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食物鏈已經開始毒跡斑斑

人和食物鏈有什麼關係嗎?應該說,不僅有關係,而且關係不是一般的大。在我們年幼時一定聽大人們說「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泥土」,這是食物鏈的最生動表述。我們人類與大自然也通過食物鏈而連接著。

食物鏈就在我們身邊
打開電視機收看「動物世界」欄目,我們往往會看到這樣的畫面:兇猛矯健的老虎追逐鹿群,鹿群中的弱小者終於被追上,成為老虎的一頓美餐。
食物鏈指的就是由動物、植物和微生物互相提供食物而形成的相互依存的鏈條關係。這種關係在大自然中很容易看到。比如:有樹的地方常有鳥,有花草的地方 常有昆蟲。動物吃植物,食肉動物吃食草動物,動物屍首腐爛為植物吸收後,植物又為動物所食。如此輪回,植物、昆蟲、鳥和其他生物靠生物鏈而聯繫在一起,因 相互依賴而共存亡。
食物鏈的例子常常就在我們身邊,比如植物長出葉子和果實是昆蟲的食物源,昆蟲又是鳥的美食,有了鳥的存在,才會有鷹和蛇,有了鷹和蛇,鼠類才不會成 災……當動物的糞便和屍體回歸土壤後,土壤中的微生物會把它們分解成簡單化合物,為植物提供養分,使其長出新的葉子和果實。就這樣,食物鏈建立了自然界物 質的健康循環,它形成了大自然中「一物降一物」的現象,維繫著物種間天然的數量平衡。
食物鏈上的各種生物相互影響,一環扣一環。如果某一環節發生故障,鏈條就斷了,生態系統就會發生紊亂。

我們是食物鏈中的最危險者
處於食物鏈最高層的人類,往往更容易受到毒害。環境污染物進入生物體的途徑之一是通過食物鏈實現的。污染物在食物鏈中的積累和彙集,可使許多並不能造成危害的微量毒物,逐漸積累、放大到足以引起嚴重中毒甚至死亡的濃度。
比如說如果自然界有了汞的污染,而土壤中的微生物可以把汞轉變成有機汞,魚類吃了含有有機汞的微生物就會把有機汞儲存在身體中,而人吃了這樣的魚,汞就會進入人的神經細胞中,人就會得水俁病。
人類的食物幾乎找不到一塊淨土,一項歷時五年的研究之後,研究人員在鯨體內發現累積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當我們吃下那些帶有大量殺蟲劑殘餘的海洋生物和食品時,不可避免地會引起中毒和產生許多併發症。這種食物鏈的污染是很難切斷的。

吃食物鏈中較低層次的食物
現在一個中國北方漢子喝著二鍋頭嚼的豬頭肉跟楚漢相爭時樊噲啖的豬腿恐怕很難相提並論。現在的動物屍體是內外都有毒:現代農業廣施化肥和農藥,動物吃植物,毒素進入動物的體內,人又以動物為食,人便成為有毒物質的最高彙集者。沒辦法,食肉者位於食物鏈的較高環節。
從1939年開始,人們就使用殺蟲劑DDT,以噴霧方式對抗黃熱病、斑疹傷寒、絲蟲病等蟲媒傳染病。之後,各式各樣的殺蟲劑就陸續出現,但很快一些昆 蟲及植物對殺蟲劑及除草劑出現抗藥性,於是化學工廠又研發出更多的新產品。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殺蟲劑出現在了農田裏,甚至我們的餐桌上。
現在,全世界的農田都用有毒的化學物品(殺蟲劑與肥料)來防治蟲害和增加產量。農業使用的殺蟲劑及肥料經由滲透與雨水沖刷,深入土壤,接著進入食物 鏈,這些毒藥就停留在植物與吃植物的動物身上。例如,農田裏噴灑DDT作為殺蟲劑,這種強烈的毒藥已被證實會擾亂生物的荷爾蒙分泌。已有的醫學研究表明它 對人類的肝臟功能和形態有影響,並有明顯的致癌性能。DDT以及其他類似的殺蟲劑,會保存在植物、動物及魚類脂肪內,並能在其中長期積累,一旦儲存起來, 便很難破壞。

1962年,美國海洋生物學家RachelCarson在其發表的著作《寂靜的春天》中提出了他的懷疑和憂慮:DDT進入食物鏈,最終會在動物體內彙集,例如在遊隼、禿頭鷹和魚鷹這些鳥類中彙集,結果使一些食肉和食魚的鳥類接近滅絕。

毒素在食物中是怎樣一步步增加的
食物鏈有累積和放大的效應,當捕食者吃了體內含有有毒物質的食物時,這些有毒物質就會積累在捕食者體內,這樣營養級高的吃營養級低的,有毒物質就會越積累越多。許多人擔心吃蔬菜水果會農藥中毒,卻不知道自己天天吃肉,使更多的有毒農藥被吃進肚子裏。
人類食用的動物基本都是人類飼養的。用作飼料的植物在種植過程中,為了防止蟲害,就大量使用農藥,因此,植物上多多少少會有農藥殘留。由於這些植物是 動物吃的,人們對農藥的危險期不重視,往往直接用有農藥毒的飼料喂動物。可以說所有的動物體內都有農藥,只是或多或少罷了。人只要吃動物,那就同時把動物 體內的農藥也吃了。這樣,人體內的農藥也就越來越多了。
美國愛達荷州立大學的研究結果顯示,肉類中的DDT等殺蟲劑殘留物的含量是植物的13倍,那也就是說食肉者身上的農藥殘留量可能比食素者高出13倍。 而且植物上的農藥殘留物可以洗滌,而動物肉內的農藥殘留物則無法洗掉。報告還指出,今天的美國人民和其他「先進」社會裏的人民,吃進肚子裏的有毒農藥殘 餘,如DDT的含量,九成以上是來自所食用的肉、蛋、奶,只有不及一成是來自水果、蔬菜、穀物類。
由於生物放大作用,殺蟲劑及其他有害物質對人和生物的危害就變得十分驚人。一些毒素在身體組織中累積,不能變性或不能代謝,這就導致殺蟲劑在食物鏈中每向上傳遞一級,濃度就會增加,而頂級取食者會遭受最高劑量的危害。
如果一種濃度很低的有毒物質被食物鏈的低級部分如草吸收,它對草的生長並不造成什麼影響。但兔子吃草後有毒物質很難排泄,會逐漸在它體內積累。鷹又吃 兔子,有毒物質會在鷹體內進一步積累。美國國鳥白頭海雕之所以面臨滅絕,原因就是DDT逐步在它體內積累,導致生下的蛋是軟殼,無法孵化。如果我們人類吃 了這種鳥或者蛋後又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

越低層的食物越安全
有毒的東西進入食物鏈以後,從草到吃糧食的豬羊,到高蛋白,一層一層地不斷累積,因此吃食物鏈中較低層次的食物無疑是一個保險的好辦法。
現在,全世界的農田裏恐怕都充滿了有毒的農藥、化肥等毒物,這些毒物通過飼養動物而存留在它們體內,尤其是脂肪內。這些有毒之物一旦被貯藏到動物脂肪裏,就很難再分解排泄,數量超過一定限度時,就會癌變形成腫瘤。
你吃素食,吃蔬菜瓜果,最多只是吃下了一份的農藥;而你吃肉,就是接收了該動物一生吃下的無數份農藥。動物吃了草或其他飼料,裏面含藏的化學農藥絕大 部分就會留在肉內。我們吃牛肉,就是全部接收那頭牛一生之中所吃的毒物。這樣作為食物鏈上最高級的生物,只會把濃度最高的毒藥吃進肚子裏。
為了在短時間內得到較多的肉以獲取最大利潤,動物們被關在不見陽光的房子裏,被強迫餵食,注射荷爾蒙以刺激生長,給它們吃開胃藥、抗生素、鎮定劑以及 化學混合飼料。於是你在吃肉的同時又把專門為飼養動物而添加的抗生素、鎮靜劑、開胃刺激藥、化學催肥藥物等有毒物質一起吃進了肚子裏。(轉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