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非洲大象二三事

大象如何避開地雷

elephant00

 非洲國家安哥拉曾發生長達27年的內戰,戰爭的受害者不只是人類,還包括許多野生動物。根據統計,期間被殺害的大象就高達上萬隻。此外,地雷更是恐怖的無形殺手。儘管戰爭已經告終,地雷仍持續威脅著當地居民與動物的生存。

  不過,科學家最近研究發現,大象似乎擁有避開地雷的能力。主持「大象無國界」保育團體的生物學家,已在當地研究大象七年,他們替大象套上裝著感應器的項圈,利用衛星追蹤,並搭配野外實際觀察,結果發現戰爭結束後,越來越多大象遷移回老家安哥拉東南方。

  科學家發現,遷徙剛開始時,許多大象因為踩到地雷死亡或受傷,但跟在後頭的象群,卻開始懂得避開地雷。科學家推測,大象避開地雷的技巧,可能在於靈敏的鼻子。牠們走動時,鼻子會不斷「掃瞄」地面,可能因此發現地雷。另一個可能是,大象經常團體行動,非常聰明的牠們,可能記住了同類因地雷傷亡的區域,繞道而行,不再重蹈覆轍。

  雖然科學證實大象的確有避開地雷的本事,不過科學家還是認為,儘管清除地雷並非易事,人們還是應該盡力,除了方便象群通行,也讓觀光客能安全的觀賞野生動物,進而達到當地經濟發展與保育的雙贏。

大象通過氣味和顏色分辨敵友

 马赛人

马赛男子新欢喜穿红色披肩

英國聖安德魯斯大學研究人員發現,非洲大象能夠通過顏色和氣味分辨敵友。

研究人員在肯尼亞南部安博塞利自然保護區研究時發現,當大象聞到有凶悍的遊牧民族馬賽族人在附近時,幾乎是飛奔而逃。

研究人員將馬賽人穿過的紅色衣物給野生非洲像聞。聞到衣物上的氣味後,大象轉頭就跑。

這一研究報告發表於美國《當代生物學》雜誌上。

為對比效果,研究人員還讓大象聞了農耕民族坎巴族人的衣物,結果大象儘管也立刻離開,但其速度遠遠沒有聞到馬賽人氣味時那麼快。

馬賽人是東非的遊牧民族,他們喜著紅色披肩,在東非稀樹高草的黃顏色大草原上十分顯眼。

馬賽族男子有拋矛攻擊大象的傳統,他們視之為勇氣的象徵。這一行為目前已為肯尼亞法律禁止,但這一現象一直沒有徹底消失。

與馬賽人不同,坎巴人以農耕為主,與大象等動物素能和平相處。

研究人員認為,這一現象說明馬賽人的氣味讓大象感到害怕。

聖安德魯斯大學心理學家貝茨說:「當馬賽人的氣味出現時,大象只表現出了害怕的情緒和逃跑的反應,超越其他所有情緒。」

她說,馬賽人使用赭石與羊油在身上繪製圖案,這一民族傳統與坎巴族不同。他們的衣服也自然帶上了這些氣味,這讓大象能夠分辨兩個民族的不同氣味。

為確定大象靠嗅覺而非視覺分辨敵友,研究人員還向大象展示沒穿過的紅色與白色衣物。

結果大象對馬賽人喜歡穿著的紅色不但沒有表現出害怕,相反還表現出敵意。大象不停跺腳、搖頭,但沒有逃走。牠們對白色卻沒有類似反應。

研究人員認為,大象利用氣味分辨人類敵友的能力在動物中極為獨特。

貝茨說,大象「對馬賽人和坎巴人氣味的反應相當不同」,就像兩個民族的人根本就「不是同樣的捕食者」。

她說,這種將人類進一步分類的能力在其他動物身上還沒有發現過。◇

轉載自BBC

 

http://www.miercn.com 爱国交流理性平台 土狼扑向幼象身后,进行围攻,想将其制服 
土狼围攻,幼象躲在母象后面,寻求庇护。警惕下面:幼象在战斗中失去了尾巴,但在母象竭力保护下,它活了下来,还将继续参与明天的战斗。

 米尔网 http://www.miercn.com 丛林规则:母象击退土狼围攻,幼象躲在母象后面,寻求庇护。  警惕下面:幼象在战斗中失去了尾巴,但在母象竭力保护下,它活了下来,还将继续参与明天的战斗。 

最后一只土狼夹着尾巴慌忙逃窜。 幼象离开母象时,这些有点像狗一样的哺乳动物抓住时机猛扑上去。但幼象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潜在的巨大危险。警觉性很高的母象发现敌人来犯,立即投入战斗。一场生死较量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6只土狼从背后偷袭幼象,想将其击倒。母象大怒,迅速展开反击。母象朝着这些凶残的动物狂奔,其实力足以震撼土狼。身后连根带起的几个大树就是母象力量的证明。这头庞大的母象摆动着象鼻,用厚重的大脚用力踢来回打转的土狼,土狼很快就被驱散。紧接着,母象回到幼象身边。不幸的是,小象的尾巴在这场激烈的遭遇战中被土狼咬掉了,但其他地方好像并未受伤。 一群受到惊吓的游客见证了这场残酷的遭遇战,他们都希望母象取得胜利。当时,非洲旅游公司“视野”(Eyes)的导游詹姆斯-维尔斯在博茨瓦纳的利亚尼托灌木区,正带领这群游客观光。 这个50岁的芝加哥人表示:“我们刚从3辆车里出来,就听到一头大象发出尖叫声。于是我们循着声音的方向找去,发现两头母象和两头小象,约10只土狼试图捕杀一头小象。它们等待时机,小象走到一块空地时,两三只土狼冲了上去。然后母象赶走这群试图攻击幼象的土狼。小象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10秒钟,母象就回来了,变得更加愤怒。”  维尔斯说:“母象不顾一切地反击土狼,几棵树都被它撞倒。土狼攻击计划失败,消失在母象扬起的尘土中。幼象的尾巴被土狼咬掉,但并无大碍。在非洲,你会经常看到大象没有尾巴。我们看到的这一切真是太扣人心弦了!” 米

肯尼亚导游:中国游客爱买象牙狮牙 我们卖假货给他们

被称为非洲野生动物天堂的肯尼亚,每年都吸引大量中国游客前来。据中国驻肯使馆统计,去年肯尼亚迎来4万人次的中国游客。但是,到处喧哗、惊吓动物、购买野生保护动物产品……与其他国家游客相比,一些同胞在这个动物天堂的表现实在令人汗颜。 “大多数中国游客的说话声音总是很大,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肯尼亚导游阿布说。 这个25岁小伙子,能说一口流利中文,为不同的中国旅行社做了近5年的导游,专门接待中国游客。在他眼中,大声说话已成为一种“中国文化”。让他苦恼的是到了自然保护区,中国游客看到野生动物时,兴奋之情骤然转为阵阵喊叫。 “这已是普遍现象。中国游客看到野生动物的反应很可能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阿布说。尽管他反复强调这一点,但中国游客仍很难记住。 阿布回忆说,在马赛马拉过马拉河时,有的中国游客冲着河马怪叫。趁司机和导游不备,拿起手边的废弃物就向河马扔去,连躲在草丛里的狮子也不放过。“每次看到这种情况,我的心紧张得都快停跳了。我只有对中国游客说,曾经有游客因为拍照而遭野生动物袭击遇难,他们才开始有些害怕。” 在内罗毕国家公园工作的彼得·库罗巴说:“有的中国游客会冷不防向停着的鸟扔东西,大喊大叫。”还有的中国游客不顾导游劝告,夜里走出房间给河马拍照,或在野生动物保护区下车拍照。“这种违反园规的做法非常危险。一旦激怒野生动物,可能威胁全车人的安全。” 他介绍说,一些中国游客认为可爱的野生动物,恰恰是最危险的,比如河马和鬣狗。河马喜欢主动攻击其他动物。鬣狗外形像狗,其实是凶残的食肉动物。 此外,不少中国游客在保护野生动物方面意识淡薄。 阿布说:“我接待过的中国游客几乎都会问‘去哪里买象牙、狮子牙或犀牛角?’尤其最近,几乎人人都在问哪里能买到狮子牙。”这些野生动物制品的背后往往是对濒危动物的血腥盗猎,违反肯尼亚当地法律。中国游客购买象牙的新闻在肯当地媒体上多次出现,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一些肯尼亚小商贩针对中国游客的这些喜好,用牛骨制成的饰品冒充象牙或狮子牙卖给游客。 “感谢上帝,我们还有这些假货!”阿布说。他会看着客人满心欢喜地买了这些“象牙”、“狮子牙”,不再追问他。 在内罗毕工作的肯尼亚导游保琳,见过让她赞叹的高素质中国游客。在肯北部的桑布鲁自然保护区,她曾遇到4位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中国背包客。“他们分别是律师、法官和银行白领。待人非常有礼貌,也非常遵守景区规定。” 但并非所有中国游客都如此。喜欢拍照、赌博和买珠宝是保琳对大部分中国游客的印象。“中国游客很有钱,对导游也非常友好,但很多素质不高,或者存在文化差异。他们来肯尼亚旅游前,应多了解一些当地法律法规和观赏野生动物的基本常识。” 阿布则指出许多中国客人往往未经对方同意,就拉着当地马赛人拍照。“许多部落里的人忌讳拍照。礼貌的做法最好是先询问,再拍照。” 他认为许多事都属于中非文化的差异,比如中国人一般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喜欢人多热闹,爱讨价还价。他会向周围的肯尼亚人解释,尝试赢得同胞们的理解。不过,一些中国游客的行为,他没法用“文化”来解释。其中之一就是随地吐痰。“那种不分场合,甚至在酒店大堂里随地吐痰的行为,是我最难以接受的事。” 飞越千山万水,到最接近自然的地方去感受天与地之间的纯美,也许是每个到肯尼亚旅游的中国游客的心愿。不过踏足野生动物天堂之地,心底多保留一份对自然的崇敬、对他人的尊重,才能不愧东方礼仪之邦的美名。 http://china.rednet.cn/c/2013/07/23/3086458.ht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