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特輯–生之喜悅

一只北極熊的誕生

一只長頸鹿的誕生

一只白鯨的誕生

一只殺人鯨的誕生

一頭小象的誕生

當然,不是每次誕生都能帶來喜悅,以下的影片就記錄了象媽媽很快就要必須面對失去自己小孩的悲痛。

黑猩猩的母愛

其實母愛不一定存在於同類間,生活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州默特爾灘大珍稀瀕危動物研究所(T.I.G.E.R.S)裏的黑猩猩Anjana日前成了兩隻小美洲獅的保姆,那是因為小白虎的媽媽被颶風嚇壞了,變得情緒不穩,不適合照顧幼兒。5歲大的Anjana接受過一些訓練,所以它可以給9周大的美洲獅喂奶,陪它玩耍。目前Anjana正在幫助研究所照顧一些世界上最珍稀的瀕危動物。

西非黑猩猩媽媽在孩子死後,仍會堅持與死兒生活一段時間,這種「文化」可能是人類憑弔死者行為的起源。
母猩猩哀悼死兒有如人類
日本 和英國的研究人員,在西非幾內亞觀察野生黑猩猩群長達30年以上。他們發現,當地博蘇村一些黑猩猩媽媽在孩子死後,會將死兒揹到屍體乾化(見附圖)。

研究人員觀察到,一隻名叫吉蕾(Jire)的母猩猩,在1992年她2歲大的孩子病死後,把牠揹在背上,一起生活了27天。2003年,她另一個1歲孩子病死後,更揹著屍體達68天。

不僅是吉蕾,同一黑猩猩群中的另一隻母猩猩,也曾揹著死去的2歲半孩子達19天。研究人員指,年輕的母猩猩看著經驗豐富的母猩猩吉蕾的行動後,會學習牠的行為。

這3個例子都一樣,雖然小猩猩屍體已死,但母猩猩還是當牠活著時那樣,幫牠梳毛、趕走要圍過來的蒼蠅,充分顯現母愛。雖然屍體散發出強烈氣味,逐漸變成木乃伊,但似乎並未感到厭惡,同一群的同伴也不會因而嫌棄她。

研究人員說,母猩猩揹死兒的方式,和揹著活小孩的方式不同,看來母猩猩應是知道孩子已死。通常,母猩猩生理上快變成懷孕的狀態時,會放手讓孩子成長。但研究小組觀察到的母猩猩,雖可繼續繁衍後代,但還是持續揹著死兒。

研究人員還發現,在博蘇村以外的地方,當小黑猩猩死後,屍體通常會被同伴吃掉或被扔掉。但在博蘇村,卻從沒發現這情況。

參與今次研究的京都大學靈長類研究所松澤教授指出:「整理死去孩子的毛髮和使屍體木乃伊化,是博蘇村黑猩猩種群繼承下來的獨特『文化』,是為了表達愛和弔唁。」

研究人員指,人類憑弔死者的心情,也是在進化過程中產生的,所以說母猩猩揹死兒的行為,可能是人類憑弔死者的原點。

另外,英國斯達靈大學的研究人員還發現,另一群黑猩猩在一隻年長母猩猩老死之前,族中其他猩猩都變得沉默,和很關心這隻老猩猩。牠臨終之前,族中所有猩猩都守在其身邊,又不斷擁抱牠。牠死後,眾猩猩都散去,但老猩猩的女兒卻留在其身邊,陪了牠一夜。

有關研究結果,發表於今天的美國 《當代生物學》雜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