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鐵道之旅筆記I

今天是旅程的第一天,我坐在火車上打著這篇文章,第一站是從紐約出發到賭城Las Vegas,由於美國Amtrak火車沒有經過LV,所以我必須選擇一條名為Lake Shore LTD的路線到芝加哥(所謂Lake Shore就是因為火車經過美國五大湖的路線而命名的),再從那裡轉車到鹽湖城(Salt Lake City),

然後再轉搭巴士車,從紐約到芝加哥大約19個小時,雖然路途曲折遙遠,但若你有個悠長假期的話,這其實是不錯的選擇,至少火車普通座位的空間感覺並不擁擠,有如飛機的商業艙般寬敞,,尤其是在不是旅遊季節的冬天,而且每個座位都有電源插座,你可以像我一樣打電腦或打電子遊戲來打發這樣漫長的時間,也可以四處走動活動一下身體。

雖然在第一天出發旅遊,並沒有我所擔心的暴風雪耽誤了旅程,不過期間卻出了一些狀況,那就是途中一輛原來銜接火車的巴士遲到,害我們呆等了將近三個小時,也讓我忍不住有點擔心起來,因為我本來要在芝加哥等四個小時搭下一班火車,如果再出狀況的話,可能就趕不上搭火車,而必須等到第二天,因為這條從芝加哥出發到舊金山命為California Zephyr的火車一天僅有一班次,幸好最終我還是趕上了火車,California Zephyr火車跟Lake Shore LTD火車有點不同的是,它的車廂分為上下兩層(其實下層都不坐人,只是廁所和食堂),由於一天只有單一班次,因此乘客也比Lake Shore LTD的多,Amtrak將它列為One of the most popular scenic train(最受歡迎的景觀火車之一),因為這火車穿越愛荷華洲,科羅拉多州,猶他州,內華達州和加州六個州,所經過的景觀有洛磯山脈,科羅拉多峽谷等,火車裡有個景觀專用玻璃窗車廂,裡頭置有大約三十座旋轉椅,讓你可以隨意換角度觀賞車廂左右兩旁的景色。

平常搭飛機不常見到Amish,但搭火車時卻見到他們攜老偕幼全家大小出動,Amish是美國的德裔瑞士移民後裔,男的頭戴黑色的帽子,穿吊帶長褲。女性穿單色長裙外加圍巾,頭上則戴無邊白色小帽,他們不僅有自己的穿著,也有自己的語言,他們平時抗拒汽車及電力等現代設施,因此若長途旅行所選擇的交通工具也是傳統的火車,在火車上倒少見到東方人的臉孔,在Lake Shore LTD線上還見到一兩個,可是在California Zephyr線上的大約一百五十人中(人數是據火車長在通過播報所得知),我可能是火車上唯一的華人,我想在美國亞洲人通常比較喜歡乘搭巴士或飛機吧,尤其是紐約,波士頓,華府這些有唐人街的地方,基本上也有華人經營的巴士來回之間,車票比美國大公司如  Greyhound灰狗巴士 來得便宜,逼得 Greyhound公司近年來為了競爭也不得不聯合其他公司推出廉價車票,而對於較長途的旅行,我想一般亞洲人通常都比較喜歡選擇飛機,因為比較省時方便。其實中國人的薄利多銷經營方式幾乎無孔不入,不僅’展現’在巴士運輸業上,在其他行業如餐飲業上也一樣如是,而所謂的餐飲業並非僅是中餐而已,同時也延伸到其他如日本餐去,有些更乾脆將中餐和日餐結合在一起,一般日本人引以為豪的正宗日餐都是重質不重量,價錢當然也不便宜,可是自從日餐行業被中國人’入侵’後,這些原來標榜著’正宗’的日餐漸漸式微,尤其是金融海嘯後,越來越多美國人就飽只求能填飽肚子,已不太在乎品質或正不正宗的問題。我還發覺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火車上的乘客們中似乎有個無形的年齡代溝,因為不是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女,就是五十歲以上的銀髮退休一族,而三四十歲的乘客真的少之又少。

出發旅遊的第三天,我在清晨醒來,發覺火車緩緩行駛在遼闊無際的平原,原來火車已進入了科羅拉多州,乘客們隨後被告知車廂外的溫度是零下30度,火車可能會困在冰原中,所以工作人員必須暫時關掉車內多餘的能源,以與冰原對抗,原以為自己幸運地躲過了暴風雪,真想不到卻碰上了可怕的冰原,這一趟旅程可真困難重重。窗外的風景不斷的改變,從人口稠密的城市到人口稀少的城鎮和麥田,最後來到毫無人煙的平原,從多雲的天空到萬里晴空,但我也開始發覺時間過得越來越慢,主要是因為時間區域不同的關係,從東岸的紐約到中部的芝加哥,再到山區的科羅拉多州,時間不斷的往回撥一個小時;不一會,太陽升起來了,原來被白雪覆蓋著的平原在陽光的照耀下,竟像白色的雲海,我見狀趕快拿起相機一照,誰料到太陽居然一下子跑到後頭去了,我想大概是火車轉了個大彎的緣故吧,只是它行駛在雪白的大地上,我絲豪感覺不到它曾轉彎,幸好後來太陽最終還是跑到我的窗前來,讓我按下快門捕捉這美麗的一刻。

而遼闊無際的平原忽然出現一群群洛磯山巒,在山巒下有個城鎮,那便是丹佛市,這時火車行駛過一些公路,我看見有好幾輛車沿著公路行駛,發覺那些車跟我在紐約所看到最大不同的是,每輛車子之間都保持至少兩輛車的距離,即使在交通燈前停下來也一樣,不自覺得這城鎮的人平時的生活一定很悠閑,奉公守法之餘,也相當注重交通安全,因為行駛在下雪後的公路上有時不免會打滑,保持安全的距離至少能避免車禍的發生。火車經過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市後,開始進入了個蜿蜒曲折美麗的山谷,經過一段又一段隧道,其中最有名的一條隧道是Mofat Tunnel,因為這條隧道最長,我們所乘搭的火車在進入隧道前被告知必須待在車廂內至少十分鐘,避免在車廂與車廂之間走動,直到火車駛出隧道為止;因為如果在車廂之間走動的話,就必須打開車廂的門,這將會使隧道裡不潔的空氣流進來,可能會導致乘客感到不舒適;於是在那段時間,大家全都乖乖地坐在位子上,沒有人離座,表現得相當合作。

當火車駛出隧道後,我們馬上看見車廂左邊的山坡上有人滑雪,此時車長通過傳播告訴我們,那是Fraser-Winter滑雪度假村,Fraser-Winter滑雪度假村的下一站是Granby,這是洛磯山國家公園的入口處。火車經過Granby後,便進入Glenwood峽谷,我想這應該是整個行程的重頭戲所在,因為這裡的峽谷最壯觀,若坐在景觀專用玻璃窗車廂觀賞,更是一番不同的感受;只見冬天的峽谷都披上一層雪白的衣裳,火車就行駛在科羅拉多河旁,冬天裡的科羅拉多河由於大多結冰了,所以顯得特別狹小,我偶爾看見野鹿和老鷹在原野中,車廂裡的乘客都深深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住,大家都見證了大地的偉大,不過我想如果這是在美麗的秋天季節的話,大家肯定更感嘆造物者的神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