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死了北極熊?

全球暖化日益嚴重,北極融冰加速,導致北極熊難以捕捉到海豹吃,逐漸演變成同類相食。照片中加拿大北部一隻公北極熊獵捕、啃食幼熊,雪白極地世界,血地一片。新竹市立動物園園長洪明仕沉痛說:「這是動物世界的悲歌,也是全球暖化的血腥警訊!」

北極熊以海豹為主食,以往冰層厚,海豹躲在冰層下,北極熊一挖就很容易獵捕,但現在冰層越來越薄,海豹容易從海裡逃脫,覓食變得困難;此外, 因為北極融冰快速,北極熊活動領域變小,導致同類互相爭食海豹,在抓不到海豹的情況下,只好鎖定弱小的同類,且通常都是公吃母、大吃小。
洪明仕說,動物界也有同類相殘的例子,但通常是雄性動物為了取得與雌性的交配權,像雄獅攻擊幼獅,只是為了跟母獅交配,並不會把幼獅當成食物,北極熊也曾 發生類似狀況,但不會真的啃食同類。北極熊是全球暖化最具代表性的受害物種,「自相殘食」的案例是對人類社會最嚴厲的警訊。

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峰會被譽為「拯救地球的最後機會」,但峰會內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卻為減排多少和資金問題爭議不休,發達國家更像忘了應負的歷史責任,要求發展中國家與他們承擔同樣的減排代價。

本港極地探險家李樂詩,中國首位走遍北極、南極、喜馬拉雅山和雅魯藏布大峽谷四極的女性探險家,卻悄然遠離那熱鬧喧譁的議事堂,近日再一次走到南極,為的只是探望那群受全球暖化所害而無家可歸、無糧可食的企鵝。

已完成人生第三個二十年,常人已到了安享晚年之時,但李樂詩卻仍沒有停下來的打算,「在地球的病情前,個人榮辱只是微不足道。我只希望餘生能為地球打打氣,向人類展示地球的病情,能做多少是多少。」

「我最喜歡與年輕人交流,我老了,只希望跟年輕人談多一些地球的事,讓他們知多一點,不會只是看到眼前的利益。」

走進李樂詩任教的課堂,堂上正播放她在兩極拍回來的生態相片和影片,一群小企鵝餓死在南極冰原上的照片,令一班本來嘻皮笑臉的學生也不禁靜了下來,「企鵝父母找不到食物,或在中途被海豹食掉,小企鵝最終捱不住。」

南極海冰是企鵝主要棲息地,也是磷蝦等南極生物的安樂窩,海冰減少將令企鵝無法找到食物,自然逃不過餓死的命運。南極阿德利島上的企鵝在六十年代有六千對,現時只有三千對,若情況持續,南極企鵝難逃絕種厄運。

李樂詩接下來播放一套近年在北極拍攝的短片,北極熊碩大的身軀因飢餓而失去了威武,只能在斷裂融化的浮冰中走竄,「有一隻北極熊更罕有地走到我們的破冰船附近,希望我們給牠食物,但我們不能給牠,礙於科學家與野外動物有一套相處守則,不能隨意干擾大自然的動物生存定律…」北極熊更因海冰融化而失去棲身地,被迫不斷游水,不少更淹死在冰海裡。

拍攝片段時,李樂詩乘坐破冰船突破以往難以進入的北緯八十七度限界,但李樂詩憶起那時卻沒有喜悅,只有對氣候暖化的擔憂,「這代表了北極氣候越來越暖,北極之旅快能深入北緯九十度之地,不出二十年,人類便能到達北極深處,那時北極將再無冰。」

李樂詩將親身經歷的全球暖化禍害展現在學生眼前,雖然沉重,卻是血淋淋的現實,「我們在享受生活時,身處氣候暖化最前線的物種卻飽受痛苦。」

課堂一小時便過了,但談的卻是李樂詩六十五年的人生,一切都從一個環遊世界的夢開始。

為自己而活 展開環球之旅

「人生分三階段,頭一個二十年用來學習,第二個二十年用來賺錢,第三個二十年便是體驗生活之時。」

在 李樂詩差不多三十歲那年,憑著年輕時日做十六小時的努力,成為一位出色的廣告設計人,擁有自己的公司和物業,有人會選擇更上一層樓,賺更多錢,但李樂詩卻 選擇找回自己的生活,體會人生,「但我不想飲飲食食,我要看到風土人情。便帶著背囊,用鏡頭開始了環遊世界之旅,找尋生命的意義」。

在整個七十年代,李樂詩的足跡已遍及全球,看過北海道的薰衣草、柬埔寨的吳哥窟、印度的泰姬陵、歐洲的歐陸風情,再到澳洲、北美洲、南美洲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非洲之旅卻叫她感受到何謂人間煉獄。

「我走到了非洲的偏遠部落,那裡的水資源很有問題,河流有瘧疾和細菌,但村民沒有選擇餘地,只能直接飲用,結果全村的人身上都長了牛皮癬。」在這片人類的發源地,卻充斥了戰爭、饑荒和死亡,李樂詩那時醒覺,自己所經歷的痛苦都不算什麼,應該在有生之年為其他人做一點事。

為他人而活 紀錄科學考察

完 成環遊世界之旅後,李樂詩藉中國內地改革開放之機,遊遍了全中國。李樂詩曾見過中國文物遭受破壞,親眼目睹中國人的貧窮,發誓不再賺中國人的一分一毫,她 更把在環球之旅練就的眼界,和利用多年在設計界的經驗,出版全港第一本中國旅遊海上雜誌《海珠》和直通車上陸路旅遊報紙《彩路》,幫助中國開發旅遊景點。

一 九八五年中國舉行南極展覽,展示中國考察隊在南極的照片。她看過圖片後發現效果不佳,便自告奮勇申請到南極當攝影師。身處美麗浩瀚的南極,面對企鵝群、海 豹、磷蝦、雪山和冰河,李樂詩拍個不停,感受到大自然之美。隨後李樂詩還到了世界最高極珠穆朗瑪峰,一九九八年踏足世界最低極雅魯藏布大峽谷。成為第一個 踏足世界最南、最北、最高、最低四極的中國女性。

「大家都說我是探險家、科學家,但說我是藝術工作者更為貼切,我用藝術的手段,呈現各個極地的實況,記錄科學考察,讓大家都來關注和支持。」

為人類做事 盡所能護地球

李樂詩至今已十赴北極、六探南極、四攀珠穆朗瑪峰,曾有人問她,「去極地是多麼辛苦的事,遊了一次不就夠了嗎?為何還要踏足這麼多次?」答案很簡單,對李樂詩而言,每一次的極地拍攝都是不同的,拍出來的照片,隨著季節和氣候的轉變,都有不同的美態。

但近年李樂詩再赴極地,卻令她憂心忡忡,「再到珠穆朗瑪峰時,曾拍過如皇宮般的冰川,再去卻見到遍地融雪,露出光禿禿的山頭。」在其他極地也處處可見全球暖化的後果,李樂詩驚覺地球病情已經很嚴重,只是遠在都市的人類不自覺而已。

環境轉差也令李樂詩的考察變得危險,「在海灣戰爭時,我正在珠穆朗瑪峰考察,戰爭的污染物污染了珠峰水源,我那時飲用了那些含有過量鐵質的水,結果腸道破損。」一個過客尚且受害,可想而知,珠穆朗瑪峰當地生態系統所受的破壞更為嚴重。

曾有人說氣候暖化與人無尤,冰層融化看似能擴大人類活動範圍,但兩極冰塊溶化會影響地球板塊移動,日後將會出現更多地震,低窪地區將被水淹浸,包括中國的海岸線和海島,人類將自食惡果,「解決全球氣候暖化問題已刻不容緩」。

「我已經過了三個二十年,自己的身體還能不能支持到第四個二十年?我現在能做的事,是盡我所能,趁我還能動的時候,繼續參與觀察地球的病況,盡力為地球打打氣,能做多少是多少。」

伊甸電視,一家英國主要播放自然歷史類節目的電視台,特地於2009年1月26日建造了5公尺高的北極熊親子站在浮冰上絕望看著遠方的塑像,並於泰晤士河流放展覽,希望呼籲世人重視地球暖化議題,並做出實質行動,,不要再讓越來越多的北極熊因此溺死。這座塑像是由15位藝術家合力打造,重1.5公噸,長約6公尺、寬6公尺,費時2個月完成,母熊與小熊塑像從早上6點30開始飄流12公里到目的地接受照像。

Plane Stupid的公益廣告

廣告

1 則迴響 »

  1. […] 誰殺死了北極熊? […]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 { TrackBack URI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