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與美國人

日本每年都会评选反映当年社会变化的年度流行语,去年获得流行语大奖的是“政权更迭”一词,获奖者正是当年8月以压倒性胜利当选日本首相的鸠山由纪夫。当时他还开玩笑说,为了不让民主党成为短命政权,政权更迭不能过于频繁。然而,世事无常,仅仅过去了不到9个月,由于政治献金丑闻和处理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迁移问题不力,鸠山的支持率从执政之初的超过70%暴跌到不足20%,虽然民主党政权还没有落入旁人手中,但鸠山却不得不黯然辞职。

鸠山的辞职不仅在日本政坛掀起波澜,也成为日本民众热议的话题。据报道,在日本网民经常留言的日文雅虎网站以及日本知名门户网站上,网友针对鸠山辞职的留言以“秒”为计算增长。无论是鸠山人气的暴跌,还是辞职在日本民众中引发的“震动”,都反映出日本社会的求变心切,而这种求变的心态在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问题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正當美國福特和通用等汽車集團在開香檳慶祝各自的汽車銷量大幅反彈之際,日本民眾的反美怒潮卻像火山一樣隨時噴發。日本人認為,美國在豐田汽車事件上大做文章,讓豐田章男在美國國會鞠躬道歉、並任由指責,是不公平的。幾十萬日本投資者購買了美國的有毒債券,搞到傾家蕩產,卻聽不到美國說聲sorry。現在,60%的日本人都認為,日本已經名副其實地成為美國的殖民地。因為:日本在美國眼裡完全沒有發言權;日圓匯價任由美國操控;無條件購買美國的有問題牛肉;不得拋售因為貿易順差而購買的美國債券;甚至連女學生被美國士兵強姦,日本當局也不能抗議。

事實上,美國製造的汽車亦經常發現各種各樣的質量問題,但美國不會去開聽證會,更不會現場直播。美國通用就曾一次性召回150萬輛有問題的汽車,美國政府則睜眼閉眼、充耳不聞。完全可以說,美國借豐田汽車事件,實施了世界上最大宗的貿易保護。華盛頓「精英」甚至認為,高倍放大豐田汽車事件,等於找到了一條可以有效「拯救」美國汽車的捷徑。因為趕走外國車,美國產汽車的銷量自然反彈上升。然而,日本觀眾看到豐田章男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的直播畫面,等於又吞下了一顆原子彈。

強迫日本開放牛肉市場

由於美國的牛肉一直存在質量問題,美國人自己都不放心食用,日本和許多國家一樣,曾經拒絕進口美國牛肉,以保障市民健康。然而,就因為這點,日本政府卻受到來自白宮的巨大壓力。奧巴馬為了通過出口來推動經濟增長和增加就業機會,不顧日本政府和民眾的反對,採取高壓手段,要日本無條件開放其牛肉和其他農產品市場。美國官員還公開要求東京政府立即「放鬆對美國牛肉的進口限制」。近幾十年來,日本一直由美國進口各種包括牛肉等農業產品。在日本人的眼裡,美國人只能製造電影、音樂,生產蔬菜、肉類,最大項的就是賣飛機,是名副其實的「農業霸國」。

二戰後,日本作為戰敗國,集中精力發展工業,並取得巨大成績。使美國成為日本製造業的最大市場。正因為如此,日本和美國的貿易每年都出現上千美元的順差。龐大的美元儲備使美國猶如芒刺在背,於是用盡腦筋操控美元兌日圓的匯率。不僅如此,美國還要求日本將其外匯購買了大量美國債券。按理說,這些債券是日本用真金白銀買來的,自己有權拋售或者保存。但事實卻非如此,每當美國發現日本有拋售債券的跡象,日本就會遭受到自華盛頓的巨大壓力。美國在操控美元兌日圓匯率和日本人的債券買賣中,奪取了巨額利潤。

美兵多次強姦日本學生

資料顯示:日本女學生曾經被美國駐日本的士兵強姦,引起日本民眾的強烈不滿。但由於「日美安保條約」明確規定,日本港口沒有拒絕美國軍艦入港的權利;美軍在日本享有治外特別權,美國士兵在日本犯法,日本警察都無權逮捕、扣留,更加不能定罪。由於此類事件多次發生,使日本、特別是沖繩人民抗議美軍的浪潮從沒間斷。他們反覆舉行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和全民公決,抗議「日美安保條約」不公平,要求取消「美日安保條約」,要美軍從日本撤軍。日本學者認為,只有美軍從日本領土完全撤軍,日美兩國關係才算平等。

令日本人憤怒的事件還有很多,華盛頓還要求日本政府按時支付駐日本美國軍隊的各項費用,以保證美國能夠「保護日本的安全」。這些費用包括:美軍生活費、基地職員勞務費、美軍基地的水電取暖費、訓練轉移費、設施建設費等等,每年需要超過2000億日圓。美軍調整基地,將部分軍力調到關島,日本需要付搬遷費、關島基建費等。據日本《讀賣新聞》披露,白宮還向日本政府提出「要求」,「希望」日本支付美國駐阿富汗13萬士兵的生活費和醫療費。這筆費用需要約2萬億日圓。美國的所作所為,最終迫使日本反美火山的爆發。

人心思变

民主党向外交挥起“改革大刀”不但应了“求变”的主题,更是国内经济发展的需要。
近年来,“入常”失败的日本几乎将周边邻国得罪了个遍,整个亚太外交搞得别别扭扭,直接影响到与领国的经济合作。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日本经济一直停滞不前,屋漏偏逢连阴雨,金融危机又使其陷入战后最严重的衰退之中。尽管自民党紧急展开救助措施和刺激经济计划,但收效甚微,26日还传出了7月出口额同比骤降36.5%的消息。这显然让民众萌生了“换马”的想法。

相比欧美刚刚冒出的复苏萌芽,日本的亚洲邻居们简直可以用“春意闹”来形容,各国经济普遍取得了双位数的增长。《纽约时报》也称亚洲“首次成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美国不可能帮日本走出困局,复苏离开与亚洲的合作更是难以想象。《联合早报》称,日本突破经济困局的唯一希望在亚洲,“脱亚入欧”150年后,日本迈上了“离美返亚” 的回家路。鸠山明确表态说,一旦执掌权柄,便会致力于改善同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的关系。

现实难变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即便民主党胜选,日本外交也未必出现重大改变。这一点从民主党公布的“政权公约”中就可见一斑,公约开篇就是要建构“紧密而且对等的日美同盟关系”。此外,先前明确反对海上自卫队在印度洋为英美等国军舰加油的主张也遭到删除,至于日美地位协定也从“着手进行根本的修改”软化成了“朝着修改的方向努力”。这说明,期待民主党彻底改变自民党一手打造的外交政策并不现实。

《联合早报》称,日本是个绝对讲求现实利益的国家。鸠山本人也说:“今后要走现实路线。”更何况,核保护伞的诱惑也使日本不能在短期疏远美国。分析认为,由谁执政并不能对日本外交产生实质影响,日本著名智库“东京财团”研究员赤川贵大肯定了这一观点,并称不仅日本是这样,奉行两党制的英美也是如此。他还指出,保持外交的连贯性非常重要,即便鸠山上台,首要处理的也是国内问题,只有稳住阵脚,才能接着谈日美关系。


我眼中的日本人与美国人
我曾经七次去美国。前些日子前往日本,很自然的,会把日本人跟美国人加以比较。

在东京的清早,我见到众多“白领”们西装革履去上班。就连出租车的司机,也是如此,而且还戴着雪白的手套。他们的衣着如此整齐,在美国是不大见到的。除非在正式的场合,美国人是不大会这样打扮的。美国人穿着很随便,特别喜欢穿宽松的衣服。

美国人很热情。清早,我在旧金山外出,路上遇到的每一个美国人,尽管不相识,都会向你问候一声“早安”。我和妻在美国拍照,倘若有美国人从旁边走过,马上就会主动对你说,“要不要帮助,给你们俩拍一张?”然而,在日本,在马路上遇见陌生人,通常是互不说话的,也不点头,成为真正的“陌路人”。

不过,日本人给我的印象是格外谦恭,见面时双脚合拢、直立,然后低头弯腰,向你表示致敬,从“欠欠腰”到九十度毕恭毕敬的鞠躬,这是日本人的习惯。你在跟他说话时,他会不断点头称是,不断说“是”、“不错”、“说得对”。我的一位朋友曾经给日本朋友送了一盒点心,日本朋友还只是嘴唇碰了一下其中的一块点心,虽说嘴唇上并没有味蕾,对方就连声说“好吃,好吃”。这样过度的谦恭,却又使人隐隐感到虚伪。

相对而言,美国人比较直率,往往直截了当表达自己的意思。日本人喜欢用“恐怕是”、“也许这样”之类话婉转表达自己的意思。

日本的快餐店里设有“食器返却口”(即食具返回处),我注意到,每当有顾客送回一件“食器”,里面的工作人员必定大喊一声“嗨”,表示感谢。

美国人动不动喜欢打官司,日本人遇事喜欢协商解决。日本律师的人数仅是美国的1/30。

日本人和美国人办事都规规矩矩排队,而且排队的队伍都是松松的,不会后背贴着前身。

美国人非常爱自己的祖国,这种爱国热情溢于言表。在美国,到处可以看见星条旗。尤其是在“9·11恐怖袭击事件”爆发之后,我在美国街头巷尾,见到家家户户挂起星条旗,就连轿车的车尾也都贴上星条旗。美国人戴星条旗头巾、领带,穿星条旗T恤、茄克衫,甚至穿星条旗短裤。

日本人的爱国情绪绝不亚于美国人,但是却藏而不露。在日本,除了几处象征国家的重要建筑物前飘扬着太阳旗之外,几乎不见日本国旗。日本人的大和民族的自豪感是在骨子里的。日本的经济发达,科技先进,日本国民傲视其他亚洲国家,自以为是亚洲第一。不过,自从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用两颗原子弹狠狠地“教训” 了日本之后,日本在美国面前不能不变得谦卑。日本的外交政策总是跟随着美国,亦步亦趋。

跟喜欢嘻嘻哈哈的美国人相比,日本人严肃有余,幽默不足。日本人那种一丝不苟的作风,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从东京回上海的时候,在成田国际机场安全检查时,我很顺利通过了,而妻却被拦住。她的手提包在过X光机时,不知被发现什么东西,日方安全检查人员要求她打开手提包。她打开了,日本安全检查人员从中取出她的便携式血压计,把手提包与便携式血压计分别放在两个塑料框里,重新过了X光机。这时,日本安全检查人员以为,“疑点”不在那个便携式血压计,便要求仔细检查手提包。他从手提包前面的一个小口袋里找出一支小牙膏式的东西,妻马上说明道:“这是防晒霜。” 日本安全检查人员这一回把手提包与防晒霜分别放在两个塑料框里,第三次过了X光机,这才终于一挥手,表示检查通过了。我们经常“飞”来“飞”去,没有见到为了一个小小的手提包,如此反反复复检查了三次。

日本人的敬业精神,很令人感动。在神户,我住在喜来登酒店。吃早餐在二耧的自助餐厅,这个餐厅有几十张餐桌,却只有两名服务生,而倘若在中国的话,起码有十来位服务生。正因为这样,他们的工作显得非常紧张,不断地在餐厅里快速走动(近乎奔跑)。他们要在每一个客人来到时,收取餐券,带领客人到指定的座位坐好。然后开始巡视每一张餐桌,收掉一个个用过的盘子。尤其是在客人离去之后,他们要把客人用过的所有盘子拿走,抹净桌子,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放好新的餐巾、餐具。接着,又开始新的巡视……他们的双脚一直在不停地奔走着,而当客人来到或者离去时,立即把双脚合拢,站直,然后笑容满面地一鞠躬。

(选自叶永烈新著《樱花下的日本》)

延伸閱讀︰中國人,日本人與韓國人

 

廣告

1 則迴響 »

  1. […] 延伸閱讀︰日本人與美國人 […]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 TrackBack URI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