司很少加班。」

4) 魚鱗做眼角膜 一片30萬

台灣目前大約有600位病患,等候受贈眼角膜,而全世界的眼角膜需求缺口,一年更高達50萬人,一家台灣生技公司就突發奇想,投入數億元的研究經費,將「魚鱗片」研發成「人工眼角膜」,目前已經進入動物實驗階段,預計最快2015年可以上市,不過費用不便宜,一片要價台幣30萬。

原本毫無利用價值的魚鱗片,現在可望成為眼角膜病患的新福音,有生醫公司將台灣鯛魚,身上這一片片的魚鱗片,做成了人工眼角膜。生醫公司董事長賴弘基:「我們把魚皮上面,所有魚鱗都取下來,在肚子部位的魚鱗,比較適合來做成,眼角膜跟生物晶片。」這家生醫公司花了三年時間,投入數億元研究經費,尋找可以作為,人工眼角膜材質的膠原蛋白,結果看上了台灣鯛的魚鱗片,目前已經結束兔子和老鼠的植入試驗,都沒有出現免疫排斥反應,預計明年下半年將進入人體試驗,要是一切順利最快2015年就能上市。

目前眼角膜來源大多來自印度或斯里蘭卡等,國家的人體捐贈,但來源相當有限,而現行的人工眼角膜材質又是以塑膠合成物為主,放久了對人體有害,必須動手術取出,所以也不普及。若是未來魚鱗片可以做成眼角膜,醫界大多採取肯定的態度,但也提醒雖然魚鱗片的生物相容性高,但實際植入會不會引發發炎問題,以及術後縫合狀況都是需要注意的關鍵。

英男患「長期遲到症」 一生從未準時過!

蘇格蘭一名57歲的東巴(Jim Dunbar)自小到現在,無論參加活動或與女友約會,甚至是出席喪禮,從來沒有準時過,也曾因此丟了好幾份工作,醫生診斷東巴是罹患了「長期遲到症」。

根據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東巴無論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提早準備出門的事宜,最後仍是會遲到。東巴表示,自5歲起自己就從未準時到學校過,校內的重大比賽、校外教學等活動,他都無法準時參加。

報導稱,東巴甚至連跟女友約會、參加喪禮等都會遲到。東巴說,有次為了改善自己的遲到問題,他打算要看一場晚上7點的電影,且在電影開播的11個小時前就已準備好,最後還是遲到將近20分鐘。

據悉,東巴迫於無奈之下前往就醫,才知道自己患了「長期遲到症」。醫生表示,東巴的慣性遲到是源於大腦的某區域出現障礙,無法估算做一件事情的所需時間,屬於「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一種,且目前沒有治療方法。

但有專家質疑,也許東巴的慣性遲到並非一種疾病,可能只是長期累積且無法改善的壞習慣罷了。

5) 中日韓印口語PK:盤點說英語最難聽的國家

一段央視記者採訪尚比亞發展署總監安德魯的視頻在微博迅速走紅,視頻中男記者操著一口流利的「中國方言式英語」和尚比亞官員對答。這位記者神一般的中式英語發音讓網友紛紛表示「這是要氣死英語老師啊」,「外國友人竟然聽懂了」,「我突然對自己的口語有自信了」,「記者一開口,世界安靜了!」中式英語碉堡了!

英文在世界上已經到處跟不同的語言夾雜,講Chinglish恍若最新的潮流,與許多國家的英語發音比起來,我們本土化的Chinglish實在算不了什麼。世界上各種重口味的英文,你有聽過嗎?你聽得懂嗎?

中國 chinglish

值得慶幸的是,中國人說英語在發音方面的困難並不是特別嚴重,所以,即使我們的發音不太理想,但聽起來也不像某些國家或地區的英語那麼「可怕」。

儘管如此,中國人講英語依然普遍透出濃厚的中國口音。聽中國人說英語,不注意甚至聽著像在說中國話。中國人能夠發出所有的英文母音,但是每一個母音都發的接近,卻不完全準確。這是因為中國人在發英語長母音和大口型母音時嘴張的不夠大,我們看英美國家的人說英語時沒覺得,但輪到自己說就覺得張大嘴說英語很誇張很彆扭。

此外中英文一個很大的區別是在腔調上。中文有較強的頓挫,好像是京劇裡的鏘、鏘、鏘,兩個音之間有間隔或停頓。而講英語時要把音連起來,音和音之間基本上沒有間隔或間隔很小。

日本 沒字幕聽不懂

聽日本人說英語,如果沒有不看字幕或者手裡沒有文字對照的話……那就悲劇了,因為沒有幾個詞能聽得懂……

日語從語音角度講是以母音結尾的語言,沒有輔音結尾,所以也不習慣發輔音。另外,他們語言本身的發音多平舌音,沒有捲舌音。所以他們在說英語時難度很高。大多數日本人分不清【L】和【R】的發音。他們把英語單詞「load」和「road」都讀成「樓朵」;把「something」、「sea」、「she」里的【th】、【s】、【sh】輔音搞混淆。

此外,日本人在學英語時還喜歡用片假名來標英文單詞的發音。有這麼一個關於最早學習英文的日本人的故事:一個因為航船失事而流落美國的日本人中標,到美國的時候一個英文字母都不認識,於是就用了日文的「片假名」字母來標英語單詞的發音。他認為這個方法好,第一是發音符合日本習慣,第二是不懂英文字母也可以學英文了。於是這所謂的「好方法」便在日本里流傳下來了。

韓國F、V不分

韓國人普遍英語水平低、發音難懂早已不是什麼秘密。韓國人的英語發音奇怪,這是由於在韓語中缺少一些必要的英語發音,比如f和v,除此之外韓國人還容易bp、dt、lr不分。

別看韓國人英語說的不好,但他們的詞彙量卻很大,很多時候要比中國學生大。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之一,就是韓語里現在有很多外來語,都是直接音譯,這點跟日語是一樣的。有研究者認為,韓國人的母語對英語學習的負面影響最為「致命」。從發音方面講,韓語中有很多來源於英語。在學習這些詞彙時,韓國人會不自覺地受到母語影響,面臨很大障礙;從語法角度講,韓語的語序和活躍的助詞使他們在學習擁有不同語序卻沒有那麼多助詞的英語時非常吃力。

印度 就怕印度人說英國話

有人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印度人說英國話。想要聽懂印度人說英語,沒兩把刷子還真不行。「印式英語」(Hinglish)是印度人把印地語和英語兩個詞結合起來的一個人造詞,好比中國有Chinglish差不多。

印式英語在發音方面的「特點」往往給最初接觸者以深刻印象。很多人都熟悉那句著名的「I’m dirty (thirty)and mywife is dirty (thirty)too」的例子。由於受印地語等地方語言發音和語調的影響,印度人的英語很難區分t和d、p和b、l和r這幾個音。這句話的意思是「我三十歲,我妻子也是三十歲。」但用印式發音讀出來就變成「我很臟,我妻子也很臟」了。

中東 繞口令般的英語

中東人說英語口音很重,他們的英語可以說是最難懂的了,聽他們說英語就好像聽了一大串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的繞口令。受中東地區自身語言口音的影響,也許是因為阿拉伯語本身發音就容易打「嘟嚕」,阿拉伯地區很多人也都喜歡將英語中的「R」發成「顫舌音」,聽起來跟阿拉伯語還挺像。比如他們常將Drink(喝酒)讀成重音在前的「頓兒克」、Three(數字3)讀成「杜瑞」、Thirty(數字30)讀成「得爾提」等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30827/10510467.htm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