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大不同

toilet03.jpg

toilet3.jpg

男女如何大不同?其實光看廁所標誌就不同了,以上這兩個男女兵馬俑頭像的廁所標誌是位於中國西安廣場上,也許你不知道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廁所標誌也各有所不同,若想要來個大巡禮,就請點擊此處

男女’大’不同

据美国《华盛顿时报》2日报道,艾伯塔大学的研究小组给23名男子和10名女子做了核磁共振成像,结果发现,即使面对完全一样的任务,男人和女人的大脑也可能使用不同的区域。

精神病医师、研究报告的作者彼得·西尔弗斯通博士说:“这项研究表明,我们也许越来越会发现,男性和女性的大脑‘硬件’确有不同。”

西尔弗斯通博士希望上述发现能带来治疗抑郁和其他精神疾病的新方法;但有朝一日,上述研究成果或许也能为某些长久存在的行为模式提供解释。比如,同 样是开 车旅行,为什么男人拒绝问路而女人忙着看地图和路标?再比如,同是一部电影,为什么女人泪流满面而男人呼呼大睡?会不会是“硬件”不同?

研究小组成员埃米莉·贝尔说:“研究结果令我们非常意外。有时,女性和男性在做同一件事时却表现出不同的大脑活动。有时他们做不同的事却表现出同样的大脑活动。”

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精神病学家曾于11月7日宣布,男人和女人的幽默感也不一样。他们在10名男子和10名女子看报纸漫画时利用核磁共振成像技 术监测 他们的大脑活动,结果发现,大脑对幽默的反应也存在性别差异。比如,男性期待着画龙点睛的那一句。女性则对语言有更好的欣赏力,期待也较少。但是,如果笑 话中的确出现非常精彩的一句,女性会获得更大的满足感.

東西方廁所文化的不同

老外眼中的中国厕所

厕所是一种文化,厕所的发展不仅和当地的经济有关,还和民族文化传统密不可分。西方的坐便器再先进,国人坐上去就办不成事,非要蹲在上面不可。外国人来中国,他们最憷头的不是语言不通,而是如厕难。

厕所不好找,这是第一难;找到厕所不敢进,这是第二难;进了厕所不敢蹲,这是第三难;办完事无法清洁,这是第四难。外国有好事者,建了个厕所网 站,上面都是一些旅游者对世界各地厕所的体验文章,生动真实,滑稽幽默,读来让人忍俊不禁。俗话讲“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从西方人对中国厕所文化的文章 里,我们感悟到自己的厕所文化也该与时俱进了,既然各个城市都声称要建成国际化都市,厕所作为人们每天都必须使用的生活设施,也应该得到改进,少给西方人 调侃中国厕所文化的笑料。

如厕颐和园

这是我们第一次来中国旅行,也是第一次使用臭名昭著的蹲位厕所。出发之前,我们在家就练习使用蹲位厕所,但我们对这里的厕所另人作呕的臭味却没有思想准备!

颐和园的春天美丽如画,柳树在人工湖畔一行行整齐地排列着,用兰色、金黄色和红色三种颜色手绘的长廊鲜艳夺目。当我们感到吃紧时,我们不得不恋恋不舍地离开。糟糕透顶!

我们找到一个公共厕所就急匆匆地冲了进去,然后有迅速跑了出来。因为进入厕所后我们喘不上气来,快要窒息了。臭气直向鼻孔里钻、向我们的衣服里渗透,这毫不夸张。

我们在厕所外面吸入了几口中国的新鲜污染空气后,试图再次进入。我鼓足勇气冲了进去,但再次跑了出来。我朋友正来例假,她不得不进去。我也实在难忍,看来不进去是不行了。我们祈祷,希望事情不会太糟糕,就在外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们知道,进入厕所后就只能靠这口气了。

我们在厕所里一直憋着这口气,憋得我们脸红脖子粗。更糟糕的是,蹲位仅用2英尺高的隔板圈着,其他如厕的人“办事”时使劲喘着粗气,目不转睛地看 着我们,直楞楞地盯着我朋友换卫生巾,中国人要看看西方妇女是怎么换卫生巾的!臀下是一个槽沟,如厕的人必须对准它,人的各种排泄物就混合在里面。恐怖、 恐怖,太恐怖了。谢天谢地,我们随身带着消毒卫生巾,因为那里压根就没有洗手盆。

我发誓,在中国旅游,我不会再吃东西了。

厕所里的“产品”展览

中国的厕所一定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旅游杂志《孤独星球》上说:“除非你在这个国家呆不上三天或者不吃饭,否则你就不得不使用厕所。中国的厕所之所 以臭气熏天,其原因是多数人办完事不放水冲洗,把自己的“产品”留下来,展览给后来的游客。所以,在你使用前,必须先放水把前面使用者的“产品”冲掉。

然而,中国的许多公共厕所根本无水可冲,在那里是排成一行的几个坑,之间没有任何隔断,那倒是个交际的好场所,当你蹲在那里“办事”的时候,可以自由地和“邻居”交谈。如果在中国农村旅游,你们都会经历过许多厕所交谈,你们就会忘记什么是隐私。太有趣了!

四川雅安公共汽车站的厕所可以说是当前中国现代化的一个写照,那简直是中国最糟糕的厕所!我在1995年曾去那里,厕所和里面的蹲位之间都没有门,当你“办事”的时候,面前会有

很多“观众”等着用你的蹲位。那里根本没有冲水设施,大概四十年来的粪便都积存在那里。

1999年,我再次去那里旅行,让我倍感“亲切”的是,那里的厕所还是老样子!毫无疑问,考古学家会对此产生浓厚的兴趣了。

去年秋天,我又到中国旅游。总的说来,宾馆里有西式的洗手间,但是,许多餐馆的洗手间是蹲位或茅坑。我们的旅游团在一个餐馆停了下来,这里的卫生 间男女是分开的,但共用洗手盆。当我洗手的时候,一位西方女士喊着从厕所里走出来:“我回家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亲吻我的马桶!”

坐便器蹲着用

过去我常疑惑不解,为什么中国一些西式厕所里的坐便器被打破或压根就没有安装。西式厕所里没有坐便器,让人不知道是蹲着“办事”还是坐着“办事”。即使在有坐便器的厕所里行方便,也让我感到很为难,因为上面常有脚印和污垢。

两周的中国游就要结束了,我们在北京一家豪华饭店吃晚餐。当时有一伙中国人也在这个饭店用餐。我们这个团的所有女人都为能在这里用上西式厕所而感 激万分,我们再不需要蹲污秽的茅坑了。女洗手间里有很好的西方卫生间的设施。等着用厕所的人很多,一个中国姑娘从一个隔间里出来,满脸尴尬。我注意到了她 的表情,但并没有介意这件事。当我也用她用过的坐便器时,我才明白了刚才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原来她试图蹲在上面“办事”。我也试了一下,对此哭笑不得。

原来大多数东方人在使用西式坐便器时喜欢蹲在上面,我才知道上面的脚印和污垢不是从臀部掉下来的,没有坐便器的厕所并不是什么设计缺陷。从中国回来后,我发现我的一些肌肉得到了锻炼,现在能很容易地蹲下来。可我的嗅觉器官现在不太敏感了,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辨别气味。

誰說中國廁所沒門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