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的自殺文化

 6月30日,韓國又一個演藝圈巨星樸龍河自殺身亡。這位以出演《冬季戀歌》一炮走紅的影視歌三棲演員意外自殺,在韓國引起輿論大嘩。連日來,有關自殺話題成為韓國主流媒體的關注重點。


近年来韩国自杀者数量迅速上升,尤其是所谓的“结伴自杀”,已像病毒一般传染了整个韩国社会。今年5月12日一天就发生两起集体自杀事件,8名青年 丧命。除了普通人,韩国的名人自杀也比比皆是,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前总统卢武铉。据统计,2008年韩国共有12858人自杀身亡。也就是说,平均每10万 人中有26.7人用自杀告别世界。韩国媒体称,自杀已经成了韩国年轻人死亡的首要因素。 韩国人的“自杀文化”也波及海外。调查显示,在洛杉矶,韩国人的死亡原因中25%为自杀;在纽约,平均每个月有5名韩国人自杀,这一数据比美国平均自杀率 要高出4倍。(《半月谈内部版》2010年第6期)

六大原因让他们走向不归路

一是死要面子。韩国人最爱面子。体面的婚姻,体面的消费,体面的职业……韩国人时时刻刻都在追求这种体面,以满足虚 荣心。在韩国,人们连送礼也要强调“这很贵”,以此提升自己的面子。因此,人前风光无限,人后打落牙齿往里吞,是常有的事。在这一极度追求体面的社会中, 无法想象、更无力面对体面解体的某些人,只能“体面”地选择自我了结。名人自杀,通常都根源于此。

二是自杀也模仿。韩 国人爱模仿。如果某个演员戴着什么奇特的帽子登台,没过几天,全韩国的年轻人都会跟着戴。流行是这样,自杀也是这样。韩国社会名流自杀,总是会掀起一阵模 仿自杀热,著名影星李恩珠、崔真实等自杀后,韩国的自杀案件大幅上升。名流的生活风光无限,他们选择自杀很容易弱化普通人对生活的信念。

三是精神压力大。由于生活节奏紧张,工作学业负担很重,每一个韩国人似乎都生活在重压之下,连小学生也忙得不可开 交,英文、数学、电脑、钢琴……2005年,数以百计的中学生在首尔市中心示威,发出“我们不是学习机器”的呼声,并向15名不堪学习重负而自杀的学生表 示哀悼。各种压力和韩国人内心深处的“面子”观念相结合,逼着他们在遇到困难和失败时也不肯向旁人吐露,而是自己咬紧牙关挺住。长期积累的精神压力得不到 发泄,自然极易爆发,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变态”。

四是经济负担沉重。在很短的时 间内,韩国从一个农耕社会发展成为一个竞争激烈的准发达国家,但从上世纪90年代遭遇亚洲金融危机袭击之后,韩国经济一直停滞不前,失业率居高不下,致使 各个群体的人都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尤其是对一个通常只有一名男性作为经济支柱的家庭而言,一旦失去唯一的经济来源,生活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五是家庭不和。在社会经济遭遇困境的同时,韩国人传统的“精神支柱”――家庭也在崩溃,生活的压力、沟通的不良 使离婚率年年升高。据调查,离婚是30~40岁群体选择自杀的第一主因。尤其是独居的老人最可怜,他们既得不到直接赡养,也没有退休金,很容易患上忧郁 症,最终走向自杀。

六是网络和媒体的相关信息使得自杀更加便利。韩国有大量的“自杀网站”,遇到 挫折的人们登上这种网站,发帖表达心中的郁闷后,得到的通常不是安慰和鼓励,而是怂恿其自杀的回复。心理素质不好的网友,尤其是尚不成熟的年轻人,一旦遇 到“志同道合”的自杀倾向者,很容易选择自杀,尤其是大量“同伴”的存在,更使得他们结伴走向这条不归路。而媒体上对自杀者的大肆宣传,导致人们一遇到困 难,很容易就想到自杀,甚至觉得“自杀也没什么”。

应对措施屡屡失败

自杀已 经成了韩国一大严重的社会问题。韩国政府并没有对此袖手旁观。早在卢武铉时代(2003.2~2008.2),韩国政府就对自杀问题采取了一系列治理措 施。2004年,韩国保健部出台了预防自杀5年计划(2004~2008),计划将当时每10万人中22.8名的自杀率降低到2010年的18.9名。但 是计划失败了。2007年平均每10万人的自杀率已经攀升到24.8人。于是,卢武铉政府当年再次发表新综合对策,呼吁市民团体和宗教组织积极参与尊重生 命运动,并宣布增加预防自杀的咨询电话人员,强化对有关“自杀网站”的监管;降低农药浓度,限制购买农药;强制实行在建筑物、桥梁、地铁站台等处设置防止 自杀的屏障;在中小学校强化预防自杀的教育等。

李明博政府上台后也在继续强化阻止自杀的措施。2008年12月,韩国保健福利家庭部 决定在2013年之前将自杀率缩减至每10万人中20人以下,并计划从2009年制定并实施综合对策,核心是加强对低收入阶层、老人、精神病患者等弱势群 体的社会安全网。

李明博政府决定将全国245所中小学的精神健康检查范围次年增加到450所,并于2010年将进一步扩大至所有的中 小学,积极发现离异家庭和危机青少年,提供咨询和新生活服务。为预防老年人自杀,决定由负责老年人虐待问题的顾问进行自杀预防教育。尤其对于独居老人,将 通过生活管理公司及一对一服务,最大限度地预防自杀。韩国政府还计划针对自杀可能性高的个人开发预防项目,普及到地区社会,建立抑郁症早期检查及治疗系 统,并修改精神疾病患者就业限制、民间保险加入限制等歧视行为。针对各种自杀方式,将加强剧毒物非法流通预防机制,规定出售剧毒农药时必须进行记录。另外 扩大对于自杀信息的监控,包括门户网站和卫星电视等,要求媒体遵守自杀事件报道要求,加强对一线记者和编辑人员的教育。

显然,李明博 政府的政策也是失灵的。从2009年初开始,各界名人自杀的新闻不断出现在报端。最具讽刺意味的当然是亲自制定预防自杀措施的前总统卢武铉也走上这条不归 路。而在人口只有150万的江原道,当年仅4月份就有12人集体自杀死亡,还有多人自杀未遂。面对危局,李明博发表广播讲话说:“我们的家庭面临着各种危 机,最令人担忧的是近来愈演愈烈的冲动自杀行为。目前,韩国是经合组织成员国中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李明博呼吁国民发扬相互鼓励和安抚精神,团结起来共同 克服困难。

显然,韩国要想摘掉“自杀大国”的帽子,仅靠政府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韩国人自己必须首先改变“面子”观念,学会释放经济 和精神压力。

韩国人自杀的背后

  
  一、 韩国平均每天有33.4人自杀
  
   崔真实,这位十几年来韩国演艺圈的“天后”在事业巅峰期突然自杀,让喜欢她的无数影迷感到惊愕不已。这位“天后”在绯闻满天的娱乐圈里历练了20年,在家庭暴力面前没有轻生,在沸沸扬扬的离婚案中也坚强地走了过来,却最终因无法忍受因特网上的恶意造谣而丢下一双可爱的儿女撒手人寰。崔真实的自杀让人们对两个问题都产生了兴趣:一是韩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自杀?二是我们应该如何制止网络暴力?对这两个问题,笔者首先认为韩国人自杀率的升高与明星示范效应无关,互联网暴力也不是重要原因。笔者认为韩国的互联网暴力背后有各种复杂的原因,不认为简单的“网络实名制”就能够阻止网络暴力。
  2000年以后,韩国的自杀率直线上升,现在已经成为OECD中自杀率最高的国家。韩国统计厅的统计资料显示:自杀已经成为韩国人的第4大死亡原因,2007年平均每天都有33.4人自杀。自杀是自杀者对社会发出的最后的哭诉,韩国这条昔日的亚洲小龙今天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二、 是“金融危机后遗症”演变成了自杀瘟疫
  
  这里所说的金融危机是指上世纪末的那场亚洲金融危机。那场金融危机虽然与崔真实的死没有直接关系,但却在韩国社会的各个领域里造成了至今仍无法愈合的伤痛。这种伤痛是引发韩国人自杀率急速上升的重要原因,也是互联网暴力文化的罪魁祸首之一。很多人会问:那场金融危机已经过去10年了,难道它与今天韩国人的自杀还有什么关系?那么让我们看一下韩国人从什么时候起开始选择自杀?是什么样的人在自杀?他们为什么自杀?
  
  1、韩国人从何时起变得比北欧人还忧郁?
  1998年,笔者正好在韩国,目睹了那场摧毁了无数韩国人的梦想的大灾难。当时,韩国经济自身的问题加上外国投机资本的攻击造成了韩元的快速贬值,紧接着就是银行和企业倒闭与并购。韩国人拿出了自己家里的美金、拿出了朋友们祝贺孩子满月时送来的金戒指、拿出了同事祝贺自己退休时送来的的金钥匙,但是人们的努力在这场灾难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杯水车薪”。破产、失业、拍卖、自杀的消息挤满了报纸和电视新闻。韩国不得不接受IMF的救助,并且在其监督下进行了一系列的结构调整,韩国经济眨眼间完全向世界敞开了大门。2000年,韩国总统宣布“韩国已经从IMF毕业”,走出了“金融危机”。韩国人长舒了一口气,他们欢欣鼓舞地迎接新世纪,盼望着自己的境遇也能够快快好转。然而,他们没有料到的是:经济领域里的危机虽然过去,社会以及生活领域所受到的创伤才刚刚要转化成慢性疾病。
  比起那场“金融风暴”所席卷的其他国家来,韩国确实很快就从IMF毕业了。然而外国资本进入韩国后,他们把钱都投向了业绩良好的大企业以及与消费相关的领域。这样一来,中小企业越发困难,他们或者把工厂搬到劳动力低廉的国外,或者雇用来自中国、越南等国家的廉价劳动力。即便是雇用韩国人,企业主们也不再采取以前的长期雇佣制,而是改为签短期合同,并且不再提供丰厚的社会保障,这在韩国被称为“非正规雇佣”。“非正规雇佣”很快扩散到大企业,甚至在政府部门里也蔓延开来。对于习惯了“终身雇用”的韩国人来说,他们的未来忽然变得不确定了,心情也就随着恐慌起来。与此同时,政府为了刺激内需而滥发信用卡,结果没过多久就出现了一大批“信用不良者”,很多家庭走向了破产的边缘。反应在自杀率上,韩国在1998年金融危机时出现了一个自杀高峰,后来随着金融危机的缓和自杀率有所下降,但在新的经济格局基本确立以后,自杀率又重新迅速升高。
  
  2、一场“金融风暴”把韩国人的金饭碗变成了泥饭碗
  进入新世纪以来,韩国人工作中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过劳死的比例逐年升高,韩国经济也终于实现了年平均4-5%的良好增长。然而伴随着一轮经济增长的却是冷酷的“0雇用”,大多数人的生活境遇没有得到改善,不断增长的只是两极分化。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
  “金融风暴”之前,韩国的大企业曾经是韩国人的金饭碗。一旦被这些企业选中,就会得到学习和锻炼的机会,丰厚的福利待遇,更重要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能在一个公司里工作到退休。职场是韩国人人生中的重要部分,他们为企业尽心尽力地工作,为自己企业的发展而骄傲。韩国的大企业里还有强大的工会为职员们作后台,出面为员工争取更高的薪水,制止无端解聘员工的行为。“金融风暴”过后,韩国的工会成为社会舆论的众矢之的。人们认为工会对企业主的“过分要求”使韩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丧失了竞争力,使更多的资本流向海外。“劳动力市场自由化”的呼声很快淹没了工会的声音,韩国的企业从重视上下一心、爱社忠诚变成了强调财务状况、出资人的利益。大企业大幅度减少了雇佣正规职员的数量,通过更多地使用“非正规雇佣职员”或者把工作外包来降低经营成本。与此同时,产业也在迅速地更新换代,三星的总裁强调说韩国已经进入了“1%的人才养活99%的普通人的时代”。企业愿出几倍的高薪雇佣能够领导企业进步的“人才”,但不愿意雇佣“普通人”,每年新增加的雇用中“非正规职”的比例迅速升高。劳动力市场变得更灵活了,企业在竞争中的竞争力增强了,但是国家却没有为劳动者准备好法律保障,大部分“普通人”只能端起了四处打零工的“泥饭碗”,得不到社会保障,忍受同工不同酬的待遇。
  
  3、不再有梦想
  2000年以后,在韩国社会里不断攀升的不仅是自杀率,还有失业率和离婚率,下降的是出生率。“金融危机”的后遗症已经慢慢侵蚀了每一个普通家庭。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经济调整中,人们感到自己失去了掌握自己命运的能力,2006年韩国社会福利部门公布的自杀原因显示:因“厌世、悲观”与“病痛”而自杀的人占了所有自杀者的70%。
  在这场噩梦中最先受到伤害的是年轻人。走出大学校门的年轻人或者加入失业大军[1],或者进入“非正规雇佣”大军。这些年轻人生在较为富裕的环境里,大学毕业后人生却仿佛走入了死胡同。他们的父辈们当年虽然贫穷,但却可以做着普通人的寻常梦:努力工作经营一个幸福的家庭,10年勤俭持家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而现在的年轻人却成了四处打零工的“88万元世代”。“88万韩元”在韩国仅能维持基本生活需要,这也是导致韩国年轻人结婚越来越晚,婴儿出生率越来越低的原因。2007年韩国的出生率为1.08,已经到了世界最低水平。
  再回来分析韩国人的自杀率。20岁和30岁年轻人的自杀率是整体自杀率的两倍多[2]。有人会说年轻人的高自杀率与他们不健康的文化有关,互联网使他们变得更加孤单、脆弱、冲动和过激。笔者对此并不否认,但韩国早在90年代互联网就普及了,2000年以后出现如此急速攀升的自杀率,不能不说经济结构的突变给年轻人的人生带来了重大影响。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也反映在互联网上。韩国的一些年轻人喜欢在因特网上散布悲观和过激的言论,其中一些也曾伤害过中国人的感情。其实他们并不只是针对中国,也不是故意针对崔真实,他们毫无理性地伤害别人,缘由是他们内心的不安和痛楚。他们伤害了别人,但并不知道自己的伤痛是谁造成的。
  那么,已经占据了较好的工作岗位的中年韩国人就幸运了吗?“金融危机”过后,韩国的企业不再那么有人情味,在以利润为核心的经营理念下,人不再被尊重,人的价值仅仅决定于他能为资本的增值做出多大的努力。韩国的大企业慢慢流行起了“四五停”,很多人虽然不到五十岁,但因为工资高、工作效率又不及年轻人,所以早早地被扫地出门。韩国近年来男性的自杀率一直是女性的两倍多,这与男性在社会竞争中所感受到的冷漠与无助应该不无关系。
  
  4、崔真实死于社会偏见?
  崔真实自杀事件发生后,大洋彼岸的美国又开始批评“落后国家”的“落后社会”,声称是“对离婚母亲的偏见”压垮了崔真实。时代周刊不知道,近年来韩国人对离婚母亲的偏见已经大大减少,原因是让人悲哀的,那就是韩国的离婚率逐年迅速上升。2007年的统计显示,韩国的离婚率为47.4%,为世界第3高,每100对新人结婚就有47.4对夫妻离婚。
  演艺界的婚变更加司空见惯,崔真实遭家庭暴力而离婚得到了很多韩国人的同情。离婚后的崔真实虽然不再演“玉女”角色,但她向中年女性的转型获得了成功,她饰演的坚强的中年女性的角色打动了韩国人,从而迎来了第二个事业巅峰。因此,说崔真实死于社会偏见缺乏说服力。笔者倒认为从美国人与崔真实的死有些许间接联系。从美国出发的投机资本和自由经济体制破门而入后,在韩国这片文化土壤里引起了基因变异,由此而引起的病痛至今仍然折磨着韩国社会,影响了互联网文化,而不健康的互联网文化最终又导致了崔真实的香消玉殒。
  
  三、韩国人特有的社会文化导致其更容易自杀
  
  崔真实死后,很多人感到奇怪:中国的艺人们遭到更严重谣言攻击的人多了,韩国的艺人怎么那么脆弱?这其实也与韩国人的民族性有关。韩国人的集体性很强,他们总把自己定义为某个集团里的人,他们有很多的集体活动,不受周围人喜欢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笔者所作的问卷调查中曾有这样一个问题: “你是否可以一个人去学校餐厅吃饭?”中国学生中73%都认为“一个人吃饭无所谓”,而韩国学生中有35%却因为难为情而选择“用零食代替”,还有40% 的人回答说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吃饭是个“很难为情”的事情。他们害怕被人认为自己是没有朋友、不受欢迎的人。通过这样一个小小的生活习惯,我们马上就会明白:韩国人比中国人更需要从集体里找到安全感,他们更重视周围人的视线,也非常关心周围人的情况。这种来自集团的压力会使遭受道德谴责的人无处逃身。联想到2004年韩国的水饺中被查出大肠杆菌超标的事件,事情曝光不久就有小企业主因为受不了社会的压力而跳江自杀,可见“人言”在韩国更“可畏”。
  
  四、围绕“崔真实法”,韩国人为什么争执不下?
  
  崔真实自杀后,韩国社会围绕“是否通过互联网实名制法律”又展开了口舌大战。你名留言害人如此之深,还有什么好讨论的?其实这后面还有一些猫腻。
  崔真实自杀后,韩国的执政党积极要求通过一项以“互联网实名制”为内容的“崔真实法”。如果这项法律被通过,所有在互联网上留言的人都会被找出来。这项法律在几年前就被提出,但由于有“过度监控国民”之嫌而未被通过。崔真实死后,韩国的执政党积极推动这一法律的通过,只是为了给崔真实打抱不平吗?
  大家应该没有忘记前不久发生在韩国的那场轰轰烈烈的“牛肉风波”。“牛肉风波”就是市民们通过互联网发起的一场与政府对抗的“民主参与运动”。针对是否应该进口美国牛肉,人们在互联网上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在互联网上约好了时间和方式,一起走上了街头。网民的行动迫使政府一再退让,执政党的支持率也跌了一半。事态日渐平息后,政府对支持民众的多家电视媒体进行了整顿,但却很难影响互联网舆论,而崔真实的死恰巧是个好机会。这就是为什么现在韩国的在野党及力反对通过这部“网络戒严法”的原因。
  是否通过“崔真实法”是韩国人头疼的事情,我们从中看到的是“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因噎废食”是大可不必,重要的是要看这把剑掌握在谁的手里?被用在哪里?
   前两天看到韩国的新闻介绍老师们在教孩子遵守互联网空间里的礼貌和公德,虽然是韩国人亡羊补牢,但却很值得我们中国人学习。互联网虽然是虚拟的,但互联网社会里也一样需要社会公德,其匿名性的特点决定了这种公德更加重要。
  “崔真实法”虽然不能解决韩国人高自杀率的问题,但是通过法律来“净化互联网”的做法值得我们考虑。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是我们不用考虑,马上就应该着手实施的:那就是在全社会,特别是学校里开展互联网社会公德教育,防止类似崔真实的悲剧在中国发生。

韩国作为一个人口只有4000多万的小国,曾经有过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迹,韩国人也很以此自豪过,但自豪归自豪,并没有因此而自信起来,影星歌星的自杀就很说明问题。实际上这些影星的自杀,从各种方面也说明韩国人的心态还是不成熟的,有时还是很自卑、很自负的。

韩国人不光在这方面,在文化方面、生活方面,都有种种的“劣迹”。尤其是和中国之间,在历史渊源上也是如此。比如首都叫“汉城”叫的好好的,他非得改成 “首尔”不行,好像改成“首尔”就多么高明,何苦呢?当然这是人家韩国的内政,咱管不着,但改成“首尔”就证明你脱离汉文化了吗?再改也仍然深受中文的影响。就像赵本山演的小品一样,换个马甲还不认得你了?

前一段时间,韩国的一些教授和中国在历史文化方面屡次纠缠不休,说什么孙中山、毛泽东是韩国人的后裔,又说什么端午节是韩国的节日,就连孔子也成了韩国人,电视台流行起来的韩剧《大长今》里,女主角长今发明了 并成功地做了世界上第一例外科手术;针灸是由古代韩国人发明的;汉字也是韩国人创造的等等,简直是有些发疯了。

历史终归是历史,不是说谁想改就能改得了的,韩国人(尤其是一些教授)好注重完美主义,其实就是这种完美主义的心态,导致一些韩国人在其心理上有了自卑和自负。在一定程度上致使思想产生了歪曲,干什么都是戴着有色眼镜,这种自卑和自负,又连带着产生了不自信。所以尽管他经济上曾经很发达,拥有很多的优点,但其国人的心理在一定程度上是扭曲的,当然不是全体韩国人。虽然他们对中国很反感,但中国毕竟是一个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其五千年的泱泱历史也不是谁想改就改得了的,何况中国近几年的发展也已经令世人刮目相看。

安在旭、崔真实的自杀,实际上是一种自我否定的极端形式,面对谣言,他(她)们感到自己毫无价值,无力回天;同时又想通过用自杀的方式,来表明自己的清白,引起社会的关注,从而毫无意义的终止了自己的生命,这是十分令人惋惜的。

廣告

1 則迴響 »

  1. 酒瓶雕刻 Said:

    是維特效應,還是韓國文化傳媒起到了負面作用? 我們在加大宣傳時, 是不是應該對活著的人進行一些心裡上的輔導與安慰?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 TrackBack URI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